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20章兒女雙全
小說:| 作者:| 類別:

0220章兒女雙全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風吹拂著臉頰,城市的夜景朦朦朧朧,散發著神秘的氣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座鋼筋森林裡迷失,也不知道多少人在這座鋼筋森林裡微xio或者哭泣。夏雷雖然在這座城市裡長大,可他還是感到陌生,與它有著很遠的距離。

天台上,龍冰靜靜地看著遠方,心裡卻在想著別的事情,「你知道嗎?當初確定你的身邊有一個來自美國的間諜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判斷是她。」

「誰?」夏雷忍不住追問道。

龍冰說道:「你知道我說的是誰,梁思瑤。」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然後又呵呵地笑了起來,「你開什麼玩笑?她怎麼可能是來自美國的間諜?她是我的男朋友,她不會做任何傷害我的事情。」

龍冰淡淡地道:「你幫助申屠天音解決了她的麻煩,這事我其實知道。她的爺爺和她的二叔想害她,這可都是有著血緣關係的至親。她的爺爺都能傷害她,梁思瑤又有什麼不可以傷害你的?人是最複雜的動物,也沒有什麼事情是人干不出來的。」

夏雷搖了搖頭,「你不要再說了,我不相信是她。」

龍冰說道:「我理解你的感受,也很幸運的是,經過我們這幾天的調查,我們已經排除了她的嫌疑。不然,我是不會跟你聊這些的。」

夏雷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那你們有新的懷疑的對象嗎?」

「沒有,我們跟蹤了那兩個德國特工,也監聽了他們的電話,可沒有收穫。危險並沒有解除,你要小心一點。」

「我會小心的,你也是。」

龍冰的嘴角微微地動了一下,這似乎就是她的微xio了,「最後一件事,你讓梁思瑤給了阿妮娜一張紙條,你想幫她,你真是這麼打sun的嗎?」

夏雷驚訝地看著龍冰,「你怎麼知道我給她紙條?還有,你又是怎麼知道紙條上的內容的?」

龍冰淡淡地道:「我在女衛生間裝了攝像頭。」

夏雷,「……」

「告訴我,你真打sun幫她嗎?」

夏雷沉mo了一下,「是的,我真的打sun幫她。她是無辜的,如果不是我,她也不會有這樣的麻煩。」

「那你打sun怎麼幫她?」龍冰看著夏雷。

夏雷苦笑了一下,「如果那兩個德國特工行dong失敗,他們肯定會把她帶回德國,她有可能被終身監禁。這樣的事情牽扯太多,我一時間也想不到好的辦法。」

龍冰招了一下手,示意夏雷靠近她。

夏雷心中一動,移步到了龍冰的身邊。

龍冰湊唇到夏雷的耳邊,低聲說道:「阿妮娜聯繫你的時候……」

夏雷聽完,忍不住笑了,「真有你的,我怎麼沒想到這麼好的辦法呢?」

龍冰說道:「你的腦袋裡全是梁思瑤,你還會想到別的什麼嗎?好了,回去吧,你要是和我待的時間長了,她大概又會吃醋了。」

夏雷苦笑道:「她其實很豁達的,沒你說的這麼愛吃醋吧?」

龍冰卻擺了擺手,向樓梯間走去,走進樓梯間里才回頭說道:「我要的東西給我加緊點。」

夏雷說道:「再給我兩天時間,兩天之後一定給你。」

龍冰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她的風格一直都沒有變。

下樓的時候,夏雷的心裡卻還在琢磨著龍冰剛才說的一句話:人是這個世界上最複雜的動物,沒有什麼是人干不不出來的。這句話讓他想到了梁思瑤,然後又想到了他的父親。

「如果那個男人就是我的父親,他會不會是因為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才不和我見面呢?如果真有苦衷,那又會是什麼樣的苦衷讓他拋棄我和妹妹呢?」夏雷的心中一片回憶,一片苦澀。

父親也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別人呢?

倘若龍冰沒有排除梁思瑤的嫌疑,而她又確確實實是那個來自美國的神秘間諜,她會不會也會以為什麼逼不得已的苦衷傷害他,離開他呢?

這個問題在心中閃過,可夏雷不敢去深想。

夏雷剛走到門口,房門就自動開了。梁思瑤從門口探出了螓首來,臉上帶著調皮的笑容。

「我看見她離開的,可沒敢跟她打招呼。」梁思瑤說。

夏雷收起了紛亂的思緒,笑著說道:「她又不是老虎,你怕她幹什麼?」

梁思瑤將夏雷拖進了門,摟著夏雷的腰,「你忘了嗎?當初她在我們公司的工地上開槍殺了三個人,連眉頭都沒皺一下。這樣的人,誰不怕啊?」

夏雷在她的翹臀上半輕不重地拍了一下,「虧你還是習武的女人,就這點膽量?」

梁思瑤伸腳關上了房門,膩在了夏雷的懷裡,「我以前的膽子很大,可是自從跟了你之後就變小了。你要保護我,一輩子保護我。」

軟綿綿的情話驅散了夏雷心中的那些負面的東西,他的心裡熱熱的,小腹里也熱熱的,他攔腰將梁思瑤抱了起來,然後往她的房間走去。

梁正春今晚留宿拳館,這個家便變成了兩人的小天地,他和她可以做任何愛做的事情。

一路熱吻,兩人的衣服也一件件地掉在了地上。

「你給阿妮娜的紙條上寫著什麼?」關鍵時刻,夏雷要的時候,梁思瑤卻擋住了她自己。

夏雷苦笑了一下,「只是讓她在不被監聽的情況下聯繫我,然後我幫助她,就這些,你以為我會寫什麼?」

「人家緊張你才問你嘛。」梁思瑤撒嬌地道:「要我幫忙嗎?」

「不用,龍冰會幫我搞定的。」夏雷很著急,這什麼時候,她怎麼這麼多問題?

梁思瑤咯咯笑了笑,她鬆開了手,手心裡放著一隻杜蕾斯,俏皮地道:「是你自己戴,還是我幫你?」

「可不可以不帶?」

「不可以,我們還沒結婚,要是懷上了這麼辦?」說這樣的話,梁思瑤的臉頰上一片羞紅。

「那你給我戴上。」夏雷翹起了嘴,像個生氣的孩子。

「你個懶鬼……」梁思瑤咬著夏雷的耳朵,「不過你可以等會兒戴上。」

夏雷頓時露出了笑容,迫不及待地壓了下去……

一番纏綿,激情消退,剩下的是滿足與幸福,還有難以形容的寧靜,這種感覺真的非常舒服。

「我去丟掉它,你等我,不許偷看,你這隻小懶豬。」梁思瑤從夏雷的身上爬了起來。

夏雷溫柔地道:「每次都是你去處理,這次我來吧,這樣的事情應該我來做。」

「你累壞了,歇著,我去,聽話,不許爭了。」梁思瑤離開了溫暖的被窩,踩著拖鞋,擰著擰著臟髒的東西往衛生間走去。

夏雷看著她的曼妙的背影,心中一片幸福的感覺,「她真好,等幾天小雪回來我便跟她商量一下,找個機會向她求婚。小雪也一定會喜歡她這個嫂子吧?」

衛生間里,梁思瑤將放進了一隻塑料盒子里,然後又將塑料盒子放進了她放化妝品的盒子里。她看著化妝盒微微地呆了半響才轉身離開衛生間。

夏雷早早就掀開了被窩,關切地道:「快點進來,小心著涼了。」

梁思瑤鑽進了被窩,雙手緊緊地摟著夏雷,「親愛的,你說我們將來是帶兒子還是女兒?」

夏雷想了一下,「兒子有兒子的好,女兒有女兒的好,我們要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好不好?」

「你要兩個啊?」

「是啊,兒女雙全多好啊,你不想要嗎?」

「想到是想,可是多疼啊,疼一次還不夠,還要疼第二次,你又不懷孕,你當然想要了。」梁思瑤翹著小嘴。

「你一次懷龍鳳胎不就行了嗎?」

「你說得倒輕鬆,哪有那麼巧啊,一次懷兩個,還一男一女,你懷一個給我看看?」

夏雷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笑著說道:「我現在就懷給你看。」

「你還要啊?真是喂不飽的小饞貓。」梁思瑤羞紅了臉。

夏雷一把將被子拉了上去……

第二天一早,夏雷接到了阿妮娜的電話。用的是華國內地的一個手機,陌生的號碼。

「我借的手機,我沒有多少時間。他們說我已經沒有利用的價值了,要把我送到美國去接受調查。一個小時后他們就要送我去機場,我現在在你來過的酒店。幫幫我,盧卡斯。」阿妮娜的聲音很著急。

「你別著急,我馬上過來。到時候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相信我,你不會有事的。」夏雷安慰著她。

「我相信你,我等你。」阿妮娜掛斷了電話。

夏雷收起收起便往門外走,「思瑤,阿妮娜打電話來了,我去一趟。」

梁思瑤從廚房走了出來,「吃了早飯再去吧。」

夏雷哪裡還顧得上吃早飯,「我不吃了,沒時間了,路上我聯繫龍冰,有她出馬你不用擔心。」

「我能不擔心嗎?」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你小心點。」

夏雷點了一下頭,快步出了門。

梁思瑤解下了圍裙進了她的房間,她在房間里發了一會兒呆然後才進了衛生間。那隻化妝盒靜靜地躺在洗手池下面的玻璃台上。她將化妝盒拿了出來,打開,化妝盒裡面頓時冒出了一團白色的寒氣。那隻夏雷用過的且臟髒的東西已經凍成了一塊小小的冰塊,看著它,她的腦海里悄悄地浮現出了與夏雷溫存的畫面,她的嘴角卻露出了一絲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