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02章 野蠻的女人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0302章 野蠻的女人們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read_content_up

的,!

最先進入夏雷和唐語嫣視線的是一匹白馬,馬背上的女人金髮飄飄。她的手中揮舞的不是馬鞭,而是一支ak47。她的身材很火爆,容貌也非常漂亮,但她的身上沒有半點女人的溫柔的氣息,滿滿都是悍匪的味道。

她就是白匈奴部落的酋長,大月提雅。

大月提雅身後是幾百匹戰馬,驅策戰馬的是清一色的女子,她們年齡不一,有的已經白髮蒼蒼,有的卻才是十幾歲的小姑娘。她們的手中有的拿著ak47,有的拿著二戰時期的拉栓式步槍,還有的拿著長矛和刀劍之類的冷bingqi,種類繁多。就年齡和武qi而言,這支隊伍看上去像是一群烏合之眾。但如果有人認為她們真是烏合之眾那就大錯特錯了,她們都是山地與叢林戰的好手,更有著匈奴人的悍不畏死的性格,這樣的對shou,無論是誰面對都會頭疼。

大約三百騎兵快速散開,呈扇形包圍而來。戰馬奔行衝刺之間不時有人對天鳴槍,還有人發出怪叫的聲音。這場面給人一種死亡來臨的巨大壓力。

唐語嫣本來是想舉槍戰鬥的,可她最終沒能將槍舉起來,這樣的場面,她就算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也無濟於事。

夏雷將狙擊步槍從肩頭上卸了下來,然hou扔在了地上,隨後又舉高了雙手。這是國際通用的褪啤

唐語嫣看了夏雷一眼,也將手中的手槍扔在了地上,舉高了雙手,一邊小聲說道:「但願她們能給你開口說話的機hui。」

她的話音剛落,幾顆子彈突然打在了她和夏雷身前的地面上,被子彈濺起的草葉和泥土飛到了兩人的臉上。

夏雷本來不是很緊張,可這一下也驟然緊張了起來。昨晚他和唐語嫣都幹掉了好幾個白匈奴部落的女人,那幾個女人肯定有朋友和親人,如果誰因為仇恨而給他們來一梭子,他找誰說理去?

「我好後悔……」唐語嫣忽然說了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你後悔什麼?」夏雷緊張地道。

「我還沒有談過戀愛,如果我就這樣死了……」唐語嫣的表情很奇怪,「總覺得有些遺憾。」

一個女人沒談過戀愛就死了,這大概和一個男人沒碰過女人就死了是同一個概念吧?

夏雷的感覺也亂糟糟的,唐語嫣這種級別的尤物居然沒談過戀愛,這樣的事情如果她不說,他還真是不知道。不過以唐語嫣的身份,她要想談戀愛還真是很困難的事情,這一點龍冰與她相同,龍冰也是沒有男朋友的女人。

「你……你就把昨晚當成是你的戀愛好了。」夏雷這樣安慰道。

唐語嫣瞪了夏雷一眼,「去你的,那不是戀愛,那是你好色。」

夏雷,「……」

這種場面下聊這樣的話題真的很不合時宜,但卻也能緩解一下兩人的緊張情緒。

沒等夏雷和唐語嫣多扯兩句,大月提雅的戰馬便在兩人幾米遠處停了下來。眨眼間,從兩翼飛馳而來的戰馬也完成了包圍。夏雷和唐語嫣被圍在了中間,里三層外三層都是女人,就只有夏雷一個男人,這場面,陰陽不協調的感覺達到了極致。

「我們投降1夏雷用普什圖語說道。

匈奴族有匈奴族的語言,據說是介乎與漢語和藏語之間的語言,可這種語言在外界是不存在的。這個白匈奴部落處在阿富汗的境內,她們應該懂得普什圖語,不然那她們沒法和外界交流和交易。夏雷是這麼想的。

大月提雅沒有說話,只是冷冷地看著夏雷和唐語嫣。

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女突然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大步向夏雷走了過去。娃娃臉,誇張的h罩杯,她的出現頓時給人一種視覺錯亂的感覺。從她的那張天真可愛的娃娃臉來看,她大概是有十三四歲。可從她的身材來看,她卻絕對有二十三四歲。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少女,他更不知道這個少女名叫茜拉米,一個已經將他視為她的財產的部落神槍手。

茜拉米走到了夏雷的身前,用腳將夏雷和唐語嫣扔在地上的狙擊步槍和手槍踢到了更遠的地方。然hou,她粗魯地將唐語嫣從夏雷的身邊推開並圍著夏雷走了兩圈,那眼神彷彿是在牲口市場上觀察一隻牲口是否健康,能值多少錢。

「這小丫頭想幹什麼?」夏雷的心中一片困惑,在他的眼裡,茜拉米其實和他的妹妹夏雪差不多。

卻就在這時,一大群白匈奴部落的女戰士笑了起來。

「茜拉米,趕快下手驗貨埃」一個白髮蒼蒼的女人笑著說道。

「對啊,茜拉米,你要是看不上的話我就要了,我用一隻羊跟你換。」一個女人很有誠意的樣子。

「茜拉米,你不要害羞啊,干cui在這裡將那小子那個了吧1有人起鬨。

「你們閉嘴1茜拉米臉紅紅的,很氣惱的樣子。

這些女人用的語言果然是普什圖語。夏雷已經能聽懂絕大部分,他也這才弄清楚這個少女想幹什麼,他的頭都大了。而且,隨著四周的女人們的起鬨,他的頭還在持續增大之中。身家十幾億的他在這裡的身價只是一隻羊,而且還有被當著幾百個女人的面被那個的可能,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卻就在夏雷想將照片掏出來結束這場鬧劇的時候,茜拉米突然對他喝道:「別動!不然斃了你1

夏雷硬著頭皮道:「不要誤會,我有你們想要的東西,我想與你們做一筆交易。」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茜拉米的一隻手突然探過來,一把抓住了他的某個地方。這一瞬間,他的感覺就像是踩中了一隻地雷,整個人都被地雷牽制住了,一動不敢動。

夏雷不敢動,茜拉米卻敢動,而且動得很歡暢。她不僅檢驗了夏雷的那個地方,隨後還摸了夏雷的臉和小腹,最後又在他的屁股上抓了一把。她似乎很滿意,臉紅紅的,碧色的眼眸里也閃爍著興奮的神光。

「茜拉米,他可不是你一個人的獵物,我們都有份1有人大聲說道。

「對!你要他就得當著我們的面那個他1有人起鬨。

「快啊!不然就拿到集市上去賣,我看能換二十隻羊1一個年輕的女人笑著說道。

「我出二十一隻羊1跟著就有一個白髮女人出價了。

看見那個出手「闊綽」的阿婆,夏雷想死的心都有了。

「哼!你們以為我不敢嗎?我現在就滿足你們這些變態1茜拉米將肩頭上的ak47取了下來,用槍口對著夏雷,兇巴巴地道:「把衣服脫了!所有的1

夏雷放下了手,沒脫衣服也沒脫褲子,卻從褲兜里掏出了那張照片。

茜拉米連看都沒看那張照片一眼,她踢了夏雷一腳,然hou伸手抓住后了夏雷的腰帶。

唐語嫣替夏雷干著急,可這個時候她也幫不上忙,只是著急地道:「你快跟她們的酋長說啊!笨蛋!你難道看上這個小姑娘了嗎?」

夏雷瞪了唐語嫣一眼,趕緊將照片舉了起來,而這時茜拉米已經解開了他的腰帶,只是還沒有拔掉他的褲子而已。

「等等1大月提雅終於出聲發話了。

「那……」一個白髮蒼蒼的女人突然驚y地道:「那不是阿提拉之劍嗎?」

阿提拉之名一出現,整個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茜拉米的手也從夏雷的褲腰裡縮了回來。她也看見了照片中的古劍,眼神之中充滿了崇敬的神光。

大月提雅從馬背上跳了下來,眼神灼灼地看著夏雷,「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這把劍的?如果你有一句隱瞞,或者有一句假話,我會殺了你和你的同伴。」

夏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稍微鎮定了一點之後才說道:「我知道這把劍對你們的意義,我知道它在什麼地方,我想和你做一筆交易。」

「告訴我,它在什麼地方?」大月提雅走到了夏雷的跟前。

茜拉米識趣地退到了旁邊,一雙大眼睛卻悄悄地盯著夏雷的腿間,她的心裡非常滿意,也充滿了幻想。

「我說了,我想和你做一筆交易。」說話的時候夏雷一邊系著腰帶,這是一群野蠻的女人,他可不想因為暴露而引來一大群女色狼的貪婪的目光。

「你想要什麼?」大月提雅問道。

「放我們離開,我和的同伴。」夏雷指了一下唐語嫣,然hou又說道:「還有被你們抓住的那幾個專家。」

大月提雅冷笑了一聲,「你還真是好胃口,你想用一張照片換你們好幾個人的命,你當我是傻瓜嗎?」

嘩啦,四周頓時舉起了一片槍口。

「別緊張1夏雷舉起了雙手,「我知道這把劍在誰的手裡。」

「在誰的手裡?」大月提雅追問道。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也不是傻瓜,我現在告訴你,你們還會放了我和我的同伴嗎?拿出你們的誠意吧,如果你願yi放了我們,我額外可以給你們一百萬美金。這筆錢能讓你們買到很多先進的武qi。」

唐語嫣也插嘴說道:「我們不是敵人,我們只想帶走我們的人。我們做這筆交易吧,那幾個人你們留在手裡也沒用,你們就算讓他們干一百年活也賺不了一百萬美金。更何況,你們還有機hui取回你們的聖物。」

大月提雅猶豫了兩分鐘,然hou揮了一下手,「先把他們帶回去。」

茜拉米跟著就湊了上來,拖著夏雷的手將往她的馬匹走去。

「上馬1茜拉米兇巴巴地呵斥道。

夏雷說道:「我可不可以跟我朋友乘坐一匹馬?」

茜拉米卻伸手在夏雷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上馬!不然我殺了那個女人,你有價值,她沒有1

唐語嫣著急地說道:「快上馬啊1

夏雷苦笑了一下,爬到了馬背上。

茜拉米也上了馬,小腹和胸部緊緊地抵著他的後背,然hou又從他的腰上圈過手來,抓著馬韁。

馬兒奔跑了起來,顛顛簸簸……

「你的手能不能不要亂摸?」

「你是我的1

思%路%客siluke*info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