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15章她是有備而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5章她是有備而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三↑五↑中↑文↑網,的!

「喂,我是……」電話接通,夏雷猶豫了一下才用德語說道:「我是盧卡斯,你在什麼地方?」

手機里傳來了阿妮娜的聲音,充滿了激動的意味,「你終於肯承認你是盧卡斯了,你這個騙子。」

夏雷硬著頭皮道:「你在什麼地方?」

「好像叫海珠國際大酒店吧,我在六樓,508號房間。」阿妮娜的聲音。

「你等我,我馬上過來。」夏雷掛斷了電話。

十多分鐘后,夏雷驅車來到了海珠國際大酒店,乘電梯上了六樓。

出電梯間,走廊里迎面走來兩個金髮碧眼的德國人。一個是德國商團的翻譯,一個是已經在雷馬製造公司下了訂單的客商,夏雷都認識,這兩個德國人,翻譯名叫安德里亞斯,客商名叫里奧,是慕尼黑的一個零售品牌的老總。

「夏先生,你怎麼會來這裡?」安德里亞斯用漢語熱情地打了一個招呼。

夏雷笑著說道:「我來找阿妮娜小姐。」

里奧用德語說道:「夏先生,你一定要對她溫柔一點,好好解釋一下你們之間的誤會。阿妮娜是一個很好的姑娘,我們都很喜歡她。」

夏雷裝出一頭霧水的樣子,「抱歉,我聽不懂德文。」

安德里亞斯將里奧的話給夏雷翻譯了一遍。

夏雷點了一下頭,「會的,我會跟她好好解釋的,這也是我來這裡的目的。好了,我先過去了,再見兩位先生。」

兩個德國人禮貌性地點了一下頭,目送夏雷往阿妮娜的房間走去。

「這個華國青年很優秀埃」里奧小聲地說道:「他設計的自動滑板真的很棒。」

安德里亞斯說道:「阿妮娜小姐是第一次來華國,她怎麼會認識他呢?」

里奧搖了搖頭,「不知do,我問過,她什麼都不肯說。」

「算了,這不關我們的事。」安德里亞斯收回了視線,與里奧一起往電梯間走去。

夏雷來到了508號房門前,左眼微微一跳,房間里的情況便盡收眼底。

阿妮娜正坐在化妝台前化妝,她的身上已經換了一條黑色的長裙,搭配一條白色的毛巾,黑色與白色的視覺衝擊讓她更顯優雅,成熟和性感。

夏雷透視房間里的情況的時候,阿妮娜從梳妝台前站了起來,拿起一瓶香水在腋下噴了噴,然後又將香水瓶遞到高聳的胸部上噴了兩噴。最後,她又輕輕撩起黑色的裙擺,往腿上和腿間噴了幾下。

那些香水彷彿是噴在了夏雷的眼睛上,他已經無法保持他的透視狀態了,他的心裡暗暗叫苦,「這陣仗,不是擺明了要……怎麼辦呢?」

猶豫再三,夏雷還是硬著頭皮敲響了房門。

房門打開,阿妮娜的面孔映入眼帘,帶著笑容,帶著期盼,帶著激動。她還是那麼性感迷人,風情萬種,可夏雷的心中卻只有愧疚。他利用了她,然後還用「死亡」的方式從她的世界里消失。如果不是這次偶然的邂逅,他不會出現在她的生活中,而她卻大概會記住他一輩子。這樣的傷害,這樣的虧欠,又怎麼是三言兩語就能揭過去的呢?

四目對視,沒有聲音,卻彷彿說了整整一夜。

最終還是夏雷不敵阿妮娜的熱切的眼神,他聳了一下肩,「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阿妮娜這才回過神來,她慌忙讓開了門口。夏雷進門之後她跟著又把房間門關上了。

「對不起,阿妮娜,我欺騙了你。」夏雷轉身看著她。已經被她識破了身份,再假裝不認識就顯得太虛偽了。

「我接受你的道歉,並且原諒你。」阿妮娜笑著說。

就這麼就原諒他了?

夏雷,「……」

「坐,喝一杯吧,我准bi了紅酒。」阿妮娜走到茶几前給倒了兩杯紅酒,一杯遞給了夏雷,一杯留給了她自己。

紅酒是裝在醒酒器裡面的,看得出來她將一切都准bi好了。

阿妮娜與夏雷砰了一下杯,「為了我們的重逢,乾杯。」

夏雷笑了一下,然後仰頭喝掉了高腳杯中的紅酒,然後試探地道:「阿妮娜,你怎麼會出現在這樣一個商團之中呢?你是機械師,不是商人。」

阿妮娜笑盈盈地看著夏雷,「這麼快就進入角色了?」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什麼角色?」

阿妮娜坐在了沙發上,翹起了一隻腿,很悠閑的樣子,「過來坐吧,我們得好好談談。」

夏雷硬著頭皮坐到了她的身邊,「說吧,告su我,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樣一個商團之中?」

「你為什麼想知do這個?」

夏雷哂笑了一下,「我、我只是隨便問問。」

「隨便問問?」阿妮娜直直地看著夏雷,「你是間諜。」

夏雷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他不是間諜,可去德國的時候,他所充當的卻又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間諜。阿妮娜此刻說他是間諜,他竟無言反駁。他的心中也有了一個初步的判斷,那就是阿妮娜已經聯想到了最危險的地方。

「怎麼,你不想承認嗎?」

夏雷說道:「你誤會了,我不是什麼間諜。」

「別裝了,我知do你進入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是什麼目的,你成為我的助手,也是因為那個目的。」

夏雷苦笑道:「那你說我是什麼目的?」

阿妮娜將螓首湊到了夏雷的臉頰旁,在他的耳朵邊上說道:「約瑟夫的智能機床,不要不承認,那樣是侮辱我的智商。你就是一個華國間諜。」

夏雷說道:「如果我是間諜,我有可能幹掉你,解決麻煩。可你卻將我約到你的房間里來,你難道就不害p嗎?」

「咯咯咯……」阿妮娜一串嬌笑,「我了解你這個人,你不是壞人。那天在機車酒吧,你完全可以不救我,可你還是救了我。還有,在樹林里,你完全可以丟下我自己逃走,可你沒有那麼做。還有,你教我用槍,充當我的眼睛幹掉了那些黑幫槍手。如果你想要我的命,你在德國就有很多機會,可你沒那麼做。你不會傷害我的,我說得對嗎?」

夏雷無言以對。他現在也才明白,阿妮娜能聯想到他是間諜並不是憑感覺去猜測的,而是有真實的依據。那就是那天晚上在樹林里,他充當她的眼睛,然後幹掉了幾個黑幫槍手的事情。很簡單,一個普通的機械師怎麼可能有那樣的能力?但換做是一個間諜的話,那就有可能了。

向她坦白嗎?

就在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夏雷的心中忽然多了一絲困惑,他的心裡暗暗地道:「她莫名其妙地出現,我問了她兩次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樣一個商團之中,她卻始終避而不答。這不過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她為什麼不說呢?」

也就是這一絲困惑讓他的心裡又多了一絲警惕。

向阿妮娜坦白其實也沒什麼,從他個人的角度去考lu,他相信她。可是從國家的利益方面去考lu,他卻又不能這麼做了。更何況,阿妮娜出現得不明不白,如果她被人利用或者威脅,他這邊隨隨便便就承認了恐怕會惹來大麻煩!

便是這一絲警惕,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開始觀察這個房間里的每一個角落。

不到三十秒鐘的時間,他便發xin了一隻啊隱藏在電視牆裡面的針孔攝像頭,那隻攝像頭正對著他和阿妮娜的方向。

果然是有問題!

「你為什麼不說話?」阿妮娜直直地看著夏雷,「你打算騙我到什麼時候?」

「我……」夏雷假裝琢磨著要說什麼話,左眼的視線卻繼xu觀察房間里的情況。

很快,他又在床頭髮xin了一隻安裝在檯燈尾部之中的監聽器,以及一隻安裝在床頭壁畫之中的針孔攝像頭。那隻針孔攝像頭正對著床的方向,如果他和阿妮娜干點什麼成年人之間的那種事情的話,那隻監控攝像頭會清清楚楚地一覽無餘第拍攝下來!

「再喝一杯吧,你很緊張。」阿妮娜又給夏雷倒了一杯酒,「紅酒能讓人放鬆。」

夏雷接過了酒卻沒有再喝,而是放在了茶几上,「好吧,我把什麼都告su你。不過你不能告su任何人,你答陰g我。」

阿妮娜有些猶豫,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

她的這一絲猶豫讓夏雷確定了什麼,他也放鬆了下來,他淡淡地道:「其實你也看見了,我是一個華國的製造公司的老闆,我一直不滿yi我們的落後的製造業,我想去德國學習更先進的技術……」

說話的時候,他的左眼鎖定了對面的牆壁,左眼微微一跳,那面牆壁頓時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隔壁的房間里,兩個金髮碧眼的男子正坐在沙發上,緊緊地盯著一隻筆記本。那隻筆記本的屏幕上正播放著他和阿妮娜交談的影像。

他的視線鎖定了兩個男人的嘴唇,用唇語解讀他們的對話。

「他說的都是謊話,這傢伙太狡猾了。」一個金髮男子說道。

「難道他發xin了什麼嗎?」另一個金髮男子說道。

「不可能,如果他發xin了的話,他應該離開才對。」

「讓阿妮娜和他上床吧,酒里的葯已經差不多到發作的時間了。」

「嗯,男人在床上什麼都願意說出來。」說話的金髮男子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通訊器,「上床。」

這是命令的口氣。

夏雷收回了視線,心中一片悲傷。

她已經不再是那個單純可愛的機械師阿妮娜了,她這次是有備而來。

三●五●中●文●網,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