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74章人生如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0274章人生如夢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人生如夢。

這不是一句台詞,而是一個道理。

三十年多年前,古定山還是街頭的一個混混,一朝改革開放,他抓住了機遇,一步步地往上爬,最終建立了北方集團,一個屬於他的商業帝國。與申屠家族不同,他的發家史是一部黑暗史,一路走來,每一步都沾滿了鮮血與罪惡。現在,端著盛著拉菲紅酒的水晶酒杯,站在比籃球場還寬闊的辦公室里回溯那段往事,這種感覺又怎麼不是一個夢呢?

可是,這個夢已經到了醒的時候。

「古董,這是今天的報紙。」一個年輕漂亮的女秘書走進了辦公室,她的手裡拿著厚厚一疊報紙,第一份報紙便是《國民日報》。

古定山淡淡地道:「放那吧。」

「古董,早晨最好不要喝酒。」女秘書溫柔地提醒道。

古定山笑了一下,「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女秘書卻沒有離開,她猶豫了一下才說道:「古董,今天的報紙……」

古定山的眉頭頓時皺了一下,「今天的報紙怎麼了?」

女秘書說道:「古董,你還是自己看一下吧。」

古定山走到了辦公桌前,隨手拿起了那一份《國民日報》。頭版頭條,寫的是他用一千萬就買下了一座價值幾十億的國有礦山的事情。這筆交易還牽扯到當地民眾的拆遷補償糾紛,他沒有給那裡的村民合理的補償,村民不滿,他派人武力鎮壓了那裡的村民。其中一個帶頭的村民更被刺成重傷,不治身亡……

「媽的!這個寫文章的霍英是誰?」古定山將手中的水晶酒杯摔在了地上,怒不可抑地道:「他不知道我古定山是誰嗎?還是,他活膩了?」

女秘書打了一個寒顫,不敢說話。

古定山的視線跟著又移到了另一份報紙上,那是一份《財經日報》。這份報紙的頭版頭條寫的也是他古定山涉嫌違規幾支股票的是事情,涉案金額達三十億……

接下來的幾份報紙是一樣的情況,每一份報紙的頭版頭條都是揭露他古定山和北方集團的違法違紀的事情。

「這是怎麼回事?」古定山快發瘋了,「這是怎麼回事1

女秘書不敢看古定山,每次古定山發怒的時候她都感到害怕。

古定山將所有的報紙掃到了地上,他冷笑道:「這些傢伙怕是收了那小子的錢吧?夏雷啊夏雷,你他媽.的也太天真了,你以為你花點錢讓報紙寫幾篇文章就能推翻我一手建立的這一切嗎?你他媽.的是在做夢1

嘟嘟嘟,嘟嘟嘟……

辦公桌上的電話機忽然響了。

古定山一把抓起了話題,吼道:「誰?有屁就放1

話筒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老古,是我。」

古定山頓時愣了一下,跟著說道:「老裘,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剛才遇到一點煩心的事。」

「我知道,我理解,沒事。我打電話來是要告訴你,事情搞砸了。那邊的人已經抓了你的兒子,你趕緊出去躲一躲吧。」

古定山的甚至頓時搖晃了一下,臉上也不見半點血色,白得像一張紙。

「抱歉,這次我也沒法幫你了。你錯就錯在不該派那個殺手去暗殺夏雷,他現在已經成了那邊的證人了。」

「不可能!丹尼不會出賣我1古定山激動地道:「老裘,這事你一定得幫我,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你不要忘了,你從我這裡拿走了多少1

「哼1話筒里傳來了一個冷哼的聲音,「古定山,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我……」古定山想說是,可話到嘴邊又沒有勇氣說出來了。他知道對方的身份,也知道對方的手段。

「古定山,我要是不肯幫你的話,我就不會打電話通知你跑路了。你是一個聰明人,你現在立刻出國,你下半輩子照樣榮華富貴。你要是捨不得你在國內這點資產,你弄不好連命都要搭進去1對方的聲音很嚴厲,不容抗拒。

「可是,可武還在他們的手裡,我走了,他怎麼辦?」

「你放心吧,我會照顧他,他最多兩三年。你是北方集團的法人,你做的事,他不用負責。」

「好,我馬上走。」古定山做出了決定。

「不要告訴任何人你的行蹤,記住了。我安排人來接你。」

「好,我準備一下。」古定山掛斷了電話。

女秘書試探地道:「古董,你要出去嗎?我去安排車。」

古定山說道:「不用,你馬上把財務總監給我叫過來。」

「好的,我馬上去。」女秘書轉身離開了古定山的辦公室。

就在女秘書離開辦公室之後,古定山的身子一軟,一屁股癱坐在了沙發上。他一手建立了北方集團,他古定山在亞洲也赫赫有名。他甚至還憧憬著洗白資產和身份之後進入政界,往更高的境界奮鬥——可是,他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帝國就在今天早晨轟然崩塌了,他這樣聲名顯赫的人物居然淪落到了要跑路的境地!

這一切就像是一個夢,一點都不真實。

「夏雷1古定山突然怒吼了一聲,他的恨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同一時間,白鹿鎮。

阿妮娜帶著桑清心和桑悅悅走出了旅館。

龍冰雖然是第一次見到桑清心和桑悅悅,但她也知道這對母女倆便是她要找的人,是讓丹尼就範的關鍵人物。然後,她的視線移到了阿妮娜的身上,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她的牛仔褲是怎麼回事?」

一個金髮美女穿著一條男士牛仔褲,而且還短一截,屁股都被布料勒變形了,這確實很滑稽。

夏雷不好意思地道:「我們逃走的時候很匆忙,她沒有時間拿她的衣服。」

「你們還真是會玩埃」龍冰淡淡地說道:「不過玩玩就算了,你和她是沒有結果的。」

夏雷,「……」

桑清心抱著桑悅悅快步走來,「夏先生,我什麼時候能見到我丈夫?」

夏雷說道:「很快就能見到了,這位是龍小姐,一切都將由她來安排。」

「上車吧,我帶你去見你的丈夫。」龍冰說道。

幾分鐘后,兩輛別克商務車來到了小鎮警察局。龍冰沒讓桑清心和桑悅悅下車,而是帶著夏雷進了警察局。

辦公樓前,一老一少兩個警察笑著跟龍冰和夏雷打招呼。夏雷也笑著回應。除了這兩個警察,警察局裡的大廳里還站著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特工,不難猜到,龍冰和他的人是分頭行動,她帶著人趕來支援他,另一路人馬則將丹尼帶到了這裡來。

桑清心和丹尼在這裡見面是挺合適的,因為桑清心信任警察。

「丹尼知道他要和桑清心見面嗎?」往一間審問室走去的時候,夏雷出聲問道。

龍冰點了一下頭,「來的路上我跟他提了一下,不過他不相信。」

夏雷說道:「他很狡猾,也很多疑,這種情況下他大概以為我們是誆騙他,不過,桑清心和桑悅悅都在這裡了,我們取得他的信任倒不是難事。」

龍冰說道:「但是我還是有點擔心,如果無法說服他做我們的證人,我們這一次就只能讓古定山流血,卻要不了他的命。」

「交給我吧,我來說服他。」夏雷說。

龍冰推開了審問室的門。

審問室里放著一張移動式病人床,丹尼靜靜地躺在病床上,面無表情地看著進門的夏雷和龍冰。不過,他只是故作鎮靜,他的眼神里充滿了擔憂與焦急的意味。他知道即將與誰見面,他沒法保持一顆平靜的心。

夏雷笑著說道:「丹尼,我們又見面了。」

丹尼只是冷哼了一聲。

夏雷說道:「好吧,我知道你恨我,我不介意,我仍然願意幫你。」

「別假惺惺了,我會感到噁心,有屁就放吧。」丹尼冷冷地道。

夏雷說道:「桑清心和桑悅悅就在外面,我隨時可以讓你們一家團聚。」

丹尼的嘴唇動了一下,但什麼都沒說出來。

夏雷說道:「你可以假裝不動心,我也不在乎。我就直說了吧,幸好我昨晚去得早,不然她們母子倆就落在古可武的手中了。古可武帶著幾十個人追了我們一夜,我們直到今天早晨才脫困。我想你也一定知道她們母子倆要是落在古定山的手中是一個什麼下場吧?」

「他會照顧她們母子倆。」丹尼說道。

夏雷冷笑道:「帶著幾十個人,還帶著槍,這是在保護她們嗎?你跟了古定山二十年,你應該了解他的為人吧?」

丹尼又閉上了嘴巴。

勸說到這裡,丹尼還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夏雷也有些起火了,「你說吧,你要怎麼才肯做我們的證人?」

「幫我帶句話,我對不起她們。」丹尼說道:「至於做你們的證人,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它不會發生。」

「你……」夏雷頓時氣結當場,他真想一巴掌給丹尼抽過去。不為別的,只為他對不起桑清心那麼善良淳樸的女人!

一直沒出聲的龍冰說道:「丹尼,剛才我抓了古可武,這事你不知道。」

丹尼頓時愣了一下,眼神變得閃爍了起來。

「你不做證人的話,我抓了他也沒多大用。」龍冰淡淡地道:「你確定不合作嗎?你要是確定的話,我就把古可武放了,還有他的一大群帶著槍的手下。當然,我想你也不想見你的老婆孩子了,我會把她們母子倆和古可武一起放了。」

丹尼的嘴巴頓時張開,可又慢慢地閉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