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12章漂亮面孔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2章漂亮面孔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在古可武和古可文看來,只要有梁思瑤夾在中間,申屠天音就不可能全力支持夏雷。 就算她想,梁思瑤也不讓。等到夏雷招架不住,去請求申屠天音幫助的時候,申屠天音也只會看輕他。另外,如果雙方的官司開打,再請媒體一炒作,也等於是給悅動體育的自動衝浪板做了一次免費的宣傳。一旦夏雷敗訴,悅動體育還可以順理成章地得到自動滑板的專利,獨家生產——這麼好的事情,古可文和古可武又怎麼可能錯過呢?

眼見古可文要打電話叫人來,胡厚終於還是忍不住為夏雷說了一句話,「古小姐,我看這樣行不行?等這次博覽會結束了之後你們雙方再坐下來好好談談?」

「不行。」古可文一點面子都不給。

以古家的權勢,古可文不將一個小小的市長放在眼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即便到了這個時候,夏雷和梁思瑤卻還是沒把眼前的事情當一回事。兩人說的也是於此無關的事情。

「你……不高興了?」梁思瑤有點兒心虛的樣子,她能看出夏雷確實是有一點不高興的,她也知道他不高興的原因。

夏雷笑了一下,「沒事,我怎麼會生你的氣?」

梁思瑤鬆了一口氣,她親昵地挽住了夏雷的胳膊,「你真好。」

被無視的古可武冷笑道:「你們還真是恩愛啊,但願你們能在半個小時之後還能保持這麼好的心情。」

夏雷笑道:「知道我為什麼不把你當回事嗎?你想和我打官司,真巧,我也想和你打官司,告你們侵權。」

古可文怒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們侵你的權?你是想錢想瘋了吧1

夏雷從梁思瑤的手中拿過了那份專利證書,指著右下角的日期說道:「睜大你們的眼睛看看,看清楚,我們公司的專利是今年三月份申請的,你們的是多久申請的,七月吧?你一個七月申請的專利居然想告我一個三月就申請通過了的專利?你沒病吧?」

誰都忽略了這個小小的細節,專利通過申請的日期。

古可文和古可武的視線都聚集在了夏雷手中的專利證書上,看清楚了那上面的簽字日期,兩人的感覺就像是同時吃了一隻蒼蠅。

一個三月份就申請通過了的專利,它會侵權一個七月份才申請通過的專利嗎?前者已經出生,後者卻還在不知道在哪裡,這又怎麼會存在侵權的事實呢?這樣的事情,別說是請專業的律師來打官司,就是隨隨便便派一個打掃衛生的大媽去法庭上辯論,也能讓對方律師啞口無言。

「這怎麼可能1古可文怒道:「三月份?三月份你的雷馬製造公司都還不存在,你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專利?」

夏雷說道:「你都可以去搶,我為什麼不可以?我搶的,不行嗎?」

「你……」古可文頓時氣結當常

專利和產品其實是兩回事,專利是一種知識產權,而產品只是專利的衍生品。所以,夏雷的專利可以有很多種解釋,它可以是他高中時期研究的,它也可以是別人研究的,然後賣給了夏雷。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這麼一份三月份就審批下來的專利,古可文和古可武就沒法在這上面做文章,也根本就威脅不到夏雷。

「看清楚了嗎?看清楚了就滾吧。」夏雷說道:「別惹我不高興,不然我告你們侵權,讓你們沒法生產自動衝浪板。」

古可武指了指夏雷,但什麼都沒說,然後轉身離開。

古可文恨恨地看了夏雷與梁思瑤一眼,也跟著去了。

一個小小的悅動體育,還有自動衝浪板所帶來的利潤,對於古可文和古可武來說其實不算什麼。兄妹倆所在乎的只是夏雷,如果能讓夏雷難受,能讓夏雷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兄妹倆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可是,實事卻是現在找夏雷一個麻煩都這麼麻煩!

看著古可文和古可武氣沖沖離去的背影,梁思瑤笑著說道:「當初我還奇怪你為什麼要將專利審批的時間定成三月份,原來你早就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夏雷笑著說道:「與古可文和古可武這樣的對手斗,不留一手肯定是不行的。好了,沒事了,我們去展台吧。」

「嗯,我想我們今天一定會拿到很多訂單的。」梁思瑤很開心的樣子。

果然與梁思瑤猜想的一樣,古可文和古可武離開之後,很多外地客商都來詢問與自動滑板有關的情況,還有一些客商親自試用了雷馬製造公司的自動滑板,對它的性能也讚不絕口。

這種自動滑板的創意確實是借鑒了悅動體育的自動衝浪板,有一些設計也是順手照搬,可夏雷最擅長的便是機械製作,他在自動衝浪板的基礎上又完善了不少內容,等於是將它的性能前面升級了。由他親自操刀炮製出來的自動滑板還能差了不成?所以,十個客商看了至少有六個心動,而下訂單的也至少有兩三個。而且這才是會展的第一天,往後的訂單肯定會從全國各地,甚至是國外飛來!

雷馬製造公司公司的展台成了全館最熱鬧的展台,悅動體育的展台卻冷冷清清,少有人問津。這也是註定了的,因為自動滑板是陸地上使用的東西,而自動滑板只能在水裡使用,兩者的市場前景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如果古可文看到這一幕,她可都會後悔死,因為她只要稍微跡將自動衝浪板改成可以在陸地上使用的自動滑板,那麼哪裡還有夏雷什麼事情呢?

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可買,已經發生的事情也無法逆轉。

來詢問的客商很多,雷馬製造公司公司的員工也都很忙碌,梁思瑤也忙得不可開交,她就像是一台解讀機一樣給一個個客商解說自動滑板的性能、前景等等。夏雷則招呼客商,與客商商談訂單的事情,他雖然也很忙,但比起梁思瑤和員工們卻是清閑得多。

送走一個剛剛下了訂單的客戶,夏雷也得到了一點忙裡偷閒的時間。他走到展台旁邊給申屠天音打了一個電話。

「天音,剛才……」夏雷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我替思瑤向你道個歉,她是個直性子,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你別往心裡去。」

申屠天音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你跟我道什麼歉?我的肚量可不比你小,沒事,我能理解。在我看來,她還算是很大度了。換做是別的女人,肯定當場就跟我吵了。」

女人在愛情方面都是極度自私的,她說得很道理,因為她自己也是女人,她很理解梁思瑤的心情。

夏雷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你能這樣想就好了,我怕你生氣,所以……呵呵,沒事了沒事了,專利的事情我也解決了,不會有麻煩,你也不必為我擔心。」

「我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

申屠天音笑了一下,「我們也有員工在展廳,我有交代過,隨時向我報告你們那邊的情況。你用專利審批的日期解決了問題,這樣的事情我的人肯定會給我打電話告訴我的。」

「原來是這樣。」夏雷的心中一片感激,申屠天音雖然走了,是因為不想和梁思瑤待在一起,怕引起梁思瑤的誤會與反感,可她的心卻還留在展廳里,隨時關注著事態的發展,準備幫他的忙。

「你還真是狡猾,我當時都忍不住去幻想古可文和古可武的表情了,我想一定很精彩吧?」申屠天音笑著說道。

夏雷也笑了笑,「確實很精彩,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

「可惜我沒看見。對了,博覽會結束之後你應該有空了吧,陪我看看我爸吧。你是將他治好的人,他想見見你。可以的話,你也可以看看他現在的情況,有病早治療嘛,好不好?」申屠天音的語氣裡帶著濃濃的期盼的意味。

「好,博覽會一結束我就陪你去見見伯父。」夏雷也沒多想,一口就答應了。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再見。」說了再見,申屠天音卻沒有掛掉電話。

夏雷的聲音有點兒堵,「嗯……再見。」

申屠天音這才掛斷電話。

夏雷的心裡輕輕嘆了一口氣,心裡也暗暗地道:「她……不會是把假戲當成真的了吧?早知道,我就不和她演那場情侶的戲了。可我不幫她的話,誰能幫她呢?」

有些問題永遠都是無解的。

以前,申屠天音連瞧都懶得瞧他一眼,而他也只能在夢裡幻想著與她在一起。兩人處在不同的世界,就像是兩條平行的線,永遠沒有交匯的點。可是現在,她卻願意為他與古家全面開戰!如果不是梁思瑤,他和她應該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可是,他現在卻愛著梁思瑤,梁思瑤也愛著他。這裡面的是是非非,情情愛愛,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這時一群金髮碧眼的外商在胡厚的陪同下來到了一號展廳。

夏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個胡厚市長還真是肯幫忙啊,帶來不少內地商人不說還把把外商都帶來了。外商的話,他們也肯定會喜歡我的自動滑板。如果能暢銷歐美市場,那就太好了。」

果然,胡厚看見了夏雷,連連向他招手,示意他過去。

夏雷面帶笑容迎了上去,可還沒走到那群外商跟前,一張漂亮的臉龐突然進入了他的視線。他的腳突然就像是斷了電,走不動了。他臉上的笑容的笑容也僵在了臉上,那表情古怪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