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50章第一次做賊
小說:| 作者:| 類別:

0250章第一次做賊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正月初十,經過一個星期的準備,夏雷想要的酒會終於開始了。 時間是晚八點,地點是海珠國際大酒店。來參加的人不僅有海珠地區的各界名流,還有來自港澳地區的有頭有臉的人物,以及特意邀請來的各路明星名媛,這些人主要是來給這個酒會增色的。

八點還不到,海珠國際大酒店門前便已經是車水馬龍了,豪車扎堆,貴賓如雲。

夏雷在指定區域停好了車,先觀察了一下四周才從車上走下來。一個潛伏在身邊的殺手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可不想一時大意,剛剛一下車就被藏在某個角落裡的殺手用狙擊步槍幹掉。

為了防備被狙殺,這幾天夏雷特意測試了一下他的遠視能力。他測試的工具是一張視力表,先從一千米開始。在一千米的距離,他的左眼能看清楚視力表上的所有字母。然後是兩千米,在兩千米距離,他無法看清楚倒數第一排和第二排的字母。隨後是三千米距離,在這個距離他無法看清楚倒數第三和第四排的字母。接著是四千米距離,在這個距離他無法看清楚倒數第五和第六牌數字。最後他嘗試了更遠的距離,可超過四千米之後他無法再看見整張視力表,更別說是視力表上的字母了。

這樣的測試他彷彿做了好幾次,他也得到了一個結論,那就是他的遠視能力的有效距離是四千米。這樣的遠視能力已經超過了所有人類的視力,幾乎能和自然界的鷹相媲美了。鷹能在高空之中看清地面的獵物,而他卻可以用他的左眼鎖定四公裡外的目標!

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誰能研究出有效射程達到四千米的狙擊步槍,所以夏雷只要觀察一下四周的環境,他就能避免成為某個狙擊手的目標。

夏雷看了一下手上的腕錶,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約好了時間,秦香那傢伙怎麼還不來?」

這時一輛計程車停在了酒店門口,一個穿著紅色長裙的女人從車上走了下來。那女人身材高挑,腰部與臀部所構成的波浪曲線成熟誘人。她有著一頭烏黑的長發,臉蛋精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胸部比較平坦,如果她的胸再大一些,那絕對是一個性感尤物。

紅裙女郎左看右看,然後她的視線便停頓了在了夏雷這邊,然後從夏雷招手。

夏雷愣了一下,心想,「我們不認識啊,她怎麼會向我招手呢?」

心中雖然好奇,但夏雷還是走了過去。卻還沒等他走近便發現這個紅衣女郎是誰了,居然是秦香!

夏雷的腦門汗涔涔的,「秦香,你……究竟是男是女啊?」

秦香嘿嘿笑了笑,「非要分清楚是男還是女嗎?」

出於好奇,夏雷忍著心中的罪惡感,悄悄地將左眼的視線移到了秦香的腿間。一秒鐘之後他就被雷到了,秦香是一個需要上男廁所的人。他只是長得太像女人了,戴上假髮之後幾乎沒人會認為他是男人。

「你放心吧,我可不想被申屠天音視為情敵。待會兒進去之後,我干我的,你干你的,我們今晚一定要找出那個殺手。」秦香說道。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們進去吧。」

在大堂門口,夏雷出示了請柬,然後帶著秦香走了進去。

他雖然是這個酒會的策劃者,但卻是以一個賓客的身份來參加的。

以主人身份站在大堂里迎客的申屠天音一眼便看見了剛剛走進來的夏雷和秦香,她的視線跟著就停留在了秦香的身上。顯然,她的第一反應和夏雷剛才的反應是一樣的,看走眼了,認為秦香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看吧,我已經被她當成情敵了,算了,我們提前分開吧。」秦香扭著小蠻腰走了。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往申屠天音走了過去。從申屠天音那異樣的眼神里,他似乎已經猜到她的第一句話是什麼了。

「那女人是誰?」果然,申屠天音的第一句與他猜想的一模一樣。

夏雷湊到了申屠天音的耳邊,低聲說道:「我公司的,超市主管,秦香,你見過的,他其實是個男人。」

「啊?」申屠天音的眼神更詭異了,「你們……」

夏雷愣了一下,尷尬地道:「你別胡思亂想,我很正常的,我帶他來是讓他幫我做事的。」

申屠天音抿嘴笑了一下,「我跟你開玩笑的,你先進去吧,我待會兒來找你。」

她雖然清楚夏雷想幹什麼,但她邀請的人卻都是有頭有面的人物,她不得不親自出面招呼。

「天音1古可武走了進來,他手裡捧著一束玫瑰花。

古可武的身後跟著兩個女人,一個古可文,一個董清月。

夏雷還沒來得及離開,董清月直直地看著夏雷,那眼神之中充滿了仇恨。夏雷是她的殺父仇人,倘若這裡只有她和夏雷兩個人,她會毫不猶豫地撲向夏雷,哪怕打不贏,就是咬也要咬他一塊肉下來!

「天音,你真美。」古可武雙手捧著那束玫瑰花遞向了申屠天音,他的臉上帶著溫和謙遜的笑容,「請接受我最誠摯的歉意。」

如此浪漫的歉意,又有多少女人能拒絕呢?

申屠天音用眼角的餘光看了站在旁邊的夏雷一眼,她似乎是在觀察夏雷的反應。

夏雷很平靜,只是目光淡淡地看著古可武和古可文兄妹倆。

以申屠天音的性格,她肯定是不會收下古可武的玫瑰的,可她轉眼想到了夏雷讓她幫忙舉辦這次酒會的目的,她最終還是露出了一絲笑容,伸手接下了古可武遞到面前的玫瑰,「可武,可文,你們先進去坐坐吧,我待會兒再來招呼你們。」

古可文笑著說道:「天音姐,我們好久沒在一起聊天了,待會兒你一定要來找我,我們好好聊聊。」

申屠天音只是淡淡地點了一下頭,然後將手中的玫瑰花遞給了她身邊的傅明美。

傅明美想將玫瑰花扔了,可身邊沒有垃圾桶。

古可武向夏雷走去,臉上帶著讓人感到親切的笑容,「夏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夏雷也笑了笑,「是啊,海珠這個地方不大,以後我們碰面的機會也會很多。」

「是嗎?我倒是覺得機會不會太多。」古可武的嘴角掛著一絲冷笑。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你的命已經不長了,還有多少見面的機會?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動,快速掃過了古可武的身上。古可武的身上沒有武器,帶著一隻錢包,一隻手機。他的視線隨即又移到了古可文的身上,古可文身上的紅色晚禮服瞬間消失,雖然是死敵,但就純粹從男人的角度去看,古可文的身材真的很辣,而且,某個地方的植被也茂密到了誇張的程度,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古可文身上很乾凈,除了她的紅色晚禮服和一條藍色的文胸之外什麼都沒有,她帶的東西都在她的手包里,有一隻手機,一隻錢包和幾樣化妝用的東西,口紅鏡子和眉筆什麼的,亂亂的感覺。

最後,夏雷的視線移到了董清月的身上。她的身材只能用結實來形容,腿圓腰粗,胸和臀倒是夠大,但毫無曲線的美感。與古可文的情況恰恰相反,她居然是一個寸草不生的女人。她的身上帶的東西就比較多了,有一隻手機,一隻錢包,還有一把軍刀,兩把飛刀,以及兩隻疑是竊聽器和定位器的微小電子儀器。

夏雷的心中一動,「帶著竊聽器和定位器,她想竊聽誰?又想跟蹤誰?」

就在夏雷沉思的時候,古可文擦肩而過,「哥,我們走吧,有些人我看著都覺得噁心。」

申屠天音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無論是誰侮辱夏雷,她的心裡都不會高興。

古可武瞪了古可文一眼,跟著向夏雷陪了一個笑臉,「不好意思,我妹妹絕對不是說你。夏先生,我們之間確實有些誤會,但那只是誤會。我最近將發生在我們之間的事情梳理了一下,我發現我也有很多做錯了的地方,還請你原諒。」

夏雷笑了笑,「沒事沒事,可文小姐就算說我也沒什麼。」

「那就好。」古可武溫和地道:「待會兒我們喝兩杯,好好聊聊,沒有什麼化解不了的矛盾。」

夏雷也很客氣,「謝謝,我也是這麼想的。」說完,他向古可武生出了一隻手。

古可武微微愣了一下,但還是伸手與夏雷握了一下手。不過這次夏雷顯得特別熱情,不僅握了一下手,還突然靠過來給了他一個擁抱。

夏雷在古可武的耳邊說道:「別演戲了,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動我可以,動我妹妹,你會死的。」

古可武笑了一下,「是嗎?那我倒誰會死。」

夏雷鬆開了古可武。就在他與古可武分開的那一剎那,他的左手揣進了他的褲兜。

古可武對申屠天音露齒一笑,「天音,待會兒見。」

申屠天音強忍著噁心的感覺,微笑著點了一下頭。

古可文古可武和董清月進了酒會的大廳。

傅明美揚手就將手中的玫瑰花拋向了一個酒店的服務生,大聲說道:「拿去扔垃圾桶。」

申屠天音還想跟夏雷說一句什麼,可夏雷卻往洗手間的方向走了過去。,看書之家!唯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