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59章骨灰盒裡的大黃蜂
小說:| 作者:| 類別:

0259章骨灰盒裡的大黃蜂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午夜時分突然下了一場雨,冰涼的雨點敲打著窗戶和屋頂,發出細微的聲音。風在吹,卻吹不散群英會所裡面的一片怨氣和恨意。

嘩啦!古定山忽然將手中的一隻價值不菲的紫砂壺摔在了地上。褐色的茶壺碎裂成了好幾十塊,裡面的貢品級的烏龍茶也灑落了一地。

「可惡!澳門賭王出手都沒能讓那小子傾家蕩產,他反而贏了我們十億1這件事就像是一口吐在古定山臉上的濃痰,讓他噁心到了極點。

古可武小心翼翼地道:「我一直想不通夏雷是怎麼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將那麼多錢轉移走的。如果許浪的行dong再快一些,我們能截下那筆錢就好了。」

古可文說道:「爸,哥,這事還不明顯嗎?那裡是申屠天音的地盤,肯定是她幫忙轉移的。那個賤人真是可恨,哥你對她一片痴心,可她卻著了魔似的愛著那個小子。一想起她和夏雷在舞池裡跳舞時的幸福甜蜜的樣子,我就替你不值1

古可武冷笑了一聲,「我愛的不是她,我愛的是萬象集團。我得不到的東西,任何人都別想得到1

「她們家比我們家還有錢,而且她的心裡沒你,要得到這樣的女人,我覺得太難了。」古可文一點也不看好古可武能娶到申屠天音。

「你們別爭了1古定山怒氣沖沖地道:「申屠天音的事往後放一放,先解決了這個小子再說別的事情。」

古可武和古可文都閉上了嘴巴。

古定山冷笑道:「我就想不通,一個從工地上走出來的窮小子,突然就發達了,還這麼難對付,難道他是孫猴子轉世不成?」

古可武說道:「爸,我倒是覺得夏雷其實並不是很難對付,倒是那個女的很難纏,我們要小心她才是。」

「你說的是那個自稱是國家安全局的女人?」古定山對龍冰也是印象深刻。

「就是她。」想起龍冰給他的那一槍柄,古可武的心中就忍不住冒起一股恨意。

古定山想了一下,「回到京都之後我就託人查一查,只要查出她的底細,要對付她那樣的女人不難。」

「對了……」古可文忽然想起了什麼,「不知道丹尼那邊怎麼樣了,他在今晚應該有所行dong的,可到現在都沒有他的動精。」

古可武說道:「夏雷被那個女人帶走之後我打了丹尼的電話,但他關機。」

「丹尼只有在行dong的時候才關機。」古定山冷笑道:「沒準他會給我們帶來一個驚喜。」

就在這時窗戶邊的光線忽然一黯。

古定山、古可武和古可武察覺到,移目過去的時候門卻開了。

一個穿著雨衣的青年走了進來,他的手裡一隻黑色的條形的箱子。

他就是丹尼,一個已經死了十六年的人。

他就像是剛剛從墳墓里爬出來的活死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冰冷的氣息。他的眼神更冷,不像人類的眼神。

「怎麼樣?」古定山早已經習慣了丹尼的冰冷。

丹尼將裝著狙擊步槍的箱子放在了地上,「失敗了。」

「啊?丹尼,你出手也會失敗?」古可文很是驚訝的樣子。

古可武也著急地道:「快說,怎麼回事?」

丹尼將雨衣揭了下來,隨手扔在了地上,「在那個女人帶著他離開酒店安全通道之前,我已經鎖定了那條安全通道。我等著開槍幹掉他的機會,這種情況下,就算是與我同等級的殺手也不可能逃脫我的狙殺。因為只要他進入我的視線我的射程範圍之內,而我只需要三秒鐘的時間,這還包括子彈在空中飛行的時間,我就能幹掉他。可是,門一打開的剎那間他竟然察覺到了我的存在,而那時我其實已經摳了扳機,但他卻還是躲開了。他不僅是自己躲開了,他還撞開了那個女人。不然的話,就算不能幹掉他,我也能幹掉那個女人。」

這就是經過,這就是結果,但古定山、古可武和古可文卻不敢相信。

丹尼打開了他的箱子,露出了裡面的狙擊步槍的部件,他接著說道:「我的槍是美國特種部隊裝備的m200狙擊步槍,有效射程2300米,我的狙擊點距離那道門兩千米。這種狙擊步槍的子彈飛行速度是千米每秒,所以我只需要三秒鐘就能幹掉他。事實上我也這麼做了,一切都和我計劃中的一樣,完美無缺,可是……我失敗了。」

「他怎麼察覺到你的?」丹尼的解釋很專業,可古可武卻還是不敢相信隔著那麼遠的距離,夏雷竟然察覺到了丹尼的存在,而且還趕在子彈飛臨之前躲開!

丹尼沉mo了一下才說道:「我也不知道,但當時我有一種感覺,很詭異……我感覺,在門開的那一剎那間,他好像看見了我。」

古定山莫名其妙地笑了,「丹尼,你開什麼玩笑?夜裡,隔著兩千米,你還是藏著的,他怎麼可能看見你?」

丹尼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一個很可怕的人。」

古可文不悅地道:「丹尼,你這算什麼?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

丹尼看著古可文,眼睛里沒有半點感情,「可文,你知道我不是一個怕死的人。我只是想把我了解的東西告訴你們,讓你們做出正確的判斷。一個連我都殺不了的人,一旦他紅了眼,那後果不是你們所能想象的。」

古定山冷聲說道:「你是想讓我考慮值不值得殺他,是嗎?」

丹尼沒有說話,只是點了一下頭。

古定山還沒有說話,古可文便插嘴說道:「放了他?不可能!那小子盜竊我的專利,不僅擠佔了我公司的海外市場,還佔領了國內的市常這口氣,我怎麼咽得下?好吧,就算悅動體育是個小公司,在北方集團里不值一提,可那小子橫刀奪愛,如果不是他,我哥現在恐怕都在籌備和申屠天音的婚禮了,不出三年,萬象集團就是我們古家的了。這筆損失又怎麼算?還有今晚所發生的事情,我爸的顏面掃地不說,他還贏了我們十億1

古定山沉mo了一下才說道:「如果你沒開槍,這事或許還有迴旋的餘地。可你已經開槍,那小子也肯定會猜到與我們有關,以他的個性,他不會就這麼算了的。如果我們現在收手,等他變得更強大的時候,倒霉的就是我們了。」

古可武也說道:「還有,丹尼,你曾經綁架他的妹妹,刺殺了他的保鏢,那小子將他的妹妹看得比什麼都重要,這個仇他也不會不報的。我們現在的情況已經是開弓射出去的箭,沒有回頭的可能了。」

仇恨是一個既複雜又簡單的事物,有時候一句不中聽的語言就能讓兩個相熟的人拔刀相向,有時候不小心踩了誰的腳也會引發一樁血案。夏雷和古家的恩怨最初是因為柳瑩,然後又因為申屠天音,發展到現在,一樁樁的仇恨累積起來,其實早就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了。

「好吧,我明白了,我會繼續暗殺他。不過,我一個人恐怕不行,我需要一千萬美金,我得請幾個在國外的同行。」丹尼說道。

「沒問題,但你知道規矩。」古定山說。

丹尼淡淡地道:「知道,我與古家沒有任何關係。」

窗外的雨淅瀝瀝地下著,沒有停歇的跡象。

同一時間,太陽山公墓里。

一座老墳被刨開,露出了裡面的骨灰盒。

骨灰盒是漢白玉石料,雨水洗掉了盒上的泥土,沒有半點**風化的跡象。

柯傑跳進了坑裡,伸手揭開了盒蓋。

骨灰盒裡面沒有骨灰,只有一隻塑料的變形金剛玩具。它很殘破,缺了一隻胳膊,一條腿。不過,還是能勉強辨認出來,它是汽車人博派陣營之中的大黃蜂。

「媽的,什麼玩意?」柯傑將大黃蜂扔進了骨灰盒裡,然後爬了上來,「埋好,不要讓人看出有人動過土。」

兩個特工跟著揮動鏟子填土。

柯傑走到了一邊,撥通了一個電話。

小區門口,一輛紅旗商務車裡,龍冰接了電話,「是什麼情況?」

「龍科長,你猜得沒錯,骨灰盒是空的,古定山當年收養的孤兒根本就沒死。」柯傑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龍冰說道:「立k發布清道夫令,讓我們的清道夫找到他,清除他。」

「是。」柯傑那邊掛斷了電話。

龍冰閉上了眼睛,她的腦海里卻不斷地浮現出在安全通道里發生的一幕,夏雷突然轉身過來,猛地地將她撞倒在地上,一顆狙擊步槍子彈便在那一剎那間從他的頭頂飛過……

夏雷的身上渾身都是謎,她看不透。

叮鈴鈴,叮鈴鈴……

夏雷的手機忽然也響了,在他正忙碌的時刻。

這麼晚了誰會打電話來?真是會挑時候。

叮鈴鈴,叮鈴鈴……

夏雷伸手抓起了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一看來電顯示頓時緊張了起來。

打來電話的是申屠天音。

「不要接。」阿妮娜纏著夏雷,湛藍的眸子里滿是溫柔的火焰,她想要第三次將夏雷融化,怎能允許這個時候有人來打攪?

夏雷也好尷尬,接還是不接?

叮鈴鈴,叮鈴鈴……

夏雷硬著頭皮給阿妮娜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滑開了接聽鍵,「是我,天音。」

「你沒事吧?」申屠天音的聲音里充滿了關切的意味。

「沒事,我……我已經回家了。」夏雷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麼晚打給你是想告訴你,那筆錢已經安全了,我打sun幫你從個瑞士銀行繞一圈,然後從我公司的賬戶打到你的賬戶,這樣的話,有人查這筆錢的來歷,你就可以說是我給你的。」申屠天音的聲音很溫柔。

「嗯,謝謝。」夏雷的心中有點兒感動,還有點了愧疚,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那你早點休息吧,錢的事明天中午錢就可以搞定,你不用擔心。」

「你也早點休息吧,替我向伯父問好。」

「好的,有空來看看他。」申屠天音掛斷了電話。

手機里已經沒有聲音了,夏雷卻還拿著手機在那裡發獃,他的心裡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我會緊張呢?我居然還有一點偷情被抓的感覺……我和她並不是戀人的關係啊,我怎麼會有這些奇怪的感覺?難道在我的心裡,初見她的那種感覺一直都在?」

阿妮娜忽然用藕臂圈住夏雷的脖頸,將他拉了下去。

她是直觀主意者,所以,她連是誰打來的電話都懶得去問……

「最後一次,好嗎?」夏雷的聲音在發顫。

「最後第二次,我們就這麼說定了,蓋章1

夏雷無力倒,很詭異的,他的腦海里總有一個申屠天音的影子,即便是在阿妮娜用嘴唇親吻他的……時候……候……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