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45章龍鳳糖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245章龍鳳糖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大年初一逛街逛公園,上寺廟,這是華人的風俗,這一點億萬富翁也不例外。

夏雷驅車來到景山公園的時候,申屠天音和申屠仁一群人已經等在那裡了。申屠仁坐在輪椅上,推輪椅的是他最忠誠的手下,傅傳福。還有傅明美和幾個保鏢跟隨著,防範嚴密。

夏雷停好車走了過去,申屠天音對他微笑。春日的陽光下,有著兩隻酒窩的笑容倍顯明媚。精緻絕倫的美麗臉蛋,精雕細琢般的性感身材,她的美讓人無可挑剔。

申屠仁抬起了一隻手,向夏雷招了招。

夏雷大步走了過去,笑著說道:「仁叔,你已經能抬手了,恢復得不錯埃」

「這還不是多虧了你。」申屠仁笑著說道:「如果沒有你,我恐怕還在床上等死。」

「仁叔你客氣了。」夏雷說。

「對了,這段時間在忙什麼?這麼久都不來看我。」申屠仁假裝不高興的樣子。

夏雷說道:「公司出了點問題,我也想來看你,不過抽不出時間。」

「解決了嗎?」申屠仁問。

夏雷說道:「都解決了。」

申屠仁說道:「那就好,以後要是遇到什麼麻煩儘管開口,只要是我能辦到的,我一定幫你。」

「嗯,謝謝。」夏雷很客氣地道。

申屠天音說道:「我們進去吧。」

申屠仁說道:「你們先進去,我讓傳福陪我曬一會太陽。嗯,今天的陽光真好,曬得人渾身暖洋洋的,很舒服。」

申屠天音看著夏雷,淺淺地笑了一下,「那我們進去逛一逛吧。」

「嗯,好。」夏雷跟著申屠天音進了公園的大門。

公園裡的人很多,老人小孩,年輕的情侶,還有賣東西的小販,場面很是熱鬧。申屠天音帶來的保鏢一個都沒跟來,就連她的貼身保鏢傅明美也沒跟來。不過有夏雷在她的身邊,她的安全感卻是很強的。她帶著夏雷專挑最熱鬧的地方逛。

「我要吃糖人。」路過一個賣糖人的小攤販,申屠天音似乎被勾起了小女孩時代的情懷,兩眼放光,不肯走了。

夏雷笑著說道:「想吃就買吧。」

申屠天音有點尷尬的樣子,「可是我沒帶錢。」

「我去給你買。」夏雷往賣糖人的小攤走了過去。

申屠天音湊到了夏雷的身邊,「我要吃鳳凰。」

夏雷從草把上取了一隻鳳凰糖人給申屠天音。

申屠天音卻又從草把上取了一隻龍形的糖人放在了夏雷的手裡,「你吃這個。」

夏雷笑道:「我也好多年沒吃糖人了,嘗嘗也好。」

夏雷付了錢,又被申屠天音拉著往別的熱鬧的地方走。逛了一圈,兩人坐進了一輛觀光纜車。觀光纜車裡的視野開闊,可以看見大海,還有公園的三面環山的景色,很不錯。

「上次的事情,為什麼不讓我幫忙?」觀光纜車裡,申屠天音看著窗外的景色問道。

剛才還是一副小女孩般的活潑快樂的樣子,這會兒卻變成萬象集團的女王了,她的身上有著很強的氣常

夏雷說道:「我其實有想過接受你的幫助,可我考慮過,你幫我,無非是向古家的北方集團開戰。殺敵八百自損一千,這種不划算的事情又何必去做?我能解決。」

事實上夏雷不僅解決了問題,還在古家的絞殺高壓之下爆發了一把,分公司正在快速建設之中,各地的外包公司也在加班加點地完成雷馬製造公司的訂單。如果沒有這次古家的絞殺,他大概還在安於現狀,開分公司和產品外包這種事情就連想到沒有想過。

申屠天音從窗外收回了視線,她看著夏雷,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那麼大一個古家卻奈何不了你,古定山這次算是顏面掃地了。不過,以他的個性,他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你得小心一點,下一次他找你麻煩的時候不要忘了我,不要拒絕我的幫助。」

夏雷笑了笑,「如果有需要,我肯定會告訴你的。」

「嗯……這段時間沒和梁小姐聯繫嗎?」

夏雷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梁思瑤的身份他連龍冰都沒有告訴,又怎麼能告訴申屠天音?

申屠天音也沒有追問,她也安靜了下來。她曾經對她的父親申屠仁說過,她是申屠天音,她喜揮Ω美醋非笏,可是一段時間過後夏雷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更別說是主動約她吃飯看電影什麼的了。她的自信心也開始動搖了,這大概也是她大年初一約夏雷出來逛公園的原因。可是,夏雷也沒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樣大獻殷勤,討她歡心。這讓她有些淡淡的失落。

夏雷的視線也移到了窗外,卻是不經意間的一瞥,他的視線停留在了地面上。

一個青年正拿著相機在對著他和申屠天音乘坐的纜車拍照。

拍一輛在空中行進的纜車?夏雷的心中頓時泛起了一絲疑惑。在他的左眼的視線里,地面上的青年眨眼就變得清晰了起來。陰狠、冷漠,這是夏雷看清楚青年的面貌之後的第一感覺。

青年似乎也從單反相機的鏡頭裡面看到了夏雷正在看他,他跟著移開了鏡頭,假裝去拍攝其它的地方。他隨手拍了幾張照片,然後混入了人群之中。

夏雷的視線卻始終鎖在青年的身上。不過青年走的是相反的方向,纜車勻速向山頂方向滑行,一段距離之後夏雷還是失去了目標。

「那傢伙明顯是在監視我和天音,他是古家的人,還是cia?」夏雷的心裡暗暗地琢磨著。

古家這一段時間裡很平靜,美國cia在梁思瑤離開華國之後也沒有任何動作。表面上看倒是一種風平浪靜的局面,可夏雷卻沒有一天放鬆警惕,因為他知道古家不可能放過他,而cia也絕對不會「放棄」他這一個唯一服用了ce膠囊的人。

「你在看什麼?」申屠天音打破了纜車裡的沉默。

「剛才有個人在對我們拍照。」夏雷說道。

申屠天音湊到窗前往下看了一眼,但她看到的卻是一片茂密的山林。遠處倒是有很多人,可她連距離最近的人的面孔都無法看清。她好奇地道:「在哪?」

夏雷說道:「我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走了,往相反的方向。」

申屠天音又看了一眼,覺得太遠,她笑著說道:「或許是你太緊張了吧,看走眼了。」

一個使用狙擊步槍就連瞄準鏡都不需要的人會看走眼嗎?夏雷很清楚他看見了什麼,不過他猜不到對方究竟是古家的人還是cia的人。相比前一種情況,后一種情況更讓他擔心。

「對了,我知道你在蜀地開了一家分公司,進度如何?」申屠天音轉移了話題。

夏雷說道:「還行,再兩三月就能投產了。」

「缺錢的話儘管開口,別的忙我也許幫不上,但這樣的忙我卻是隨時可以幫你。」申屠天音說道。

夏雷忽然想到了阿妮娜的兩個計劃,一個是需要二十五億的製造汽車發動機的計劃,一個是生產狙擊步槍的計劃,需要三億資金。無論是哪個計劃他都拿不出錢來,如果找申屠天音借,她大概能借他多少呢?

開口借錢的念頭閃過心頭,夏雷的腦海里卻同時響起了一個否定的聲音,「她或許能借我幾億,但二三十億卻是太多了。我幫過她,我找她借這麼多錢,她和申屠仁恐怕會認為我是那種施恩圖報的人吧?是沖著神土家的錢去的。生產發動機的計劃就算有錢,目前的條件也不成熟。而生產狙擊步槍的計劃,就算我沒錢,我也能讓國家給我貸款,而且是那種不要利息的貸款。我又何必向她借錢,反過來欠她人情?」

確實,如果選擇阿妮娜的第二個生產狙擊步槍的計劃,他根本不需要為錢的事情操心,因為101局希望他這麼做,不然也不會派來阿妮娜這個「說客」。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要點頭答應,還愁國家不給他錢和設備嗎?

向申屠家借錢還需要考慮一個問題,如果申屠天音或者申屠仁開口要股份,那個時候他怎麼回答呢?

心裡雖然這樣想著,夏雷的面上卻露出了笑容,「謝謝,我暫時不需要,如果真到了缺錢的時候,我一定會找你開口。那個時候,你可不要拒絕我。」

申屠天音嬌媚地白了夏雷一眼,「你試著開個口試試,你看我借不借給你。」

夏雷笑著說道:「那你現在能借我十塊錢嗎?」

申屠天音愣了一下,她這才想起她身上沒帶錢。她尷尬地看著夏雷,眼神裡帶著嬌嘖的意味。

夏雷呵呵笑道:「我跟你開玩笑的,真到了要借錢的時候,我肯定找你借。」

纜車在終點站停了下來,夏雷和申屠天音來到了觀景平台上。夏雷觀察了一下平台上的遊客,卻再也沒有發現那個青年。

「今天中午就別回家了吧,去我家吃。」申屠天音說。

夏雷說道:「好吧,我也正好給仁書按摩和針灸一下,這樣能幫助他恢復。」

申屠天音抿嘴笑道:「我爸對你讚不絕口,成天都在我耳邊念叨你,你真該多來我家看看他。」

「嗯,以後我會常來的。我們下山吧,你爸他們這會兒也應該進公園了。」夏雷說道。

兩人乘坐纜車下了山,在公園裡碰到了申屠仁,一行人說說笑笑四處閑逛。夏雷再次動用左眼的能力觀察了四周的環境,但還是沒有找到那個青年。然而,雖然看不見他,但夏雷卻仍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覺得那個青年正躲在某個他無法發現的地方窺探著他。

「一個連我都看不見的人,他的反監視能力有多強?他是誰?」那個青年就像是一個幽靈,而他的樣子在夏雷的腦海里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