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52章明知是局也要鑽
小說:| 作者:| 類別:

0252章明知是局也要鑽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申屠天音也看到了古定山,她的眉頭頓時皺了一下,不過只是一秒鐘,一秒鐘之後她便露出了笑容,主動跟古定山打了一個招呼,「古叔,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打個電話通知一下,我好給你接風。」

古定山呵呵笑道:「天音,我不請自來,沒惹你不高興吧?」

申屠天音說道:「古叔,你說笑了。你是貴客,你能來我很高興。」

古定山與李明基握手打招呼,「老李,什麼時候來我的球場和我打一局高爾夫?上次輸給你,我一直不服氣,下一次我一定會贏你。」

李明基笑了笑,「沒問題,不過下一次我還會贏你。」

古定山又與何家英握手打招呼,「老何,酒會結shu我跟你去澳門,我想去你的賭場玩兩局。」

何家英笑著說道:「你要來,我陪你。」

古定山搖頭,「我不和你玩,你的賭王,和你玩我只有輸的份。」

何家英只是笑了笑。

古定山又和其他幾個來自內地的大人物打了招呼。他本身也是商界大鱷,更是黑道巨魁,他的聲望實際比申屠天音還要高很多。這幾個來自港澳地區和內地的商界大鱷與他相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們所構成的交際圈是頂級的交際圈,夏雷現在連加入進去的資g都沒有。

古定山和所有人都打了招呼,唯獨將夏雷晾在一邊,連正眼都沒瞧一下。

夏雷並不在意,本來就是死敵,他並不指望古定山會與他握手交談,再來個一笑泯恩仇什麼的,只是他的心裡有些奇怪,「古定山不請自來,不會是專程來給我冷臉看的吧?如果是的話,那他也太無聊了。」

古可武倒是不時看夏雷一眼,眼神冰冷,嘴角也掛著一絲冷笑。那意思彷彿是在說,就你也配和這些大人物打交道?

「雷,我們去坐坐吧。」申屠天音再次挽住了夏雷的手。夏雷明顯被無視和冷落了,她不想讓他感到不舒服。

夏雷笑了一下,「好埃」

古定山忽然轉身過來,直直地看著夏雷和申屠天音,「天音,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吧?怎麼不介紹介紹?」

申屠天音說道:「我男朋友,夏雷。」

她說得很自然,沒有半點矯揉造作的感覺,倒是夏雷覺得有些尷尬。上一次他假扮申屠天音的男朋友惹了一身的麻煩,現在申屠天音當眾宣布他是她的男朋友,別的麻煩不說,明天他肯定會上娛樂版和財經版,而申屠天音的粉絲和追求者們也肯定會將他從頭數落到腳。

不過,他並不反感申屠天音這麼說,假冒她的男朋友是什麼感覺,他早就熟悉了。

「你男朋友?哈哈,我一直以為我們家可武才是你的男朋友。」古定山笑著說道。

申屠天音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古叔,我不喜歡這樣的玩笑。」

何家英笑著說道:「天音,老古跟你開個玩笑,不要介意嘛。你幾百億的身家,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打你的主意,你可要把眼睛擦亮一些,不要被什麼窮仔給騙了。你談戀愛,還是要找一個門當戶好。」

這個何家英顯然和古定山交情很好,似乎也了解一些情況,不然他是不會在這個時候給古定山幫腔的。而他口中的「窮仔」也顯然是指夏雷,在他這種級別的商界大鱷的眼裡,僅有兩三億資產的夏雷確實上不了檯面,是一個窮小子。

申屠天音的臉色更難看了,「何叔,你什麼意思?我男朋友有自己的公司,他不會為了錢去追求任何女人,包括我在內。」

「那他就是有錢咯,敢和我玩一把嗎?」何家英臉上帶著笑,用挑釁的眼光看著夏雷。

古可武似乎終於找到了損夏雷的機會,他跟著說道:「何叔,你就不要為難夏先生了,他就一個小廠,替人加工機械零件的,前一段時間還被工商封過,因為質量的問題,這段時間才開工,他有錢跟你賭啊?你要是手癢,我陪你玩玩吧。」

「沒錢?天音的男朋友會沒錢?」古定山笑著說道:「一兩個億在天音的眼裡只是零花錢,她的男朋友玩牌,天音會不給錢嗎?是吧,天音,你不會掃了大家的興吧?」

申屠天音的臉都被氣紅了。她很清楚這個何家英在賭博方面的天賦與實力,夏雷與他賭根本就是送錢給他。再加上古定山似乎早就和他串通好了,夏雷真要是拿錢跟他們賭的話,那就真的是羊入虎口,自投羅網。可是不答應的話,夏雷的臉面又丟盡了。這讓她好生為難!

夏雷也算是看明白了。自古黑與毒就是一家的,古定山從黑道起家,少不了要沾染黃賭毒,而海珠與澳門又近在咫尺,兩人豈有不認識的道理?現在這兩人一起做局來害他,用心險惡!

這個局從表面上看似一場玩玩就算的賭局,可並不是那樣簡單。賭王出手,古定山配合,夏雷輸錢便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這些人的賭局輸贏一兩個億是家常便飯的事情,而夏雷的全部身家也就那麼點,一旦他輸了,剛剛起步的事業會毀於一旦,還會讓申屠天音失望。接下來,古定山要對付一個失去所有的人還會有麻煩嗎?

「雷,我們走吧。」申屠天音要將夏雷帶走。

古可武笑道:「還是回家洗衣服煮飯吧,當一個家庭婦男多好,出來冒充什麼成gong人士?」

夏雷沒動,他對申屠天音說道:「天音,我和他們玩玩。」

「你……」申屠天音頓時愣在了當場,她沒想到夏雷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夏雷說道:「玩玩而已,沒什麼,既然古老闆和何老闆這麼好的興緻,我怎麼能掃他們的興呢?」

申屠天音湊到了夏雷的耳邊,有些生氣地道:「你沒看出來嗎?這兩人在做局。他們就是干這個的,你和他們賭,你會輸得很慘。澳門每天都有很多人想跳樓,其中不少像這樣的,本來有自己的小公司,家庭和事業都很成gong,可一夜就失去了所有,你也想像他們一樣嗎?」

夏雷卻只是笑了笑,「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

「你怎麼這麼頑固?」申屠天音正的生氣了,「你清醒一點好不好?」

夏雷淡淡地道:「我很清醒,這事你就別管了。」

「你……」申屠天音負氣地鬆開了夏雷的胳膊。

古定山呵呵笑道:「這才是真正的男人嘛,天音,給我們找個地方吧,我們和夏先生一起玩玩。」

申屠天音本想拒絕,可轉眼一想夏雷要是跟著他們去了別的地方那就更糟糕了,權衡利弊之下,她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好吧,你們跟我來。」說完,她白了夏雷一眼。

夏雷假裝沒看見。

在夏雷的眼裡,古定山和何家英隨時都可以變成一絲不掛的原始人,什麼牌他看不見,他會怕跟著兩個人賭錢?他不是不知道申屠天音的一片良苦用心,可跟她解釋得太多,古定山和何家英這兩隻老狐狸有可能會瞧出破綻,那接下來就不好玩了!

在申屠天音的帶領下,幾個商界大鱷來到了酒店內設的一個貴賓棋.牌室。棋.牌室的賭具很齊備,麻將機、骰子、牌九等等應有盡有。

夏雷打量了一下貴賓棋.牌室,說道:「我沒帶那麼現金,錢都在我的賬戶里,怎麼賭?」

何家英笑著說道:「夏先生,你忘了我是幹什麼的嗎?我就是錢莊。你賬戶里有多少錢?半個小時內,我可以全部給你取出來。」

夏雷說道:「我賬戶里大概還有一億五千萬,不知道你們要玩多大?」

「一億五千萬?馬馬虎虎能玩兩局吧。」何家英的口氣很大。他招了一下手,他的一個隨從跟著就走到了夏雷的身邊。

「夏先生,我會幫你把你賬戶裡面的錢取出來,一億五千萬,我建議你兌換成五百面額的歐元。這樣的話也好操作。」何家英的隨從說道。

夏雷點了一下頭,「好吧,你要怎麼操作?」

何家英的隨從掏出一隻計算機,啪啪地按了起來,一邊說道:「一億五千萬華幣能兌換21180000歐元,全部兌換成500面額的歐元是42360張,每張重1.1克,合計是93.192斤。夏先生,你覺得這很麻煩嗎?」

夏雷淡淡地道:「不麻煩,不過,是從你們這裡取吧?我得看看錢在哪裡吧?」

「我們當然有我們的規矩。」何家英的隨從跟著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他在電話里只說了一句話,「帶錢上來。」

古定山也打了一個電話,在電話里也只是說了一句把東西帶來。

申屠天音將夏雷拉到了一邊,低聲說道:「你今天是怎麼了?你沒看見嗎?他們連錢都準備好了,這明明就是一個圈套。」

夏雷笑著說道:「沒什麼吧,只是玩玩,我很少玩牌,我想玩玩。」

「你……」申屠天音氣得不輕,「你真是鬼迷心竅了!你的錢是用創業的,你的工人還等著你給他們發工資,你有沒有想過你要是把錢都輸了,你怎麼辦?你的公司怎麼辦?」

夏雷說道:「還沒開始,你怎麼知道我會輸?不要老是說輸,會影響手氣的。」

古定山和何家英聽到了夏雷說的話,兩人相視一笑。

申屠天音這邊卻滿懷失望地嘆了一口氣,「你去賭吧,你要是輸了,我不會借錢給你。」

夏雷只是苦笑了一下。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