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26章傷心的眼淚
小說:| 作者:| 類別:

0226章傷心的眼淚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寶馬m6在一片荒無人煙的河灘旁邊停了下來,河灘上長著很多芭茅,它們的葉子已經枯黃,了無生機。它們的存在讓夏雷不必擔心被誰發現。

夏雷下了車,鑽進芭茅叢,來到河邊,澆起河水洗掉了臉上的血污。河水冰冷刺骨,他的思維也變得清晰了一些。

葉芙根尼婭約他在大陽山公墓見面,這事誰知道誰就最有嫌疑。

可是,葉芙根尼婭藏在煙頭之中的紙條就只有一個人有可能看過,那就是梁思瑤。

夏雷捧住了腦袋,使勁地搖頭,一邊自言自語地道:「不可能是思瑤,不可能是思瑤,她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情?龍冰曾經懷疑過思瑤就是那個潛伏在我身邊的間諜,可她後來不是排除了對思瑤的懷疑嗎?一定不是她,不會是她……」

梁思瑤是殺了葉芙根尼婭的人嗎?別說是要他相信,就算是讓他多想一會兒他也不願意。他深愛著梁思瑤,也準備與她結婚,生一雙兒女,幸福地過一輩子。他願意與她分享他的一切,他的錢,甚至雷馬製造公司,在這種情況下,梁思瑤又怎麼可能背叛他呢?

可是,如果不是梁思瑤,那麼又是誰殺了葉芙根尼婭?

夏雷打開了葉芙根尼婭的皮包。皮包里裝著一些華幣,還有一些俄羅斯盧布和美元。除了錢,還有一張酒店的房卡,以及一張英文晶元片。

英文晶元卡的正面印著「temporarypass」,這是「臨時通行證」的意思。夏雷將卡片翻了一個面,後面又印著「ae」兩個黑體字母,但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夏雷的左眼鎖定「ae」字母,左眼所看過的所有有關「ae」的內容潮水一般湧進了他的大腦之中。最後,他驚訝地發現,所謂「ae」其實只是網路上非常流行的一塊處理視頻和圖形的軟體。

「處理視頻和圖像的軟體需要什麼臨時通行證?」夏雷搖了搖頭,雖然完全吻合字母的意思,但他並不這樣認為。隨後,他改變了方式,他利用左眼的能力回憶他所看過的英語詞典。一個個以「a」字開頭和以「e」字開頭的單詞在他的腦海之中出現。

半個小時后,夏雷放棄了。用這兩個字母開頭的英文單詞太多了,不同的組合又有不同的意思,他無法根據那些單詞來解決眼前的問題。

夏雷將房卡和英文晶元卡收了起來,然後又脫掉了外套和褲子,合著皮包一起點火燒了。衣服和皮包燒掉之後,他就連灰燼都推進河裡,讓河水沖走。最後,他僅穿著一條三角褲和一雙鞋子回到了車上,駕車返回市區。

回到家裡已經是臨近午夜十二點了,夏雪早就睡了。夏雷徑直走到了電視櫃前,拿走了裝著全家福相片的相框。那隻玻璃瓶還在,那顆藥丸也靜靜地躺在瓶底。

回到房間之中,夏雷靜靜地坐在床頭,雙眼死死地盯著玻璃瓶中的藥丸。他的心裡糾結著一個問題,到底要不要吃下這顆藥丸?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忽然響了。

夏雷看了一眼擺在床上的手機屏幕,來電顯示的中文昵稱是「管家婆」,是梁思瑤打來的電話。

以前,梁思瑤打來電話夏雷都會很開心,可這一次他卻有了一種連他自己都說不出來的感覺,很詭異。

鈴聲響到第五下的時候夏雷拿起了手機,滑開了接聽鍵,「喂,思瑤,這麼晚了還沒睡嗎?」

梁思瑤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軟綿綿的,很慵懶,「沒你在我身邊,我睡不著。我想你了,你有沒有想我啊?」

夏雷笑著說道:「正準備想你,你就打電話來了。」

「就會說好聽的哄我。」梁思瑤撒了一下嬌,然後又說道:「對了,你見到那個人了嗎?」

「見到了。」夏雷說,心中的那種詭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我以為是某個女人呢,所以打電話來查崗。」

「確實是一個女人。」夏雷說道。

「啊?」梁思瑤很驚訝的感覺,「還真是一個女人埃」

夏雷說道:「你別胡思亂想,她是……」

「是誰?」

「是我爸的一個朋友。」

梁思瑤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我聽你聊過,你爸不是失蹤了嗎?」

夏雷說道:「確實是失蹤了,直到現在都沒有消息。」

「那你們聊了什麼?」

夏雷微微想了一下才說道:「一件往事,我告訴你,你別告訴任何人,你答應我,我才能告訴你。」

梁思瑤說道:「你個傻瓜,我是你什麼人?我是你的女人啊,你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我怎麼會跟別人說?告訴我,我們一起分析,沒準能找到你爸的下落。」

「好吧,我告訴你。」夏雷說道:「她告訴我,我爸以前給我吃過的一種葯還有一顆,我爸最後一次與她見面的時候讓她轉告我,那顆葯放在我爸以前愛看的一本書里,嗯,是《西遊記》。」

「什麼葯啊?這麼神秘?」梁思瑤的聲音裡面充滿了關切,「你得過什麼病嗎?」

夏雷說道:「我以前身體很虛弱,我爸給我吃了那種葯我就好了,可我不知道還有一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葯,直到今天才知道。」

「你找到那顆葯了嗎?」梁思瑤的聲音裡帶著點激動的意味。

夏雷說道:「找到了,我正考慮要不要吃下它。她讓我吃掉它,可我沒病,我為什麼要吃藥?」

「對,你沒病,不要亂吃藥。」梁思瑤說道:「你等我,我馬上過來。」

「這麼晚了你好要過來嗎?」

「我知道你現在心裡很亂,畢竟是關於你爸的事情,我過來陪陪你吧,我們一起分析分析,沒準真能找到你爸的下落呢。」梁思瑤說。

夏雷說道:「嗯,那你過來吧,路上開車小心一點。」

「還是你疼我,老公。」梁思瑤的聲音里滿是喜悅的意味,然後她掛斷了電話。

夏雷坐在床頭,兩顆眼淚悄悄地從眼角流了下來。

就在河灘處理濺了葉芙根尼婭的血的衣服的時候,他都不願意相信梁思瑤是殺了葉芙根尼婭的人,更不願意相信她就是龍冰口中所說的神秘的美國間諜,可是這個電話之後,他的信任被摧毀了,他的心也碎了。

葉芙根尼婭約他見面的事情只有梁思瑤知道,她看見了紙條上的內容,也就知道了時間和地點。在公墓里,葉芙根尼婭即將說出她的身份的時候,她殺了葉芙根尼婭。事後又打來電話旁敲側擊地試探他。在這個電話里梁思瑤也露出了一個破綻,那就是她詢問的都是他和葉芙根尼婭談了什麼,尤其是在知道父親夏長河還藏著一顆藥丸的時候,她的語氣明顯激動了起來,更重要的是她從頭到尾都不曾問過葉芙根尼婭的情況——她很清楚葉芙根尼婭已經死了。

夏雷擦掉了眼淚,五年的社會最低層的生活養成了他的堅強的性格。他很清楚他該幹什麼,也必須做一個了斷。

夏雷起身離開了房間,從父親夏長河的房間里拿來了一本《西遊記》,然後又從他的藥箱之中取了一顆消炎用的阿莫西林膠囊。隨後,它拆開父親留下的膠囊藥丸和那顆阿莫西林膠囊藥丸,將兩者的藥粉對換。最後,他用小刀在《西遊記》裡面掏了一個小坑,將換了藥粉的膠囊放進了小坑之中。

做好這一切之後夏雷還特意換上了他最喜歡的一套黑色的西服,對著鏡子仔細整理了一下。然後,他又坐在了床頭,獃獃地看著窗外的夜空。夜空的顏色就是他此刻心情的顏色,不見一絲陽光。

沒過多久梁思瑤便來了,穿著一套深灰色的耐克運動裝,柔軟的布料下盡顯身體的性感曲線。她總是這麼性感漂亮,輕易就能勾起男人的**。

走進夏雷的房間,梁思瑤的視線便落在了放在床上的攤開的《西遊記》上。她一眼便看到了那顆藏在小坑裡的膠囊藥丸,她的視線足足停留了五秒鐘的時間才轉移到夏雷的身上。

夏雷也很平靜,「思瑤,你來了。」

梁思瑤坐在了夏雷的身邊,伸手摟住了他的腰,溫柔地安慰道:「你別擔心,我們一定會找到伯父的下落的。」

「五年多了,馬上就六年了,這麼長的時間裡他都沒有回來看我和小雪一眼,哪有那麼容易?」夏雷苦笑了一下,「你不用安慰我,我沒事,我其實已經接受他失蹤的事實了。他能回來當然好,但如果不回來,我也能接受。」

梁思瑤說道:「你能這樣想就好。這就是你爸留下的藥丸嗎?」她伸手拿起了放在床頭的《西遊記》,然後說道:「我可以看看它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當然可以。」

梁思瑤小心翼翼地將小坑裡面的膠囊扣了出來,拿在手裡。她的手有點兒輕微顫抖的感覺,不過不是很明顯。

「我應不應該吃下它?」夏雷問。

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你傻啊,你沒病吃什麼葯?不要亂吃藥,雖然它曾經治好了你的病,但那是在你生病的前提下,你現在這麼健康還吃它幹什麼?我幫你扔了它吧,免得你胡思亂想。」

她還真的起身要去將藥丸扔掉。

夏雷抓住了她的手,「還是別扔了吧,我想留下它做個紀念,它畢竟是我爸爸留給我的東西。」

「你還真是的,沒事拿一顆藥丸當紀念品,好吧,你要留著便留著。」梁思瑤合上了《西遊記》並放在了床頭上,然後鑽進了夏雷的懷裡,咯咯笑道:「親愛的,我想你了,這麼辦呢?」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