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79章大鱷與肥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0279章大鱷與肥肉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原計劃是先回海珠,但夏雷臨時改變了主意,直飛蜀地。他在蜀都待了兩天,視察分公司的工地,處理那裡的事務。周小紅幹得還不錯,她的當地人,與當地的關係處得不錯。有尹浩幫忙,需要他這個老總操心的事情其實很少。

兩天後,夏雷回到了海珠。

魯勝已經出院了,回到了公司上班。夏雷驅車來到公司的時候,是他親自給夏雷開的伸縮門。兩人聊了一會兒。

來到辦公室,夏雷便將秦香叫到了辦公室。

管靈珊給兩人泡了一杯茶,」夏總、香姐喝茶。」

秦香非但不介意管靈珊叫他香姐,還很高興的樣子,面帶含羞的笑容。就在管靈珊將茶杯放在他的面前的時候,他伸手在管靈珊的伸手抹了一下,管靈珊的西服外套里的一件小物品便轉移到了他的手中。

管靈珊什麼都沒發現,但夏雷卻看得清清楚楚,秦香居然把人家女人專用的姨媽巾給偷了。

秦香似乎也被他偷到的東西給雷到了,一伸手便扔到了夏雷的腿上。

夏雷彷彿是觸電了一樣,趕緊抓起那包姨媽巾,然後起身拍了一下管靈珊的肩頭,「靈珊,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管靈珊扶了一下鼻樑上的黑框眼鏡,有些靦腆地道:「夏總,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只怕做得不夠好。」

就在她說話的時候,夏雷已經將那包姨媽巾偷偷地放進了她的衣兜里。

「去吧去吧,忙你的去吧,我和秦香談談。」夏雷說。

「嗯,你們談,我去核查一下財務那邊的報表。」管靈珊說。

管靈珊離開之後夏雷瞪了秦香一眼,「你這傢伙偷人家的衛生巾幹什麼?」

秦香湊到了夏雷的身邊,「我哪知道啊,一時手癢而已。」然後,他舉起了手裡的一隻手機,笑著說道:「就像現在。」

秦香手裡的手機是夏雷的手機。

夏雷笑了一下,攤開左手的手心,他的手心裡躺著一支口紅。

兩個神偷的這一次較量,結果是不分伯仲。

「我了個去,你的手藝越來越好了,真是教會徒弟餓死師父。」秦香苦笑了一下,他將手機放到了夏雷的手中,然後拿走了夏雷手中的那支口紅。

夏雷說道:「我們談正事吧,你去一趟京都吧。」

「去京都幹什麼?」

「去修一座孤兒院,天使孤兒院。」夏雷說。

秦香訝然地看著夏雷,「你要進軍慈善界了嗎?在這個圈子裡混的大都是想撈政治資本的,難道你想走政治路線?」

「去你的,什麼政治不政治的,我沒興趣。」夏雷說道:「你去修孤兒院,你修好的時候那邊的軍工廠也差不多完工了,我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坐鎮軍工廠。」

「你啥也別說了,我現在去定機票。」秦香轉身就走。

「等等,你著什麼急?把這份計劃書拿上,不然你怎麼知道修什麼孤兒院?」夏雷從公事包里拿出了一隻文件袋遞到了秦香的手上,並說道:「還有,你可以把伯母帶過去,那邊的醫療條件好,你可以讓她在那邊養病,所有的費用都算公司的。」

秦香看著夏雷,眼神脈脈,「老闆,小女子無以為報,以身相許怎麼樣?」

夏雷的背皮頓時麻了一下,瞪眼道:「去你的,我可不是你的菜。你去了京都之後幫我盯著一下我妹妹,不要讓壞小子靠近她。」

「明白。」秦香笑了一下,扭著腰走了。

對於秦香來說,從一個超市主管變成一個軍工廠的負責人,這幾乎是一步登天的提升,他當然樂意。而對於夏雷來說,他也需要秦香這樣一個完全信得過的人坐鎮軍工廠,為他處理那邊的事務。至於阿妮娜,夏雷當然信得過她,可是她是典型的技術型人才,對經商並不在行。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的身份太特殊,根本就不敢拋頭露面,而作為軍工廠的負責人,拋頭露面的時候肯定是很多的。

秦香離開之後,夏雷也進入了工作狀態,處理公司事務,召開公司管理層會議,聽取他們的彙報,忙得不可開交。

下午下班的時候,夏雷接到了申屠天音的電話。

「回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申屠天音的語氣裡帶著淡淡的責備的味道。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公司堆積了一大堆事情要我處理,我忙不過來。我其實打算明天過來看你和伯父的。」

珠海這個地方太小,申屠天音要想獲得某個人的信息那真的是太容易了。

「那你現在還忙嗎?」

「忙完了,剛下班。」

「嗯,那太好了,我要請你來參加我的生日派對。」

「你……生日?」夏雷大感意外。

「嗯,我今年……又大了一歲。」申屠天音笑著說。

年齡是女人的秘密,這點就算是申屠天音這樣的女人也不例外。

夏雷歉然地道:「真是不好意思,你在什麼地方?我馬上過來。」

「群英會所。」申屠天音說。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怎麼會在那個地方?」

「你來了就知道了。」申屠天音並沒有解釋。

「好,我這就過來。」夏雷掛斷了電話,心中卻是一片困惑。

群英會所是古家的地方,申屠天音的生日派對怎麼會在那個地方舉行?

一個小時后夏雷驅車來到了群英會所。停車場里已經停滿了豪車,不少衣著光鮮的男人和女人成雙成對地往會所里走去。其中不乏社會名流,還有娛樂圈的大牌明星,還有運動明星,真箇是貴賓如雲。

夏雷從車上下來,捧起了一束玫瑰花。他看到了站在門口迎賓的申屠天音,他走了過去。

他本想買一點更體面的禮物的,可時間有限,路過一家路邊花店的時候他便隨手買了一束玫瑰花。玫瑰花很鮮艷,也很新鮮,但包裝卻顯得有些低檔。不過他覺得這沒什麼,申屠天音這樣的女人不缺任何禮物,一束花表示一下祝福也就行了。

申屠天音也看到了夏雷,自然也看到了夏雷手中的玫瑰花花束,她微微呆了一下,然後又是一副喜不自禁的樣子。

「生日快樂。」夏雷走到了申屠天音的身前,然後將手中的玫瑰花花束遞給了申屠天音。

申屠天音深深地嗅了一口玫瑰的香味,忽然給了夏雷一個淺淺的擁抱,「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

夏雷尷尬地道:「我本來想給你買一條裙子什麼的,可是……沒時間了。」

「我就喜歡你送我的玫瑰。」申屠天音湊到了夏雷的耳邊,用很小的聲音對他耳語,「你不會告訴我,你不知道玫瑰代表什麼吧?」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玫瑰代表愛情,這是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識。一個男人送一個女人玫瑰,那就表示著他想追求這個女人。

夏雷看著與他面對這面的申屠天音,她還是那麼美艷絕倫,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第一次見她的感覺忽然湧上心頭。這一剎那間,他的神思一片恍惚,他也搞不清楚是他無意買來代表愛情的玫瑰花,還是潛意識裡想買玫瑰花向申屠天音表白。

可是,面對申屠天音的俏皮而又帶著挑逗意味的話語,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們進去吧。」申屠天音非常了解夏雷的性格,他能送她玫瑰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她沒想過一下子就得到全部想要的東西。

夏雷這邊也暗暗鬆了一口氣,他跟著申屠天音往會所里走去,一邊說道:「對了,怎麼會在這個地方舉辦生日派對?」

申屠天音抿嘴笑了一下,「古定山失蹤了,古可武被抓了,這件事你不會不知道吧?」

這都是夏雷一手造成的,他怎麼會不知道,他說道:「我知道,可這和你在這裡開生日派對有什麼關係呢?」

申屠天音壓低了聲音,「我得到的消息是你斗垮了古家,可你的反應太遲鈍了。」

「呃?」夏雷困惑地道:「我怎麼反應遲鈍了?」

「古家的產業遍布各行各業,資產數百億,其中很多資產都是非法佔有的國有資產。這些資產被嚴重低估,很多人都紅著眼睛盯著,隨時準備出手拿下。你斗垮了古家,可你在這方面卻沒有任何動作,你不是反應遲鈍是什麼?」申屠天音反問夏雷。

夏雷這才反應過來,申屠天音說他反應遲鈍是什麼意思。

確實,古家的絕大多數資產都是非法得到的,價值被嚴重低估。現在古家倒台了,這些資產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無主的蛋糕,它自然會吸引眾多的大鱷覬覦,隨時準備出擊。而他這個斗垮古家的人卻沒有任何動作,真的是反應遲鈍了。

「你不打算出手嗎?」

夏雷想了一下,「怎麼出手?」

申屠天音說道:「古家已經完了,很多資產都會收歸國有。其中很多資產包括企業都會拿出來拍賣,但能拿到拍賣會上拍賣的資產其實只是一些被人挑剩下的雞肋,正在的大肉只能在台下搶。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這個群英會所是古可武的產業,它的實際價值是兩億,但我已經以五千萬的價格拿下來了。」

夏雷心中駭然。這才幾天的時間,古定山的下落都還沒查到,古可武也還沒有被宣判,古家的資產卻已經在更換主人了!

與申屠天音在一起,夏雷忽然發現他的這點商業頭腦和手腕簡直是不值一提。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