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05章 愛情買賣
小說:| 作者:| 類別:

0305章 愛情買賣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readx 一番交涉,寧靜和另外四個專家也終於免除了勞役,住進了乾淨的房間里。寧靜甚至還洗上了久違的熱水澡,開心得很。

阿提拉之劍,一百萬美金,無論是哪一樣都能打動白匈奴部落的心,夏雷提這樣的要求大月提雅當然會滿足。

夏雷和唐語嫣也被安排了住處,但卻不是相鄰的兩個房間,而是相隔起碼兩百米的兩個房間。大月提雅似乎有意避免夏雷和唐語嫣住在一起商量什麼對策,她不僅做了這樣的安排,還派人守著兩人的門口。所以,夏雷和唐語嫣幾乎沒有交流的機會。

大月提雅親自將夏雷送到了她給夏雷安排的住處,然後與他一起進入了房間。

「大月酋長,你這算什麼意思?明天一早就要出發了,你卻將我和我的同伴分開,難道你還擔心我們商量逃跑的計劃嗎?我們華人是最講究信譽的,既然我們達成了交易,我就會完成我們之間的交易。」

「你和你的朋友都是非常危險的人物,我可不想讓你們待在一起。明天就要出發了,我給你一個警告,不要跟我耍花樣,不然你的朋友和那幾個專家都會死。」大月提雅說道。

夏雷笑了笑,「你始終把我當敵人,為什麼不能把我當成朋友?」

「朋友?」大月提雅冷笑了一下,「我不相信男人,尤其是你這樣的男人。」

夏雷不以為意,「我願意幫助你們,讓你看看我的誠意。」

「你覺得我們需要是什麼?」

「電和學校。」夏雷想了一下,「還有機械,種地的機械,伐木的機械。你不想你的部落始終這麼落後吧?現在已經是全球一體化的時代了,你們卻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這樣下去,你們會被淘汰的。」

大月提雅冷冷地看著夏雷,「不要評論你不了解的事物,融入外面的世界,丟掉傳統,這對我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情。不過你說的電倒是可以接受的,你能幫我們解決?」

「當然,我是機械師,也是電器工程師,你們這裡有河流,我可以幫你們建一座小型的水電站,然後你們就可以用上電了。」夏雷笑著說道:「這並不複雜,相信我,很容易就能做到。」

「你為什麼要這麼幫我們?」大月提雅狐疑地道:「你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

「友誼。」夏雷說。

「別用這套來糊弄我,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種笨女人,告訴我,你究竟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大月提雅忽然想起了什麼,「你在打寶藏的主意?」

夏雷笑了笑,「你們這裡有寶藏嗎?」

「沒有。」大月提雅說道:「很多尋寶者都是沖著那座遺來的,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那裡沒有寶藏,只是阿提拉時代的一座古城而已。一千多年了,那裡的值錢的東西都被盜光了,剩下的只是石頭。」

夏雷說道:「既然你說我是沖著寶藏來的,那就算是吧。這樣吧,我給你們建一座水電站,然後給你們裝上電線,嗯,我還可以給你們提供一些電器,比如冰箱和熱水器什麼的,這些都算我的,我只要你給我一次考古的機會,允許我進入那座廢墟,你看怎麼樣?」

「一天時間。」大月提雅說道。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你什麼意思?」

大月提雅說道:「我只給你一天的時間,這一天里我允許你在遺里活動,你找到什麼都算你的,一天之後你必須離開。」

「成交。」夏雷笑了,他向大月提雅伸出了一隻手。

大月提雅卻沒有跟夏雷握手,轉身就走了。

夏雷尷尬地縮回了手,心裡嘀咕道:「她對男人好像有著很強烈的排斥感,難道她是同性戀?如果是的話,那真是可惜了。」

大月提雅離開之後夏雷也出了門,一個人在部落里溜達。不少女人對他評頭論足,還有的甚至對他吹口哨,挑逗的意味十足。這種情況讓他產生了一種錯覺,那就是他是一個膽小害羞的女人,而那些女人卻是輕挑的壞男人們。

一路上也碰到不少男人,但都沒跟夏雷打招呼,只是漠然地看他一眼,然後該幹嘛幹嘛。

夏雷還沒走多遠,聞訊趕來的茜拉米就擋住了他的去路。娃娃臉二話沒說,拉著他的手就往她家的方向走。

夏雷出來溜達,目的就是引茜拉米出來,不過他表面上卻裝出一副緊張和不情願的樣子,一邊走一邊抗拒,「你想幹什麼?你要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去?」

「當然是去我家1茜拉米理直氣壯地道。

夏雷說道:「我已經不是你的俘虜了,你不能這樣做。」

「誰說的?」茜拉米兇巴巴地道:「酋長承諾過把你給我的,她說了就算數,你是我的,你別想跑1

兩人一路走一路吵,引來很多女人看熱鬧。不少女人拿茜拉米和夏雷開玩笑。

「茜拉米,今晚你要成為真正的女人了嗎?要不要我幫你啊?」

「茜拉米,這個華國小子細皮嫩肉,你可得溫柔點,不要把人家玩壞了。」

「茜拉米,我用三隻羊跟你換怎麼樣?」

「茜拉米……」

這些女人說什麼的都有,尺度大得嚇人。夏雷是個男人,他也覺得臉紅尷尬。不過讓他倍感欣慰的是,他的身價總算是提升了,不是一隻羊,而是三隻羊了。

茜拉米卻沒有半點尷尬和害羞的感覺,她笑得很開心,時不時還和那些女人對開玩笑。給人的感覺,她還真像是一個娶了老婆的新郎官。

就這樣熱熱鬧鬧地穿過一片房屋,夏雷被茜拉米拉拽到了一座木屋前。這座木屋臨河而建,屋前的一塊空地上栽種了很多花草,一朵朵鮮花開得鮮艷漂亮。這時夕陽還沒有落山,河面上鋪著一層霞光,金燦燦的。木屋、鮮花和河流,這些元素繪製出了一副濃墨重彩的油畫,再加上一個童顏大胸的少女,這幅畫又好像是出自日本的漫畫家之手,帶著點壞壞的味道。

夏雷被茜拉米推進了木屋,他一眼便看見了掛在牆壁上的羅盤。幸好,她只是用繩子掛著,沒有用釘子去釘在牆上。它完好無損,與最後一次見到它的時候一模一樣。

當初看見這隻明朝羅盤的時候夏雷的心中並沒有多麼特殊的感覺,這次卻是不同了,再次看見它的時候他莫名震撼。不為別的,只因為它的身上藏著太多的秘密了。

「我去給你弄點水,你洗個澡,然後我們就可以開始了。」茜拉米說道,一張娃娃臉上滿是開心的笑容。

夏雷回過了神來,有點緊張地道:「開始什麼?」

「睡覺埃」茜拉米咯咯笑道:「你放心吧,我和那些女人不一樣,我會很溫柔的。」

夏雷,「……」

茜拉米移步要去給夏雷準備洗澡的水,可走了兩步又倒轉了回來,「不行,我是女人,我怎麼能伺候你呢?應該你伺候我才對,你去弄洗澡水,然後給我洗澡。」

夏雷說道:「我可不是你的奴隸,也不是你的丈夫,你不能指揮我做任何事情。你也許還不知道吧,我和你們的酋長已經是很好的朋友了,我會幫你們找回聖物,另外我還會幫助你們部落,我要給你們建一座水電站,讓你們用上電能。我已經是你們的貴賓,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茜拉米的眉頭越皺越高,剛才的高興勁兒早就沒有了,悶悶不樂的樣子。她不是不清楚這些,事實上在她找到夏雷之前,大月提雅已經特意叮囑過她了,不得對夏雷無禮。她將夏雷帶到她的家裡來,其實也是背著大月提雅乾的,她根本不敢對夏雷動粗。

夏雷笑了笑,「不過,我們還是能做朋友的。你是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子,我想我們能成為很好的朋友。」

「我不要朋友1茜拉米氣呼呼地道:「部落里與我同齡的女孩子都有丈夫了,還有自己的孩子,她們都有了屬於自己的家庭,成了一家之主。」

「你也可以啊,你們部落里也有很多男人,我看見了,有很多年輕的男人。」夏雷說。

「我不稀罕他們,除了種田,他們什麼都不會。我喜歡你這樣的,好看,健康,槍法也好1茜拉米越說越激動,忽然又說道:「要不……你嫁個我,在外面你伺候我,聽我的話,回家以後我伺候你,我聽你的話。」

夏雷,「……」

「要不,我去給你倒洗澡水,然後給你洗澡。」茜拉米討好地道。

夏雷的腦袋隱隱作痛,表面上卻裝出一副猶豫的樣子,「我們連一點感情基礎都沒有……這樣不好吧,要不我們先交往吧,要是我們彼此都覺得合適的話,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交往?」茜拉米笑了,「你是說做那種事情嗎?沒問題啊,我們現在就做1

夏雷被她的奇葩理解能力給打敗了,他硬著頭皮解釋道:「我說的交往是指戀愛,不是做那種事情。比如,我送你禮物,你送我禮物。」

「送禮物?」茜拉米眨巴著一雙碧藍幽幽的大眼睛盯著夏雷,「你想要什麼禮物?」

夏雷從手腕上摘下了他的腕錶,然後放到了茜拉米的手中,「這是一隻戰術手錶,不僅能顯示時間,還能指南、測氣壓和風速,你這樣的神槍手能用上。它是最先進的,很貴,要一萬美金。」

「哇,一萬美金……我得賣多少只羊啊?」茜拉米頓時驚得合不攏嘴了,拿著夏雷給她的戰術手邊愛不釋手地看來看去。

「嗯嗯,再貴重的禮物我也願意送給你,不過你也得送我一件禮物吧?」說話的時候夏雷瞄了一眼牆壁上的羅盤。

「你想要什麼?乾脆我把我自己送給你吧?」茜拉米說。

「人怎麼能作禮物?」夏雷說道:「要不,你把它送給我吧。」他指著牆壁上的羅盤說道:「我喜歡它。」

「喜歡就拿去,哈哈。」茜拉米很爽快地答應了。

夏雷強忍著心中的激動,跟著取下了羅盤,然後說道:「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見。」

「等等1茜拉米忽然擋住了夏雷的去路。

夏雷心中暗叫了一聲糟糕,面上卻不動聲色地道:「你怎麼又這樣了?我不是說了嗎,我們先交往,你看,我們已經互換了禮物,這是一個很好的開頭。」

「不是……」茜拉米的臉蛋忽然紅了,「你就這樣出去,那些女人會笑話我的,我在部落里的威信就掃地了。今外里,不能離開。」

聽她這麼一說,夏雷頓時鬆了一口氣。他以為她發現了他是沖著她的羅盤來的,會終止「禮物交換」,卻沒想到她攔下他是這樣的原因。這也是正常的,如果茜拉米知道這隻羅盤的秘密,她恐怕不會將它掛在牆壁上。

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茜拉米,怎麼回事啊?怎麼這麼安靜?」

茜拉米忽然啊啊地叫了起來,一邊含混地道:「你真是一頭蠻牛……」

夏雷忽然覺得,今晚絕對是一個難熬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