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24章俄羅斯女郎與紙條
小說:| 作者:| 類別:

0224章俄羅斯女郎與紙條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一早夏雷將夏雪也帶到了雷馬製造公司。

一下車夏雷便對夏雪說道:「你去四處看看,覺得你能幹什麼就來告訴我。這個假期你得干點什麼,學點真本事。」

夏雪笑著說道:「哥,你會給我開工資嗎」

夏雷一本正經地道:「當然會給你開工資,別人拿多少,我就給你拿多少。」

夏雪翹了一下嘴角,有點不滿意的樣子,不過她很快就又笑了,「哥,如果爸爸和媽媽知道的話一定會為你感到驕傲的。我也為你感到驕傲,等我大學畢業我就來你公司幫你。」

「你不幫我幫誰」夏雷催促道「快去快去,多看看,考慮好,一旦你確定了,我是不會給你換崗位的。」

「好的,我這就去看看。」夏雪蹦蹦跳跳地往車間跑去,很是開心的樣子。

公司是她哥的,她在雷馬製造公司里打寒假工也不過是鍛煉鍛煉,拿多少工資其實都是象徵性的。她將來要用錢的時候,開口問夏雷要幾百一千萬,夏雷能不給嗎

夏雷來到辦公室,梁思瑤還沒來。他坐在辦公桌前想著今天凌晨的事情。

「唐語嫣怎麼會來這裡難道她真的是龍冰說的那個人,她是釋老總的乾女兒而她也是保護小雪的人不像啊,龍冰說過,是另外一個部門的人在負責,她還說過那個人是101局的人。如果唐語嫣是101局的人的話,那麼她就不是暗自保護小雪的人。可是,如果不是唐語嫣,她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家附近如果不是唐語嫣在暗中保護小雪的話,那又是誰在保護小雪呢」這一大堆的問題就像是亂麻一樣在夏雷的腦海里翻來攪去,讓他無法安靜下來。

「搶劫」梁思瑤忽然進來,大喊了一聲。

夏雷腦袋裡的一大堆問題頓時被她吵飛了,他看著她,笑著說道:「你這個樣子像打劫的嗎」

「怎麼不像」梁思瑤款款走來,一把揪住夏雷的衣領,然後又坐在了夏雷的腿上,「我這個劫匪劫財又劫色,你栽在我手裡,你想逃都逃不掉。」

夏雷親了她一下,「我從來就沒想過要逃,我讓你一輩子劫財劫色好不好」

梁思瑤甜甜地笑了一下,翹臀有意無意地擠壓著某個地方,眼神裡面也釋放著誘人的意味。

夏雷很快就吃不消了,也有了反應,但他忽然想起了什麼,趕緊說道:「你快起來,我妹妹來了,被她看見了不好。」

「夏雪來了」梁思瑤跟著就從夏雷的身上爬了起來,她看著門口,可沒有看見夏雪。

夏雷說道:「我讓去車間看看,體會一下普通工人的工作。我想讓她在公司鍛煉鍛煉,體會一下生活,也學點真本事。」

「你想讓她去車間幹活」梁思瑤跟著說道:「不行不行,那麼嬌氣的一個女孩怎麼能去那種地方,讓她跟我吧,做我的助手。我能教她一些企業管理和資本運營的知識。這些知識可比在車間上學到的東西強多了。」

夏雷想了一下,「我讓她自己選,如果她願意的話,我就讓她給你當助手。」然後他笑著說道:「未來嫂子帶她,我很放心。」

梁思瑤有點扭捏的樣子,「你告訴她我們倆的關係了嗎」

夏雷笑道:「我想給她一個驚喜,她一直想我成家,整天在我面前嘮叨催促我找女朋友。我給她找了這麼漂亮的一個嫂子,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萬一她不喜歡我呢」梁思瑤很是擔憂的樣子,那種感覺就像是要去見夏雷的家長一樣。

夏雷覺得她的樣子很有趣,笑著安慰道:「不會的,她一定會喜歡你的。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她喜歡吃巧克力。」

梁思瑤頓時露出了笑容,「我馬上去超市。」

夏雷說道:「快去快回,我把她交給你之後還得去工作室給龍冰改槍。」

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槍槍槍,你們男人就愛玩槍。小心我把你的槍沒收了。」

夏雷,「」

梁思瑤總能給他帶來這樣那樣的樂趣,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夏雪在車間逛了一圈便來到了夏雷和梁思瑤的辦公室里,她看到了夏雷正在和一個女人說說笑笑,聊得很親熱的樣子。這其實是她第一次見到梁思瑤,身高腿長的梁思瑤讓她眼前一亮。

「這位就是夏雪妹妹吧」梁思瑤可是一直都留意著門口的,夏雪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她便發現了。

夏雷向夏雪招了一下手,「小雪,過來,我給介紹一下,這位是梁思瑤梁小姐。」

夏雪走了過去,很有禮貌地道:「梁小姐你好。」

「小雪,嗯,好像你哥哥,真漂亮。」梁思瑤說話的時候瞪了夏雷一眼,顯然是在催促他跟夏雪介紹她這個「嫂子」。

夏雷笑了笑,這才說道:「小雪,你以前經常催著我給你找個嫂子,喏,你眼前的就是你未來的嫂子。」

「氨夏雪的反應很奇怪。

梁思瑤的感覺也挺尷尬的,夏雪為什麼會是這種反應呢

「我以為」夏雪說了半句話,忽然又反應了過來,跟著又笑著說道:「嫂子你真漂亮,我哥真有福氣。」

她以為是江如意,而且她一直都認為江如意會是她未來的嫂子,卻沒想到她這一回來,眼前這個女人卻成了她的未來的嫂子。

梁思瑤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小雪,知道你要來,我特意給你準備了好多好吃的,還有你最喜歡吃的巧克力。」

「謝謝嫂子。」夏雪的嘴很乖。

這一聲嫂子把梁思瑤叫得眉開眼笑,她看著夏雷,「你不是要去工作室嗎怎麼還在這裡你快去吧,小雪就交給我好了,我會跟她說的。」

夏雷起身說道:「好吧,那你們聊吧,我去工作室了。夏雪,你就跟著你嫂子,做她的助手吧,她可是美國哈佛學院畢業的高才生,你跟著她能學到很多有用的東西。」

「哇,嫂子你真厲害。」夏雪很激動的樣子。

梁思瑤咯咯地笑著,很是喜歡的樣子。

夏雷從辦公樓出來便一頭扎進他的工作室給龍冰改槍。

下午下班之後梁思瑤跟著夏雷去了他家,這一次她沒有讓夏雷做飯,而是主動進了廚房做飯。夏雪也去廚房幫忙,看得出來,未來嫂子和小姑子相處得還是很融洽的。

兩個女人在廚房忙活,夏雷來到了陽台上。天色漸晚,路燈卻還沒有亮起,四周的光線介乎在清楚與模糊之間。

夏雷的視線掃過四周,沒有任何異樣的發現。最後,他的視線移到了小區牆外的馬路上。

馬路上車來車往,人行道上也有很多行人在走動。一切都很正常,夏雷也自嘲地笑了一下,「我想看見誰呢一個殺手還是美國派來的cia特工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完了,我怎麼還這麼緊張」

過了一段驚險刺激的日子,突然平靜下來,夏雷居然還有點不習慣的感覺。

卻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機車緩緩從馬路另一頭駛來。夏雷並沒有多留意這輛機車和機車上的騎手,可那輛機車的速度越來越慢,最後居然在陽台所對的平行位置上停了下來。

機車上摘掉了頭上的頭盔,露出了一頭金色的秀髮。

看清楚她的樣貌,夏雷頓時呆住了。

這個女人是那次在夜來香咖啡廳糾纏他,讓他錯過追蹤那個神秘男子的俄羅斯金髮女郎

俄羅斯金髮女郎看著站在陽台上的夏雷。

夏雷的第一個念頭便是衝出去,抓住她,然後逼問她那個長得與他父親夏長河一模一樣的神秘男人的下落。可是他卻很清楚,他要是這麼乾的話根本就沒有可能追上她。對方就連車都沒下,隨時可以一轟油門逃走。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想幹什麼」夏雷的腦海里飛快地思索著這個問題。

俄羅斯金髮女郎掏出了一隻煙盒,抽出一根香煙點燃,但只抽了一口便扔在了地上。這之後,她戴上頭盔,一轟油門眨眼就消失在了蒼茫的夜色之中。

夏雷想追都來不及了。

「在看什麼」梁思瑤出現在了夏雷的身後。

「一個很奇怪的人。」夏雷的腦海里回想著俄羅斯金髮女郎點煙和扔煙的動作,他總覺得很彆扭,很奇怪。

「奇怪的人誰呢」梁思瑤站到了夏雷的身邊,四處張望。

「哥,嫂子,吃飯了。」夏雪的聲音。

夏雷卻轉身往門口走去,一邊說道:「我馬上回來。」

夏雪好奇地道:「哥,吃飯了,你要到什麼地方去」

夏雷卻沒有說話,開門便出去了。

「我哥怎麼了」夏雪問梁思瑤。

「我不知道,我去看看,馬上回來。」梁思瑤跟著也出了門。

夏雷一路快跑出了小區的門,繞到俄羅斯女郎停留的路邊撿起了那隻煙頭。煙頭還在靜靜地燃燒著,但他很快就發現了煙嘴並不是正常的煙嘴,煙嘴裡面塞著一捲紙條。

夏雷將紙條抽了出來,打開,上面用漢語寫著一段話:明晚8點,公墓見。

看見紙條上的內容,夏雷的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了父親夏長河的樣子,他的心裡也暗暗地道:「這個女人和那個神秘的男人明顯是一夥的,她來約我見面,那個神秘的男人會出現嗎」

梁思瑤忽然從他的肩頭探過了頭來,「在看什麼呢」

夏雷的心裡想的都是那個神秘的男人還有剛剛離開的俄羅斯女郎,根本就沒有察覺到梁思瑤的到來,等到他發現梁思瑤的時候,梁思瑤已經看見了紙條上的內容,他想遮掩已經是來不及了。

「有人約我見面,嗯,這事你就別管了。」夏雷說。關乎父親夏長河的所有事情,他就連夏雪都沒有告訴,他當然不希望梁思瑤攙和進來。

梁思瑤笑了笑,「我可不是愛管閑事的女人,走啦,我是來叫你吃飯的,我們回去吧,再不回去飯菜都涼了。」

夏雷將紙條揉成一團揣進了褲兜,然後摟著梁思瑤的小蠻腰往小區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