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30章 活寶與禱告詞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0章 活寶與禱告詞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發生在韓國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韓國的警察、情報部門的特工甚至是軍警和海警都有出動,但第二天的媒體上卻不見報道。 官方給出的解釋也是「反恐演習」,與實際的情況八杆子打不到一塊兒。

出現這種情況一點都不意外,安秀賢帶著人去抓夏雷,不過是受了cia的指使。他根本就沒有證據證明夏雷偷了阿提拉之劍。而cia也不想將事情鬧得太大,他們的目的只是抓捕夏雷,其餘的都不重要。夏雷逃了,cia也沒有必要在這件事上大做文章,這樣對他們沒有半點好處。

當天晚十一點,華國京都。

「你自己進去吧,我還得安排你們返回阿富汗的事情。」唐語嫣的家門口,龍冰停下了腳步,對夏雷說道:「cia的人很容易就能查到阿提拉之劍與白匈奴部落的關係,這對營救計劃很不利,所以我們必須儘快行動。你去告訴告訴她們,最後明天一早就動身。」

「這沒問題,她們應該會同意的。」夏雷說道。

龍冰轉身離開,夏雷拿著裝著阿提拉之劍的木匣子進了屋。阿提拉之劍本來是沒有木匣的,這是唐博川為夏雷準備的,方便攜帶,也能避免被人看見。

客廳里沒人,茶几上放著一堆零食,薯片、瓜子和夏威夷碧根果什麼的,都被拆開了,地毯上也滿是果殼。部落里的女人從來不會將果皮果殼什麼的扔進垃圾桶,因為部落里根本就沒那玩意。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動,隨後便看到了在唐語嫣房間中睡覺的大月提雅和茜拉米。兩個女人睡得很香的樣子,似乎沒有聽見他進門的響動。然後他又看見了兩個女人放在枕頭邊上的兩把刀,大月提雅的枕頭邊放著的是一把剔骨頭的尖刀,茜拉米的枕頭邊放著的是一把專門用來切菜的菜刀,兩把刀都很鋒利。

兩個部落女人就連睡覺都保持著警惕,處在隨時戰鬥的狀態下,但她們卻沒有聽到他進門的聲音,這確實是很幽默的事情。

夏雷收回了視線,提著木匣子往唐語嫣的房間走了過去。就算大月提雅和茜拉米在睡覺,他也得將她們叫醒,與她們談談返回阿富汗的事情。

夏雷伸手抓住門把,輕輕擰了一下,然後推開房門準備進去。卻就在這時,躺在床上的大月提雅和茜拉米同時抓住枕頭邊的刀,一抖手就向門口扎了過來。

寒芒閃現,夏雷猛地將房門往身前一拉。

嚓嚓剔骨的尖刀和菜刀幾乎同時扎在了門板上。

夏雷本驚出了一聲冷汗,他推開了門,低聲斥道:「是我」

「夏」茜拉米聽清楚了夏雷的聲音,一著急,掀開被子就跳下了床。

一大片白花花的美景頓時撲入夏雷的視線之中,茜拉米的身上只有一條手工內,上面什麼都沒有。大月提雅的身上倒好一些,戴著一隻白色的文胸。那顯然是她新近才買的,在白匈奴部落里顯然沒有這種東東。

不過女酋長似乎是買錯了號,也買錯了類型,那白色的文胸只是兩個小小的三角形,勉勉強強遮住最重要的兩點部位,其餘的五分之四的部分都曝露在空氣之中。那誘人的原風景,讓人忍不住想與她探討一下內衣的文化知識。

然後,夏雷又看到了女酋長在穿著上所犯的第二個錯誤,那就是她的小褲不是正常的小褲,而是一條白色的丁字褲。那條白色的丁字褲與她上身所穿的文胸似乎是一套的,都屬於是情趣內衣,以至於不能完全遮掩應該被遮掩的部位。茜拉米掀開被子的一剎那,那些誘人的春光就曝露了出來,隱隱約約,朦朦朧朧,惑力十足。

幾秒鐘前,夏雷被兩把刀嚇出了一身冷汗,現在,他又看出了一身熱汗。先吃一驚,再受一刺激,那種仿若冰火兩重天的感覺真的是很詭異。

茜拉米固然不在乎夏雷看見她的身體,因為在部落里的時候早就主動曝光了,可大月提雅卻不一樣,她還從來沒有在夏雷面前這樣暴露過。被子被茜拉米這個活寶掀飛之後,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也跳下了床,慌慌張張地抓衣服遮體。可她還沒來得及抓起衣服,啪,一聲輕響,茜拉米這活寶居然把燈打開了。這一下,她全都曝光了。

「夏真的是你」看清楚站在門口的夏雷,茜拉米一聲歡呼,張開雙臂向夏雷抱了過來。

上身沒有半點布料的童顏h,她的擁抱擁有一種讓人流鼻血的魔力。

不過,在被她抱住之前的那一剎那,夏雷總算是回過了神來,他慌忙將手中的木匣子推了出去,剛好擋住了茜拉米,「你們要的東西,阿提拉之劍,我已經拿到了。」

茜拉米本來想抱夏雷,卻抱住了一隻木匣子。不過她本來就是一個單神經的女人,一聽是阿提拉之劍,她的注意力頓時被轉移了,「阿提拉之劍我的天氨

大月提雅也湊了過來,衣服也顧不得拿了,丁字褲,小文胸,春光滾滾。她從茜拉米的手中搶走了木匣子,迫不及待地打開查看。

木匣子打開,兩個女人撅著屁股圍著木匣子,一樣的渾圓飽滿,宛如圓月,再加一把古劍,這畫面美得讓人不想眨眼。正常人很難將性感的翹臀和古劍聯繫在一起,可這種畫面卻活鮮鮮地呈現在夏雷的面前,毫無保留,任他觀賞。他的感覺怪怪的。

「真的是阿提拉之劍,一千多年了,它終於回來了,終於回來了」大月提雅撫摸著劍身,激動地流出了眼淚。

茜拉米也很激動,但沒有眼淚,她與大月提雅的反應也截然不同,大月提雅是激動得流淚,她卻是臉紅。一張可愛的娃娃臉上滿是紅暈,好像喝了很多酒一樣。

「東西我拿到了,也給你們了。」夏雷有些困難地將視線從兩隻翹臀上移開,「你們準備一下吧,我們明天一早回阿富汗。大月提雅酋長,請你遵守你的承諾,釋放被你們關押的人。」

「沒問題。」大月提雅蓋上了木匣子,回頭看著夏雷,「我們將信譽看得和生命一樣重要,你放心吧,只要我將阿提拉之劍帶回部落,我立刻釋放你的朋友和那幾個尋寶者。」

「我們之間的交易呢」夏雷試探地道:「我已經讓我的人採買設備了,我會為你們建一座水力發電站。」

大月提雅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同樣有效。你將阿提拉之劍送還給了我們,對我們來說,你已經是最珍貴的朋友了,再次回到部落里,你會得到最高的禮遇。」

夏雷也露出了笑容,「謝謝。」

茜拉米忽然說道:「酋長,夏現在已經是我們部落的最珍貴的朋友了,請你將我當作最珍貴的禮物送給夏吧。」

夏雷大感尷尬,卻難免心動的感覺。這是矛盾的,卻也是正常的。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誰能拒絕茜拉米這樣的禮物呢童顏h,僅僅是想想就能讓大多數男人心動難抑,更別說是完全擁有了。

似乎只要大月提雅一句話,茜拉米就是夏雷的「禮物」了。茜拉米眼巴巴地看著大月提雅,只等她點頭了。

「回去再說。」這就是大月提雅的回答。

茜拉米的螓首頓時耷拉了下去,沒了精神。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幸好沒答應,不然她要是真變成我的禮物,而我又必須帶走她,那還真是一個麻煩啊,她這麼活潑好動卻又這麼笨,照顧她也會成為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吧」

這樣的想法不知道是自我安慰還是別的什麼,夏雷自己都不清楚了。

「你去休息吧,什麼時候動身由你來安排。」大月提雅下了逐客令。如果不是夏雷帶來了阿提拉之劍,就她身上這點加起來不到十平方厘米的布料,她早就一腳將夏雷踹出去了。

「好吧,明天早上見。」夏雷退出了房間,並順手掩上了房門。

茜拉米不滿地道:「酋長,把他送給我你不同意,我現在把我自己送給他,你怎麼還是不同意」

「這有區別嗎」大月提雅甩了茜拉米一個白眼。

茜拉米愣愣地看著大月提雅,「這有區別嗎」

大月提雅已經懶得跟她廢話了,她將阿提拉之劍取了出來,放在床上,然後跪了下去,拜祭祖先的聖物。她的口中念念有詞,顯得很虔誠。

茜拉米發了一下呆,然後也跪在了大月提雅的身邊,跟著大月提雅一起祭拜阿提拉之劍。

門外,聽到屋裡傳出來的絮絮叨叨的聲音,夏雷停下了腳步,回到門口,隔著門板偷窺著屋裡景象。他心中一片好奇,大月提雅會念誦什麼樣的祈禱詞。現在,關於阿提拉之劍的一切他都很好奇,想知道。

房間里,兩隻渾圓的翹臀正對著夏雷,高高翹起,春光滾滾。這樣的姿勢,不用任何引誘的動作也能誘人犯罪。尤其是大月提雅,她的白色小丁丁更是一個吸引視線的漩渦,一下子就把夏雷的透視的視線吸扯了進去。

大月提雅的聲音,「偉大的阿提拉啊,請指引我們前進,重建昔日的輝煌」

不過是普通的祈禱詞,沒什麼秘密可言,可夏雷卻靜靜地站在那裡,無法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