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31章師門傳承
小說:| 作者:| 類別:

0231章師門傳承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梁思瑤走了,阿妮娜也走了,去了京都。恢復單身的夏雷雖然還沒能從情傷之中走出來,但也多了一絲輕鬆的感覺。

這個世上沒有邁步過去的坎,有些問題想通了其實也沒什麼。有些人和事註定要在人生之中出現,或者離開,不必強求什麼,順其自然就好。

就在當天晚上,夏雷來到了梁家。梁思瑤雖然走了,但夏雷卻需要給梁正春一個交代。

梁正春給夏雷開了門,神色平靜地看著夏雷。

夏雷本以為他會馬著一張臉,可是沒有,他的心裡頓時放鬆了一些,試探地道:「師父,你吃飯沒有?沒吃的話我給你做。」

「我吃過了,你進來吧。」梁正春給夏雷讓開了路。

夏雷本來是來給梁正春解釋的,可進了門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和梁正春的女兒相愛,都快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了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梁正春這個做父親的能高興嗎?

梁正春招呼夏雷坐下,又給夏雷夏雷泡了一杯茶。

夏雷慌忙接過,「師父,應該我給你泡茶才對,你給我泡茶我怎麼好意思埃」

「一杯茶而已,不必拘束。」梁正春說。

夏雷又坐了下去,尷尬地道:「師父,我今天來……」

還是說不出口。

梁正春嘆了一口氣,「你不必說了,我都知道了。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們。」

夏雷垂下了頭,他何曾想過他和梁思瑤的結局是這樣?可是,他和梁思瑤的感情一開始便註定了是沒有結局的,他心裡有苦向誰訴說?

「思瑤跟我說過,是她的錯,與你無關。我也不怪你,你是個不錯的小夥子,我不會看走眼,是思瑤沒福氣。」梁正春反過來開導夏雷。

夏雷苦笑了一下,「師父,你能這樣想我就寬心了,我就怕你不高興。」

梁正春說道:「你不來我就會不高興,你來了,我心裡也好受了一些。」

夏雷說道:「你是我師父,就算我和思瑤不能成為夫妻,但你始終是我的師父,你的家就是我的家,我當然要來。」

「哎……那臭丫頭不懂事埃」梁正春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哦對了,她給你留了一封信,我一直放在身上,你看看吧。」他掏出了一隻黃色的信封遞給了夏雷。

夏雷抽出了信封裡面的信簽紙。

信簽紙上的內容:雷,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任何解釋都不能彌補我對你的傷害。但不管怎麼樣,請原諒我吧。我將我在美國這邊的職業告訴了我父親,不然,以他的脾氣,他不會聽你的解釋。我已經為他辦好了簽證,他很快就會來美國。因為我的關係,他無法再留在華國了。這一次分別,不還知道我們還有沒有見面的機會。不過就算不能見面也沒有關係,我會記住你的樣子,直到我頭髮白了我都不會忘記。

我要提醒你,我這次行dong失敗並不意味著你的麻煩就終結了。補丁計劃並沒有撤銷,美**方和ae研究中心不會就此罷休的。他們會挑選出更厲害的人來完成這個計劃,你千萬要小心。

我給你一個建議吧,把公司賣了,在華國找一個三線城市隱居起來,不要再拋頭露面了。你現在的生活就等於是陽光下的標靶,你在明,他們在暗,你會防不勝防。

末了,記住我最好的一面吧……

看完梁思瑤的信,夏雷的眼眶有些濕潤了。

梁正春拍了拍夏雷的肩,「不要太傷心了,我知道是思瑤對不起你。」

夏雷抬頭看著梁正春,「師父,你要美國嗎?」

梁正春苦笑了一下,「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不走也得走埃我在這片土地上活了大半輩子了卻還要背井離鄉……哎,算了,不說了,今晚我們師徒二人好好喝幾杯吧,以後怕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師父,我去拿酒。」夏雷起身去拿酒,卻是趁機抹掉即將掉出眼角的淚水。

兩個人,一瓶茅台酒。時光在燈光下悄悄地流走,想留,留不祝

離開梁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過了,梁正春送夏雷出門,他往夏雷的手裡塞了一本線裝書。書很薄,很老舊,一看就知道很有些歲月了。

「師父,你這是……」夏雷一眼便看了出來,那是梁正春的傳家寶,幾代詠春人編纂修訂的詠春秘笈。

梁正春說道:「拿去,好好練,一定要將我詠春拳發揚光大,你一定行的。」

「師父,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要埃」夏雷真的是受寵若驚。

梁正春卻沉下了臉,「你是我的關門弟子,我不傳給你傳給誰啊?就思瑤那丫頭的身份,我死也不傳給她。我去美國后也不教拳了,我養兩隻鳥,每天遛鳥。我沒有兒子,這東西我留著也沒用,它在你的手裡我也放心。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將我詠春拳發揚光大,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它。」

夏雷再也忍不住眼裡的淚水,一下子就流了出來,他撲通一下跪在了梁正春的面前,哽咽地道:「師父,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將詠春拳發揚光大。」

夏雷這一跪,梁正春坦然受了。他將夏雷扶了起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去吧,快回去吧。」

夏雷點了一下頭,「師父,你什麼時候走,我來送你。」

梁正春卻搖了搖頭,「我不要你來送我,以後你也別聯繫思瑤跟我,那樣的話會給你帶來麻煩的。」他推了夏雷一下,催促道:「走吧走吧,快走吧。」

就在這時,夏雷發現了梁正春的眼角也有淡淡的淚痕,他的心再次被悲傷掩埋,不見一絲陽光。

夜幕下,黑色的寶馬m6在飛奔。

「藹—」夏雷發出了一聲怒吼。

他在心裡發誓,以後再也不要這樣受傷了。

這一夜夏雷一夜未睡。

一整個晚上他就做了兩件事,一是記住詠春秘笈上的所有內容,再就是思考要不要吃下那顆ae膠囊。可是,直到第二天早晨他都沒有做出這個決定。

吃下第十二顆ae膠囊無疑是最明智的選擇,因為父親夏長河肯定不會害他,父親讓他吃下最後一顆ae膠囊就一定有父親的道理。可是,這是最後一顆ae膠囊,一旦吃下去就無法再找到第十三顆了,也就等於沒法再弄清楚它的來歷,它的秘密了。權衡再三,他最終還是決定留下唯一的一顆ae膠囊,等待機會破解它的秘密,然後再來決定是否服下它。

不過知道了ae膠囊的來歷之後,他不會再將它留在家裡了。第二天一早他載著夏雪來到雷馬製造公司之後便進了工作室,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親自用鈦合金材料做了一根項鏈,然後將最後一顆ae膠囊封存在了一塊月牙形的吊墜之中。

走出工作室,夏雷將脖子上的月牙形鈦合金吊墜抓在手裡看了看,嘴角也露出了笑容。這樣隨身佩戴著,別人又看不見,被盜或者被搶的幾率幾乎為零,他也放心不少。

管靈珊從辦公樓里出來,靦腆地道:「夏總,項鏈真漂亮。」

夏雷笑了笑,「謝謝。新崗位還適應吧?」

管靈珊點了一下頭,「還行,我只是有點擔心做得沒梁小ji好。」

夏雷說道:「沒事,我相信你一定能幹得很出色。」

「對了,夏總,剛才電池工業公司打來電話,說我們最近定的一批貨因為原料問題要延後。」管靈珊說道:「這是違約的事情,我說我做不了主,我得問問我們夏總,可對方就把電話掛了。」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掛你電話?這是什麼態度?我們付了定金,簽了合同,豈能說延後就延後?他們那邊延後了,我們這麼多訂單這麼完成?」

管靈珊也很氣憤的樣子,「是啊,這明顯是欺負我們是小公司。夏總,你說怎麼辦?我們可以走法律途徑。」

「你再試試聯繫他們,催一催。我這邊再想想辦法。走法律途徑就是撕破臉了,我們畢竟還要和他們做生意,這樣不好,不到萬不得已不走這條路。」夏雷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嗯,我現在就去聯繫那邊。」管靈珊離開了。

夏雷獨自琢磨著,「比亞迪那麼大一個公司,怎麼會出現原材料的問題?我們要的電池又不是很大單,他們不可能完不成啊,這是怎麼回事呢?」

「夏總。」魯勝走了過來。

夏雷收起了思緒,「勝哥,有什麼事嗎?」

魯勝的神奇有些奇怪,「我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你們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我給思瑤打電話她也不接,我給師父打電話,師父也不接。沒有辦法,我只能厚著臉皮來問你了。」

夏雷微微沉mo了一下才說道:「我們分手了。」

「啊?」魯勝驚愣當常

夏雷拍了一下魯勝的肩膀,「別再問了,我不想再提這件事了。」

「我懂,沒事,你也別太傷心了。」魯勝安慰道。

夏雷笑了一下,「我可沒你想的那麼脆弱,我已經沒事了。」

魯勝的嘴唇動了一動,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來。

一輛銀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出現在了廠門口,一個保安從保衛室里走了出來,走到車前詢問什麼。

看見車夏雷就知道是申屠天音來了,他沒等保安過來通報便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