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230章生日派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0230章生日派對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申屠天音似乎是在用她自己做教材,用這種方式給夏雷上一節資本掠奪的課。

在華國,老老實實做生意的人要想做大,千難萬難。很多億萬富翁之所以能在改革開放的三十多年裡雨後春筍一般冒出來,其中又有多少是憑自己的真本事踏踏實實做生意做大的呢?少之又少。資本擴張其實就是吃掉別人,讓自己變得更強大,這個過程充滿了血腥的味道。

申屠天音給夏雷上的這一課很簡單,但卻足夠生動。

古可武之前挖空心思想謀取她的身體和申屠家的萬象集團,可現在申屠天音卻大張旗鼓地搶奪他以前的資產。這對於古可武來說覺得是一個惡毒的諷刺。

「這裡不適合談這種事情,待會兒我們好好聊聊。你才是那個最應該吃蛋糕的人,你如果連叉子都不動,那未免也太說不過去了吧?」申屠天音說。

夏雷卻淡淡地搖了一下頭,「天音,古家的事我不攙和了,我對古家的資產也不感興趣。」

「你?」申屠天音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夏雷,她真的不明白夏雷為什麼在這樣的快速擴張資本的機會面前居然也無動於衷。

夏雷卻只是笑了笑,沒有解釋。

資產快速擴張這種事情誰不想呢?用五千萬買下價值兩億的資產,百分之三百的利潤,甚至更多。或者用一億買下價值十億的礦山,資本一下子翻十倍。這樣的事情,又有幾個人能抵擋它的誘惑呢?就連身家幾百億的申屠天音都抵抗不了這種誘惑,出手了,更何況是別人呢?

然而,心動歸心動,夏雷卻看到了別人看不到或者忽視了的層面。

古定山從一個街頭混混變成了一個身家數百億的大鱷,他發家的方式其實也是這樣的,搶別人的,搶國家的。如果不是這樣,他現在恐怕還在街頭當混混。可是,他現在的下場又是什麼樣的?

搶別人的,終究要還。

搶國家的,法律遲早收拾你!

古定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同時也是一個失敗的例子。如果他沒有搶國家那麼多東西,他所建立的北方集團又怎麼會如此迅速地崩塌?

所以,看穿了這一點,就算再誘人,再心動,夏雷也不會像申屠天音這樣出手去搶奪古家的財產。他的事業要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前進,他賺的每一分錢都是乾淨的。只有這樣,如果將來誰想動他,那也沒有把柄可拿,無縫可鑽!

「雷,機會就只有一個,你不考慮考慮嗎?」申屠天音並沒有放棄勸說,「我其實準備向你推薦北方集團的一家有色金屬公司,你是搞機械製造的,如果你拿下那家公司,你會節省一大筆原材料費用。我有渠道,我能幫你拿下。」

夏雷笑道:「不用勸我,我已經決定了。還有,這樣的事情你也少攙和吧。」

申屠天音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有些不悅地道:「你是嫌這些資產不幹凈嗎?還是覺得我做生意的方式不光明正大?」

「你想多了。」感覺到她的語氣有了明顯的變化,夏雷趕緊解釋道:「我只是覺得古定山是一個前車之鑒,他走過的路,你最好別再去走。」

申屠天音苦笑了一下,「看來是我多事了,好吧,我不勸你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可不想和你爭論做生意的觀點。你等我一下,我去招呼一下客人,待會兒我來找你跳舞。」

夏雷點了一下頭,「嗯,你去忙你的吧。」

申屠天音轉身走向了幾個剛剛進門的賓客,面帶笑容與人寒暄。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她真的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可是她的野心似乎也越來越大了。萬象集團已經發展到了今天這種規模,她還有什麼不能滿足的呢?非要去碰古定山的不法資產。她有沒有想過,只要她碰了,現在沒事,可幾年甚至二三十后,有人抓住她的這些把柄,她又該怎麼面對呢?」

人心比天高,賺到了一百億的人會渴望賺到一千億,賺到一千億的人會渴望賺到一萬億。這種**不會有盡頭,除非生命終結。

「夏先生,你是一個笨蛋。」傅明美忽然湊了過來,說了這麼一句話。

夏雷倒不介意,笑著說道:「謝謝你提醒,要不我都忘記了。」

「我可沒跟你開玩笑。」傅明美說道:「天音姐是一個非常驕傲的女人,她非常能幹,她最忌諱別人教她做事,你居然說教她,你這樣做不僅得不到半點好,她還會給你打低分。」

「打低分?」夏雷訝然地道:「打什麼分?」

傅明美湊到了夏雷的耳邊,「她要的男人必須是一百分的滿分男人,以你剛才所犯下的錯誤,你的得分起碼會被減去五分。」

夏雷的心中頓時有了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完美的人,她想要的男人卻是一百分的完美男人,這樣的要求算不算是愛情潔癖呢?

「你呀,找個機會哄哄她吧,說不定你的分數又上去了。」

夏雷笑了笑,「我不介意她給我打多少分,我就是我,我不會為了誰而改變我自己。」

傅明美白了夏雷一眼,然後抬手指了一下正與申屠天音交談甚歡的青年男子,「我再好心提醒你一下吧,你看見那個青年了嗎?他名叫安秀賢,韓國神域集團的少董,他的父親是老牌政治家,據說有望在下一屆韓國總統競選之中勝出。」

夏雷的視線落在了那個安秀賢的身上,即便是同性,他的雙眼為為之一亮。這個安秀賢身材頎長挺拔,容貌也彷彿是經過手術刀精雕細琢出來的,俊美至極。他的身上也有著一種高貴的氣質,這種氣質是真正的貴族氣質,那不是賺多少錢就能養成的。

申屠天音與安秀賢站在一起,給人一種天造地設的感覺,那畫面美得讓人嫉妒。

傅明美卻又抬手指了一下安秀賢旁邊的男人,「那是跳水王子,圖青龍。他也是天音姐的追求者之一,很多媒體都說他擁有人類最完美的基因。」

夏雷的視線又移到了圖青龍的身上。這個圖青龍雖然不及安秀賢俊美,但擁有人魚線身材的他顯然顯得更成熟性感,俊秀的臉龐上留著一抹下須,男人味十足。圖青龍的身上也有著一種很特殊的氣質,給人一種特別陽光,特別健康的感覺。如果他和申屠天音在一起,那也是金童玉女般的一對。

夏雷收回了視線,只是笑了笑,什麼都沒說。

「你笑什麼?」傅明美不滿地白了夏雷一眼,「如果不是義叔喜歡你,我才懶得告訴你這些呢。你不知道天音姐有多少優秀的男人在追求,以前有古可武在,沒人敢冒頭,現在古可武被抓了,這些人可不會放棄的,你要是不加把勁,你會被淘汰的。」

古家不倒,古可武的權勢還在的時候,這些人不敢跟古可武搶女人,可是古可武被抓起來之後,這些人就都冒出來了。古家的敗亡還真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情。

夏雷卻只是笑了笑,「明美小姐,我看你還是少操.我的心了,你應該操一下你自己的心,談對象了嗎?我給你介紹一個。」

「去你的,你要是就這樣下去,總會有一天你會躲在被窩裡哭的。」傅明美不想跟夏雷聊下去了,轉身離開了。

夏雷靜靜地呆了一下,他在心裡暗暗地問他自己,「我會躲在被窩裡哭嗎?」

梁思瑤離開之後,他倒是躲在被窩裡哭過,可他發誓那是最後一次。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申屠天音、安秀賢和圖青龍的身上,三個人說說笑笑,氣氛很是融洽。安秀賢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語,談吐風趣幽默。圖青龍也不差,舉止得體,很擅長展現他自己的最優秀的一面,也是一個很懂得討女人弧

這時門口突然推進了一輛花車,那輛花車上堆滿了玫瑰花,玫瑰花的畫中中放著一塊巨大的蛋糕。在那塊蛋糕上用巧克力寫著申屠天音的名字,還有一句韓文祝福語。

大廳里頓時響起了一片掌聲。

申屠天音高興地道:「秀賢,謝謝你,上面寫著什麼?」

安秀賢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我要把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都給你。」

申屠天音微微愣了一下,臉頰上也多了一抹紅暈。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視線移到了夏雷的方向。

夏雷沖她微笑了一下。

安秀賢拿起點蠟燭的工具點亮了蛋糕上的蠟燭,然後溫柔地道:「天音,許個願吧。」

申屠天音閉上了眼睛,對著跳躍的燭火許下了一個願望。

賓客們唱起了生日歌,氣氛一下子變得歡快了起來。

「切蛋糕吧。」安秀賢的聲音總是那麼溫柔。

申屠天音接過安秀賢遞給她的刀具切蛋糕,沉浸在鮮花與祝福之中的她似乎有些陶醉了,忘掉了她最在乎的那個人。

「生日快樂。」夏雷的聲音很小,只有他自己能聽見。

這時一個侍者走到了夏雷的身邊,低聲說道:「先生,有人要見你。」

夏雷看了侍者一眼,「誰要見我?」

侍者客氣地道:「是一位小姐,她沒有告訴我名字,只是讓我來傳話,請跟我來吧。」

「她在什麼地方?」夏雷掃視了一眼大廳,大廳里所有的賓客的視線都聚集在申屠天音和安秀賢的身上,根本就沒人看著他這邊。

「先生,請跟我來吧。」侍者沒說那個女人在什麼地方,他往一道側門走去。

夏雷心中一片疑惑,他猶豫了一下,跟著那個侍者走向了那道偏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