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196章我和她誰更漂亮?
小說:| 作者:| 類別:

0196章我和她誰更漂亮?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0?閱讀盡在

初升的旭日給天地帶來了光明和溫暖,小島和大海在金色的晨曦之中蘇醒過來。有人卻在這樣的早晨里迎來了光明,有的人且在這樣的早晨里墜入黑暗的深淵。申屠義、申屠天風和汪芳還有申屠偉業都被警方帶走了,人證物證,證據確鑿,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制裁。

對於夏雷來說,幫助申屠天音解決了她的麻煩,他總算可以放鬆一下了。不用再假扮申屠天音的男朋友或者未婚夫,他也不會被梁思瑤追著問有沒有和申屠天音拉手或者親嘴之類的事情了。

直升機在天上飛翔,頭頂是藍藍的天,腳下是藍藍的海,夏雷的臉上帶著笑容,他的心情很好。

申屠天音卻沒有一絲笑容,她看著大海,沉默不語。

夏雷知道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他溫聲安慰道:「天音,以後再也沒有人害你了,伯父也蘇醒了,這些都是好事,你別想太多了,你二叔一家,還有你……是不值得你這樣傷心的。」

他沒有提到申屠偉業,他也覺得申屠偉業不配做申屠天音的爺爺。

申屠天音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你不用安慰我,我可沒你想象中的那麼脆弱。我不會為了我二叔一家人和我爺爺傷心,對我來說,他們已經不是我的親人了。我只是,只是……有點失落。」

夏雷拍了拍她的香肩,「別想太多,回去以後好好洗個澡,然後好好睡一覺,醒來之後就沒事了。」

「有些事不是睡一覺就能解決問題的。」

「什麼事?」

「你……」申屠天音沒有說下去,她苦笑了一下,「算了,說了你不懂。替我向梁小姐轉達我的謝意。」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你謝她幹什麼?」

申屠天音說道:「我借用她的男朋友這麼久,難道不該向她表達一下感謝嗎?」

夏雷笑了笑,「說得也是,呵呵,她是習武的女人,用舊時候的話說就是江湖兒女,她挺爽快的,有時候會像個男孩子……」

申屠天音似乎不想聽到這些讚美梁思瑤的話,她打斷了夏雷的話,「我問你。」

「什麼?」

「我和梁思瑤,誰漂亮呢?」申屠天音靜靜地看著夏雷,等著他的答案。

「這……」夏雷有些尷尬地道:「這怎麼比呢?你們都很漂亮。」

申屠天音的嘴角微微地翹了起來,「指頭都有長短,人也有高矮,沒有絕對一樣漂亮的人,你說吧,我和梁思瑤,一定不會一樣漂亮,誰更漂亮?」

其實,她的這個問題少了一個前綴,加上這個前綴,整個問題是——在你的心中,我和梁思瑤誰更漂亮?

夏雷卻沒想到這一層,他感到有些頭疼,「為什麼一定要分一個高低呢?」

申屠天音白了他一眼,「我就是好奇,告訴我。你什麼時候變得婆婆媽媽的了?」

夏雷苦笑了一下,也想了一下,然後才說道:「你漂亮一些。」

申屠天音笑了,那笑容百花齊放般明媚絢麗。

不過,在夏雷的心裡,申屠天音的容貌確實勝過梁思瑤兩分,但梁思瑤的身材卻也勝過申屠天音兩分,尤其是她的那一雙大長腿,就算是與與亞洲第一腿模林志玲比,也是要勝林志玲兩分的。只是這樣的標準答案,他自作聰明地沒有說出來而已。在他的少得可憐的經驗里,當著一個女孩子的面說另一個女孩子的身材更好,那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做法。

說說聊聊,直升機降落在了直升機機常幾輛警車已經等在了機場上,還有好多警察和聞訊趕來的媒體記者。

申屠義、申屠天風和汪芳還有申屠偉業都被押了下來。四人中,唯有申屠偉業沒有戴手銬,申屠義一家人都戴上了手銬。

申屠天音和夏雷一下直升機,一大群記者就圍了上來,單反相機的地響個不停。拿著話筒和錄音筆的人也用很快的語速提著問題。

「申屠小姐,我們接到消息說你遇到行刺了,能談談嗎?」一個記者問。

「申屠小姐,我看見你的二叔和申屠天風戴著手銬,難道是你們申屠家的人想要暗殺你嗎?」

「申屠小姐,這事會不會影響萬象集團的權利結構?你會調整萬象集團的管理層的結構嗎?」

「申屠小姐……」

一大堆記者,也不管申屠天音回沒回答他們的問題,只管劈頭蓋臉地提出來。

幾個警察過來要驅趕記者,申屠天音卻示意不用,她對著遞到她面前的一大堆話筒和錄音筆說道:「我確實遇到了暗殺,不過事情已經過去了。我男朋友夏雷已經抓住了罪犯。」

這句話一出口,一大群媒體記者頓時炸開了鍋。

「申屠小姐,你的男朋友就是你身邊這位先生嗎?」一個記者搶問道。

申屠天音笑著點了一下頭,「是的。」然後,她當著一大群記者的面挽住了夏雷的手。

夏雷的一顆頭已經好幾個大了,他此刻想做的事情不是陪著申屠天音在這裡接受媒體的採訪,他最想做的事情是一頭扎進大海里!

申屠天音當著一大群記者的面宣布他是她的男朋友,作為絕大多歲男人做夢都想娶到的女神,媒體肯定會大肆報告,說不一定還會添油加醋,這些內容要是被梁思瑤看見,她會怎麼想呢?

「夏雷先生,你能談談你是怎麼抓住罪犯的嗎?」

「夏雷先生,你和申屠小姐是怎麼認識的呢?」

「夏雷先生,你和申屠小姐已經交往多長時間了?」

「夏雷先生,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一大堆問題,夏雷愣在當場,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申屠天音卻面帶笑容,很高興也很樂意讓媒體記者拍照。

就在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萬象集團的董事長會與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交往嗎?這不是真的,我知道。」

一大群記者回頭張望,幾個西裝革履的保鏢卻已經排開記者,給來人活生生地開了一條路出來。

夏雷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一大群記者後面的古可武,還有站在古可武身後的董武和秦七。秦七還算正常,依舊一身運動裝扮。董武卻是雙手抱胸,懷裡插著一把古香古色的寶劍。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晨練的老人。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看見古可武,再加上他說的那句話,夏雷竟生出了一種想對他說一句謝謝的話。

古可武雙手捧著一束玫瑰花,緩步向申屠天音走來,他的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天音,我就知道你和夏雷不是真的,你是在引誘那些想暗害你的人對你出手。你又何必請夏雷幫你呢?這樣的事情,你跟我說,我一樣可以幫你。」

申屠天音皺起了眉頭,「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向你道歉,請接受我的歉意吧。」古可武雙手捧著玫瑰花遞到了申屠天音的面前。

申屠天音沒動,只是冷冷地看著古可武。

「這不是北方集團的少董古可武嗎?原來是這樣,他才是申屠天音的男朋友吧?」一個記者這樣說了一句。

「肯定是這樣的吧,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怎麼可能是萬象集團董事長的男朋友呢?連當備胎都沒有資格,門不當戶不對埃」有個記者這樣說道。

還有一個記者莫名感嘆,「這是什麼劇情?豪門真亂啊,都快趕上娛樂圈了。」

「我們走吧。」申屠天音拉著夏雷就走。

古可武沒攔著,他在這個時候露面的目的其實很簡單,他要借這些媒體的喉舌向外界傳遞一個信號——申屠天音是我的!

夏雷卻在古可武的身前停了下來,「古可武,我的車。」

古可武笑了笑,「你的車?呵呵,我給你帶來了,就在外面停車常不用謝我,我只是嫌你那輛破車扔在我哪裡礙眼。」

卻不等夏雷再和古可武鬥句嘴,申屠天音拉著夏雷就往外走。

董武和秦七擋住了夏雷和申屠天音的路。

「小子,我們的帳什麼時候算一算?」董武冷冷地道。

夏雷笑了一下,「隨時都可以,嗯,劍不錯,下次別拿來砍人了,裝逼就行了,砍人會起缺口的。」

「你——」董武忍不住就要發作。

秦七卻拉住了董武,他沒有跟夏雷說什麼,只是看著夏雷,眼神冰冷。

夏雷的心中也有了一種預感,申屠天音的麻煩其實並沒有消除。她的姿色,她的財產,想得到她的一切的男人實在是太多了,古可武便是其中之一。

離開直升機機場,夏雷在機場路邊看到了他的寶馬m6。那已經不算是一輛車了,應該算是一堆廢鐵。車身上滿是被人用鐵鎚砸過的痕,頂棚塌了,幾乎與方向盤平行了。引擎蓋沒了,裡面的發動機也裂開了,還有四隻輪子的輪轂也變了形。就這樣的損傷,這輛車已經沒有維修的必要了。

這時古可武在幾個保鏢的擁簇下也走出了直升機機場,他調侃道:「夏兄,你可以告訴保險公司是我砸的,他們看在我的面子上大概會賠償,哈哈。」

人為的損壞保險公司是不會陪的。

「你他媽.的1夏雷怒火中燒,大步向古可武走去。

申屠天音慌忙拉住了夏雷的手,拽著他不讓他去,一邊說道:「別去,他是故意刺激你動手。」

夏雷的衝動只是一時的,申屠天音的話讓他清醒了過來。他如果主動去動手,對方的兩大高手都在,還有幾個保鏢,這樣的情況無論是他打贏了還是打輸了,他都會有一大堆麻煩。

「算了,一輛車而已,我們走吧。」夏雷說。

「嗯。」申屠天音往停車場走去。在那裡,傅傳福已經等在她的勞斯萊斯幻影旁邊了。

古可武大聲地道:「天音,一起吃午飯吧。我欠你一個道歉,你給我一個機會解釋吧。」

申屠天音忽然回頭,沖古可武甩了一根中指。

夏雷頓時看傻了,在他的心目中申屠天音就是一個高貴冷艷的女王,可她居然也會比這種粗魯的動作,她這是怎麼了?

古可武只是笑了笑,目送夏雷和申屠天音上車。

秦七陰測測地道:「武少爺,有這小子在,我看你是沒法地道申屠天音的。」

古可武淡淡地道:「所以,你們知道該做什麼。」

秦七與董武對視了一眼,眼神之中都攜帶著一個同樣的信號。

董武說道:「眼前倒是有一個機會,我託人打聽到了,夏雷那小子的詠春是在梁正春那裡學的,他是梁正春的關門弟子。還有十來天便是武林大會了,只要你給我和秦七弄一張邀請函,我們就能幫你出這口惡氣。」

古可武說道:「你們要對梁正春下手?」

董武說道:「估計那小子也會去的。」

秦七冷笑了一下,「一箭雙鵰。」

古可武笑了,「小事,我會為你們提供你們所需要的一切的。」

ps:感謝噫無情和籽木霜花兄弟的打賞,謝謝了。

0?已閱讀完畢,請點下一頁閱讀《超品透視》下一章節

超品透視最新章節閱讀盡在喜歡本站請點下面分享收藏謝謝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