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23章深夜路過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223章深夜路過的女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阿妮娜幽幽地醒轉了過來,她發現她已經在一個房間之中。這是一個陌生的房間,房間里的傢具和裝修都顯得很陳舊,是華國的90年代的風格。透過窗戶,她看到了一片樹林,樹木的葉子已經凋落得差不多了,還有遠處的山峰,整個畫面都顯得很蕭瑟。

這時房間的門打開了,夏雷從門外走了進來。

「盧卡斯。」阿妮娜頓時激動了起來,她想從床上爬起來,可是將身體微微撐起來之後便又躺了下去。她的身體軟綿綿的,沒有力氣,很虛弱。

夏雷走到了床邊,「躺著別動,休息兩天就好了。」

「我怎麼了?」阿妮娜不解地道。

夏雷笑著說道:「你忘了你喝的那杯水嗎?那杯水裡有能讓人假死的葯。它能讓你的心臟停止跳動,但只要搶救及時你就會活過來。」

「馬庫斯和拉爾夫呢?」阿妮娜想起了那個兇惡的同胞。

夏雷說道:「他們被扣留了,你們的領事館人員正在與我們這邊的警方交涉。」

「他們會被判刑嗎?」

夏雷搖了搖頭,「不會,刁難一下他們就會放他們離開。我們的目的是救你,而不是誣陷兩個德國特工藏毒。」

「如果他們要我的屍體呢?」

夏雷笑了一下,「那他們就會得到骨灰。我們早就準備好了一份年齡與你相似的女性的骨灰,並從你身上取了一下毛髮粉碎,混在骨灰里。那些粉末里有你的dna,它們能怎麼你的身份。當然,瑕疵肯定是有的,但只要我們一口咬定那是你的骨灰,他們也沒有辦法。」

阿妮娜這才徹底放鬆下來,她靜靜地看著夏雷,就連眼神裡面都帶著笑意。

夏雷說道:「我們會給你一個新的身份,你可以在這裡開始你的新的生活。」

「我想去你的公司上班,我和一樣,我也是機械師。」阿妮娜說道。

「現在可不行,你得銷聲匿跡一段時間。你明白我的意思,這段時間非常敏感,如果有人看見你在我的公司上班,那可不是一件好事。」夏雷說。

「那我能幹什麼?我可不想一直待在這裡。」

「這裡只是一個暫時的住處,等你的身體恢復之後龍冰會給你安排好一切的。」

「龍冰?」這還是阿妮娜第一次聽到龍冰的名字。

夏雷笑道:「就是你見過的勞拉。」

「你的妻子?」阿妮娜脫口而出,不過跟著又反應了過來,「我想起來了,她不是你的妻子,你根本沒有結婚。那個梁小姐才是你的女朋友,對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

「你愛她嗎?」

「愛。」夏雷覺得談這樣的話題很尷尬,他說道:「我們……」

阿妮娜打斷了夏雷的話,「抱一下我吧。」

夏雷愣了一下,他本來是想拒絕的,可一想到她是因為他才淪落到今天這種糟糕的處境,他的心中又有些不忍拒絕。猶豫了一下,他伸出手去抱她,可發現一個坐在床邊的人實在沒法抱一個躺在床上的人。他聳了一下肩,「抱不了。」

阿妮娜卻說道:「你可以上床躺著,不就能抱了嗎?」

夏雷,「……」

「只是抱一下,我需要你的安慰。我現在這個樣子也沒法給你未婚妻戴綠帽子是不是?」阿妮娜調侃地道。可以看出來,她的心情已經好得多了。

夏雷苦笑了一下,硬著頭皮上了床,與阿妮娜並排躺著,然後伸出一隻胳膊給阿妮娜當枕頭。阿妮娜靜靜地躺在夏雷的臂彎里,兩人都沒有說話。

夏雷本以為與阿妮娜躺在一張床上還摟著她會是一種很尷尬的感覺,可奇怪的是他沒有,反而是一種很寧靜的感覺。

阿妮娜也許是太虛弱了,她很快就睡了過去。

半個小時后夏雷悄悄地下了床,離開了房間。出門的時候他回頭看了她一眼,她睡得很安詳,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也不知道她正在做著一個什麼樣的好夢。

一出門夏雷便看見了站在院子里的龍冰。這個地方其實只是一個農家小院,無論從什麼角度去看都不起眼。

龍冰用異樣的眼神瞧著夏雷,沒說話。

夏雷卻有著他自己的解讀,他有些尷尬地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她現在最需要安慰,我只是……」

龍冰淡淡地道:「你只是上床陪摟著她睡了一覺而已,放心吧,我會為你保密的,梁思瑤不會知道這件事。」

夏雷轉移了話題,「這幾天誰照顧她呢?」

龍冰說道:「你放心吧,我會安排人照顧她的。以後你也別操心,我會讓她在我們101局後勤部待一段時間。」

夏雷訝然地道:「你不是想讓她加入101局吧?她只是一個普通的機械師,根本就不是做一個特工的料。」

龍冰說道:「沒有哪個特工是天生的,你就是一個例子。還有,你不也說過嗎,她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機械師,連德國最先進的豹2坦克都能拆解和維修。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其實是德國的軍工企業,她肯定知道不少有價值的東西。我們費了這麼大力氣,冒了這麼大的風險救她,她總得給我們點什麼吧?」

夏雷苦笑了一下,「好吧,隨便你安排吧,現在送我回去吧,我還趕著給你改槍。」

龍冰看了一眼漸晚的天色,「是送你回梁家還是你家?」

「公司。」夏雷白了她一眼,「今晚我加班給你改槍。」

龍冰淡淡地笑了一下,沒說什麼,轉身去取車去了。

車子駛出山區,再進入市區到雷馬製造公司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後了,已經是初冬的時節,天黑得比較早,兩人來到公司的時候天色已經黑定了。

龍冰在夏雷的工作室里看了一下夏雷改造過的狙擊步槍的零件,非常滿意。她也沒有久待,看了槍,與夏雷聊了一會兒便驅車離開了。

夏雷一個人在工作室里改槍,一直忙到午夜十二點才離開工作室。照目前這種進度,他用不了三天的時間就能給龍冰一支性能遠超as50的國產改裝版的狙擊步槍。

坐進寶馬m6的駕駛室里,夏雷的一個想法是開車去梁思瑤的家裡,可車子駛出廠門的時候他又改變了這個想法。他開車去梁家的話不是不可以,只是那個時候已經是凌晨了,時間上不方便。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段時間與梁思瑤在一起,那方面有些過度了,他的腰時常都是酸酸的。男人是鐵,女人是爐,從來就只有被融化的鐵,哪有被鐵水融化的爐呢?

「算了,休息一天吧,回家好好睡一覺。」夏雷驅車往家開去。他敢肯定,如果他這個時候去梁思瑤那裡,梁思瑤只要在他的身上磨蹭幾下,說幾句挑逗的話,他就又會忍不住與她做那種愛做的事情。她也經常這麼干,他都有些吃不消她了。

回到小區,停好車,夏雷望了江如意家的陽台一眼。江如意的家裡沒有燈光,江如意也沒有出現在陽台上。

「我在想什麼呢?現在已經是凌晨了,她恐怕早就睡著了。」夏雷收回了視線往樓梯間走去。

上了二樓,還沒有開門,家裡突然傳來了踢踏踢踏的穿著拖鞋走路的聲音,隨後門縫裡也透出了一線燈光。

誰會在家裡?

夏雷吃了一驚,正想透視一下屋裡的情況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了。

出現在門后的居然是夏雪。

夏雷訝然地道:「小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不是要過幾天才會回來嗎?」

夏雷打了一個呵欠,懶洋洋地道:「學校已經放假了,我提前回來了。晚上十點飛機才到機場,我也是剛回家不久。你再不回來,我都想給你打電話了。」

夏雷皺起了眉頭,「以後這樣的事情你得先跟我打個電話,你一個人從京都飛回來,我很擔心你。」

夏雪笑了一下,「哥,我都是成年人了,我知道我在幹什麼,你平時已經夠忙的了,就不要再操心我了。你進來吧,別站在門口說話,會吵著鄰居的。」

夏雷進了門,他想說她兩句,可話到嘴邊又吞了下去。夏雪雖然早過了青春叛逆期,但她這種年齡的女孩也會叛逆,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不會事事都聽他這個哥哥的。說了她也不會聽,又何必去說?

夏雷其實也不是特別擔心夏雪的安全問題,因為龍冰說過,有人專門在負責保護她。夏雪從學校回家,暗中保護她的人肯定也會有所行動。

「哥,你肚子餓不餓,我去給你泡速食麵。」夏雪說道。

「不餓,我在公司吃了盒飯。」夏雷往陽台走去。他心裡很好奇,不知道這個時候暗中保護夏雪的人會不會在附近呢?如果在,他很想看看究竟是誰在保護夏雪。

「那我自己泡一碗,我肚子餓壞了。」夏雪去了廚房。感情她是覺得肚子餓才起了床,然後在廚房的窗戶口看到了夏雷駕車回來才走過來開的門。

夏雷走到了陽台上,視線飛快地掃過所能看到的所有的角落。

小區里一切都很正常,在這個凌晨的時間段里也沒有人走動,倒是有幾隻貓在相互追逐打鬧。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小區的牆外,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女人突然進入了他的視線。他的左眼微微一跳,那個女人模糊的面孔頓時變得清晰了起來。這一看,他頓時呆住了,他看到的是唐語嫣。

唐語嫣也正眺望著陽台的方向,她大概也能看到夏雷,因為夏雷的身後有燈光,他站在高處的陽台上會是一個很顯眼的存在。只是,她肯定無法看清楚夏雷的面孔。

「怎麼會是她?」夏雷驚訝得很,「不會是她吧?」

唐語嫣似乎發現夏雷在看她,她跟著轉身離開,不過速度不快,就像是一個路過的有故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