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13章金色第三角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3章金色第三角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的,!

這張漂亮面孔的主人是阿妮娜。

夏雷和她的故事可以拍成一部諜戰題材的電影。在那部電影里他是一個足智多謀的鐵漢特工,而她是那個被蒙在鼓裡的善良女孩。她以為她和他會有一段浪漫的故事,可這個故事只有開頭,沒有結局。

「雷子,你幹什麼,快過來招呼一下,這些都是來自德國的客商。」胡厚見夏雷愣在那裡不動,有些著急地道。

夏雷卻還愣在那裡,像被點了穴道。

就在這時阿妮娜忽然移過了視線來。四目相對,整個展館都好像被炸飛,就只剩下了她和夏雷。她手中的一隻礦泉水瓶子脫手砸在了地上,可她卻一動不動,死死地盯著夏雷,彷彿擔心她只要一眨眼睛,他就會從她的眼前消失一樣。

對於阿妮娜來說,「盧卡斯」就像是一個異國他鄉的騎士。他風馳電掣地闖進她的生活之中,將從危難之中拯救出來,將她的心征服,可就在她滿心喜歡,準備和他戀愛的時候,他卻又消失了。

阿妮娜無法忘記那一天晚上,就在約瑟夫的家中,幾個戴著面具的黑幫成員對著盧卡斯開槍,最後連他的屍體都消失了……

她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盧卡斯了,可沒想到這次隨團來參觀華國的一個博覽會卻碰到了已經死了的盧卡斯。這一酸鹼,她的心彷彿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股腦地涌了上來。還沒有與盧卡斯說一句話,她的湛藍的眸子里便泛起了一片水花,隨時都有可能會滾落下來。然而,她的嘴角卻又露出了笑容,這個世上最甜美,最喜悅的笑容——還有什麼比死而復活更讓人開心的事情呢?

這邊兩人無聲對視,旁邊的胡厚卻皺起了眉頭,他也不喊夏雷了,直接走過來,那住夏雷的手便往那群外商的面前帶。

夏雷的心裡緊張得要死,他想轉身逃走,可轉眼一想阿妮娜已經看見他了,他現在跑等於是做賊心虛,而且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沒有辦法,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胡厚笑著說道:「各位,我給大家介sho一下,這位是我們海珠市……」

卻還沒等胡厚把話說完,阿妮娜忽然兩步跑來,一把抱住了夏雷。

夏雷頓時僵在了當場,阿妮娜的胸非常柔軟,非常有彈性,可他的大腦里卻是一片空白,什麼感覺都沒有。

「你們認識?」胡厚很驚y的樣子。他雖然聽不懂德語,但兩人都抱在一起了,還能不認識嗎?

可是這麼簡單一個問題夏雷卻回答不出來。

「盧卡斯,盧卡斯……」阿妮娜緊緊地抱著夏雷,情緒有些失控,「這一定是奇,我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一定是主讓你出現在我的面前的,一定是的……」

雷馬製造公司展台旁邊,管靈珊忽然緊張地拉了拉正在整理訂導瑤,然hou又給她指了指夏雷和阿妮娜。

遞眼一看,梁思瑤也頓時愣住了。

「我了個去,這是什麼情況啊?」管靈珊扶了一下眼鏡,驚y地道:「那個外國妞不會是夏總的……」

梁思瑤瞪了管靈珊一眼,「胡說什麼呢?那不過是……那是,那是外國的見面的禮節。」

「好吧,算我多嘴。」管靈珊嘟囔地道:「不過,都抱了一分鐘了還沒分開,這是哪個國家的禮節?」

梁思瑤的臉上已經沒有半點高興的氣息了。

這邊,阿妮娜總算是鬆開了夏雷,她抹了一下眼角的眼淚,「盧卡斯,你難道不想對我說點什麼?」

夏雷到現在一句話都沒說,她的心都碎了。

夏雷看著她,硬著頭皮說道:「這位小姐,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德語。」

「你……」阿妮娜不敢相信。她雖然聽不懂漢語,可她卻也能猜到夏雷說了什麼。她確定夏雷就是盧卡斯,因為她熟悉他身上的味道,而且這個世界上哪有長得百分之百相像的人?可是,讓她傷心的地方也就在這裡,他明明就是盧卡斯,為什麼見了她卻假裝不認識呢?沒有笑容,還用她聽不懂的漢語跟她說話。

外商團的翻譯走了過來,將夏雷的話給阿妮娜翻譯了一遍。

阿妮娜傷心地道:「盧卡斯,你忘記我了嗎?」

翻譯將阿妮娜的話翻譯給了夏雷聽。

「對不起了,阿妮娜,我也不想這樣,只是我要是和你相認的話,沒準會帶來國際糾紛……」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硬著心腸說道:「這位小姐,我叫夏雷,不是盧卡斯,你一定是認錯人了。」

翻譯又將夏雷的話翻譯給了阿妮娜聽。

阿妮娜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傷,眼淚牽著線地往下掉。她咬著嘴唇,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一大群外商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夏雷。

夏雷故作尷尬的樣子,他聳了一下肩,「這位小姐一定是認錯人了,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一定長得很像她認識的某個朋友吧。呵呵,好了,我還是向你們推薦一下我們公司的新產品吧,自動滑板,非常時尚,非常酷的產品,你們一定會喜歡的。」

翻譯將夏雷的話一說,外商紛紛移步到了雷馬製造公司的展台。一個外商還安慰了阿妮娜一句,然hou也去展台。

阿妮娜卻沒動,她直直地看著夏雷,「為什麼?以為你的妻子嗎?可是,即便是因為她,你連和我相認的勇氣都沒有嗎?」

夏雷攤開了雙手,「這位小姐,對不起,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我知道你是盧卡斯,我也知道你能聽懂德語。」

夏雷苦笑道:「你真的認錯人了,我真的不是……我真的聽不懂你說的話。」差點就說漏嘴了,他的背上也冒出了好些冷汗。

阿妮娜卻搖了搖頭,「你騙不了我,你就是盧卡斯,我熟悉你身上的味道。」

夏雷,「……」

「你有什麼難言之隱嗎?」阿妮娜又問道。

這個問題讓夏雷驟然緊張了起來,他擔心她聯想到約瑟夫和約瑟夫的智能機床。

完全有這種可能,因為阿妮娜也知道約瑟夫的智能機床,而他又是在約瑟夫的家裡被「槍殺」的。如果她沒有在這裡遇見他,那麼她這輩子都不會有這樣的聯想,可是地球這麼大,她居然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她那麼聰明,她會不去思考,不去聯想什麼嗎?

夏雷的緊張反應沒能逃過阿妮娜的眼睛,她的眼神也變得奇怪了起來。她看著夏雷,心裡想著什麼的樣子,不再說話。

「這位小姐,失陪一下,我得去招呼一下客商。」夏雷不敢在與她待在一起了,他轉身就往展台走去。

阿妮娜愣了一下,跟在夏雷的屁股後面也往展台走去。

梁思瑤連客商都懶得招呼了,迎面走了過來。還沒走近夏雷,卻看見夏雷不停地向她眨眼間,嘴巴也動來動去,似乎是在暗示她什麼。她的腦袋裡頓時一團霧水,這是什麼情況?

夏雷也是亂了陣腳了,他忽略了阿妮娜不懂漢語這一點,也擔心那個隨團的翻譯會將他的話翻譯給阿妮娜聽,所以不敢跟梁思瑤說話。可是就這一猶豫,他想邁過梁思瑤的時候,梁思瑤卻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然hou還親昵地摟住了他的腰。

「死定了礙…」夏雷的心裡一聲嘆息,腦袋也耷拉了下去。

他在德國一個月,龍冰扮演的是他的妻子。阿妮娜經常用她的單車送他租住屋,就算沒進qu坐坐,但龍冰的樣子卻是見過的。現在,當著阿妮娜的面,梁思瑤鑽進他的懷裡秀恩愛,阿妮娜這麼聰明的女人還能看不出來嗎?

但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梁思瑤的秀恩愛的舉動會將阿妮娜的思維往危險的地方引導!

什麼人會假裝結婚?什麼人會被人槍殺之後又離奇復活?這些疑點難道還不夠明顯嗎——這敗家娘們啊,沒事秀什麼恩愛呢?

果然,看見梁思瑤鑽進夏雷的懷裡,故作親密的姿態,阿妮娜先是愣了一下,然hou又是驚y,最後卻又露出了笑容。

她徑直走到夏雷和梁思瑤的身邊,伸手拍了一下夏雷的肩,淡淡地道:「盧卡斯,我的手機號沒變,待會兒打給我吧,我們聊聊。」

夏雷都想去撞牆了。

梁思瑤看了阿妮娜一眼,不悅地道:「你說什麼?」

阿妮娜笑著說道:「你不是他的妻子,別演戲了,我不是傻瓜,騙我一次,難道還想騙我第二次?」

梁思瑤聽不懂德語,她看著夏雷,等著夏雷給她翻譯。

夏雷卻看著阿妮娜,緊張地猜測著她已經聯想到什麼程度。

阿妮娜卻當著梁思瑤的面,忽然湊到了夏雷的耳朵邊上,低聲說道:「你有秘密。」

夏雷想說我聽不懂,可這樣的話他再也說不出口了。

「我等你電hu,你不打給我你會後悔的。」說完,阿妮娜忽然吻了夏雷的臉頰一下。

夏雷僵住了,梁思瑤也僵住了,阿妮娜卻平靜地走進了德國客商群中。

「她……她是誰啊?」梁思瑤狐疑地看著夏雷。

夏雷苦笑道:「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可是絕對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去過德國一段時間,你知道的。她叫阿妮娜,是我在那邊的一個同事,她是一個高級機械師。」

梁思瑤的嘴唇卻翹了起來,「一個為你流淚的同事?她居然當著我的面親了你一下喂,如果不是看在今天的情況很特殊的話,我剛才就一巴掌給她抽過去了。」

「真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什麼樣?」

夏雷感覺他的腦袋快炸了。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思%路%客siluke*info的,!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