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27章同床異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0227章同床異夢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溫柔的聲音,柔軟的身體,這一切都包含著挑逗的意味。可夏雷卻連半點反應都沒有,他的心都碎了,哪裡還有做那種事情的興趣?

「你今天怎麼了?」梁思瑤的感覺很敏銳。

「呃。」夏雷勉強地笑了一下,「沒什麼,只是,你知道的,我忍不住要去想我爸。」

梁思瑤也沒有繼續追問,她伸手解開了夏雷的襯衣紐扣,然後將他推倒在了床上。

「思瑤,我們休息吧。」夏雷真的沒有心情。

梁思瑤卻拉開了他的拉鏈,撒嬌地道:「人家想你了呀。」

夏雷苦笑道:「可是我不行埃」

「誰說不行?不行也得行。」梁思瑤調皮地向夏雷擠了一下眼睛,然後埋下了螓首去……

夏雷頓時張大了嘴巴,眉頭皺起來又舒展開。

在梁思瑤的高超口才和說服力面前,夏雷確實不行也得行,而且很快就行了。他也慢慢放鬆了下來,不再去想那些讓他心碎心傷的事情。他就像是一隻鴕鳥,以為將頭埋進沙子里就可以逃避現實……

半個小時之後,兩人從激情之中平靜了下來。梁思瑤又擰著那臟髒的東西去了衛生間,她總是樂意處理那個小玩意。

以前,夏雷從來不感到好奇,可是這一次他卻有了很強的好奇心。就在梁思瑤進入衛生間之後,他的左眼微微跳動了一下,頓時將衛生間里的景象收入眼底。

衛生間里,披著她的運動裝的梁思瑤從衣服的衣兜里掏出了一隻銀色的金屬管,直接將那隻臟髒的小東西放進了金屬管里,然後擰緊金屬管的蓋子,又將金屬管揣進了她的衣兜里。

這一幕讓夏雷目瞪口呆,「她把我用過的那種玩意收藏起來幹什麼?難道她在研究我身體裡面流出來的東西?她……究竟是誰1

如果說梁思瑤殺了葉芙根尼婭還只是一種沒有證據的猜測,那麼現在梁思瑤的詭異舉動就已經是一個很明顯的證據了。正常的女人,怎麼會收藏男人身體之中的那種東西?而且還做這樣詭異的處理!

這一剎那間,夏雷想到了父親給他的那種藥物,還有他莫名其妙就得到的透視的能力,然後梁思瑤出現,葉芙根尼婭的提醒,葉芙根尼婭死去……這一切都有著時間順序,事件之間也有著一根隱秘的線串聯著!

衛生間里梁思瑤蹲在了馬桶上,小解之後洗手,然後離開。她的神情一直都很嚴肅,但在開門之後她的臉上便多了一抹甜美的笑容。

「老公,我們買一套大房子吧。」梁思瑤上了床,鑽進夏雷的懷裡,膩著他,「剛才我都不敢叫太大聲,生怕被小雪聽見,她聽見了影響不好。可是你又那麼厲害,我又忍不篆…」

夏雷笑了笑,「好啊,買一套大房子,回頭我問問天音,房地產是萬象集團發家的主業,萬象集團的房子遍布全國各大城市,在我們海珠市更不消說,很多樓盤都是萬象集團的,我找她買房子,她肯定會給個大大的優惠。」

梁思瑤翹起了嘴,「我覺得她不會要你的錢。」

夏雷說道:「不會吧,一套大房子上百萬,朋友歸朋友,但錢肯定是要要的。」

梁思瑤說道:「我們又不缺錢,不要找申屠天音買房子好不好?我們去別的房地產公司買,我不想你再和她在一起。」

夏雷輕輕地在她的翹臀上拍了一下,「吃醋了?」

「我就是吃醋,這事你得依著我。」梁思瑤嬌蠻地道。

夏雷笑了一下,「好吧,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我都依你。」

「嗯,老公最好了。」這已經是梁思瑤第三次開口叫夏雷老公了。

「睡吧,老婆。」夏雷的心中卻是一片傷感。

「你再叫我一聲老婆我就睡。」梁思瑤在夏雷的懷裡撒嬌地道。

夏雷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老婆,睡吧,明天還上班呢。」

「嗯。」梁思瑤這才閉上眼睛睡覺。

夏雷閉上了眼睛,可他根本睡不著。他雖然是閉著眼睛的,可他的左眼卻還是能正常視物。他靜靜地看著梁思瑤,在今天晚上之前他深愛著這個女人,他也熟悉她的一切,可現在他卻感到躺在身邊的女人如此陌生。她就躺在他的身邊,可是他卻覺得他與她之間隔著很遠很遠的距離。

梁思瑤的呼吸均勻,神態安詳,一副熟睡了的樣子。可是在夏雷的眼裡,她的心跳卻沒有減慢,仍舊保持著每分鐘九十下左右的跳動次數。這不是一個睡著了的人的心跳,她一直都是醒著的。

兩個小時后,梁思瑤用胳膊靠了夏雷一下。

夏雷沒有任何反應。他將呼吸放慢,假裝睡著了的樣子。

梁思瑤從被窩裡伸出了一隻手去,拿起了那本放在床頭柜上的《西遊記》。她打開《西遊記》,將那顆藥丸扣了出來,隨後又從衣服兜里掏出一顆一模一樣的藥丸放進了《西遊記》裡面的小坑之中。

她果然是沖著父親夏長河留下的藥丸來的。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看來她事先就準備好了替換的藥丸,我從來沒有給她看過這顆藥丸,她卻能拿出一顆一模一樣的,這說明她知道這種藥丸的存在,也見過。這種藥丸究竟有什麼價值得她冒著被識破身份的風險來偷呢?這種藥丸又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呢?」

梁思瑤縮回了手,然後翻了一個身,將一條腿壓在了夏雷的腿上。

「她在試探我?」夏雷的心裡閃過了這樣一個念頭,他跟著「嗯」了一聲,然後往相反的方向翻了一個身,梁思瑤壓在他身上的那條大長腿也落下去了。

梁思瑤沒有再做任何動作,只是很安靜地躺著。

過了十幾分鐘夏雷又翻過了身來,側對著梁思瑤。他發現她的心跳依舊保持在九十下左右,根本就沒有睡著。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她這是時刻都在警惕我醒來,然後發現她偷換了那顆藥丸吧?她如此警惕,這說明那顆藥丸對她極其重要。真葯還在我手裡,我要吃了它嗎?」

接下來的時間相當難熬,兩個躺在床上的人沒有一個是真正睡著了的。梁思瑤在等待天明,帶著那顆藥丸離開。夏雷也在猶豫,在考慮,要不要和她攤牌呢?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種地步,夏雷無法接受一個如此算計他的女人。可是,即便是這樣,與她攤牌這種簡單的決定卻遲遲做不出來。回想兩人在一起的甜蜜時光,她畢竟是他深愛過的女人啊!

就這樣耗著,捱著,黎明終於還是來到了。

梁思瑤推了推身邊的夏雷,「親愛的,天亮了。我去做早飯,你也該起床了。」

夏雷睜開了眼睛,有點迷糊的樣子,「腰好酸,我想再躺一下。」

梁思瑤戳了夏雷一指頭,「誰叫你那麼貪吃,知道腰酸了吧?不過沒事,今天我去給你買一點補品,補補就沒事了。」

「嗯……」夏雷又閉上了眼睛,一副懶床的樣子。

「你個小懶豬,我不管你了,我去做早飯去了。」梁思瑤穿上衣服出了房間。

夏雷在房間里躺了兩分鐘,在他的左眼裡,梁思瑤的一舉一動都盡在他的監控之下。

梁思瑤並沒有去廚房,而是在廚房的門口設定手機。她很快就設定好了手機,然後又回到了夏雷的房間中。

「我的小懶豬,你想吃什麼?」梁思瑤說道:「稀飯還是什麼?」

「稀飯吧。」夏雷迷迷糊糊的樣子,「別吵我,讓我再一會兒吧。」

叮鈴鈴,叮鈴鈴……

梁思瑤的手機忽然響起了鈴聲,她跟著掏出手機接聽了電話,然後說道:「爸,什麼事?幫你接一個朋友的飛機?好吧,我馬上去。」

掛斷電話,梁思瑤對夏雷說道:「親愛的,我爸讓我去接一個朋友的飛機,我就不給你做早飯了,我趕時間,我走了。」

「嗯。」夏雷含混地應了一聲,繼續睡覺。

梁思瑤也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就走了。

梁思瑤前腳出門,夏雷跟著就從床上爬了起來,飛快地穿上衣服,然後也出了門。

梁思瑤已經開著她的紅色寶馬m6出了小區的門,然後往右邊的馬路駛去。

夏雷快步向他的黑色寶馬m6走去。

「嘿1江如意的聲音忽然傳來,「你們吵架啦?」

夏雷回頭便看見了正端著一杯奶茶喝著的江如意,還有她停在陽台邊上的那輛老舊的紅色polo車。他心中一動,跟著走了過去,「如意,把你車借我開一下。」

如果開著黑色的寶馬m6去跟蹤梁思瑤,她很容易就發現了。

江如意嘿嘿笑道:「上次借我的車差點給我撞報廢,這次還來?我才不借給你呢。你追也沒用,你們根本就不合適。走了就走了,這個世界上又不止她一個女人。」

夏雷著急地道:「我沒時間跟你解釋,借我用一下,快點!姐1

「叫姐也沒用,不借。」江如意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奶茶,一副成心要把夏雷氣死的架勢。

夏雷將寶馬m6的車鑰匙扔給了江如意,「我跟你換行不行?」

江如意眨巴了一下眼睛,「換多久?」

「開到報廢為止,行了吧1夏雷非常著急。

「成交。」江如意取下鑰匙就拋給了夏雷。

夏雷開著江如意的polo車追出了門。

江如意伸出舌頭抿了一下嘴唇上的奶茶,自言自語地道:「難道是那梁賤人拐了雷子的錢跑了?我就知道那個女人是一個騙子!哈哈,拐了好啊,只有上當了才會知道警察好,嗯,局長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