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76章人死如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0276章人死如狗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夜色蒼茫,一輛悍馬越野車從京都的方向往北方駛去。車輪碾扎著泥巴裡面發出的聲音,四野里是一片沒有人煙的荒地。而車還在繼續往前開,彷彿是在尋找最黑暗,最偏僻的地方。

顛簸的路況讓小憩中的古定山醒了過來,他記得車子是在往蒙古方向行駛的,而蒙古也是他的逃亡之路的第一站。可是現在,他發現他在一條荒無人煙的小路上行駛。視野里的黑暗讓他驟然緊張了起來,「這是往哪開?」

「古老闆,剛才大路上有警車,我們得避一下。」司機說道。

「老裘呢?他什麼時候來?」古定山問了一句,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裡總覺得不踏實。

「古老闆,他會來的,你放心吧。」司機說道。

車子繼續往前開,雪亮的車前燈照亮了一片空間。前面是一片低矮的山丘,還有一個水庫。

古定山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他突然拔出了槍,用槍指著司機的頭,「媽的,停車1

司機跟著將車停了下來,但並不緊張,「古老闆,你這是幹什麼?」

古定山冷冷地道:「老子幹這種事情的時候你還在你媽懷裡吃.奶,想幹掉我?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幹掉你?」

司機淡淡地道:「我相信。」

「下車!滾1古定山用槍口戳了一下司機的腦袋,「滾回去告訴姓裘的,如果我死了,他也別想太平1

「我老闆就是怕不太平。」司機說。

古定山頓時愣了一下,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就在這時,車窗玻璃突然炸裂,一顆子彈從側面飛來,瞬間扎進了古定山的腦袋。血花迸射,古定山連哼都沒哼出一身便倒在了後排沙發上。

他從混跡街頭的混混變成身家幾百億的億萬富豪,再變成一具屍體,整個過程長達三十年。這個過程漫長且充滿曲折,甚至還富有傳奇色彩,可是在活人的眼裡,這個過程卻彷彿只有一秒鐘,也毫無意義。

司機回頭看了古定山一眼,然後打開車門下了車。

一個拿著狙擊步槍的人從路邊的樹林里走了過來,與司機一起拖著古定山的屍體往水庫邊走去……

古定山生前不可一世,可他現在和一條死狗沒什麼區別。

就在古定山被人拖著往他最後的歸宿走去的時候,夏雷、阿妮娜和夏雪正在京都最負盛名的全德烤鴨大快朵頤。

「我真沒想到華國的廚師能把鴨子也做得這麼好吃。」阿妮娜很開心的樣子,「我越來越喜歡華國了。」

夏雪抿著嘴,笑盈盈地看著阿妮娜,「夏美姐,你是因為烤鴨才喜歡我們華國的嗎?僅此而已嗎?」

阿妮娜偷偷地看了夏雷一眼,她顯然不是因為烤鴨才喜歡華國的,可她嘴裡說的卻是別的,「最後一句是什麼?金子?耳醫?我只知道五官科醫生。」

夏雪,「……」

這個洋嫂子什麼都好,就是交流不順暢這點不太好。

夏雷說道:「小雪,過兩天我就要回海珠了,你好好讀書,照顧好自己。」

「幾點的飛機?我去送你。」夏雪說。

夏雷說道:「不用,讀你的書。」

夏雪不滿地癟了一下嘴,但沒在堅持了。

「雷,你什麼時候回來?」阿妮娜看著夏雷。有人的時候,她就叫夏雷的小名,沒人的時候她更喜歡叫夏雷的另一個名字,盧卡斯。

「我也不確定,但估計要待幾天。那邊公司里只有管靈珊一個人看著,很多事情她做不了主。另外,我也要去蜀地一趟,看看那邊的分公司建得怎麼樣了。」夏雷說。

古家的事情雖然沒有塵埃落定,但也差不多了。解決了古家這個麻煩,他也終於可以將精力放在他的事業上了。海珠的雷馬製造公司,蜀地德陽的分公司,還有京都白鹿的軍工廠,這三家公司猶如三隻馬駒,而他要將這三隻馬駒打造成戰馬,千里馬,這是需要付出精力和時間的。

叮鈴鈴,叮鈴鈴……

「哥,是不是冰姐給你打電話來了?」夏雪問。

「不知道。」夏雷掏出了手機,看了一眼,卻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戰馬不接電話?」夏雪好奇地道。

夏雷滑開了接聽鍵,然後他聽到了手機里傳出來的聲音,「姓夏的,你把我爸怎麼了?」

手機里的聲音是古可文的聲音,充滿了怨毒的意味。

夏雷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古小姐,我想你弄錯了吧?你爸那麼大一個人了,他去什麼地方,關我什麼事?」

「一定是你害了他!我知道,一定是你1古可文的情緒有些失控。

「莫名其妙。」

「夏雷,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不會放過你1

「你神經病1夏雷掛斷了電話。

「哥,是古可文給你打的電話嗎?」夏雪擔憂地道。

夏雷點了一下頭,本來是一副好心情,可古可文一個電話打來,他連吃烤鴨的心情都沒有了。

聽古可文的口氣,古定山好像失蹤了?這是怎麼回事?

夏雷想給龍冰打個電話,可忽然又想起了白天龍冰在白鹿鎮警察局叮囑過他的話,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心裡也暗暗地道:「龍冰讓我不要再攙和這件事,其實就是不想讓我再招惹那幾隻老虎,避免惹火燒身。以她的能耐,她會不知道古定山潛逃了嗎?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我操心我只需要防備著股價餘黨的垂死反撲就行了。」

古定山失蹤了,古可武被抓了,古家就只還剩下一個古可文,一個女人,夏雷並不是很擔心。

夏雷沉默,夏雪卻氣呼呼地道:「那個女人還想怎麼樣?她給我們製造的麻煩還不夠嗎?要是我碰見她,我一定給她一耳光1

阿妮娜笑了一下,「小雪你真厲害1

「那是當然,我最近跟冰姐學了擒拿和散打,我不會怕她。」夏雪晃了一下白生生的拳頭。

夏雷心中一動,「小雪,除了擒拿散打,龍冰還教你什麼?」

「可多了,射擊、駕駛、化妝、速記……」夏雪一口氣說了一大堆。

夏雷的眉頭卻皺了起來,龍冰這哪裡是在教夏雪自衛的本事,簡直是想將她訓練成特工!

「以後別跟她學這些,好好讀書,聽見了嗎?」夏雷表情嚴肅地道。

夏雪翹起了小嘴,「為什麼?哥,我喜歡學那些本事。從小到大都是你在保護我,我學會了那些本事就沒人敢欺負我了,我自己就能保護我自己。」

夏雷板起了面孔,「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夏雪說道:「哥,我已經是成年人了,我有權決定我要學什麼,我要做什麼,你不能照顧我一輩子,還有,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請你不要再用看小孩子的眼光看我1

夏雷頓時愣住了,心也莫名其妙疼了一下。從小到大,夏雪都是一個乖乖女,也從來沒有用這種口氣跟他說過話。可是現在,她一點都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小雪,你哥哥是為了你好,成為特工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你不會喜歡那種生活的。」阿妮娜也勸說道。

夏雪瞪了阿妮娜一眼,忽然從餐桌上站了起來,「我不吃了,我回學校去了。」

「小雪,你……」阿妮娜站了起來,想勸夏雪留下來,可是夏雪卻氣沖沖地走了。

夏雷說道:「算了,讓她走吧。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還在叛逆期,等她以後真正長大了她就會明白。現在說再多他也聽不進去。」

「難道你已經默許她成為特工了嗎?」

夏雷搖了一下頭,「沒我的允許,誰也別想把她變成特工。」

「哎,我要是有一個妹妹,她也一定會讓我頭疼。」阿妮娜苦笑道:「我們也別吃了,我們出去看看她吧。」

「好吧,我們也走吧。」夏雷起身離開了餐桌。

夏雪並沒有離開,她站在夏雷的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旁邊,賭氣地踢了車胎一腳。小嘴翹著,眼裡也含著淚花,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女孩的樣子。

阿妮娜說道:「你去和她聊聊吧,我等你們。」

夏雷向夏雪走了過去,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站在夏雪的身邊。

夏雪看了夏雷一眼,也什麼都沒說。

夏雷忍不住笑了,「還和我賭氣啊?你看你這個樣子,你覺得你長大了,成人了,可是你真的還是一個孩子。我不照顧你,誰照顧你?」

夏雪的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夏雷白了她一眼,「上車吧,我送你回學校。」

「哥……對不起。」夏雪垂下了螓首。

夏雷拍了一下她的腦袋,「傻瓜,跟哥道什麼歉,你又沒有做錯什麼。你跟龍冰學本事我不反對,但不能要她給你的工作,你記住了嗎?」

「嗯,我記住了。」夏雪笑了。

「對了,這段時間她教你這些本事的時候,有沒有提到我什麼?」夏雷忽然想起了什麼。

「有啊,我們沒事就聊你。」夏雪說道:「她說你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我覺得她說得很誇張,你在我心裡其實是一個大笨蛋。」

「你這丫頭居然敢這樣說我?」夏雷揮手去打夏雪,夏雪卻一早就逃走了。

阿妮娜笑盈盈地看著圍著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追逐打鬧的夏雷和夏雪,心中卻是一聲嘆息,「我怎麼想家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