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22章 打臉不商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0322章 打臉不商量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還真有點樣子,不過沒用。 」安秀賢一劍刺向了夏雷。

夏雷擋開安秀賢的劍,兩把重劍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個脆響的聲音。卻不等安秀賢將劍收回去,夏雷的手腕猛地一甩,條形的劍身突然彎折了過去,啪一聲抽在了安秀賢的臉上。

這一聲脆響打懵了安秀賢,也驚呆了所有人。

擊劍運動的規則是刺擊,劈砍和抽打都是不計分的,但安秀賢臉上冒起來的一條紅痕卻比得一百分還有說服力。如果是用真劍真刀廝殺,安秀賢的半邊臉恐怕都沒了

「抱歉,我太緊張了,不小心打到你的臉了。」夏雷滿臉歉然地道:「你沒事吧」

抱歉,我不小心打到你的臉了。

這句話其實是再一次打了安秀賢的臉。幾分鐘前的決鬥里他猛攻了夏雷幾十劍,可連夏雷的衣角都沒有碰到,換了褲子回來的夏雷卻只一擊就抽了他一個大嘴巴

安秀賢的臉上火辣辣的,一部分是疼的,一部分卻是給羞辱的。

「可惡」安秀賢的心裡怒吼了一聲,邁步出劍,迅猛地刺向了夏雷。

夏雷沉著應對,出劍格擋。

叮叮叮

兩把重劍在空中碰撞,兩個男人的位置也忽前忽後,決鬥的場面緊張刺激。

「加油」申屠天音緊張地握緊了拳頭,她想看到夏雷擊敗安秀賢,而這一刻彷彿隨時都會到來,以至於她緊盯著夏雷,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其實,只要夏雷想結束決鬥,他隨時都可以一劍將安秀賢刺倒在地。可他不打算那樣做,因為在之前的比賽里他被安秀賢壓制著,顯得很狼狽。再次決鬥,他三兩下就搞定安秀賢,巨大的反差難免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安謹諫遲早都會發現阿提拉之劍失竊,如果因為漂亮地贏得決鬥而被懷疑,那是很不明智的。所以,他顯得很有耐心地陪安秀賢鬥來鬥去,給人一種勢均力敵的感覺。

要贏,也要「艱難」地贏。

於是兩個人的決鬥不斷地上演著這樣的場面,安秀賢眼見就要刺中夏雷贏得決鬥了,可關鍵時刻夏雷又躲開了。有時候夏雷眼見就要刺中安秀賢了,可關鍵時刻又被安秀賢擋開了。

擊劍運動是一項需要身體和精神都高度集中的競技運動,屬於高強度的運動,幾分鐘的時間下來,安秀賢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一片汗珠。夏雷的額頭上雖然不見汗珠,但也露出了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

「打敗那個華國人」賓客中,有個女賓用韓語叫道。

她的話音剛落,夏雷突然前躥,一劍刺中安秀賢的胸膛,體力本就不支的安秀賢頓時被刺倒在了地上。

惱羞成怒的安秀賢想爬起來,但夏雷的劍一晃便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只差幾厘米便會刺到他的脖子了。

全場一片靜默,沒人相信這次決鬥會是這樣的結果,一個被戲稱為「喜劇演員」的華國小子戰勝了韓國的擊劍冠軍。而且,整個決鬥的過程中安秀賢就連人家的衣角都沒碰到,反而被抽紅了臉

夏雷將重劍收了起來,伸手去拉安秀賢,「安先生,承讓了。」

這句話落在安秀賢的耳朵里卻是一個讓他難堪的諷刺,他的臉色陰冷到了極點。有風度的做法是他應該拉著夏雷的手爬起來,可他現在已經沒法再保持他的風度了。他掃開了夏雷的手,自己爬了起來。

夏雷聳了一下肩,將重劍拋給了安秀賢。

安謹諫的臉色也很難堪。韓國人是一個比華國人還愛面子的民族,夏雷當著這麼多貴客的面讓他的兒子顏面掃地,這也等於是掃了他的面子。他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將夏雷趕出去,可是決鬥是安秀賢挑起的,他幾乎找不到任何理由向夏雷發難。

對於安家父子來說,夏雷絕對是一隻蒼蠅,打又打不到,放任這隻蒼蠅在頭頂嗡嗡飛吧,那感覺還噁心

申屠天音走到了夏雷的身邊,臉上帶著喜不自禁的笑容,她湊到了夏雷的耳邊,小聲地說道:「我就知道你比他強。」

夏雷笑了笑,她在他的耳邊說話,那種感覺痒痒的。

申屠天音和夏雷的樣子很親昵,賓客們又有了新的議論。

「那個華國小子其實挺帥的,他是幹什麼」

「那個女人可是華國大型財團萬象集團的女董事長啊,這個小子大概是她養著的小白臉吧。」

「有這樣的事情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真替安秀賢不值,他怎麼會去追求這樣的女人」

「我還聽說」

一片亂七八糟的議論,高麗人的思維有時候真的很奇怪,也夠自大。

夏雷充耳未聞,他已經得到了阿提拉之劍,失去的面子也找回來了,他的心情很好,一點都不在乎這些人說什麼。

「他們在議論什麼」申屠天音的直覺是很靈敏的,那些人看著她和夏雷嘀嘀咕咕,她很容易就猜到了那些人在議論她和夏雷。

夏雷笑了笑,「你真想知道」

「討厭,告訴我。」申屠天音催促道。

夏雷壓低了聲音,「那些人說我是你養的小白臉。」

申屠天音頓時愣了一下,然後臉紅了,「這些傢伙真沒禮貌。」

夏雷和申屠天音在一起說悄悄話,親親熱熱的樣子,安秀賢恨得牙痒痒的。他感覺他的臉火辣辣地疼,不止是被夏雷抽腫的那半邊臉,整張臉都火辣辣地疼。他和他的父親安謹諫一樣,也很想將夏雷趕出去,可一想到申屠天音可能會做出的反應,他又不敢這麼做。

「開宴吧。」徐秀珍打破了僵持而尷尬的氣氛。

晚宴很豐盛,安謹諫將申屠天音請到了主桌,這一桌子人都是韓國政商兩界的大人物。安秀賢繼續給申屠天音充當翻譯,給申屠天音介紹那些身份尊貴的賓客。父子倆有意冷落夏雷,夏雷也不在乎,隨便找了一張桌子坐下,享用大廚烹飪的美食,坐等晚宴結束。

晚宴結束,正當夏雷以為安覲見和安秀賢要送賓客離開的時候,安謹諫卻說道:「各位都是我安謹諫的朋友,我待你們如同是家人一樣,我請大家去參觀我的收藏,呵呵,我想讓大家看看我們安家先祖留下的盔甲和戰刀。」

一些男性賓客隨聲叫好,很興奮的樣子。

夏雷卻大感頭疼。對他來說最好的結果是他回到國內,安謹諫才發現他的東西掉了。那個時候,就算是他被懷疑,安家的人也拿他沒辦法。可現在他還在韓國,安謹諫就發現阿提拉之劍和一些藏品不見了,這對他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

申屠天音離開餐桌,走到了夏雷的身邊,「雷,我們已經看過了,不如我們回去吧,我想和你聊聊。」

「要不我們也跟去看看吧,先前我看到不少屬於我們華國的文物,那些東西不知道怎麼到了這裡。」夏雷說。

「好啊,你要去我就陪你去。」申屠天音說。

安秀賢本來是想過來邀請申屠天音的,可看見申屠天音正與夏雷說說笑笑,他也就打消了念頭。他不想與夏雷說話,一句都不願意。

在安謹諫的帶領下,一大群賓客來到了他的書房門口。

安謹諫先進去,他不想讓人看見他輸入秘法和核對指紋。

一大群賓客站在門口等著。夏雷的表情倒是很平靜,可心裡卻一點都不平靜。他忍不住去猜測安謹諫發現阿提拉之劍失竊之後的反應,他也忍不住去猜測安謹諫會採取的行動,而他又該怎麼去應對。

這也是他要來這裡的原因,他要關注事態的發展。

「這個安謹諫大概是想展示他的品味和實力吧。」申屠天音的聲音很小,「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得到那些文物的,但我們好歹也算是主人吧,參觀本該屬於我們國家的古董和文物,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

夏雷笑著說道:「先前你可沒有這樣說過。」

申屠天音說道:「當著安秀賢的面,我能那樣說嗎我們兩家公司畢竟還在合作。」

她所說的合作是萬象集團與神域集團在韓國修建一個電子產品的基地,主要生產手機配件和汽車電器等。萬象集團靠地產起家,積累了大量的資金之後已經開始拓展海外市場了。

她是一個很有野心的女人,永遠不會安於現狀。

夏雷很了解她的野心和能力,卻也為她心存一絲擔憂,「我雖然與安秀賢不熟,但我卻看得出來他不是一個誠實的人。還有安謹諫,那簡直就是一隻老狐狸。你與這樣的韓國人合作,你得謹慎一點,不要被人鑽了空子。」

申屠天音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容,夏雷還是這麼關心她,她的心裡有一種暖暖的感覺,就像從前。不過,她並不認為安秀賢和安謹諫會騙她,而她也有能力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對夏雷的提醒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夏雷的心中一聲輕輕的嘆息,暗暗地道:「她還是不會輕易聽我的勸告,她的個性實在是太強了。」

書房裡。安謹諫打開了金屬門,他沒有細看裡面的情況,跟著又倒轉回來打開了書房的門,邀請門外的賓客進去參觀。

一大群賓客跟著安謹諫和安秀賢進入了收藏室,這些賓客剛一進去就忍不住發出了讚歎的聲音,一些人更是激動地叫出了某一件文物或者古董的來歷,比如某某皇帝頒發給某位大臣的聖旨,比如某一幅字畫是處子哪位名家的手筆,某一件青花瓷的價值等等。

聽到這些讚美的聲音安謹諫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可這份笑容在幾秒鐘之後就僵在了他的臉上他忽然看見他最引以為傲的藏品,阿提拉之劍,它已經不在他熟悉的武器架上了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