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54章無名之輩的魄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0254章無名之輩的魄力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們剛才還在說這小子傻,真沒想到人家是扮豬吃虎啊1

「能在賭桌上讓賭王吃癟的人,不簡單啊1

「這一次古家算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了。」

這些議論落在申屠天音的耳朵里,她的內心裡是一片的複雜的感受。就在剛才,她還認為夏雷是一個嗜賭如命的賭徒,她對他非常失望,可現在才發現夏雷其實在賭博方面擁有超凡的天賦,以他在這方面的能力,他完全可以靠賭博過上非常富裕的身後,可他並沒有那麼做,而是辛辛苦苦地創業。而這一次,也是古定山和何家英下套誘huo他賭博的,換句話說就是古定山和何家英自己送上門來讓他宰的!

有誰?送上門的肥羊都不宰?

這些議論落在古可文和古可武的耳朵里,那卻是比什麼都難聽。古家兄妹倆心裡有怒氣,可在場的人都是商界大鱷,是顯赫一方的大人物,他們就算想發火也不能沖著這些人發火。古家兄妹倆就這麼隱忍著,臉色鐵青。他們看夏雷的眼神就像是凹凸鏡所凝聚的光線,能將夏雷點燃!

夏雷卻無視古家兄妹的兇悍眼神,他只是氣定神閑地坐著,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容,「真掃興,這麼快就結shu了。」

何家英強忍著心中的怒火,「你還想賭?」

夏雷點了一下頭,「當然,就怕你們不敢。」

「你——」何家英真想抓起桌上的煙灰缸給夏雷砸過去,想他堂堂澳門賭王,什麼時候被人這樣調侃過!可是,他卻又不得不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很清楚這是夏雷的激將法,是在誘賭。以夏雷的賭法,夏雷現在有一億六千多萬歐元,兌換成華幣就是十一億四千多萬華幣,一次押,誰敢承shou?

這樣賭,幾百億身家也不夠夏雷贏!

夏雷的視線又移到了古定山的身上,用嘲諷的語氣說道:「古先生,你之前說我要像個真正的男人,現在你也應該像個真正的男人吧,敢不敢繼續和我賭?」

古定山的一張臉已經黑得像鍋底了。

古可武怒道:「夏雷,你給我放尊尊點!不就贏了點錢嗎?你囂張什麼?」

夏雷笑了笑,「古可武,你也可與來。」

古可武沒動。

夏雷笑道:「你不會是沒錢吧?哦對了,你的錢都是你爸給你的吧,你去叫一聲爸,要點錢和我玩玩,怎麼樣?」

古可武的牙齒都咬緊了。

「哈哈哈……」夏雷大笑了起來,「你還是回家洗衣服做飯吧,別出來冒充什麼公子哥。」

「你他媽.的1古可武再也受不了夏雷的冷嘲熱諷了,他向夏雷撲了過去。

古可文一把拽住了古可武,不為別的,只因為她知道夏雷的實力,別說一個古可武,就算是十個古可武也不是夏雷的對手!

「夏雷1古定山猛地站了起來,猛地拍了一下賭桌,「你少在我面前囂張1

夏雷也站了起來,直視著古定山,「那和我賭,沒現金不要緊,地產、公司股票我都收。你要是是個男人的話就和我賭。」

古定山看了旁邊的何家英一眼,何家英輕輕地搖了一下頭。

何家英輸掉第三把的時候他還想著贏回來,可是夏雷這樣逼賭,他的心裡已經沒有半點與夏雷賭的底氣了。更重要的是,夏雷手中的籌碼已經多達十一億華幣,再輸就要輸十一億,而且越往後越恐怕,當夏雷再贏三把,籌碼就是八十幾億了,那可真的是要輸個傾家蕩產了!

何家英顧忌的又何嘗不是古定山所顧忌的,與夏雷賭,這種事情他連想都不會去想了,不過他嘴上卻不是這麼說的,「小子,今天算你贏了,我們改天再約吧。你也要保重身體,千萬不要出什麼意外,不然那就是樂極生悲了。」

「你在威脅我?」夏雷笑了,忽然一掌拍在了實木骰盅上,啪啦,一聲脆響,實木骰盅被他一掌拍碎。

所有人都震驚當場,一掌拍碎一隻實木骰盅,他的力氣該有多恐怖!

古定山的眼角微微地跳了一下,這麼多年來,這是他第一次心生懼意!但讓他心生懼意的不是夏雷的恐怖的力氣,而是夏雷的眼神!他太熟悉這樣的眼神了,因為以前在道上混的時候他也常用這樣的眼神看人,而被他這樣看過的人要麼殘了,要麼死了,沒有一個是好下場!

夏雷冷冷地道:「古定山,還有你們倆,古可武、古可文,我今天把話放在這裡,以後別來找我的麻煩,否則,我不管你們是誰,我會讓你們見不了太陽。」

「呵呵,是嗎?那就走著瞧吧。」古定山冷笑了一聲,「我們走。」

古可武和古可文恨恨地盯了夏雷一眼,跟著古定山往外走。

夏雷叫住道:「等等,古可武,我給你一個警告。」

古可武回頭看著夏雷,不屑地道:「你以為你是誰?警告我?你應該掂量掂量你自己的份量再來跟我說這樣的話。」

夏雷冷聲說道:「你聽清楚了,以後別來纏著天音。人家根本不喜歡你,你這樣死纏爛打就像是一條癩皮狗,你不覺得你噁心嗎?」

一室靜默。

沒人相信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敢這樣對古家的未來接班人這樣說話。一屋子的大人物卻也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另眼相看,不為別的,只為夏雷此刻的魄力!

古可武怒極反笑,他伸手指著夏雷,「好,很好。」

古家的人和何家英一行人氣沖沖地離開了貴賓棋.牌室,觀戰的賓客也離開了。

申屠天音卻還脈脈地看著夏雷,夏雷的那句針對古可武的警告觸動了她心中最肉柔軟的部位。無論她的事業多麼成gong,也無論她在社會上擁有多麼顯赫的地位,她也只是一個女人,需要有一個男人來呵護她。夏雷已經不止一次為她挺身而出了,為了她,他甚至不惜與古家這種級別的對手結仇。為了她,他不惜充當誘餌,將自己置身在申屠義和申屠天風雇請的殺手的槍口之下……這樣的男人,難道不是她需要的男人嗎?

然而,申屠天音又是慚愧的,因為她剛才還誤會了夏雷,甚至對他感到非常失望。這種感覺讓她很難受。

夏雷的卻沒有留意到申屠天音此刻的心情變化,他的視線洞穿了貴賓棋.牌.室的牆壁。他很快就看到了在走廊里行走的古家一行人。

走廊里,古可武掏出了手機,然後在數字鍵盤上撥了三個數字型大小碼,「喂,報警中心嗎?我要報警……」

夏雷收回了視線,他其實還沒來得及用唇語解讀古可武的話,但僅憑古可武只撥了三個數字鍵他就知道古可武現在在幹什麼了。

「報警?媽的,我難得贏這麼多錢,你想讓警察來沒收1夏雷的心裡罵了一句,然後他將視線移到了申屠天音的身上,「天音。」

申屠天音卻還獃獃地看著他,彷彿沒有聽見他在叫她的名字。她的嘴角含著笑,一副神思遊離的樣子。

「天音?」夏雷又叫了一聲。

「哦……嗯?」申屠天音這才回過神來。

夏雷說道:「幫我一個忙。」

「你要我幫你做什麼?」申屠天音問。

夏雷說道:「你讓人幫我把這些錢轉移走,要快,我估計古家的人會報警,如果警察來,他們肯定會沒收這筆錢。」

「沒問題,我馬上讓人過來。」申屠天音跟著掏出了手機打電話。

十分鐘后,夏雷和申屠天音返回了酒會大廳。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夏雷和申屠天音的身上,不是因為申屠天音挽著夏雷的胳膊,而是因為剛才的一場豪賭已經在這個酒會裡傳開了。之前沒幾個人知道夏雷是誰,可現在人人都知道夏雷是誰了。

「剛才那誰說這個小子配不上申屠天音?走眼了吧?人家一個人敢單挑古定山和澳門賭王何家英,還把古家的人罵得狗血淋頭,別的不說就這魄力,這份膽量,人家也足夠配上申屠天音1有人說。

「一局贏十億,媽的,現在實體經濟不景氣,我的企業一年都賺不了這麼多錢。」有人羨慕。

「贏到是贏了,可是他這樣挑釁古家,這可不是什麼好事,估計沒什麼好下常」有人幸災樂禍。

「你知道什麼,之前不也有人說他會跳樓嗎?可人家贏了。人家要是沒那份實力,敢挑戰古家的權威?別逗了,人家可不是傻瓜。」有人看好夏雷。

幾乎所有的賓客都在議論夏雷,有人說好的,也有人說壞的。

夏雷的視線快速掃過酒會大廳,他很快就發現了古定山、古可武和古可文,還有何家英。這四個人並沒有離開。

「大概是想等警察來作證吧?」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

「雷,我們去跳支舞吧。」申屠天音說,她還從來沒跟夏雷跳過舞,心裡想得很。

夏雷尷尬地道:「我不會埃」

「我教你。」申屠天音笑著說。

夏雷硬著頭皮點了點頭,然後跟著申屠天音步入舞池。

「摟著我的腰。」申屠天音柔聲說道。

夏雷伸手摟住了她的腰,觸手一片溫暖細膩的感覺。申屠天音也湊到了他的懷裡,一手摟他的腰,一手握他的手,帶著他慢慢起舞。

正常的情況下,酒會上的交際舞女舞者是不會貼著男舞者的身體的,可申屠天音卻和夏雷貼得很緊,她的高聳的胸部就差那麼一點的距離就貼在夏雷的胸部上了。她毫不介意四周賓客的眼光,她甚至很享受眼前的一切。

過分親密的接觸讓夏雷很緊張,再加上他不會跳舞,難免有踩到申屠天音腳的時候,而每一次他踩到申屠天音的腳的時候他和申屠天音的接觸就更親密了……

舞池邊,古可武的嘴角浮出了一絲陰狠的冷笑,」不知道待會兒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