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14章顧問的覺悟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4章顧問的覺悟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大街上行人匆匆,夏雷站在路邊像一座雕像。他的腦海里不斷浮現出一張張女人的面孔,阿妮娜的,梁思瑤的,申屠天音的,還有江如意和龍冰的。她們組成了一座秘密花園,可是他不是一個幸福的園丁,而是一個患有花粉過敏症的倒霉蛋。

一輛黑色的別克商務車停在了路邊,車窗放下,龍冰從車窗後面露了一下臉,「上車。」

夏雷拉開車門上了車。

龍冰開著車子就往前走,不過車速很慢,「你說那個德國機械師追來了,這怎麼可能?」

夏雷苦笑道:「我也覺得不可能,可她就是來了。」

「我們當著她的面開槍殺了你,屍體也不見了,留下的證據也指向了當地的黑幫,她沒有可能知道你還活著埃就算她知道你活著,地球這麼大,她居然就找到這裡來了?」龍冰的語氣里滿是驚訝和無解的意味。

是啊,地球這麼大,她哪裡不好去,偏偏來這裡呢?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她是隨德國的一個代表團來的,這也許是一個巧合吧。除了這個原因,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原因。算了,她來都來了,也見到了我。你說,怎麼辦?」

「等等。」龍冰皺起了眉頭,「你說她是跟隨德國的一個代表團來的?」

「是埃」夏雷說道:「那些德國商人很喜歡我們公司的自動滑板,有幾個商人還下了訂單。」

龍冰說道:「這事有問題。」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他似乎也反應了過來。

龍冰接著說道:「阿妮娜是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的高級機械師,她不是商人,卻出現在了一個商人組成的代表團之中,而且還這麼巧碰見了你。你要想辦法搞清楚,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為什麼會派她這樣一個機械師來華國。還有,你要弄清楚她想要幹什麼。」

夏雷的頭頓時兩個大了,「我都不敢和她見面,你還讓我去弄清楚這些問題?我懷疑她已經猜到了我在德國的身份是假的,甚至還猜到了我們的目標是約瑟夫的智能機床。她說過,我如果不聯繫她,我會後悔的。這已經是一個暗示了啊,這還不夠明顯嗎?」

龍冰盯著夏雷,「你必須去。」

「我打電話找你來是想請你幫忙解決問題,你卻讓我去幫你解決問題……你有沒有搞錯啊?」夏雷很鬱悶的樣子。

龍冰嚴肅地道:「你別忘了,你是101局的顧問,你這個身份就是幫助我們解決問題的。」

夏雷,「……」

「我讓弄清楚她的目的,這事很重要。你需要調查清楚,她這次來華國有沒有德國政府的授意。如果她是德國政府授意來調查上次那件事的,我們這邊得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如果她沒有德國政府的授意,只是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派來的單純的商業代表,那你就穩住她,哄著她,滿足她的一切要求。」

「滿足她的一切要求?」夏雷忽然想起了阿妮娜挖空心思想給「勞拉」戴綠帽子的事情,滿足她的一切要求,如果她要那個,他豈不是也要給她?

「是的,滿足她的一切要求。你可以給她錢,回頭局裡給你報賬。只要她肯收錢,那事情就好辦。」

「如果她要……」夏雷實在開不了口。

龍冰說道:「如果她要你這個人,你就……我說,這種事情不用我教你吧?」

夏雷的腦門已經是汗涔涔的了。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梁思瑤的面孔,她正兇巴巴的看著他。

龍冰似乎看穿了夏雷的心思,「你不用考慮梁思瑤的感受,這事關係著國家的利益,在國家利益面前,你的愛情不值一提。再說了,梁思瑤不過是你的女朋友,又不是你的法定妻子,你就算和阿妮娜那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放心吧,我會為你保密的。」

夏雷無語地看著她,聽她的口氣,怎麼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呢?

「還有,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間諜的事情嗎?」龍冰說道:「如果阿妮娜這次來華國與這個神秘的間諜有關,那事情就很嚴重了,我們得想辦法找出那個間諜。」

「然後呢?」

「這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龍冰說道:「給阿妮娜打電話吧,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穩住他。」

夏雷嘆了一口氣,他掏出了手機,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卻說道:「時間還早,我去一趟鳳凰城,我答應申屠天音去看望她的父親,看望了申屠仁之後我再去見阿妮娜。」

「你……」龍冰苦笑了一下,「你還真大忙人啊,累不累?」

夏雷白了她一眼,「送我去停車場,我去拿車。」

半個小時后,夏雷拿著一束康乃馨出現在了一幢別墅門前,伸手敲了敲門。

房門打開,傅明美出現在了門口,看見夏雷,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夏先生,請進。」

「天音呢?」進了門,夏雷問。

傅明美說道:「在老爺的房間里,我帶你去吧。」

夏雷跟著傅明美來到了申屠仁的房間里。房間里,申屠仁躺在床上,申屠天音坐在床邊的一隻椅子上,正小聲地說著什麼。

「天音姐,夏先生來了。」傅明美說。

申屠天音移目過來,面帶笑容,「好了,明美你去忙你的吧。」

傅明美笑了一下,離開的時候順手關上了房門。她對夏雷的態度比當初好多了,不為別的,只因為夏雷治好了申屠仁。

夏雷走了過去將康乃馨花束放在了床頭,然後看著申屠仁,溫聲說道:「伯父,你好些了嗎?」

申屠仁也盯著夏雷,他的嘴唇動了動,卻沒能說出一句話來。不過,他的嘴角卻浮出了一絲淺淺的笑意,眼神也很慈祥。

申屠天音說道:「我爸偶爾能說一個字,他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

夏雷笑著說道:「這就好,好生將養,也要注意鍛煉,鍛煉是增強心肺功能的最佳的途徑。沒事就幫伯父活動一下手腳,促進他的血液循環。這樣能縮短他下床的時間。」

申屠天音對著夏雷笑了一下,「我有幫助我爸活動手腳,我不在這裡的時候福伯和明美也會幫著他活動手腳的。」

「坐……」申屠仁的嘴裡忽然冒出了一個聲音,很虛弱,也很沙啞。

申屠天音激動地道:「看吧,我說我爸現在能說一個字,他讓你坐呢,你坐吧。」

夏雷坐在了床邊,笑道:「伯父,你別客氣。」

申屠仁還想說什麼,可是這一次他沒成功。

申屠天音說道:「我爸知道是你治好了他,一直想見你。他要是能正常說話的話,他一定會想你表達謝意的。」

夏雷將癱瘓了三年的申屠仁喚醒,這是活命之恩,申屠仁對夏雷心存感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幹嘛這麼客氣?伯父,我給你按摩一下吧。」夏雷開始給申屠仁按摩雙腿。他能看見穴位和經脈,還有點內勁,他的按摩對申屠仁的身體很有好處。

他這一按摩,幾分鐘后申屠仁的臉上就多了一抹血色,氣色比剛才好多了。

按摩之後,夏雷又用銀針給申屠仁針灸。按摩加針灸,結束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

「留下……」申屠仁的狀況一下子好了很多,「吃飯……」

「呀1申屠天音激動地道:「我爸說了四個字,雷,你真的是一個神醫1

夏雷笑了笑,「我算什麼神醫,只是會點針灸而已。」

申屠天音說道:「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醫院和醫生都沒能治好我父親,你卻治好了,所以你就別謙虛了。你有多強的能力我又不是不知道。好了,我爸都親自開口留你吃飯了,你就留下來吃頓飯吧,我去廚房做飯。」

「啊?」夏雷驚訝地看著申屠天音,「你去廚房做飯?」

申屠天音的嘴角微微地翹了一下,「怎麼,在你的眼裡我是那種連飯都不會做的女人嗎?」

「不是……只是……」夏雷想說又說不出來。他其實是沒想過要在這裡吃晚飯的,可是申屠仁親自開口留他吃晚飯,申屠天音還親自下廚,他要是說不吃的話,那真的有點不近人情了。可是,留下來吃飯的話,阿妮娜那邊又怎麼辦呢?

可以想象的是,此刻阿妮娜正在某個酒店的房間里看著她的手機,等著盧卡斯的來電吧?

夏雷的吞吞吐吐落在申屠天音的眼裡,她很自然地就想到了另一個女人,她有些不悅地道:「要不,你給梁小姐打一個電話吧,她要是不同意的話,我跟她說。」

夏雷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我這麼大一個人了,我在哪吃飯還用打報告嗎?我幫你吧,我們一起去廚房。」

「好啊,我要見識一下我的廚藝。」申屠天音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廚房裡,夏雷洗菜淘米,申屠天音炒菜。

在此之前夏雷從來沒有想象過申屠天音下廚房的樣子,這一次卻是親眼見到了。她本是那種美到極致的女人,冷艷高貴,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可是一繫上圍裙,她的身上居然也有著一種居家主婦的味道,給人一種溫馨甜美的感覺。

系著圍裙的女王,夏雷看呆了好幾次。

嘩啦!一碗肉絲下鍋,滾燙的菜籽油濺了起來,好幾滴濺到了申屠天音的手上,她頓時痛呼了一聲,捂著手躲開。

夏雷趕緊上去關掉了天然氣,然後抓著她的手,「我看看,傷著哪裡沒有?」

申屠天音靜靜地看著夏雷,任由他抓著她的柔荑。

夏雷將申屠天音拉到了洗菜池邊,用冷水給她洗了一下手,然後又在被油燙傷的地方抹上了一點菜籽油,他安慰道:「好了,只是一點燙傷,不會留下疤痕。」

申屠天音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地看著夏雷。這一刻,她的眼神很溫柔。

夏雷避開了她的眼神,有些緊張地道:「還是我來吧。」

「不,我來。你別在這裡了,你會影響我,你去客廳看電視吧。」申屠天音將夏雷推出了廚房。

她想親自做頓飯給夏雷吃,只是這個原因她不會告訴夏雷。

離開鳳凰城已經是天黑了,夏雷在車裡撥通了阿妮娜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