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27章這妞她是警察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0227章這妞她是警察嗎?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段感情這這麼了了。如果梁思瑤不是美國cia的人,夏雷會與她結婚,生兒育女,一起白頭偕老。可是,如果梁思瑤不是美國cia的人,她又怎麼會從美國回來與他戀愛呢?所以,這根本就是無解的事情。

回到公司,夏雷都還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他在想該如何面對梁正春,畢竟梁正春是他的師父,一日如師終身如父,更何況梁正春是多麼希望他跟梁思瑤結婚,相扶到老。可是出了這種事情,他怎麼向梁正春解釋呢?

「哥,嫂子呢?」夏雪一早就到公司辦公室了。

「你嫂子她……」夏雷苦笑了一下,「去美國了。」

「去美國幹什麼?」夏雪很好奇的樣子。

夏雷說道:「她有事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她走得很急。這事你就別問了。」

夏雪歪著腦袋看著夏雷,「哥,你們吵架了?」

夏雷瞪了她一眼,「做事去,沒事瞎猜什麼?」

夏雪翹了一下嘴角,「你是我哥,你撒謊的時候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你不開心,還撒謊,這說明你們之間一定鬧矛盾了,而且很嚴重,不然嫂子是不會去美國的。」

果然是自家的妹子,知根知底,想騙也騙不過。夏雷嘆了一口氣,「以後別叫她嫂子了,她不是你嫂子。她也不會再來這裡了,這段時間你就做她做的工作。」

夏雪訝然地道:「你們分手啦?」

「說了別問,怎麼還問啊?」梁思瑤對於夏雷來說就是一道傷口,就算是與妹妹談及,那也等於是在揭傷疤,會疼。

「好了好了,我不問了。不過哥,你也別太傷心,一切都會過去的。」說到這裡夏雪咯咯笑了一下,安慰她的老哥,「還有,哥,以前我總操心你找不到對象,那是因為我們家窮,可現在不一樣了,你會找到你喜歡的女人的。」

夏雷苦笑了一下,什麼也不想說了,他走到辦公桌前坐下,靜靜地想著事情。

夏雪給夏雷泡了一杯茶,又過了一會兒,覺得夏雷好了一些之後才說道:「哥,好多事情我都不懂,你把嫂……梁小ji以前做的那些事都交給我來做,我做不了啊,你得請一個助理,嗯,還需要一個秘書。」

夏雷卻彷彿沒有聽見夏雪的聲音,獃獃地看著夏雪給他泡的茶。

夏雪嘆了一口氣,「哥,在我眼裡你是一個很堅強的人,傷心一下就算了,你可得振作起來。就算再傷心,公司也要經營下去,幾百號人望著你吃飯呢。」

夏雪其實和夏雷一樣,從小就學會了堅強,也是一個非常懂事的女孩子。

夏雪的話終於觸動了夏雷的心,也將他喚醒了過來。他站了起來,發神經地大笑了兩聲,然後說道:「嗯,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你說得對,公司得經營下去,幾百號人還望著公司發工資吃飯呢。」

夏雪笑了,「這才是我哥。」

夏雷說道:「你剛才說我要請一個助理,一個秘書,你有沒有合適的人?」

夏雪笑道:「哥,我才大一,我認識的人不是老師就是同學,我幫不了你,你還是自己物色吧。」

夏雷又坐回到了椅子上,琢磨著怎麼請人。他想到了阿妮娜,可是阿妮娜現在根本就不能露面,可以排除。但是除了阿妮娜,他又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接替梁思瑤的位置。

這時管靈珊抱著一隻文件夾出現在了辦公室門口,她先敲了一下門,然後才小聲說道:「夏總,我能進來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進來吧。」

走進辦公室,管靈珊又面帶笑容地跟夏雪打了一個招呼,「夏小ji早。」

「管姐早,咯咯。」夏雪笑得很奇怪,因為從來沒人用「夏小ji」這樣的稱呼來稱呼她,被人尊敬的感覺她其實很少體會到。

管靈珊走到了夏雷的辦公桌前,將手中的文件夾放到了夏雷的面前,一邊說道:「夏總,這是這個月的工資表,你看看,沒問題就簽個字吧,財務上今天就可以發工資了。」

夏雷翻看了一下,隨手就在上面簽了字。

「夏總你忙吧,我走了。」管靈珊取走了文件夾。

「等等。」夏雷叫住了管靈珊。

「夏總還有什麼事嗎?」夏雷的語氣有點不對,管靈珊莫名緊張。她是那種非常靦腆害羞和敏感的女孩子,還有一個非常膽小的性格,在夏雷面前她總是會莫名害羞,莫名緊張,莫名害p。

夏雷倒是很了解她,他笑著說道:「你別緊張嘛,我又不是老虎,你這麼怕我幹什麼?」

管靈珊的臉又紅了,她伸手扶了一下鏡框,有點笨拙地掩飾著自己的緊張。

夏雷說道:「對了,你在大學里學的是什麼專業?」

管靈珊說道:「我學的是文秘專業,還、還自修了商業管理學,但是還沒拿到學位證書。」

夏雷笑了,「行,就你了。」

文秘專業,那是專門培養秘書的專業。她還自修了商業管理,由她來接替梁思瑤的位置是再合適不過了。當然,她肯定沒有哈佛畢業的梁思瑤強,但只要給她機會,給她學習和適應的空間,她也會幹得很出色。

不過管靈珊卻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她顯得更緊張了,「夏總,你要我做什麼?」

夏雷說道:「梁小ji回美國了,你來接替她的職位。」

「啊?」管靈珊頓時驚呆了。

夏雷說道:「你在財務室挑一個接替你的人吧,然後你就來我這邊上班。今天就完成交接,明天就過來。」

「我……」管靈珊很激動的樣子,「謝謝夏總栽培,我、我馬上去交接。」

在職場,沒人不想升職。至於原因,那不是管靈珊所需要去操心的事情。

「哥,你真厲害,這麼快就解決了問題。」夏雪笑著說道:「管姐倒是很適合做你的助理,她性格很好。現在就只差一個秘書了,你想要一個什麼樣的秘書呢?」

夏雷說道:「有個助理就夠了,暫時不需要秘書。如果公司再擴大,那時再考慮吧。」

就在這時江如意突然出現在了門口,一身警察制服,手裡還提著一隻很大的工程塑料箱。

夏雪看見來人,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如意姐,你怎麼來了?」

江如意大步走了進來,先瞪了夏雷一眼才對夏雪說道:「小雪,你去門外守著門,我要跟你哥談談。」

夏雪愣了一下,然後神神秘秘地笑了一下,「哦,好的,我去守門。」

在夏雪的眼裡,從小就挺照顧她的江如意其實才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嫂子的人眩

夏雪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順手關上了門,還真就老老實實地站在門口守著門。不過,她也不是完全老實,她從門縫裡偷瞧辦公室里的哥哥和江如意。她很好奇江如意會和哥哥說些什麼。

其實,看見江如意手中的工程塑料箱的時候夏雷就知道了江如意的來意。昨天他將裝著兩支狙擊步槍零部件的工程塑料箱放在他的寶馬m6的後備箱里,今天早晨與江如意換車他忘記了車裡的東西。

江如意將工程塑料箱放在了夏雷的辦公桌上,然後又從武裝帶上取下了手銬放在了桌上,整個過程都沒有說話。

夏雷苦笑了一下,「你這是在幹什麼?演啞劇嗎?」

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我們還在絕交期間,我不想和你說話。」

夏雷,「……」

「你是自己拷上,還是我來?」江如意說。

夏雷說道:「拷你的頭啊,我知道你為什麼來這裡。東西你留下,人可以走了。」

「我了個去!你這傢伙什麼時候吃了豹子膽了,敢這樣跟江局說話?」江如意忽然抓住夏雷的胳膊,使勁往後一反,上身也順勢壓在了夏雷的背上,頓時將夏雷擒拿住了。

其實夏雷要想反抗的話,十個江如意也拿不下他,但他沒有反抗。這麼久沒讓她欺負,就讓她欺負一下吧。

門外,在門縫前偷窺的夏雪頓時紅了臉,「我暈,如意姐什麼時候這麼生猛了?大白天的,我還在呢,她想跟我跟做什麼呢?」

「說,箱子里的東西是這麼回事?」江如意兇巴巴的樣子。

夏雷說道:「你先放開我,小雪還在外面,被她瞧見了多尷尬埃」

「有什麼尷尬的,小時候你還給我當過馬呢,我騎著你滿大院跑,小雪還用樹枝抽你屁股讓你快跑,你忘了?」

夏雷,「……」

「你不說我可幫不了你。」江如意最終還是鬆開了夏雷,「大陽山公墓發現了一具女屍,是被狙擊槍幹掉的,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你箱子里的東西很敏感,被人知道不得了。」

絕交歸絕交,關心歸關心,這似乎就是江如意的邏輯。

夏雷的心裡暖暖的,他笑著說道:「你放心吧,你知道我不會幹違法的事情。箱子里的東西是龍冰的,她讓我幫她改動一下。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打電話叫她過來,你當面問她。」

「真是龍冰的?」江如意狐疑地看著夏雷。

夏雷伸手就在她的腦袋上拍了一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你打我頭幹什麼?我已經夠笨了,你再打我就更笨了,你好騙我是不是?」

夏雷打開工程塑料箱看了一眼,然後又將箱子合上了。

「梁思瑤呢?」江如意試探地道:「這麼沒見她在這裡?」

「她……去美國了。」夏雷說。

「哈哈哈……哈哈哈……」江如意笑得酥胸亂顫,那幅度晃得人眼花。

「你有病啊,笑什麼呢?」

「被騙了多少?」

「騙你的頭啊,我不想談這事,東西你留下吧,我還得給龍冰送過去。」夏雷說。

「車鑰匙給我。」江如意伸出了一隻手。

夏雷愣了一下,「我不是把車鑰匙給你了嗎?」

「我的車鑰匙,誰開你那輛破車?」

「說換就換了,那車現在是你的了。」

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你個笨蛋,你見過一個月掙幾千塊錢的警車開兩百多萬的車嗎?我開去距離上班,人家還以為我貪污呢。廢話少說,車鑰匙拿來,不然我按著你搶。」

夏雷將polo車的車鑰匙交給了江如意。

江如意又伸出了另一隻手。

「你還要什麼?」

「你開我車得加油吧?你給不給,不給我按著你搶。」

夏雷,「……」

這妞她是警察嗎?

ps:感謝噫無情大俠的慷慨打賞,你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