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18章豆漿的誤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8章豆漿的誤會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第二天凌晨五點過一點夏雷便來到了雷馬製造公司,一來便進了他的工作室給龍冰改槍。 這一忙便忙到了八點半公司上班的時間。他將拆解下來的as50狙擊步槍和他加工過的國產狙擊步槍的零件都放進了一隻大鐵箱之中,然後給鐵箱上了鎖。

來到辦公室卻沒看見梁思瑤,夏雷正想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卻提著一隻食品袋走進了辦公室。食品袋裡裝著一杯豆漿,還有一根油條和兩個包子。

看見食物,夏雷的肚子頓時咕隆地叫了一聲。他五點過就到廠了,到現在還沒吃早飯。

梁思瑤嬌媚地白了他一眼,「我聽門衛說你五點過一點就到廠了,我想你一定沒吃早飯,所以又去小食店給你買了早餐,快趁熱吃點吧。」

夏雷的心中暖暖的,「還是老婆好。」

「我才不是你的老婆呢。」梁思瑤嘴上這樣說,心裡卻高興得很。

夏雷就著油條和包子一陣狼吞虎咽,他實在是餓壞了,在梁思瑤這裡他也沒有必要裝什麼斯文。

梁思瑤的語氣裡帶著點責備的意味,「你也真是的,我知道你是忙著給龍冰改槍,可你不能不吃早飯啊,身體才是最重要的。你要是累壞了,她會管你嗎?還不是我心疼你。」

夏雷笑了笑,「還是我們家思瑤好。」

梁思瑤繞到了夏雷的背上,先是用鼻子嗅了嗅,然後又軟綿綿地趴在夏雷的背上,試探地道:「昨晚我沒給你打電話,你有沒有想我呀?」

這是變相地在問他昨晚在幹什麼,或者跟誰在一起了。

夏雷笑著說道:「我在家裡,我這麼老實,你大可以放心了啦。」

梁思瑤笑著說道:「我當然相信你,可你老實不代表別人老實啊,那什麼天音啊,如意啊,還有那個洋妞阿妮娜,她們可都不是省油的燈,我得把你看緊點才行,不然我一轉身,她們就把你偷了。」

夏雷,「……」

「給我喂一口豆漿。」梁思瑤從夏雷的肩膀上探下了頭去。

夏雷將豆漿杯端了起來,喂梁思瑤喝了一口豆漿。不過這樣的喝豆漿的姿勢終究很彆扭,梁思瑤不小心就被嗆著了,一小口豆漿也噴在了夏雷的褲子上。黑色的褲子,白色的豆漿,所構成的畫面讓人充滿想象。

「不好意思,我幫你擦擦。」梁思瑤有些尷尬地蹲在了夏雷的腿間,用紙巾幫夏雷擦褲子上的豆漿。

夏雷也不拒絕,他和梁思瑤都處在同居的階段了,兩人之間根本就沒有半點不自然。別說是梁思瑤給他擦褲子上的豆漿,就算是梁思瑤將他的拉鏈拉開,自己磨點豆漿出來什麼的那也不是什麼難為情的事情。

卻就在這關頭魯勝忽然出現在了門口,一眼便看見了蹲在夏雷腿間的梁思瑤,還有夏雷褲子上的白色的液體,再一看梁思瑤的嘴角也有白色的液體,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石化了,臉上的表情也詭異到了極點。

梁思瑤和夏雷兩人慌忙站了起來,如果這個辦公室里走有他和她兩人,那麼幹什麼都不糊覺得尷尬,可當著外人的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夏雷急中生智,端起桌上的豆漿說道:「是、是豆漿,豆漿灑褲子上了。」

梁思瑤的俏臉也紅紅的,「我們什麼都沒幹。」

其實不解釋還好點,這一解釋反倒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了。

「嗯嗯,咳。」魯勝也很尷尬,他跟著就轉移了話題,「胡市長帶著一大群外國商人還有外地商人來參觀我們公司參觀,就在辦公樓下。你們倆是這會兒下去還是待會兒下去?如果是待會兒下去,我就去跟他們說一聲,讓他們去會客室坐坐。」

梁思瑤白了魯勝一眼,「和尚,你在想什麼呢?為什麼要待一會兒下去?我們現在就下去,真是的,我們又沒有別的事情。」

夏雷附議,「對對,我們馬上就下去。」

魯勝聳了一下肩,「那我先下去了。」臨走的時候,他指了一下他自己的嘴角,「思瑤,把嘴擦乾淨吧。」

梁思瑤已經鬱悶地想用腦袋去撞牆了。

夏雷伸手擦掉了梁思瑤嘴角的豆漿,「走吧,我們下去看看。」

梁思瑤羞惱地打了夏雷一粉拳,「都是你,和尚都誤會我給你那個了,好丟人的說1

「那個是什麼啊?」夏雷笑著說。

梁思瑤瞪了夏雷一眼,氣哼哼地道:「你也取笑我是不是?以後我不給你那個了,哼1

夏雷急了,一把摟著她的腰,帶著她往門外走,一邊走一邊哄,「好了啦,我們家思瑤最大度了,大不了……我先給你那個。」

「呸呸呸,不許說了,羞死了,你真不要臉。」梁思瑤的臉上找不到不紅的地方了,腿也莫名其妙地軟了。

兩人打情罵俏地出了辦公室,然後就正規了。兩人下了樓,一眼便看見了胡厚和他帶來的外商和外地的客商。博覽會其實還沒有結束,雷馬製造公司的員工也還在博覽會上守著雷馬製造公司的展台,可胡厚卻把外商和外地客商帶到了這裡來,由此可見雷馬製造公司的自動滑板受歡迎的程度。

可夏雷卻知道並不是完全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他看見了外商團隊之中的阿妮娜,還有那兩個德國特工。這兩個德國特工的心思一點都不難猜到,他們是想來雷馬製造公司親眼看看,尋找他們想要的證據。

夏雷的心裡安安地道:「他們知道我能製造那種智能機床,便認為我的公司里會有嗎?他們出現在這裡,這種目的也是最合理的。不過,這麼一來,龍冰說我的身邊潛伏著一個間諜,這個猜測就有些不成立了。那些照片是那個間諜拍攝的,如果他是我公司里的人,那麼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公司裡面沒有那種智能機床,這兩個德國特工也就完全沒有必要來這裡了。可他們來了,這不就證明那個間諜不是我公司的人了嗎?」

這些都只是猜測,那個間諜的身份一日不浮出水面,那就什麼可能性都是成立的。

梁思瑤也看見了阿妮娜,她的臉上頓時沒有了好臉色,「她怎麼也來了?」

夏雷湊到了她的耳邊,「她身邊兩個男人是德國特工。」

「啊?」梁思瑤的小嘴頓時張大,合不上了,人也變得緊張了。

「晚上我再跟你解釋,你就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好了。」夏雷說道。

「嗯。」梁思瑤很順從地應了一聲。

對梁思瑤而言,她雖然不知道夏雷那次去德國的全部真相,但她猜也猜得到幾分。夏雷去了德國,回來之後就造出了世界最先進的智能機床,而且神州工業集團還給了他兩個億。現在德國特工都追到公司里來了,這件事的性質還不明顯嗎?還需要費神去猜嗎?

「夏雷,你看,我不請自來,還給你帶來這麼多客人,你不會怪我吧?」胡厚走了過來,先跟夏雷打了招呼。

夏雷笑著說道:「哪裡哪裡,胡市長,你這是為我好,為了我們公司好,你一片苦心,我怎麼會怪你呢?我謝你都來不及。」

「好了好了,我們之間就少說客套話了。」胡厚笑容滿面,「這些客商對你們的自動衝浪板很感興趣,有些是這些德國商人,他們昨天晚上就聯繫我,請我帶他們過來看看,還說事先不要告訴你,他們想看看你們公司真實的面貌。我一想這也是好事,所以就自作主張地答應了。人都來了,你就帶他們去看看吧。」

「好好,我馬上帶他們去參觀參觀。」夏雷又說道:「思瑤,你去忙你的吧,這裡有我招呼就行了。」

梁思瑤又應了一聲,一個人回辦公室了。

梁思瑤進了辦公樓,阿妮娜才走到夏雷的身邊,用德語說道:「盧卡斯,你的鼻子沒事了吧?」

「沒事,你看我連紗布都摘了。」夏雷也懶得裝什麼不會德語了,直接用德語跟阿妮娜對話。

站在旁邊的翻譯安德里亞斯目瞪口呆地看著夏雷,整個人都不好了。昨天還需要翻譯才能聽懂阿妮娜的話,可一個晚上的時間夏雷的德語卻說得如此流利,這真是見了鬼了!

一個翻譯是什麼感受夏雷也懶得理會,他又大聲說道:「先生們女士們請跟我來吧,我們從一車間參觀。你們有什麼問題儘管提,我一定滿足你們的要求。」這是用漢語說的話,隨後他又用德語和英語說了同樣的話。

德國的特工已經找上門來了,再假裝不會德語,那真的是多此一舉。

「果然是優秀人才啊,他居然會德語和英語,連翻譯都不需要,了不起。」一個內地客商說道。

「難怪人家能研究出那麼優秀的產品,跟這樣的人建立合作關係,沒錯。」另一個內地客商說道。

一大群客商議論紛紛,議論的也都是夏雷的能力。

在商界,該露風頭還是要露風頭。一個企業的老總如果沒有半點魅力,生意也絕對好不到哪裡去。

夏雷帶著一大群客商往一車間走去,兩個德國特工卻將視線移到了夏雷的工作室上。可惜,工作室的門是關著的,他們無法看見什麼。

一個德國特工走到了阿妮娜的身邊,低聲交代了一句。

阿妮娜猶豫了一下,不過最終還是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