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03章 一隻羊的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0303章 一隻羊的交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蹄聲隆隆,震撼耳膜。樹木和山在視野里飛退,馬背上的女人們揮舞著槍、矛或者馬鞭,發出怪叫的聲音。這畫面,讓夏雷感覺彷彿回到了一千多年前。他變成了唐僧,他已經被女兒國的女妖們擒住,等待他的也將是清蒸或者紅燒的命運。

一路上,擁有小孩面孔和魔鬼身材的茜拉米一點都不老實,一雙手在夏雷的身上毛手毛腳的。好幾次,夏雷真想一肘將她撞下馬背去,可看到身邊的一大群如狼似虎的白匈奴族的女戰士,他又忍氣吞聲地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這邊忍讓,茜拉米那邊卻是得寸進尺。她乾脆摟住了夏雷的腰,小腹和胸部更為緊密地壓貼在他的身上,隨著戰馬的賓士,她的胸就和他的背在馬背上撞來撞去。

夏雷越是尷尬,茜拉米越是來勁。或許,要不是大月提雅在旁邊,茜拉米可能會效仿《王朝的女人》,與夏雷來一段馬震。

馬群穿過一片森林,一條大河進入了視線。大河緩緩流淌,在兩座大山間開闢一條河道,並向群山深處延伸。

白匈奴部落就在這個河谷里。

河道兩邊矗立著一座座木屋和圓頂的帳篷,綿延數里。部落的周邊是一大片開墾出來的良田,不少男人在田地里勞作。一些男人更是被拴上了鐵鏈,扛著從森林裡砍伐的木頭往部落里搬運。

一個雙腳套著鐵鏈的男人駐足看著進入河谷的馬群,只是看了一眼,一個女人的皮鞭便狠狠地落在了他的背上,頓時將他抽倒在地。

這一幕看得夏雷的眉頭深深地皺了一下。

布拉德說的都是真的,這是一個女人主宰的世界,男人在這裡毫無地位。本部落的男人從事農業和建築之類的粗重的活,女人則只是管理和戰鬥。

「看見了嗎?」茜拉米貼著夏雷的耳朵,帶著威脅的口吻說道:「那些戴著鐵鏈的傢伙都是想進來尋寶的,其中不乏聖伊塔的武裝人員。你要是乖乖聽我的話,把我伺候好了,我會讓你去種地,不用被鐵鏈拴著,像一條狗一樣活著。」

「你還是一個孩子,你應該去讀書,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把你的手拿開1夏雷擋開了偷襲他小腹的咸豬手,滿滿正能量的話也說不想去了,因為他覺得那是對牛彈琴。

「你逃不掉的,你是我的。」茜拉米笑得很開心,「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放心吧,我會很溫柔地對你的。」

夏雷的額頭上已經冒出好幾條黑線了。

在這裡,什麼都顛倒了,包括男女之間的那種事情。

馬群進入部落,部落里的白匈奴族族人都涌了過來,很多人高聲歡呼,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她們的部落又打贏了一場大勝仗一樣。

夏雷和唐語嫣被放下了馬,一群女人圍著夏雷評頭品足,還有人趁亂捏夏雷的屁股。發現很結實之後,立刻開出一隻羊的價格。

還是那種感覺,身家十幾億的人在這裡只值一隻羊,夏雷連想死的心都有了。更讓他鬱悶的是唐語嫣偶爾會對他露出幸災樂禍的笑,讓他恨得牙痒痒的。

夏雷和唐語嫣被帶到了一間房子里,茜拉米也要跟著進去,但被大月提趕了出去。最後,大月提雅就連將夏雷和唐語嫣押進來的戰士也叫了出去,只剩下她一個人面對夏雷和唐語嫣。

以夏雷和唐語嫣的實力,要想擒住大月提雅,用她當人質並不是困難的事情,而且兩人的身上根本沒有上繩子或者鐵鏈之類的東西。可是,夏雷和唐語嫣卻不敢妄動。原因很簡單,大月提雅敢這樣面對他們,如果她沒有一定的實力,她會這樣做嗎?

「說吧。」大月提雅說道:「阿提拉之劍在什麼地方?在誰的手裡?」

唐語嫣說道:「我們要先看到我們的人。」

大月提雅冷冷地看了唐語嫣一眼,「我沒問你,你最好識趣一點,你要知道,你還活著,全是因為他的緣故。對我而言,你沒有半點利用價值。」

唐語嫣的眉宇間浮出了一絲怒意,不過很快就隱藏了起來。她故作無所謂地聳了一下肩,閉上了嘴巴。

夏雷說道:「我的態度也是一樣的,我要先看到我們的人。」

「茜拉米1大月提雅對著門口叫了一聲。

房門應聲而開,茜拉米急沖沖地走了進來,臉上帶著開心的笑容,「酋長,我可以把他帶回家了嗎?」

看見茜拉米,聽到她說的話,夏雷的頭頓時疼了起來,而且是沒法醫治的那種頭疼。他的心裡也忍不住冒出一個疑問,這小姑娘的腦袋裡就沒裝點別的什麼嗎?

大月提雅說道:「去把那五個忽然帶過來。」

「哦。」茜拉米有些失望,可還是下去了。

半響后,茜拉米再次回到了房間之中。跟著她進來的還有華國的幾個專家,寧靜就在其中。她的頭髮很凌亂,衣服也髒兮兮的。腳上穿著一雙膠靴,鞋底粘著一些羊糞,散發著難聞的膻味。

看見夏雷,寧靜頓時呆了一下,然後一聲悲哭,往夏雷的懷裡撲去。

卻不等寧靜撲到夏雷的懷中,茜拉米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領,將她活生生地拽了回去,一邊兇巴巴地呵斥道:「你想幹什麼?你是想和我搶男人嗎?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跟我決鬥吧1

寧靜看了看夏雷,又看了看兇巴巴的茜拉米,傻傻的分不清楚是什麼情況了。

另外四個專家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的身上也髒兮兮的,鞋底上粘著泥土和豬糞之類的東西,顯然剛從地里被人押了過來。這幾個專家都是國內的精英,每個人都在一個領域獨當一面,現在卻在這裡種田施肥。但夏雷看到的卻不只是這些,他發現是個男性專家的臉色都蒼白兮兮,眼窩裡也沒什麼眼神,站姿也軟綿綿的,有氣無力。這明顯是被這裡的女人抽空了的癥狀啊!

這樣的情況其實很正常,因為他們都是人類中的精英,白匈奴族的女人們豈會放過他們身上的精英種子?

一眼掃過幾個專家,夏雷的視線又回到了寧靜的身上。她現在這個樣子讓他有些心酸,他說道:「寧姐,別怕,我是來救你們的,我會帶你們離開這裡的。」

「嗯。」寧靜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眼淚牽著線地往下流。

夏雷看著大月提雅,「怎麼樣?我已經開出了我的條件,交易吧。你讓我們離開,我告訴你阿提拉之劍的下落,另外給你們一百萬美金。」

大月提雅說道:「錢在哪?」

夏雷說道:「如果你們有電腦和網路,我現在就可以支付。」

大月提雅冷笑了一聲,「你也看見了,這裡連電燈都沒有,還有電腦嗎?如果你是現金支付,我倒可以考慮一下。沒現金,沒交易。」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一百萬美元的現金,這麼大一筆錢無法通過轉賬來交易,在阿富汗,他幾乎找不到可以提取這麼大一筆錢的銀行。

大月提雅又說道:「還有,你說你知道阿提拉之劍的下落,我怎麼證明你說的話才是真的?」

夏雷說道:「我不會騙你,我也沒有必要騙你。至於錢的問題,你可以讓人跟著我們去巴基斯坦白沙瓦,我可以在那裡支付給你一百萬美金。」

「哈哈哈……」大月提雅大聲地笑了起來。

茜拉米愣了一下,跟著也笑了起來。她的笑純粹是附和大月提雅,而她的胸卻是附和她本人,在笑聲里顫動得像淘氣的兔子。

「你笑什麼?」夏雷忍著心頭的怒火,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大月提雅是在故意刁難他。

大月提雅止住了笑聲,眼神灼灼地盯著夏雷,「我跟著你去白沙瓦,你支付給我的大概不是一百萬美金,而是子彈吧?」

「你不相信我,那我們還怎麼交易?」

「我手裡有你想要的東西,但你手裡去卻沒有我想要的東西。我的交易原則很簡單,一百萬美金現金,阿提拉之劍,如果你將這兩樣東西交給我,我馬上放你們離開。」

「你……」唐語嫣也被氣到了。

夏雷沒吭聲,他想了一下,然後說道:「你的條件我沒法達到,你說吧,你究竟想怎麼交易?」

「我和茜拉米跟你去取阿提拉之劍,還有那一百萬美金。我拿到了這兩樣東西,我的人就會放了你們的人。」大月提雅說道。

夏雷苦笑了一下,「錢我可以給你,但那把劍不是我的,我怎麼給你?我只告訴你它在誰的手裡,得你們自己想辦法去齲」

大月提雅卻說道:「外面的世界對我們來說很陌生,我們沒法去適應,我們也沒有辦法從別人的手中拿到本該屬於我們的聖物,你得幫我們。」

夏雷搖頭,「這不行,我也沒辦法拿到那把劍,你不能這麼貪心,你要的東西太多了,這交易一點都不公平。」

「你覺得不公平?那好,我殺掉兩個就公平了。」大月提雅給茜拉米遞了一個眼色。

茜拉米跟著就用ak47抵著寧靜的心口。

寧靜的臉上刷一下蒼白了,沒有半點血色。

「住手1夏雷怒了。

大月提雅卻一點沒將夏雷的怒火放在眼裡,她也掏出了一支手槍,用槍口抵著唐語嫣的腦袋,一邊說道:「要不這樣吧,殺一個就行了,你來決定這兩個女人誰生,誰死。」

唐語嫣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看上去很鎮定,但她的額頭上卻已經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這樣的選擇夏雷是無法做出來的,無論是寧靜還是唐語嫣,他都不忍心看著她們去死。

「我數三聲,告訴我你的決定1大月提雅厲聲說道:「一1

「媽的……我答應你1夏雷沒有選擇,只能答應。

大月提雅收起了槍,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容,「成交。」

茜拉米也將槍收了起來。

寧靜雙腳一軟,險些癱倒在地上。

夏雷冷冷地道:「我告訴你,警告你的人,不許傷害她們。一旦我幫你們拿到那把劍,你的人立刻釋放我的人。還有,把衛星電話還給我的同伴,我每天都會跟她聯繫,確認這邊的情況。」

「沒問題。」大月提雅將那部衛星電話拋給了唐語嫣,一邊說道:「我給你們一些相處的時間,明天一早就出發,準備一下吧。」

「酋長,他……」茜拉米眼巴巴地看著夏雷。

大月提雅冷冷地瞪了茜拉米一眼,後者跟著就閉上了嘴巴,垂頭喪氣地跟著大月提雅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