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19章我要和你喝交杯酒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9章我要和你喝交杯酒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三↑五↑中↑文↑網,的!

雷馬製造公司的每一個車間都乾淨整潔,各個崗位上的工人也都秩序井然。真zhng的商人看的是生產環節,產品配件的質量等等,唯獨兩個德國特工關注的卻是雷馬製造公司里的機床和生產設備。他們的目的很明顯,是想找出夏雷竊取德國技術的證據,可是他們失望了,在雷馬製造公司里沒有特別先進的機床,也沒有加工超精密零件的設備,這個工廠里的設備只能滿足一般的生產民用產品的需yo。

參觀完現有的三個車間,夏雷又將客商們帶到了正在修建之中的第四車間,也就是神州工業集團援建的綜合性車間。這個車間也是雷馬製造公司最大的車間,它比空間比原來三個車間加起來還要大,設備當然也更多更先進。

將客商帶到正在修建的車間也是一個實力的展示,夏雷樂意上這些已經下了訂單或者有合zuo意向的客商們見到雷馬製造公司的正逐步走向強d的一面。

那兩個德國特工在新車間里轉了一圈,仔細地觀察車間里的所有的機器。夏雷其實一早就發xin他們身上藏著針孔攝像頭,從他們進來開始,他們就在拍攝雷馬製造公司的一切。他並不在意這一點,兩個德國特工想這麼拍就這麼拍,反正雷馬製造公司里沒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參觀完新車間,夏雷提議去會議室坐坐,客商們也表示同意。參觀完了雷馬製造公司,看見自動滑板的質量優秀的零配件,又有一些商人准bi下訂單了。

就在夏雷准bi帶著客商們去會議室的時候,阿妮娜走了過來,有些猶豫的樣子,「盧卡斯……我……」

夏雷明知do她想要什麼,卻也假裝不知do,「阿妮娜,你有什麼事嗎?」

阿妮娜斜眼看了站在旁邊的兩個德國特工一眼,硬著頭皮說道:「是這樣的,你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機械師,我也是機械師,我知do你有一個工作室,能帶我參觀一下嗎?我想你一定是在你的工作室裡面設計出自動滑板的吧?這讓我充滿了好奇。」

「沒問題,我帶你去看看。」夏雷一口就答陰g了下來。

打開工作室的門,夏雷不僅邀請阿妮娜進去參觀,還邀請客商們進去參觀,那兩個德國特工自然也在其中。

工作室裡面的機床、焊機什麼的都是很普通的東西,毫無秘密可言。除了那隻大鐵箱,鐵箱裡面裝著兩支狙擊步槍的零件。不過它上著鎖,別人沒法看見裡面的東西。

兩個德國特工的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他們雖然看見了那隻大鐵箱,而且箱子上還上著鎖,可他們不認為那隻僅有一立方空間的鐵箱里會裝著一台大型智能機床。

「盧卡斯,你真了不起,你居然能在這樣的環境里設計出自動滑板那麼好的產品,你真是一個天才機械師。」阿妮娜並不吝嗇她的讚美的語言,其實也是為了掩飾她的心虛。

夏雷笑了笑,「謝謝,我們去會議室吧。」

夏雷又帶著客商們去了會議室,不過接下來談的都是生意上的事情。

兩個德國特工是促成這些客商來參觀雷馬製造公司的主因,他們有著他們的目的,他們的目的沒達到卻給雷馬製造公司帶來了一大堆飪峙亂彩橇礁齙鹿特工怎麼也沒想到的事情。

中午夏雷在公司就近的一個酒店宴請了來公司參觀的客商,生意場上交際應酬是在所難免的。國外的商人或許沒有這樣的習慣,可在華國這卻是必須的,華國的生意場上很多生意都是在酒桌上談成的。

席間梁思瑤展露出了很強的交際能力,她在美國讀書和工作,英語能力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她招呼那些說英語的外商,談吐機智幽默,再加上超高的顏值和身材,她輕易就能獲得那些外商的好感。

夏雷這邊就更變態,他不僅能與說德語的外商輕鬆交流,還能與說英語的外商輕鬆交流,他甚至還和一個來自法國的外商用法語聊了一陣。有些商人帶著自己的女秘,那些女秘差不多都兩眼放光地看著夏雷。陽光帥氣,白手起家,為人謙和,還會幾國外語,這些光環在夏雷的身上閃耀,別人家的女秘對他有些幻想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夏雷和梁思瑤配合默契,,明眼人也都看出了兩人是一對,讓人艷羨的一對。

阿妮娜卻成了被人遺忘的人,她偷偷地瞧著夏雷,心中滿是愧疚。偶爾她也會瞧一眼梁思瑤,那個時候她眼神就會變得複雜得多。

阿妮娜看過夏雷的「妻子勞拉」,可她知do那是假的,這讓她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可見到梁思瑤之後,她才發xin她心中的和夏雷在一起的想法很可笑,因為梁思瑤與夏雷是這麼般配的一對。梁思瑤年輕漂亮,還有一幅性感指數滿格的好身材,尤其是那一雙大長腿,就連女人都忍不住喜歡和羨慕,更何況是男人?有她這樣的男朋友,別的女人怎麼可能將夏雷從她的身邊搶走呢?

「親愛的,我們也喝一杯吧。」給客商敬你酒,梁思瑤笑盈盈地看著夏雷。

「好啊,我們喝一杯。」夏雷笑著舉起了酒杯。

「我要喝交杯酒。」梁思瑤俏皮地道。

「交杯……交杯酒就交杯酒。」夏雷也不尷尬,挽著梁思瑤的藕臂便喝了一杯紅酒。梁思瑤是他的女人,早晚也是要結婚生孩子的,喝個交杯酒也沒什麼。

梁思瑤也喝了杯子里的紅酒,笑得特別甜美。她有意地看了阿妮娜一眼,眼神之中略帶著點得yi和警告的意味——我的男人,你想都別想!

這大概也是她要和夏雷在這種場合里喝交杯酒的原因,這是一個女人的主權宣言。

阿妮娜避開了梁思瑤的目光,她知do梁思瑤的心思。惹不起,躲得起。

胡厚笑著說道:「哎喲,夏雷啊,你這麼年輕就事業有成,還追到了梁小姐這麼優秀的女孩子,真是人生贏家埃」

夏雷微微有些尷尬地道:「胡市長,你就別取笑我了,沒你的幫zhu,我哪有今天。」

雷馬製造公司能發展起來,胡厚其實沒幫上什麼忙,但這樣的話胡厚卻是喜歡聽的,他笑道:「不說這些,為你提供幫zhu是我的工作,你有今天的成就那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倒是你和梁小姐結婚的時候一定要通知我,你這杯喜酒我是喝定了。」

夏雷看了梁思瑤一眼,笑著說道:「這事我一個人可辦不了,得人家答陰g才行埃」

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但嘴角卻忍不住笑意。與夏雷結婚,成為真zhng的一家人,她當然願意。只是,作為女孩子,她當然不會簡簡單單地答陰g,那不太便宜他了嗎?

胡厚也笑了,「我是過來人啦,我看得出來,你們倆的喜酒我算是喝定了。夏雷啊,我得提醒你,求婚可不是這麼求的,你沒看過言情劇嗎?你去看看吧,多學著點。」

梁思瑤跟著就說道:「就是,要我嫁給你,你得打動我。我要全世界最浪漫的求婚,不是全世界最浪漫的求婚,我就不嫁給你。」

夏雷,「……」

酒宴熱熱鬧鬧地進行著,這一次夏雷沒有讓人幫忙便認識了不少內地和國外的商人。這是非常重yo的,他需yo建立他自己的人脈圈子。

酒宴開始沒多久阿妮娜便起身往洗手間走去。

夏雷猶豫了一下,湊頭到梁思瑤的耳朵邊上對她說道:「思瑤,幫我個忙。你去洗手間將這張紙條遞給她。記住,不要說話,她的身上裝著竊聽器。」

梁思瑤的小嘴微微地翹了起來。

夏雷硬著頭皮說道:「我在德國的時候她幫了我不少的忙,她現在有困難,弄不好會失去一輩子的自由。這樣的事情我要是不幫她的話,我的良心會不安的。」

「好吧,我去交給她。」梁思瑤答陰g了。

夏雷假裝伸手去摸她的手,然後將一張捲成條狀的紙條放進了她的手心之中。

梁思瑤假裝害羞地白了夏雷一眼,然後起身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鬆了一口氣。他倒是可以跟著去洗手間,可那樣的話肯定會引起兩個德國特工的注意。梁思瑤去很合適,因為在那兩個德國特工的眼裡,梁思瑤和阿妮娜是正牌女友和第三者之間的關係,這種關係,又都是女人,不當面撕逼就算很克制的了,還有什麼好談的呢?更何況,兩人之間還有著語言障礙。

梁思瑤進了女性洗手間,阿妮娜剛好從一個衛生間里走出來。四目相對,阿妮娜頓時愣了一下。

梁思瑤跟著將一根中指豎在了唇間,這是一個國際通用的噤聲的手語。

阿妮娜也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她本來想出聲打個招呼的,可看見這個手語她跟著就閉上了嘴巴。不過她的心裡很好奇梁思瑤的來意。

梁思瑤將夏雷給她的紙條遞給了阿妮娜。

阿妮娜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當著梁思瑤的面打開了紙條。

紙條上用德語寫著:我很清楚你現在的處境,你需yo幫zhu,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請在沒有被監聽的情況下聯繫我,我會盡量幫你的。

阿妮娜的心中一片感動,她彷彿又看到了在德國的盧卡斯。不過當著梁思瑤的面,她隱忍著,什麼都沒有表露出來。

梁思瑤也湊頭看了一眼紙條上的內容,不過看不懂。她也沒多停留,看了一眼便轉身走了,心裡悄悄地琢磨道:「今晚我一定要用我的手段讓他親口告su我紙條上寫了什麼……」

似乎是聯想到了什麼厲害的手段,她的嘴角悄悄地浮出了一絲笑意。

ps:神經官能症發作,今天也只有2更,實在是抱歉了,明天3更。感謝噫無情兄弟的打賞支持。

三●五●中●文●網,更新快、!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