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30章改變中的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230章改變中的男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砰——

一聲震耳的槍聲響起,兩千米外一塊標靶被掀翻在地。

一槍命中靶心,龍冰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才是我想要的狙擊槍,我估計它還能再射得遠一些,嗯,有效射程起碼在三千米以上,接近三千五百米的樣子。雷,你去幫我把標靶再往後移一槍三百米,我再試試。」

夏雷有些鬱悶地看了一眼一公裡外的標靶,但他還是去了。他是跑步去的,一來一去用了差不多八.九分鐘的時間。不過還沒等他跑會龍冰的身邊,龍冰便開了第二槍,這一次雖然沒有命中靶心,但也擊中了標靶。

三千三百米的有效射程,這應該是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狙擊步槍。

龍冰的笑容跟多了,「雷……」

「打祝」夏雷沒好氣地道:「要去你自己去。」

龍冰笑道:「我還沒說完,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不是讓你去移標靶,我是想誇一下你的手藝。」

夏雷鬆了一口氣,「不用誇我,你用著趁手我就滿意了。」

「嗯,確實很趁手。我覺得你的雷馬製造公司公司可以嘗試一下生產你給我改的這種狙擊步槍,你要是能保證相同的質量,我敢說軍方的訂單會不斷地飛向你。」龍冰說道。

夏雷卻搖了搖頭,「普通的機械師可沒法做,這支槍是我親手給你改的,雷馬製造公司也沒有生產狙擊步槍的能力,所以這種生意我做不了。不過,101局要是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們改造幾支,這個倒是沒有問題。」

「現在不能生產,不代表以後不能生產。這事以後再談吧。」龍冰轉口說道:「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阿妮娜目前很好,可是我沒法說服她加入101局,哪怕是後勤部門她也不願意。她是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的高級機械師,掌握著對我們很有價值的技術。釋老總的意思呢,是讓你去勸勸她,你看你什麼時候有空?」

「好吧,我試試,不過我不敢打包票,我盡量說服她。」夏雷說道:「畢竟她是德國人,意識形態和我們不同。」

「你去勸她一定能成gong。」龍冰說道:「對了,她現在的新身份是茱莉婭,漢語名字是夏美。」

夏雷忍不住笑了,「誰給她取的這麼俗氣的漢語名字?」

「她自己。」

夏雷,「……」

「還有一件事。」龍冰直直地看著夏雷,「梁思瑤已經離境了,你們怎麼回事?」

夏雷幾乎就要脫口說出「她是間諜」或者「她是cia高級情報官」,但最終還是把到嘴邊的話吞了下去,「沒什麼,我們分手了。」

說出梁思瑤的身份其實不難,可牽扯到父親夏長河,他就無法面對龍冰了。

「分手?不是別的原因嗎?」龍冰的眼神裡帶著點試探的意味。

夏雷聳了一下肩,「你認為是什麼原因?」

龍冰淡淡地道:「我只是隨便問問,你和誰戀愛,與誰分手,我並不感興趣。不過我得提醒你,千萬不要做對不起國家的事情。」

夏雷笑著說道:「直到現在為止,我都在為國家服務好吧。你們連一分錢工資都沒給我。」

龍冰說道:「好了,這樣的話你應該在釋老總的面前多嘮叨嘮叨,跟我說沒用。走吧,槍也試了,我們去見見阿妮娜,只要你說服她,我晚上就帶她回京都了。」

夏雷卻知道龍冰的心裡肯定有所猜測,畢竟她當初是懷疑過梁思瑤的人。他不知道龍冰猜到了什麼程度,可就算完全猜到了梁思瑤的間諜身份他也是無能為力了。他是101局的顧問沒錯,但他沒有義wu去抓一個間諜,更何況這個間諜還是他深愛過的女人。

如果釋老總和龍冰有一天知道了真相,他也不擔心什麼,在整個事件里他都沒有做過什麼傷害國家的事情,他其實也是一個受害者。

兩人驅車來到位於深山裡的藏身處,還沒有見到阿妮娜,夏雷卻意外地見到唐語嫣,還有唐博川。

兄妹倆一個美艷動人,一個玉樹臨風,都不簡單,都非常優秀。

「你們都認識,我就不費事介紹了。」龍冰說。

夏雷笑著打了一個招呼,「唐小ji,唐先生,你們好。」

在這裡見到唐語嫣和唐博川,夏雷的心裡也算是弄清楚了之前的一個沒有想清楚的問題,那就是唐語嫣和唐博川確實是101局的人,而且唐語嫣也多半就是釋伯仁的乾女兒。

唐博川走了上來,不握手,卻拍了夏雷的肩膀一下,「跟我客氣什麼?夏兄那天在峨眉金頂可是技驚四座啊,我佩服得很。我想跟你交個朋友,成不成?」

「當然成。」夏雷笑著說道:「能有你這樣的朋友是我的榮幸。」

「你看你,又跟我客氣了。」唐博川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唐語嫣插嘴說道:「哥,你們成了朋友,那我不也要跟著叫哥了?不知道我該夏哥呢,還是雷哥呢?」

同是101局的人,但唐語嫣跟龍冰顯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女人,一個冰冷如雪,一個活潑開朗。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哥不敢當,叫我雷子就行了。」

唐語嫣笑著說道:「那就是雷子哥了。」

夏雷笑了笑,算是默認了。

唐語嫣看著龍冰,「冰姐,我手裡有個任務,能不能請雷子哥幫一下忙?」

龍冰淡淡地道:「你跟我說有什麼用?他是我們101局的顧問,但不是正式編製。你讓他幫你忙,首先得釋老總同意,然後還得他自己同意。」

這似乎是給夏雷一個小小的暗示,如果他不願意,他可以不幫忙。

夏雷心裡明白,但面上卻不動聲色,也沒吭聲。他不清楚唐語嫣要執行的是什麼任務,不好開口說幫忙。不過他卻回想起了幾天前的晚上唐語嫣莫名其妙出現在他所住的小區附近,他的心裡忍不住猜道:「難道那天晚上她出現在我家附近也是這個目的?」

唐語嫣哂笑了一下,「好吧,我回頭跟乾爹說說。」

龍冰說道:「雷,去勸勸阿妮娜吧。」

夏雷點了一下頭,往阿妮娜所住的房間走去。

夏雷進了那個房間之後龍冰才說道:「語嫣,你們所執行的任務太危險了,他現在還沒有準備好。而且,他是一個正當商人。如果他被敵對勢力盯上,他沒辦法應對那些危險的情況。」

唐語嫣笑道:「不就是去巴基斯坦解救人質嗎,我和哥哥去就行了,不要他幫忙了,這樣總可以了吧?」

龍冰說道:「不過,我可以把我的槍借給你。夏雷給我改的,三千三百米都能準確擊中目標。」

「哇!那麼厲害?我要打兩槍試試。」唐語嫣的心思跟著就被轉移了。

房間里,阿妮娜靜靜地看著夏雷,一臉明媚的笑容。

夏雷關切地道:「你身體好點了嗎?」

阿妮娜湊了上來,擁抱了夏雷一下,然後親吻了一下他的臉頰。這是一個歐式的禮節,她很自然,夏雷卻有些尷尬和緊張。

阿妮娜鬆開了夏雷,「我沒事了,我不喜歡這個地方,我也不喜歡外面那些人。」

夏雷安慰道:「沒關係,慢慢就習慣了,你會適應的。」

阿妮娜說道:「昨天龍小ji帶了一個翻譯來,勸說我為華國工作,我沒有答應。你知道的,我想去的是你的公司,我想和你在一起工作。」

夏雷說道:「我也是來勸你的。」

阿妮娜的神色頓時一黯,「你也來勸我嗎?」

夏雷溫聲說道:「你很清楚你現在的處境,你需要一個新的身份,一個新的生活。華國能保護你,而你也得做點什麼。你想來我的公司上班完全沒有問題,但是現在時機還不成熟,你需要等到事件平息下來了才能拋頭露面。」

「你真的想我去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嗯。其實,我非常想你過來和我一起工作,我的公司還缺一個總工程師,你無疑是我最心儀的人眩可是,我們得等待時機。這樣吧,雷馬製造公司的總工程師的位置我一直給你留著,你暫時聽龍小ji的安排,你看好不好?」

阿妮娜想了一下,說道:「除了做你公司的總工程師我還要一個兼職。」

「什麼兼職?」夏雷爽快地道:「沒問題,你要什麼職位都可以。」

「你的秘書。」阿妮娜說。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又笑了,「沒問題。」

「如果梁小ji不答應呢?」

夏雷說道:「她回美國了,嗯,我們……分手了。」

「啊?」阿妮娜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但只是笑了一下便收斂了起來,換成了歉然的神色,「對不起,我不知道。」

不同文化的人確實不一樣,江如意就哈哈大笑,但阿妮娜卻只是在心裡高興,面上還道歉。

「沒關係,我們出去走走吧,你老是躲在房間里對身體不好。」夏雷說。

「嗯,我能拉你的手嗎?」阿妮娜笑盈盈地看著夏雷。

「那個……沒問題。」夏雷笑了一下。如果能讓她開心一點,他也可以做到不拘小節。外面的三個人怎麼看,他並不在乎。

梁思瑤的事件猶如一把扎中了他的心臟的刀,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改變著他。

夏雷拉著阿妮娜的手走出房間,院子里的三個人的視線頓時聚集到了兩人的身上。三人的眼神都有些奇怪,在德國,男女之間擁抱和親吻都是很隨便的事情,但這裡是華國,即便是拉手這種事情也只有情侶之間才會做,所以三人才會有這樣奇怪的反應。

夏雷卻很自然地笑了笑,「她答應了,你們聊吧,我陪她走走。」

阿妮娜用蹩腳的漢語說道:「你們好,走走。」

龍冰目送夏雷和阿妮娜在山間小道上走遠,好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他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