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32章 過河拆橋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2章 過河拆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比起阿富汗的其它地區,瓦罕走廊其實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因為它只是一個狹窄的走廊地區,荒無人煙,聖伊塔武裝組織不會在這裡活動,美軍也不會開著飛機在這裡來轟炸毫無價值的目標。 整個瓦罕走廊總共才生活著一萬多個塔吉克人,而且還是游牧民族,只要不去招惹他們,自會相安無事。總之,這裡是一個寧靜的世界。

因為有過橫穿瓦罕走廊的經驗,熟悉地形,知道路線,所以這一次重返阿富汗之旅很順利,時間也快得多。僅五天的時間便穿越了瓦罕走廊,進入了阿富汗內陸。這五天的時間三人沒有遇到半點麻煩,沒有襲擊,沒有盤查,甚至連壞天氣都沒有遇到。

夜晚降下,三人在一個綠洲紮營歇息。綠洲很小,有一個很小的水泊,水泊邊長滿了胡楊樹和梭梭樹。月光灑落在胡楊林和水泊間,點點銀輝閃爍,顯得寧靜而神秘。

鋪好毯子,三人圍在一起吃了一些乾糧,喝了一些水。

「真不錯啊,上次只是路過這裡,這次我想去洗個澡。」吃飽喝足的茜拉米拉住了夏雷的手,熱情地道:「夏,和我一起去洗吧。在沙漠里洗澡,那種感覺我保證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你先去洗,我待會兒來洗。」夏雷婉拒,茜拉米如此熱情奔放,他這個男人反倒靦腆不好意思了。

「你陪我去嘛。」茜拉米搖晃著夏雷的手臂,就像是一個撒嬌的小女孩,「要是被人偷看,你可以幫我趕跑偷看的人。」

夏雷笑道:「這裡是沙漠,哪裡有人氨

「沒人有蛇啊,要是有蛇咬我怎麼辦」茜拉米繼續搖晃夏雷的手臂,「我最怕蛇了,長長的,軟軟的,滑滑的,要是纏到身上來,哎呀,想想都害怕。」

夏雷,「」

大月提雅慢吞吞地道:「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你是我們部落里抓蛇最厲害的人,上個月你還抓了二十條蛇,烤了十五條,往別人的被窩裡放了五條。這些事情,你非要我說出來嗎」

「酋長」茜拉米跺腳,十分不滿。

大月提雅無視茜拉米的不滿,她說道:「夏,你看著這裡,我和茜拉米去洗個澡,然後你再去洗。」

夏雷點了一下頭,「好的,沒問題。」

「茜拉米,走吧,你不是怕蛇嗎我和你一起去洗,我會幫你把蛇趕跑的。」大月提雅說。

茜拉米翹起了嘴,「酋長,我是想抓蛇,你不明白。」

兩個白匈奴女人往水泊邊走去,一邊走一邊嘀嘀咕咕,兩人就像是一對愛吵嘴的姐妹。

夏雷看著兩女走遠,穿過一片低矮稀疏的梭梭林,然後在水泊邊脫衣服,下水洗澡。月光是白的,她們也是白的,水卻是天藍色的,那畫面美到了極致。水波在蕩漾,她們的曲線也在晃動蕩漾,有時候像起伏的山丘,有時候又像渾圓的月亮,大的月亮,小的月亮,讓人眼花繚亂的月亮。兩個洗澡的女人距離他三十來米,可這樣的距離對他這樣一個視距達四千多米的人來說,兩個女人不等於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洗澡嗎

「還是茜拉米有料啊,小小年紀竟然把她的酋長給比了下去,真是了不得。她這麼壞,將來沒準會成為狐狸精一樣的女人吧」一邊欣賞比較,夏雷的心中也冒出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念頭。

如果讓他選擇一個女人一起洗澡的話,他會毫不猶豫地旋轉茜拉米,而不是大月提雅。大月提雅的心機太重,心裡也只有部落,而茜拉米則單純得太多,與她在一起會感覺很輕鬆。只是,有大月提雅在,他就沒法和茜拉米一起洗澡。

「我已經很努力與大月提雅拉好關係了,她表現得也比較友好,這次返回部落之後,我的計劃應該都可以實現吧等等,不對埃」也不知道為什麼,夏雷的思維突然活躍了起來,想到了一個被他忽略了的地方,「我幫白匈奴部落找回了阿提拉之劍,茜拉米請求將她作為最珍貴的禮物送給我,這事雖然看上去是一個鬧劇,可大月提雅的反應卻很冷靜,她斷然拒絕,一點也不在乎茜拉米和我的感受。一路上,她也總是阻止茜拉米與我親近。我其實並沒有要得到茜拉米的想法,就算她允許,我也不會那樣做的。可她卻處處設防,如果她真的視我為白匈奴部落最珍貴的客人,她又怎麼會這樣做呢」

道理很簡單,如果大月提雅將他當作最珍貴的客人,她就不會阻止茜拉米與他在一起,更不會處處作梗防著他。她這樣做了,那就說明了一個問題,她並不信任他。如果連信任都沒有,又怎麼合作呢

這麼一梳理,一想,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的視線再次移到了水泊中的大月提雅和茜拉米的身上。

月光柔柔白白,月光下的女人也柔柔白白。

大月提雅和茜拉米正在爭論著什麼,她們的爭論讓這幅唯美的畫面多了一絲不和諧的味道。

夏雷的心中一動,左眼隨即輕跳了一下,鎖定了兩個女人的嘴唇。

水泊里,茜拉米雙手抱著胸,本就尺寸驚人的地方向前凸挺,頓時給人一種誇張的震撼力,她翹著嘴,不滿地道:「酋長,夏是一個很好的人,這一路上很照顧我們。你還記得嗎,我們遇到美軍襲擊的時候,他一個人對抗美軍,讓我們先逃走。現在他又為我們找回了聖物阿提拉之劍,如果沒有他幫忙,我們這一輩子也別想找回我們的聖物。就憑這兩件事,他不僅是我們部落的最尊貴的朋友,更是我們部落的英雄。美女配英雄,我想和他在一起,有錯嗎」

這句話說得在理,除了最後一句。但如果沒了最後一句,卻又不是童顏h的風格了。

大月提雅皺起了眉頭,「你的腦子裡難道只有男人的那玩意嗎愚蠢我已經告訴過你了,除了他,你要什麼樣的男人我都給你,多少個都行。唯獨他不行,我們部落不能和他扯上關係。」

「為什麼」

「他是美軍追殺的目標,我不知道因為什麼,可這裡是阿富汗,我們不能和美國人對著干。如果我們和他扯上關係,部落有可能會成為美軍攻擊的目標。你想那樣嗎」

「那你還讓他給我們修建水電站」

「不會有水電站的。」

「你什麼意思」

「這些事你就別問了,從現在開始,你少說話。」

「你會放了那些華國人嗎」

「這事我自有決定,你別問了。」

「好吧,我不問了,也不說話了,我從現在起變成啞巴你是酋長,什麼都是你說了算」茜拉米氣呼呼地沉入了水裡,她就像是一隻鴕鳥,只要將頭埋進水裡就沒有煩惱了。

大月提雅向夏雷的方向看了一眼,可夜色朦朧,她看到的只是一片模糊的景象,根本就看不見夏雷。可她做夢都想不到,她看不見夏雷,但夏雷卻連她的眼神都看得清清楚楚。

大月提雅的眼神顯得有些猶豫,也有些陰狠。

這樣的眼神頓時讓夏雷的心往下一沉。

這次返回阿富汗,一路順暢,卻沒想到這只是一個表面現象。

大月提雅其實並沒打算在部落里修建水電站,她甚至沒有打算釋放唐語嫣和寧靜等幾個華國專家。那麼,她答應的允許他在古城廢墟里自由挖掘一天的承諾大概也不會實現了。

女酋長想幹什麼

夏雷的心中驟然緊張,充滿了擔憂,還有憤怒。

他付出了用鮮血澆灌的友誼,得到的卻可能是背叛

幾分鐘后,大月提雅和茜拉米從水泊里爬了上來,穿上衣服,然後返回到了營地。

茜拉米的臉上沒有半點高興的氣息,她翹著嘴,一句話都不說。她似乎是在執行大月提雅的少說話的命令,或許也是在跟大月提雅慪氣。

大月提雅卻是面帶笑容,她對夏雷說道:「夏,我們已經洗完了,你去洗吧。離開這裡之後我們得加快速度,你想洗澡都沒機會了。」

「好吧,我也去洗個澡。」夏雷起身向水泊走去。

來到水泊邊,夏雷先是用左眼觀察了水泊周邊的區域,確定沒有什麼人隱藏在附近之後才脫衣服跳進水裡。水很涼,非常清澈。夏雷從水裡冒出了頭來,悄悄地看向了營地的方向。這一看,他剛好看到大月提雅從他的行李包之中取出101局給他配備的帶著熱息成像的夜視裝置,然後用那個裝置眺望水泊這邊。

夏雷跟著移開了視線,一頭潛入了水裡。

熱息成像的夜視裝置能洞穿牆壁,看到牆壁後面隱藏的溫血動物,可它沒法洞穿冰涼的水泊看到水下的人。

夏雷蹲在水裡,左眼的視線穿透了平靜的水面,再次看向了營地的方向。

這時大月提雅從他的行禮中取出了那支被他改造過的狙擊步槍,舉槍瞄準了他的方向。

「她想殺我」夏雷驚怒交加

阿提拉之劍已經到手了,錢也得了不少,幹掉他還能避免來自美國人方面的威脅。這似乎就是大月提雅的動機,過河拆橋

茜拉米忽然從她的毯子上站了起來,伸手抓住了大月提雅手中的狙擊步槍。

「酋長,你想幹什麼」茜拉米憤怒地道:「夏是我們部落的英雄,你不能這樣做」

「為了部落,我什麼都可以做」大月提雅怒斥道:「你給我讓開」

「我不讓,我們白匈奴不做這樣的事情,你這樣做是錯誤的。」茜拉米固執地不鬆手。

大月提雅忽然一巴掌抽在了茜拉米的臉上,茜拉米沒有鬆手,她又一腳將茜拉米踹倒在了地上,然後將狙擊步槍的槍口抵在了茜拉米的胸上,「你信不信我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