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53章輕功坑上飄
小說:| 作者:| 類別:

0253章輕功坑上飄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根本就沒有用到半個小時,夏雷的全部身家就都裝在一隻大旅行箱里了。21180000歐元,它們剛剛將那隻大號旅行箱裝滿。

古定山和何家英顯然沒有夏雷這麼「寒磣」,古定山的人給他送來了三隻這樣的大旅行箱,何家英則是四隻這樣的大旅行箱,裡面也都裝滿了嶄新的500面額的歐元。兩人的賭資不難猜到,古定山是兩千萬歐元,何家英是八千萬歐元。

「他們帶這麼錢來,顯然不是只衝著你這點錢來的,你要是輸了,千萬別跟他們賭你的公司,也不要向那個姓何的借高利貸。」申屠天音又開始在夏雷的耳邊叮囑了。既然無法阻止夏雷參加這次賭局,她也只能努力避免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

夏雷輕輕地點了一下頭,還是沒說什麼。

申屠天音看出來的情況,他會看不出來嗎?他只是不在乎而已。

賭資來了,賭局就要開始了。其實也就只有古定山、何家英和夏雷三個人賭而已,李民基和另外幾個商界大人物只是看著,不參與。整個屋子裡好像就只有夏雷沒看出這是一個局,其他的人都看出來了。

「申屠天音怎麼會選擇這樣的男人做男朋友?」有人低聲說道。

「這樣的男人,不是沖著申屠天音的錢去的才怪。」有人小聲地說道。

「看著吧,他會輸光一切,然後申屠天音會看清楚他的為人,離開他。」

「這個夏雷真是一個笨蛋,有申屠天音這樣的女朋友還不知足,他居然想跟何家英這樣的賭王賭錢,哎,真想不通他的腦袋裡面在想什麼。」

「你還看不出來嗎?古可武一直在追求申屠天音,古定山這次親自出馬,當然是想毀掉夏雷,促成古可武和申屠天音在一起。那個夏雷顯然是為了臉面才入局的,只能說他太年輕了,也太蠢了。」

「哎,古家的事還是少議論吧……」

這些人的議論聲雖然很小聲,但落在旁觀的古可武和古可文兄妹倆的耳朵里,兄妹倆卻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古家兄妹倆並不在乎別人怎麼議論,古家的人做事向來只求結果,不在乎手dun和過程,更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在古可武和古可文的眼裡,夏雷似乎已經是一個輸得傾家蕩產一無所有的人了。

賭桌上,何家英吐出了一口雪茄煙的煙霧,慢吞吞地道:「夏先生,我們可以開始了吧?」

「可以。」夏雷淡淡地道:「我們玩什麼?」

何家英笑著說道:「我在這方面算是一個前輩,我可不想讓道上的人說我欺負晚輩,所以怎麼玩還是你來決定吧。」

「那好。」夏雷也不客氣,他說道:「我們就賭骰子吧,也不要那麼麻煩,我們一人坐三次庄。你們覺得怎麼樣?」

何家英與古定山對視了一眼,兩人雖然沒有說話,但卻有一個徵詢對方意見的眼神交流。

「好,那就我先來坐莊。」何家英精通各種賭具,骰子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一個酒店的女服務員拿來了骰盅,那是一隻紅木骰盅,大號,厚厚的,份量也不輕。

何家英拿過骰盅,揭開看了一眼裡面的骰子,然後蓋上骰盅準備搖骰子。

夏雷說道:「不急,我先把規矩說一下。」

何家英的眉頭頓時皺了一下,「夏先生,我何家英賭了一輩子我還不知道規矩嗎?」

夏雷說道:「任何規矩都是人定的。我們今天輪流坐莊,每人都要搖骰子,每人都要下注,我說的這個規矩也很公平,那就是無論是誰坐莊搖了骰子,不能自己揭盅,我們讓天音小ji來揭盅。」

這個規矩很公平,目的是讓坐莊的人沒法在揭盅的時候動手腳。如果連這樣的規矩都要拒絕,那拒絕的人難免就有想出千的嫌疑。

古定山看著申屠天音,「天音,你願意嗎?」

申屠天音本來想拒絕,可她看了夏雷一眼之後,她還是忍住心中的失望點了點頭,「好吧,我來給你們揭盅。」

「我也沒問題。」何家英並沒有將夏雷放在眼裡,他也不相信從來不玩牌的申屠天音有出千的能力,他抓起實木骰盅便搖晃了起來。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骰盅里的骰子便進入了他的左眼視線之中,還有何家英的一舉一動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何家英的動作很快,但在他的眼裡卻慢得可笑。

大約十秒鐘后,何家英將骰盅放在了賭桌上,然後他將骰盅推到申屠天音的面前,「下注吧。」

古定山說道:「一百萬歐元,校」他揀了一大捆歐元推進了投注區。一捆錢幣二十紮,剛好一百萬歐元。

何家英抽了一口雪茄,看著夏雷,「夏先生,古先生大概是不想贏我的錢,你不用客氣,你敢壓多少我賠多少。」

「真的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夏雷將面前所有的錢都推了出去,「全壓,大1

全場嘩然。

「這小子是瘋了嗎?全部身家就這麼一下子壓上去了?」有人驚訝地道。

「他不知道他面對的是誰嗎?那可是澳門的賭王啊?」有人嘆息。

「看來用不了多久這小子就會去跳樓了。」有人嘆息。

二千萬歐元對於申屠天音來根本就不算什麼,可是這卻是夏雷的全部存款,她比夏雷還緊張。還沒揭盅,她的手已經微微地顫抖了起來。

「夏先生,我給你一次機會改變賭注,你也可與買另外一種結果。」何家英說道。他看上去很輕鬆,但他的心跳卻已經加快了速度——他其實也很緊張!

夏雷淡淡地道:「買定離手,這是賭場里千百年的規矩,我就算是輸了也不會改變賭注的。天音,揭盅吧。」

申屠天音看了夏雷一眼,眼裡的失望的神色更重了。她覺得此刻的夏雷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從一個渾身都是優點的男人變成了一個嗜賭如命的賭徒。

夏雷對申屠天音笑了一下,「揭盅吧,我要是輸了,我立k走人。」

這句話似乎讓申屠天音寬心了一些,她穩住手揭開了骰盅。

骰盅里躺著三顆骰子,四五六,大!

這一剎那間,何家英和古定山的臉都綠了。

「我的天,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賭的1有人議論。

「這個小子真有膽識1有人說。

屋子裡又是一片議論聲,但沒人再說夏雷是蠢貨傻瓜什麼的了。

申屠天音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但也僅此而已,夏雷一下子贏了二千一百萬歐元,她心裡卻沒有半點高興的氣息。但如果夏雷是從商場上賺了這麼錢,她卻肯定會很高興的。

何家英賠了夏雷二千一百萬歐元,心裡肉疼得很,但面上卻裝出一副豪氣干雲的樣子,他呵呵笑道:「不錯,有膽識,我很欣賞你。我們再來吧。」

這一次,古定山仍然只壓了一百萬歐元,他仍然壓的校

何家英說道:「夏先生,見好就收吧,我覺得你這次也會壓一百萬歐元大,對嗎?」

這是激將法,他在刺激夏雷,讓他壓大注。另外還有一個目的,他同時也在引誘夏雷壓校

何家英賭了一輩子,賭徒們送他一個「賭王」的稱號是有原因的。他熟悉賭徒的心理,那就是疑心特別重,你說大,他偏偏會去押校

這樣的伎倆對普通的賭徒有用,可對夏雷來說卻根本沒用,因為他根本不受任何影響,他只相信他的眼睛!

夏雷將面前的所有的錢都推到了押注區,「四千二百萬歐元,大。」

何家英已經沒法保持剛才裝出來的輕鬆了,他的臉色也已經陰沉了下來。

申屠天音再次揭開了骰盅,這一次是五五六,仍然是大。

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夏雷的身上,這一次沒人再議論了,他們的眼裡出了驚訝還是驚訝。

古家父子三人也目瞪口呆。古家三人本來挖好了坑讓夏雷往裡面跳的,夏雷也跳了,可他媽的彈跳力逆天,他居然在坑裡玩起了輕功坑上漂!這真是見了鬼了!

何家英硬著頭皮賠了夏雷四千二百萬歐元。

夏雷的錢已經沒法堆在桌上了,酒店的工作人員將大部分錢堆碼在了他身邊的地上。那些錢的體積數倍他的體積,看上去很是壯觀。

何家英帶了八千萬歐元,賠了夏雷兩次,加上贏古定山的兩百萬歐元,他只還剩下了一千九百萬歐元,如果夏雷再全部押的話,他根本沒錢來賠。

夏雷說道:「何先生,你的錢好像不夠了,你知道我的玩法,我喜歡刺激,所以每次都會全押。我現在有八千四百萬歐元,你要是輸了,你拿什麼賠我?」

夏雷現在的錢,需要何家英和古定山的錢加起來才夠他玩一把的!

剛才何家英對夏雷冷嘲熱諷,現在輪到他被嘲諷了。

「哼!我何家英在賭桌上還從來沒賴過賬。」何家英看著古定山,說道:「老古,你這把不壓,把你的錢借我,我和他賭一把。」

「好埃」古定山沒有猶豫,同意了。何家英是他請來給夏雷下套的,現在何家英已經輸了六千萬歐,他要是不答應的話,何家英肯定會跟他翻臉。

何家英將骰盅推到了夏雷的面前,冷冷地道:「這一次你來坐莊。」

「好埃」夏雷抓起骰盅便搖晃了起來。

何家英死死地盯著夏雷手上的動作,他的耳廓也輕輕地顫動著。

賭術達到一定的境界,僅憑骰子滾動的聲音就能聽出點數來,由此來判斷大小十拿九穩。何家英號稱賭王,這樣的本事根本就不在話下!

夏雷輕輕地搖動骰盅,一邊看著對面的何家英。在他的左眼裡,何家英的任何細微的動作都沒能逃過他的視線。

夏雷搖動骰盅大約十秒鐘之後將骰盅放在了桌上,左眼的視線瞬奸洞穿骰盅,看見了裡面的點數。骰盅裡面的三顆骰子分別是一三四,是一個校看見了點數,他的視線再次移到了何家英的耳朵上,這時何家英的耳朵已經沒有動了。

「下注吧。」夏雷淡淡地道。

「七千七百萬,全押,校」何家英說道,然後將面前的錢往桌上推。

卻就在何家英推錢的瞬奸,夏雷的右手食指在骰盅上輕輕地彈了一下。裡面的一顆骰子頓時彈跳了一下,翻了一個面,從一變成了六。

夏雷的手速極快,用的也是詠春拳的內勁和隔山打牛的技巧,外人看不見,也聽不見聲音。事實上,就算有點輕微的聲音,那也被何家英推錢的聲音給掩蓋了。

「開1何家英對申屠天音說道。

申屠天音移步過來,伸手解開了骰盅。

骰盅里的骰子,三四六,大。

何家英的眼珠子都快掉在了桌上,那表情也完全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