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70章追兵趕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0270章追兵趕到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你究竟要把我們帶到哪裡去?」車子駛出市區的時候,桑清心又緊張了起來,眼淚無聲地落了下來。

桑悅悅已經睡著了,她畢竟是一個三歲的小孩子。她睡得很香,媽媽的眼淚落在她的臉上,她都沒有醒來。

「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夏雷說道。

「不,你沒有權利帶我們去什麼地方1桑清心的情緒有些失控,「放我們下去,我要下車1

「你難道你想見到丹尼嗎?」夏雷說。

「我不相信你,他在什麼地方?」

「醫院。」

「那你帶我們去醫院!這是郊區,你別想騙我1桑清心沖夏雷吼道。

夏雷皺起了眉頭,「我老實告訴你吧,你老公他其實……是個特工,我是他的同事。他受了傷,剛才那些人要抓你們母女倆要挾他。你們得跟我走,只有這樣你們才能安全,丹尼才能安全。」

「他是……特工?」桑清心狐疑地看著夏雷,她分不清這個青年的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

「你見到他之後你親自問他吧,總之,你要相信我,我不會傷害你們母女倆。」夏雷不想再說話了。關於丹尼的謊話說多了,他自己都覺得噁心。

桑清心總算是安靜下來了,一個人靜靜地想著什麼。

夏雷將車子開到了白鹿小鎮,然後又穿過小鎮進入了軍工廠的工地。

工地上建築公司的工人還在加班加點地建設工廠的基礎設施,建築公司的門衛還跟夏雷打招呼。

看見人多,桑清心的心總算是安定了不少。這裡畢竟有這麼多人,夏雷要是想綁架她和桑悅悅的話是不會將她們帶到這麼多人的地方的。夏雷也沒有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傷害她和桑悅悅。

夏雷開著車子穿過工地,來到了一幢板房前。板房的旁邊有一幢正在修建的別墅,也有工人在加班。這種情況讓桑清心又放心了不少。

夏雷解開了中控鎖,說道:「下車吧,這兩天你們暫時住這裡。」

桑清心下了車,跟著夏雷往板房走去,一邊小心翼翼地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夏雷說道:「這是一個軍工廠,還沒建好。」

聽是軍工廠桑清心的心算是徹底放了下來,「我什麼時候能見到丹尼?」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明天吧,明天我會安排你們見面。」

「謝謝你,我剛才的態度不好,請你原諒。」桑清心向夏雷道歉。

夏雷笑了一下,「沒事,這些都是我該做的。我帶你們去房間休息吧,這麼晚了,你抱著孩子也挺累的。」

「先生,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嗯,我叫夏雷。」夏雷並沒有隱瞞。

桑清心向夏雷鞠了一個躬,「謝謝你,夏先生。」

多麼樸實善良的女人啊,她一心想著見到丹尼,也為丹尼是特工的身份感到驕傲,可她卻不知道她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利用這麼淳樸善良的女人和一個天真可愛的孩子,無論是不是出於正義,夏雷都感到羞愧。

世事無奈,很多時候,我們都沒有選擇,要去做那些違心的事情。

將桑清心母女倆安排在了一間板房之中,夏雷也回到了阿妮娜暫時居住的板房之中。兩間板房只隔著一道泡沫和鐵皮打造的牆壁,這也方便他掌握桑清心母女倆的情況。

阿妮娜睡得很香,她並沒有察覺到有人進了她的房間。她露著一條腿在被子外面,板房裡也滿是她的沁人馨香。她很擅長使用香水,她身上的迷人香味也總是能勾起夏雷的**。

白嫩的美︶腿,淡雅迷人的馨香,這些都是誘人的因素,不過夏雷卻沒有半點那方面的心思。他的心裡想著的卻還是桑清心和桑悅悅這對可憐的母女。

夏雷走到床邊,將被子拉過來少許,蓋在了阿妮娜的腿上。

阿妮娜卻忽然醒了,用迷糊的眼神看著夏雷,「你去哪裡了?電話也打不通,擔心死我了。」

夏雷說道:「沒事,睡吧。」

阿妮娜鑽進了夏雷的懷裡,「我睡不著,我一閉上眼睛就能看到那個少了半邊腦袋的傢伙。」

夏雷輕輕地摟著她,安慰道:「這樣的事情以後不會再出現了,睡吧。」

阿妮娜用軟軟的聲音說道:「你不睡嗎?」

「我給龍冰打個電話就睡。」夏雷將手機掏了出來,啟動處於關機狀態的手機,然後撥了龍冰的手機號碼。

他的手機是在潛入古家百歲園關機的。干那種事情是必須要關機的,因為那個時候要是有誰給他打電話來,或者有誰給他發一條垃圾簡訊他都有可能暴露。

阿妮娜不安分了,她伸手解開了夏雷的腰帶。夏雷想打一下她的手,可這個時候龍冰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他趕緊縮回了手。

「什麼情況?」龍冰問。

「丹尼確實有一個女人,還有一個女兒。他的女人名叫桑清心,是天使孤兒院的院長,他的女兒名叫桑悅悅,今年三歲。」夏雷說。

「幹得不錯,我都沒有想到這種可能性,你不但想到了,還找到了。」龍冰很高興,「人在哪?」

「我帶到軍工廠的工地上來了。」

「看好她們,我現在就去陸軍醫院把丹尼帶走,我安排好之後會立刻聯繫你。」龍冰說道。

「好的……嗯。」夏雷本想說「再見」的,但因為阿妮娜的原因,他想說的再見變成了一個奇怪的聲音。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他突然肚子痛一樣。

「你怎麼了?」龍冰關切地道。

「沒事,嗯,掛、掛了吧。「夏雷不等龍冰說話便匆匆掛了電話。他才發現他的拉鏈早就開了,翹著屁股的阿妮娜正賣力地取悅他。

阿妮娜的說服力還是那麼強大,輕易就了個說服他的身體成為她的俘虜。他的心中本來有著很強的愧疚感,因為利用了桑清心和桑悅悅,可這個時候居然也消失了。

「你這傢伙,差點就被龍冰發現了。」夏雷好氣又好笑,佯裝氣惱地在阿妮娜的翹臀上拍了一巴掌。

啪一聲脆響,一片美妙的漣漪在蕩漾。

阿妮娜卻轉過了身來,拿翹臀對著夏雷。她的嘴巴沒法說話,但這個動作似乎是在對夏雷說了一百句充滿挑逗的話語。

夏雷無語,他苦笑了一下,伸手拿下那條黑色的蕾絲花邊……

激情有起也就有落,一切平息下來的時候夏雷的左眼微微地跳動了一下,隔壁房間里的情況一覽無餘地進入了他的視線。

桑清心和桑悅悅已經睡著了,呼吸均勻,還帶著點小小的鼾聲。一番驚嚇,桑清心的身心早就疲憊不堪了。

「睡了也好,不然板房這麼差的隔音效果,被桑清心聽見了我和阿妮娜這邊……那真是很尷尬的事情。」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

阿妮娜也睡著了,就像是一隻吃飽了青草的羊羔,很乖巧的樣子。

夏雷躺了幾分鐘便從床上下來,穿上衣服出門去上廁所。板房這種簡陋的臨時住處是沒法在房間里安裝一隻馬桶或者浴缸什麼的,最近的廁所也需要走三十米的路,他可不想光著身子出去。

上了廁所出來,工地大門外突然來了幾輛車,一輛布加迪威龍,還有幾輛看上去就很彪悍的豐田霸道越野車。後面還有車來,卻是兩輛沒有牌照的綠皮卡車。夏雷舉目一看,頓時吃了一驚,那兩輛綠皮卡車上拉的都是國民警衛隊的人。兩輛綠皮卡車,起碼五十人!

這些車子還沒停下,夏雷卻已經知道是古可武來了,他也知道古可文是來這裡幹什麼的。他轉身就往板房跑去。

所有的車子都在工地大門口停了下來。

布加迪威龍的車門打開,古可武從駕駛室里走了下來,大聲喊道:「就是這裡,下車1

建築公司的門衛見到這個陣仗哪裡還敢上前盤問,他躲在門衛室里連一個屁不敢放。

古可武的兩個保鏢一腳踢開了門衛室的門,將守門的保安架了出來。

「夏雷住在什麼地方?告訴我1古可武一臉的怒氣。

「你們、你們是誰啊?要幹什麼?」保安鼓起勇氣問了一句。

古可武一耳光就抽在了門衛的臉上,「夏雷在哪?說1

保安捂著臉指了一下工地後面的板房。

古可武揮了一下手,他帶來的人一窩蜂地往板房涌去。

板房裡,夏雷一腳踢開了桑清心和桑悅悅居住的那間板房並沖了進去。

桑清心被響聲驚醒,她驚恐地看著夏雷,「你、你要幹什麼?」

夏雷卻什麼都不說,一掌砍在了桑清心的頸動脈上。桑清心悶哼了一聲,軟軟地倒在了床上。

夏雷將桑清心扛在了肩頭上,然後將睡得很沉的桑悅悅抱在了懷裡,轉身就往板房外走。

阿妮娜也被剛才的響聲驚醒了,夏雷扛著桑清心從隔壁板房裡走出來的時候她也剛好從門裡走出來,她驚訝地道:「發生了什麼事?」

夏雷急道:「跟我走,快1

阿妮娜愣了一下,「我去拿衣服和鞋子。」

「別拿了,快1夏雷往板房後面的山林跑去。

這個時候阿妮娜也看見了工地上一大群人正往這邊來,她忽然意識了什麼,踩著一雙拖鞋往板房後面的山林跑去。拖鞋、黑色的蕾絲花邊和文胸,她的逃跑香艷絕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