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41章強硬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0241章強硬態度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江如意還沒帶著人過來,胡厚卻醒了過來。看到屋裡的景象,他頓時嚇傻了。流著血的屍體,扎在心口上的刀,還有掉在地上的槍,這些都讓他感到恐懼。他渾身顫抖,想爬起來逃走,可剛剛撐起半邊身子又摔倒了下去。他雖然已經醒了,可那種葯似乎還在他的身體之中發揮著作用。

「胡市長,你沒事吧?」夏雷的聲音。

「啊1胡厚驚叫了一聲,慌忙回頭去看,這才看見站在他身後的夏雷。

「胡市長,你沒事吧?」夏雷又問了一句。

「你、你……你別過來1胡厚的腿間多了一股水流,可這個時候他已經在乎不了那麼多了,他往相反的方向爬去。看到屍體和夏雷,他的第一反應便是夏雷是兇手!

夏雷沉聲說道:「胡市長,你冷靜一點!我不是兇手,是我救了你1

「你救了我?」胡厚愣了一下,他似乎回憶起了什麼,滿臉困惑的神情。

夏雷打開了他的手機的錄音軟體,他偷錄下來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胡厚聽到了董武和秦七在御膳緣雅間裡面的對話,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這……」

夏雷將手機放在了床上,然後拿來了那台肩扛式攝影機,將秦七拍攝的那段錄像播放了出來。

錄音加視頻,胡厚徹底明白了過來。他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女人在他身上做的那種事情,還有秦七拍攝的特寫鏡頭。他又驚又怒,也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力氣,他轟地從地上了爬起來,衝到了那台攝影機的跟前,關掉攝影機,拔出內存卡,然後僅僅起抓在手裡,生怕夏雷突然搶過去的樣子。

夏雷說道:「胡市長,你放心吧,他們沒有將這段視頻傳出去,你手裡的是唯一的一份。」

胡厚這才鬆了一口氣。雖然是被下藥之後拍攝的視頻,可這樣的視頻一旦傳出去,他的仕途肯定會受到影響。夏雷這麼一說,他的心裡總算是踏實了一些。

「胡市長,把衣服穿上吧,警察很快就要來了。」夏雷說。

胡厚這才回過神來,他慌忙穿上了被那個女人脫掉的衣服。在這個過程里,夏雷也將整個事情的經過簡明扼要地描述了一遍。

「可惡!我還想著當一個和事老,幫助你們兩家化解矛盾,可那小子心這麼黑,居然想陷害我1胡厚氣憤得很。

夏雷說道:「胡市長,你欠我一條命。」

胡厚頓時愣了一下,然後才說道:「對對,你說得對,如果不是你機靈,我們都算是交代在這裡了。」

「我不要你什麼報答,只要你給工商那邊打一個電話,讓他們把撤銷針對雷馬製造公司的生產禁令。」夏雷看著胡厚。

「這……」胡厚避開了夏雷的眼神。

夏雷笑了一下,「到了現在這種地步,你還怕古家的人?」

胡厚說道:「你讓我考慮考慮,我現在心亂得很,根本無法思考。」

夏雷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胡市長,你就這樣報答我的救命之恩嗎?也罷,你肯定不願意為了我這麼一個小老百姓得罪古家的人。哪怕他們想害死你,你也不敢反抗。我對你也不抱什麼希望了,殺死董武的匕首上有你的指紋,那個女人的身體之中有你的痕……」

「別說了1胡厚打斷了夏雷的話,「我打,我打還不行嗎?你、你去幫我把那個女人身體裡面的痕處理了吧。」

夏雷的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好幾條黑線。

「快、快去啊,警察快來了1胡厚拿著手機催促夏雷,很著急很著急的樣子。

夏雷硬著頭皮向那個女人走了過去,為了雷馬製造公司的幾百個工人,那就只有委屈他的手指了。

一分鐘后,滿屋子都是胡厚怒吼的聲音,「撤掉!我說話你聽不懂是不是?撤掉針對雷馬製造公司的生產禁令!混蛋……限你十分鐘搞定這件事,不然去居委會上班1

夏雷不用去猜也知道是誰在接聽胡厚的電話,是那個工商局的局長喬平。也就在胡厚對著喬平怒吼的時候,他硬著頭皮將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伸向了一個神秘的地方……

他要乾的是加藤鷹同志最擅長乾的事情。

十多分鐘後幾輛警車駛來,一大群警察在江如意的帶領下衝進了別墅。江如意的手中握著手槍,很英武的樣子。她身後的警察也都帶著槍,如臨大敵的樣子。不過,江如意和她的屬下們能幹的事情也就只是拍照和做筆錄而已,最後還有收屍和洗地的活。

夏雷和胡厚,還有秦七和那個女人都被帶到了警局。

秦七和那個女人都被弄醒了,分別帶進了兩間審問室錄口供。夏雷和胡厚則站在審問室外面的隔離窗看著江如意審問秦七。

審問室里,秦七很頑固,無論江如意問什麼都不說,始終保持沉mo。江如意看上去倒是一副兇巴巴的樣子,可她拿秦七還真是沒有辦法。

胡厚看得直搖頭,他嘆了一口氣,壓低了聲音,「夏雷,今天的事……」

夏雷說道:「胡市長,你放心吧,該說的我才說,不該說的我一個字都不會說。」

胡厚苦笑了一下,「我已經讓工商那邊解除了你們公司的生產禁令,我大概也會被調走吧。之前我一直擔心這個,現在反而不擔心了。我想通了,保住官帽不是我想要的,良心才是我想要的,我得對得起我自己的良心。」

這樣一句話雖然來得有些遲,但夏雷的心中還是很感動,「胡市長,你放心吧,你不會有事的。」

「但願吧。」說著這樣的寬心的話,可胡厚的神色卻是一片凝重,他的心裡半點也不樂觀。

「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動古可武?」夏雷試探地道。

胡厚搖了搖頭,「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我勸你別太樂觀了。就算有足夠的證據,你要動他都很困難,更別說你手裡一點證據都沒有。」

「如果秦七供出是古可武是主使呢?」

「那你去試試吧。」胡厚又對守在審問室門口的警察說道:「讓他進去問問情況。」

市長發話,守門的警察當然不會攔阻,還替夏雷開了門。

「你進來幹什麼?」江如意有些意外地看著走進審問室的夏雷。

夏雷說道:「胡市長讓我進來幫你,我清楚情況,我也更了解這個傢伙,讓我來吧。」

秦七拿眼看著夏雷,眼裡充滿了恨意。

「你會審人嗎?」江如意問,她不太相信會幹這個。

夏雷走到了秦七的身邊,忽然一腳踹在了秦七的肩膀上,秦七被他一腳踹倒在了地上。

江如意張大了嘴巴。

「你看,這樣審問合適不合適?」夏雷說道。

江如意這才回過神來,她笑了一下,起身給夏雷讓座,「夠爺們,我讓你來。」

夏雷坐到了江如意的位置上,冷冷地道:「秦七,你現在的處境就不用我多說了吧?綁架加謀殺,你面臨的是死刑,古家也保不了你。只要你供出古家的人,你會得到輕判,至少不會被槍斃。」

秦七從地上爬了起來,慢吞吞地坐回到了椅子上,然後看著夏雷,嘴角帶著一絲輕蔑的意味,「夏雷,你裝什麼大尾巴狼?你有什麼手dun儘管沖我來,我要是皺一下眉頭我就跟你姓夏。」

「你真打sun為了古家去死?」

「什麼古家李家,我不認識。」

夏雷沉mo了一下,說道:「其實,那個女人已經招了。你如果不招,她活,你死。」

「哈哈哈……」秦七的笑聲很詭異。

夏雷皺起了眉頭,「你笑什麼?」

「我笑你是個白痴。」秦七冷笑道:「她是一個啞巴,她怎麼招供?」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常難怪之前有警察審問那個女人,她一字不說,急得給她錄口供的警察滿頭是汗。

秦七又說道:「別拿死刑來嚇唬我,我今天把話放在這裡,這次我確實是栽了,但不出五年我就出來了。我在牢里有的是人伺候,我就當是度假一樣。你拿這個來嚇唬我,你不是白痴是什麼?」

夏雷突然抓住了秦七的頭髮,猛地往下一按,秦七的腦袋狠狠地撞在了桌子上。

「你就這麼點本事嗎?哈哈哈1秦七變態似的笑道:「有種你就打死我,來啊1

夏雷湊到了秦七的耳邊,冷冷地道:「愚蠢的是你,你知道黃一虎是怎麼死的嗎?你還想在牢里享受,如果我是古定山或者古可武,我會讓人在牢里幹掉你。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最穩。」

夏雷鬆開了秦七的頭髮,「我給你兩分鐘的時間考慮。」

秦七慢慢地坐正了身體,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夏雷剛才跟他說的話顯然起了一定的作用。黃一虎確實是他的前車之鑒,黃一虎為古家賣命,什麼臟事都干,可謂是功勞如山,可到最後還不是不明不白地死了?

同是審問犯人的人,江如意的視線卻一直都在夏雷的身上。這個時刻,夏雷的粗魯,夏雷的霸氣,還有夏雷的機智對她而言就像是一瓶秘制的香水,那味道非常奇特,讓她很想靠近去嗅一嗅,然後噗噗地往身上噴個遍。

兩分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卻就在夏雷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審問室的門忽然被打開了,守門的警車說道:「江局,來了個律師,他說他想和你談談。」

秦七莫名其妙地笑了起來,「夏雷,你滾吧,你從我這裡是得不到任何東西的。等我出來我們再好好算賬吧,哦對了,或薪那一天。」

審問室門外傳來了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怎麼回事?刑訊逼供?這可是違法的,我警告你們,不要對我當事人刑訊逼供,你們就算拿到了什麼證據,那也不能在法庭上使用。你們誰是負責人?我要和你們的負責人談談1

「怎麼辦?」江如意沒轍了。

「就當我沒來過,你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夏雷放棄了,起身往審問室外走去。他不是警察,如果被律師發現他在審問秦七,那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你今天晚上回家嗎?」江如意忽然問。

夏雷愣了一下,「嗯。」

「弄點好吃的,晚上我來你家蹭飯。」江如意說。

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