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11章情敵與情敵與情敵之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1章情敵與情敵與情敵之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古可文說得很大聲,頓時吸引來一大片目光,也引起了一片議論。

一個悅動體育的員工抱著一塊自動衝浪板走到了梁思瑤的身前,然後將她手中的自動衝浪板放在了地上,與雷馬製造公司的自動滑板做比較。

古可文怒容滿面,「看見了嗎?這是我們公司的專利產品,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1

夏雷笑了笑,「你們公司的專利產品?我記得那是柳瑩女士的專利產品吧。一個搶來的東西也敢這樣跟我說話?」

胡厚走了過來,有些不悅地道:「出了什麼事?你們能不能不在今天爭吵?你們代表的可是我們海珠市的企業。」

古可文說道:「胡市長,這事你就別管了,我要告他,我要讓他賠償我們公司的損失並立刻停止對我們公司的侵權行為1她回頭對站在她身後的林雅茹說道:「雅茹,立刻打電話叫我們的律師過來。」

林雅茹跟著掏出手機打電話,在等待電話接通的時候也一直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夏雷。

胡厚看了看放在地上的自動衝浪板,又看了看梁思瑤腳下的自動滑板。他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還真別說,都是板形的運動器材。如果古可文硬要說夏雷的自動滑板侵權了她的自動衝浪板,這還真是很難說清楚的事情。

梁思瑤似乎猜到了胡厚的心思,她從滑板上走了下來,直接走到雷馬製造公司的展台前的迎賓台後拿出了一份文件,然後又返回到了夏雷的身邊。

這時林雅茹已經打完了電話,只等律師過來了。

古可文冷笑道:「夏雷,真不知道該說你聰明還是愚蠢。從你能模仿出我們公司的專利產品來看,你確實很聰明。可你卻無視法律將這種侵權產品生產出來,還拿到這裡來參展,從這點來看你又蠢不可及。我告訴你,這一次我要你賠得傾家蕩產1

林雅茹插嘴說道:「有個人沒多多少書,不懂商場的規矩,不懂法律也是很正常的。」

夏雷淡淡地道:「說夠了嗎?說夠了的話就滾開,別在我面前嘰嘰歪歪。」

「我要你立刻撤下你們的侵權產品1古可文沖夏雷怒吼道:「立刻1

梁思瑤冷笑了一聲,「你以為你是誰啊?女王還是公主?」她打開文件袋,取出了一份專利證書遞到了胡厚的面前,「胡市長,這是我們公司的專利證書,而且是國家專利總局審核通過的專利。」

胡厚看清楚了,那確確實實是一份國家專利總局審批的專利證書,白紙黑字,還有國家專利總局的印章和簽字。看清楚專利證書上的印章與簽字,他的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古小姐,別鬧了,雷馬製造公司有專利證書,而且是國家專利總局批准的。你說雷馬製造公司的這種滑板侵權了你們公司的產品,你首先得去國家專利總局核實一下情況,聽聽他們的解釋。如果他們願意給你解釋的話。」

這是含蓄的暗示,國家專利總局會給你古可文解釋什麼嗎?不要自討沒趣了!

古可文也看清楚了梁思瑤手中的專利證書,那上面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隻蒼蠅,在她的眼前飛來飛去,讓她噁心到了極點。

梁思瑤大聲地說道:「我們公司的自動滑板絕對沒有侵權悅動體育的產品,她這是羨慕我們公司的優秀產品而已。大家想想,一個是針對大海的產品,一個是針對陸地市場的產品,兩者怎麼會存在侵權呢?我們公司的自動滑板有四個輪子,悅動體育的自動衝浪板有輪子嗎?如果說使用了電動裝置就侵權的話,那滿大街跑的電瓶車、電動汽車不都侵悅動體育的權了嗎?這也太霸道了吧?」

圍觀的遊客和客商又是一片議論。

「說得是啊,一個是用在海上衝浪的產品,一個是地上跑的產品,怎麼會侵權呢?滑板是很普遍的東西,很早就有了,但這樣的創意卻是從來沒有的。」一個客商這樣說道。

「這個長腿女人的嘴巴好厲害,她說得很對,如果這樣的自動滑板侵了那種自動衝浪板的權的話,那麼滿大街跑的電瓶車和電動汽車就都侵了權了,這也太霸道了吧?」有人這樣說。

輿論都向著雷馬製造公司這邊。

夏雷看了梁思瑤一眼,他覺得他是越來越離不開這個管家婆了。她將公司打理得順順貼貼,遇事能說能打,有著普通女人所沒有的豪爽與幹練。在他的心裡,梁思瑤實在是太好了,太優秀了。

古可文的臉色越來越陰沉了,她沒想到夏雷居然也有專利證書,而且還是在專利總局申請的。她其實知道國家專利總局的存在,因為她從柳瑩的手中搶到的專利證書便是國家專利總局審批下來。夏雷能繞過地方專利局直接去國家專利總局申請專利,這顯然是局裡有人,她去討要說法那不是自討沒趣嗎?

「胡市長,法律就是法律,無論是誰審批的這種專利,我古家難道還告不倒一個小小的民營企業?」一個男人的聲音從人群外圍傳來。

圍觀的被擠開一條通道來,在幾個保鏢的擁簇下古可武緩緩走來。在他身後還跟著兩個重量級的人物,董武和秦七。這兩人一現身便用陰戾的眼神看著夏雷,恨不得幹掉夏雷的樣子。在武林大會上他們受了那麼大的侮辱,這樣的仇恨不是說消就能消了的。

胡厚似乎看出了什麼,他苦笑了一下,「算了,你們扯吧,這事我法管了。」

古可武走到了夏雷和梁思瑤的身前,輕蔑地掃了一眼梁思瑤手中的專利證書,然後冷笑道:「夏雷,就算你有專利證書,但也抹殺不了你侵權的事實。我古家會請全國最好的律師跟你打官司,同時申請禁止令,禁止在官司出結果之前生產和銷售這種侵權的產品。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囂張,順便問一句,你有那麼錢跟我都嗎?」

比錢多?如果將錢比喻成土方的話,那麼古家無疑是一座大山,而夏雷只是一個小小的土丘,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

比關係?如果將關係比喻成繩線的話,那麼古家的關係就如同是一張巨大的漁網,而夏雷只是一張小小的手帕,這也不是一個量級。

如果事情真演變成打官司,拼錢拼關係,夏雷根本就耗不起,無論最終的結果是什麼,他都是輸家。

然而,夏雷卻沒將古可武的這種威脅放下心上,他的臉上還是保持著從容與自信,甚至還有一點不屑的意味,「古可武,你在我面前說了很多次大話了,可有一次成功過嗎?沒有吧?也虧得你臉皮夠厚,要是我的話,我早就繞道走了,因為沒臉相見埃」

古可武也不生氣,臉上也帶著笑容,「半個小時,我在半個小時內就可以讓工商的人過來查封你的產品。你等著,半個小時。」他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古可武1一個熟悉的聲音叫出了古可武的名字。

夏雷循聲看去,頓時看見申屠天音和傅明美從一號展廳的裡面往這邊走過來。

看見申屠天音,古可文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天音,你來啦,我正想來找你。」

夏雷忽然覺得用長城來形容古可武的臉皮都是不足夠的,他的臉皮之厚已經超過地殼了。

「古可武,什麼時候也學會用錢和人來壓人了?」申屠天音並沒有給古可武半點好臉色,「你要和夏雷打官司,可以,所有的人力物力都有我來負責,我也想看看,是你耗得起,還是我耗得起。」

古可武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聽出了申屠天音的堅決,她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不惜申屠家與古家不惜全面開戰都要護著夏雷!

古可文不悅地道:「天音姐,我哥你一片痴心,你為什麼總是和他作對呢?我知道你喜歡這小子,可他有什麼好的?」

申屠天音和梁思瑤對視了一眼,無聲的對視,也很短暫。

「我就說這麼多,你們看著辦吧。」申屠天音往夏雷走去。

夏雷看著她,心中一片感激,可對她,他無需說謝謝。

申屠天音在夏雷的面前停了下來,淡淡地道:「他要是繼續找你的麻煩,你隨時給我電話,我隨時給你提供任何你需要的東西。」

夏雷還沒說話,梁思瑤便插嘴說道:「謝謝,我們不需要,這樣的麻煩我們能解決。」

這一剎那間夏雷要多尷尬有多尷尬,他其實理解梁思瑤為什麼這樣說,因為沒有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接受另一個女人的這種「天量級」的幫助。可是當著申屠天音的面,他又覺得她不應該說這樣的話,因為他始終是一個男人,男人就有男人的臉面和尊嚴。

申屠天音看了梁思瑤一眼,苦笑了一下,「好了,隨便你們,我走了。雷,有空來看看我爸吧。」

古可武卻哈哈地笑了起來,好開心的樣子,「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這樣。」

這是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可申屠天音和夏雷心裡卻都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古可武已經看出來了,申屠天音和他的關係是假的,而梁思瑤才是他的女朋友。

對於古可武來說,夏雷並不是真正的情敵,這確實是一件值得他開香檳慶祝的好事情。

申屠天音走了,沒有回頭。

不知道為什麼,夏雷的心中滿滿都是失落。

「哥,我來打電話叫工商的人過來。」古可文冷笑道:「申屠天音想幫忙,可人家的女朋友有骨氣,這下有好戲看了。」

古可武笑道:「打吧,我不相信天音會為了這樣一個小子跟我古家全面開戰。他這樣的人,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