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24章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0324章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離開安府,夏雷和申屠天音住進了江南樂雅軒酒店。

夏雷拿著門卡打開了房間的門,房間里有一個女服務員,不過她沒有做事,而是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欣賞著窗外的繁華街景。夏雷進屋的時候,她才收回視線。

看清楚她的臉,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你應該知道你現在出現在這裡很不合適,安秀賢很有可能派人跟蹤我。」

坐在沙發上的女人是龍冰。

不知道她是事先就知道夏雷會定這間房,還是在夏雷拿到房卡之後,她提前進入了這個房間。她的出現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這就是她的風格。

龍冰淡淡地道:「如果連一個安秀賢都對付不了,我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夏雷坐到了床邊,「那把劍呢」

「已經從安全渠道送往國內了。」龍冰說。

夏雷頓時鬆了一口氣,「那就好,那把劍是最重要的。它不在韓國,這個結果是最好的。無論安謹諫和安秀賢怎麼折騰,他們都查不到我的頭上來。」

龍冰說道:「這次幹得很漂亮,不過」

「不過什麼」

「你的人手腳不幹凈。」龍冰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我們的目標只是阿提拉之劍,可他還偷了安謹諫幾件價值不菲的古董。你當時也在場,為什麼不制止他」

「你是來問責的嗎」

龍冰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我確實在場,秦香也確實順手拿了幾件東西,但我覺得沒什麼。他擔了那麼大的風險,101局也不會給他什麼獎勵,一旦任務失敗,你們不會承認他的身份,他甚至連命都會丟在韓國。他為自己搞點彩頭,難道不可以嗎」

龍冰嘆了一口氣,「你別誤會,我不是來問責的。這件事我會隱瞞下來,不會報上去。不過你得警告你的人,偷的東西五年之內都不能出手,不然會引來麻煩的。如果他因為出售那幾件古董而成為安謹諫追查的目標,他的結局會很糟糕的。」

夏雷明白她的意思,如果出現那種情況,秦香的結局肯定是非常糟糕的,因為他不僅要面對安謹諫的追查甚至是追殺,還要面對101局。至於101局會怎麼處理,那是很難猜到的了。

「我會警告他的。」夏雷說道:「他現在在哪」

龍冰說道:「他將阿提拉之劍交給我之後就離開了,我猜他一定有離開韓國的渠道。我也是竊聽了警察的通話才知道安謹諫還丟了幾件古董,所以特意過來跟你說一下這件事。我不想他成為隱患,也不允許他成為隱患,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夏雷苦笑著點了一下頭。

當時他是覺得秦香應該得到一些甜頭,所以沒有制止,他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會帶來這麼大的隱患。不過,他有信心說服秦香不出售那幾件古董。

「明天下午一點的飛機,無論申屠天音走還是不走,你都得離開。仁川機場有人接應你。」龍冰說道。

夏雷說道:「申屠天音說奠基儀式一結束就離開,我想沒問題。如果她不走,我就直接去仁川機常」

「小心一點。」龍冰留下這句話之後便離開了。

龍冰離開之後,夏雷在房間里靜靜地想著世界。他的腦海里回放著盜取阿提拉之劍的過程,尤其上.將阿提拉之劍拿在手裡的情景。

「白匈奴部落的那座遺之城是匈奴鼎盛時期所建的城池,明朝的羅盤指向了那座遺,這兩者相隔千年的歷史,怎麼會扯上關係呢還有,那把阿提拉之劍的重量明顯不對,絕對不是什麼正常的古劍,可惜當時沒有時間仔細查看,這次回去在將它交給大月提雅之前我一定要仔細看看」夏雷的心裡靜靜地想著。

咚咚咚,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夏雷的思緒被打斷,他的視線移到了房門上,左眼微微一跳,站在門外的人便進入了他的視線。

站在門外的是傅明美,她有些不耐煩的樣子,她又敲了兩下門。

夏雷起身走了過去,一邊說道:「誰氨

「是我。」傅明美的聲音。

夏雷打開了房門,「有什麼事嗎」

「天音姐請你去喝喝一杯咖啡,她想和你聊聊。」傅明美說道。

夏雷看了一下手上的腕錶,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過了,不過他沒有拒絕,「好,在什麼地方」

「就在酒店的咖啡廳。」傅明美說道:「這就跟我去吧。」

夏雷離開了房間,跟著傅明美往酒店的咖啡廳走去。

「聽說你在安家與安秀賢決鬥,還贏了,是嗎」電梯里,傅明美隨口問道。

「陪他玩玩而已。」

「咯咯。」傅明美笑道:「怎麼可以隨便玩玩他可是你的情敵,你贏了決鬥,天音姐會給你加分的。」

又是加分,夏雷不想聽到這個詞,不過他的面上並沒有表露出來。

進入咖啡廳,夏雷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落地窗旁邊的一張咖啡桌前,背靠著沙發,靜靜地看著窗外的街景。

江南區是首爾最繁華的商業區,這是一個紙醉金迷的世界。

夏雷做到了申屠天音的對面,侍者過來,他要了一杯黑咖啡。

「我睡不著,想和你聊聊。」申屠天音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她看夏雷的眼神有些特別。

夏雷笑了一下,「我也睡不著,我們聊什麼」

「難道我們之間需要找話題才能聊天嗎」申屠天音的語氣裡帶著點責備的意味。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其實,我倒是有很多話想跟你聊,可是」

「可是什麼」

「沒什麼。」夏雷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申屠天音嘆了一口氣,視線也移到了窗外,她的思緒在光怪陸離的街景之中沉浮,一顆心也彷彿在其中浮浮沉沉,「我很懷念我們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我們無話不談,為了保護我,你連命都可以不要。為了配合我,你甚至不怕你的前女友梁思瑤誤會我們之間的關係」她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感傷,「可是現在,我們之間好像多了一層障礙,我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嗎」

夏雷又何嘗沒有這樣的感覺,他沉默了一下才說道:「人是會隨著環境而改變的,有時候我們也是無可奈何。」

申屠天音的視線回到了夏雷的身上,「那麼是你變了,還是我變了」

是你變了還是我變了

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可夏雷卻無法回答。

申屠天音是一個極其高傲和優秀的女人,性格也非常強勢,可即便是這樣,她也曾經為夏雷敞開了心扉,那個時候只要夏雷稍微加一把勁,他就可以得到他的一切,可是他卻選擇了梁思瑤。

後來,梁思瑤背叛了他,受到傷害的他再也不願意輕易付出感情。再加上他的事業正處在緊要的發展期,他根本就沒有再考慮個人感情的事。所以,他也錯過了最佳的征服申屠天音的時機。

另一邊,申屠天音也因為親人的背叛而發生了改變,她也不會再輕易相信任何人,而她的敞開的心扉也在慢慢閉合。她的心裡很清楚,她喜歡夏雷,但夏雷要得到她,那就得成為最優秀的男人,重新征服她。

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其實已經擺在了那裡,那就是兩個人都因為發生的那些事情,還有身邊的環境而改變了。

「算了,我們還是談談生意吧。」申屠天音改變了話題,「聽說你在京都建了一座軍工廠,厲害啊,這樣的生意不是誰都能做的,你卻做到了。」

夏雷笑著說道:「能賺錢也能為國家的國防建設做一點貢獻,這樣的生意確實不錯。我們國家應該開放這個版塊,讓更多的民營資本進入。」

「你已經進入了,而且會成為一個典範。我很佩服你。」

「不說我那點小生意了,不入你的法眼。」夏雷說道:「還是說說你吧,我早就想和你談談了。」

申屠天音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你想和我談古可文嗎」

她的直覺如此靈敏,夏雷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天音,我知道你很難接受我的意見,可我還是得提醒一下你。古可文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我和她鬥了那麼久,我對她的印象就是一條陰狠的毒蛇。你藉助她的力量吞併古家以前的資產,她會甘心嗎」

「我給了她不菲的傭金,我們之間只是生意上的合作關係,她不甘心又有什麼用」

「天音,那些資產其實古定山侵吞的國有資產,你」

申屠天音打斷了夏雷的話,「我是從正當的途徑收購的,不會有問題的。倒是你,這明明是一個可以快速做大你的公司的機會,你怎麼就無動於衷呢你是一個男人,你應該有一個男人的野心。」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嘆了一口氣,她的性格始終這麼強勢,也不聽別人的勸,他想說的話已經沒法再說下去了。勸她再說,她一句不聽,再勸又有什麼用呢

就在兩人間的氣氛變得尷尬的時候,咖啡廳門口突然走進來一群人,有身穿制服的警察,也有穿著便衣的人。領著這群人往咖啡廳里走的人不是別人,是安秀賢。

看到安秀賢帶著一大群人出現在這裡,夏雷頓時警惕了起來。

「他怎麼來了」申屠天音皺起了眉頭。

這時安秀賢已經發現了坐在落地窗邊的申屠天音和夏雷,他大步走了過來。他帶著的一大群人,警察和保鏢有意無意地散開,然後向申屠天音和夏雷圍過去。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ps:今天三更,晚上還有一更請把你們的月票給我吧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