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00章 遺
小說:| 作者:| 類別:

0300章 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黎明時分雨終於停了。森林裡瀰漫著一層厚厚的霧氣,能見度僅有幾米。一陣鳥雀的鳴叫將乾草鋪上的一對男女喚醒了過來。

兩人同時聽到鳥雀的叫聲,又同時睜開了雙眼,然後便同時看見了對方。四目相對,唐語嫣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夏雷的臉龐,她這才發現她居然是被夏雷摟在懷裡睡覺的,夏雷的一隻手還摟著她的腰,一隻手還給她充當了枕頭。

如果兩人是夫妻,這絕對是一個很恩愛的姿勢,可問題是兩人根本就不是夫妻,甚至連情侶都不算。

夏雷趕緊抽手,然後扭過了頭去,有些緊張地道:「我什麼都沒看見。」

聽到這樣一句話,唐語嫣二話沒說,一腳就踹在了夏雷的屁股上。

「藹—」夏雷一聲痛呼,她踢中了他的屁股上的傷口。

唐語嫣卻還羞惱難當,恨不得再補上一腳。她都這樣了,他居然還說沒看見,他是瞎子嗎?

這一腳夏雷是白受了,不過他也不生氣。雖然是因為感冒發燒的原因,可人家終究是女人,而他是男人。他佔了人家那麼多的便宜,被她踢一腳又有什麼呢?

這一腳似乎也是發燒事件的一個總結,十分鐘后兩人離開窩棚往森林深處跋涉。唐語嫣手中的定位電子儀器成了兩人的導航儀,兩人循著信號顯示的方向前進。

籠罩森林的霧氣對夏雷和唐語嫣而言是一件好事,兩人的速度沒受多大影響,但白匈奴部落的追兵卻無法在這樣的大霧天氣里追上來。就算帶著獵犬也不行,濕潤的空氣和森林裡的腐爛的味道會影響獵犬的嗅覺。

霧氣臨近中午時分才散去,而這時夏雷和唐語嫣已經靠近了那個信號點所在的區域。

一路過來唐語嫣都不搭理夏雷,她顯然還在生昨晚的氣。不過靠近信號點的時候她的話就多了起來。

「我們快到了,不知道那幾個專家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你有什麼看法?」唐語嫣看了夏雷一眼。

「不知道。」夏雷搖了搖頭。

唐語嫣皺起了沒有,「你這傢伙,你這麼聰明你會沒有半點看法嗎?你一定還在為今天早晨我踢你的那一腳慪氣吧?你也太小氣了吧1

夏雷摸了一下屁股,也皺著眉頭,「你踢中的地方是我的傷口,到現在還疼。昨天晚上我要是不救你的話,你現在恐怕連路都走不動了,你就這樣報答我的一片好心?」

「不許提昨晚的事情1唐語嫣掄起一隻粉拳就向夏雷砸了過去。

夏雷滑身躲開,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別打了,我告訴你。」

唐語嫣收起了拳頭,然後白了夏雷一眼,「這還差不多。」

她的性格率性活潑,很愛開玩笑,這也是夏雷忍不住逗她的原因,他很喜歡看她氣惱和害羞的樣子。

夏雷整理了一下思路才說道:「我覺得我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這裡是白匈奴部落的地盤,寧靜和專家組的人在這片區域活動,你覺得白匈奴部落的人會不知道嗎?」

「你的意思是說……專家組的人被抓了?」

「不能排除這種可能,如果我們知道專家組的人在這裡的目的就好了。」夏雷觀察了一下唐語嫣的神色,一邊試探地道:「都到這個時候了,告訴我吧,我們的專家組在這裡幹什麼?」

「別套我話了,我真不知道。我來這裡是執行任務,不是來搞科研的,我也沒興趣。」唐語嫣說。

「如果我們的專家都被抓了,我們該怎麼辦?」夏雷問。

唐語嫣說道:「想辦法偷回我們的衛星電話,請求支援。」

夏雷想起了那些如狼似虎的白匈奴部落的女人們,嘴角也不禁浮出了一絲苦澀的笑意。去白匈奴部落偷衛星電話?那可是將腦袋別在褲腰上的玩命的事情。

兩人的談論沒有半點收穫,但說話間視野卻豁然開朗。森林在這裡離奇地消失了,一片荒地往前延伸,盡頭處又是一片連綿起伏的大山。陽光下,山峰頂上的白雪晶瑩剔透,宛如畫卷。

夏雷的視線放平,極目荒地中心地帶,一片亂石進入了他的視線。初看,那只是一大片石頭,可仔細觀察之後他才發現那片石頭有城鎮的輪廓。一些沒有倒塌的地方也依稀可以辨認出建築的模樣。最後,他得到了一個結論,那是一個古老的城鎮,只是已經崩塌了,變成了遺。

這個發現讓夏雷激動了起來,他拿過唐語嫣手中的定位的電子儀器對照,結果很快就出來了,信號正是從那座古老的石頭城鎮裡面發射出來的。

「你發現了什麼?」唐語嫣沒有夏雷那樣的逆天的視力,但她的直覺卻是非常靈敏的。

夏雷指著前方,「那裡好像有一座石城,信號是從那裡發出來。」

唐語嫣迫不及待地從夏雷的手中搶過了那隻電子儀器,一對比,她也興奮了起來,「就是那裡,我們去看看1

夏雷卻沒動,「我們的專家在這裡活動,白匈奴部落的人會這麼和平嗎?」

唐語嫣也冷靜了下來,她說道:「把狙擊步槍給我,我用瞄準鏡看看。該死的,我的望遠鏡也被那些臭女人給搶走了。」

夏雷沒將狙擊步槍交給唐語嫣,卻把瞄準鏡取了下來交給了她。這東西對他來說只是裝飾品,一點用都沒有。

唐語嫣倒也沒說什麼,她拿著狙擊步槍的瞄準鏡觀察那片遺。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這個地方處處透露著古怪的氣息,我卻什麼都不知道,貿然過去,萬一白匈奴部落的人在那裡布下了陷阱,我豈不是自投羅網?等等……我怎麼把父親給忘了,他一定知道些什麼。他留下紙條,到了白匈奴的部落之後……」

父親夏長河讓他到了白匈奴部落之後撇開他身邊的人,然後那個傳信的俄羅斯女人葉列娜就是與他見面。

昨晚其實就是一個最好的見面的機會,可唐語嫣卻在那個時候出了狀況,他沒法在那個時候離開。

「語嫣,你在這裡觀察,我去別的地方觀察,半個小時后我們在這裡碰面。」夏雷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現在已經到了必須要和葉列娜見面的時候了。

唐語嫣想了一下,「好,半個小時我們在這裡碰面。如果你發現了白匈奴部落的人,不要妄動,避開她們。」

「你也一樣,小心一點。」夏雷也叮囑了一句。

唐語嫣忽然湊了上了,給了夏雷一個擁抱,並在他耳邊說道:「不要死,我還等著跟你算賬呢。」

夏雷笑了笑,她想算什麼帳,他其實是心知肚明的。不過這樣的糊塗賬,他不知道她怎麼來跟他清算。

夏雷很快就消失在了身後的密林之中。

唐語嫣繼續拿著狙擊步槍的瞄準鏡觀察那座遺,可看了兩眼之後她忽然想起了什麼,「糟糕,他的瞄準鏡還在我手裡,他……」她回頭去找夏雷,但看到的卻只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森林裡,夏雷的速度並不快。他小心翼翼地移動,一邊發出鳥叫的聲音。他希望用這種方式將葉列娜吸引出來。

大約十分鐘后,夏雷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應。

「咕咕咕……」一個方向傳來了類似布谷鳥的叫聲,而且還是一隻母布谷鳥。

夏雷聽見了聲音,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絲笑意,跟著往那個方向走去。行走間,他的左眼微微一跳,一大片區域里所有的東西都無所遁形,樹榦上爬行的螞蟻,枝頭上的小鳥,還有潛伏在草叢中的毒蛇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很快,一個女人進入了他的視線,正是父親夏長河的助手,葉列娜。她藏在一顆樹上,小心翼翼地往這邊窺探。他進入她的視線之後,她才從樹上滑下來。

「昨晚我等了你一夜1葉列娜一見夏雷便抱怨道:「你讓我在外面淋了一夜的語,你卻在那座窩棚里摟著那個女人睡覺!如果不是你父親,我都忍不住想往那個窩棚里扔顆手雷了。」

夏雷忍不住一陣尷尬,「對不起,她生病了,我不能丟下她。」

葉列娜冷笑了一聲,「你是享受抱著她的味道吧?你把我忘了。」

夏雷無言以對,臉上也悄悄一片臊熱。

「算了,看在你父親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葉列娜轉口說道:「你們的計劃是什麼?」

「救出被困的專家,然後撤退。」夏雷沒有掩飾什麼,「我爸呢?」

「你想見他?」

「當然,告訴我,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不能告訴你,你現在很危險,他也一直處在非常危險的境地之中。本來,他還能掌控局面,可你出現之後,他的處境便變得被動了。」

「他究竟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夏雷的情緒有些失控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弄清楚這一切。

葉列娜微微沉默了一下,「我們都是自由特工。」

這個說法與梁思瑤當初的說法是一樣的,可僅僅是這樣一個回答夏雷根本就無法滿足。這樣的回答也讓夏雷的心中冒起了一股無名怒火,「既然他不願意見我,還派你來幹什麼?與我聊天嗎?」

葉列娜直直地看著夏雷,「你現在不是處在叛逆期的孩子了,你應該清楚你父親的處境,他是你父親,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這難道還不足以讓你理解他,原諒他嗎?」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