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33章 不是辦法的辦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3章 不是辦法的辦法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茜拉米的臉上沒有半點畏懼,「我信,可我不怕我是對的,偉大的匈奴王就在我的身邊,他正看著你。 你要殺,就殺吧」

匈奴王阿提拉已經死了一千多年了,茜拉米所說的自然是阿提拉之劍。

大月提雅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猶豫,聖物就在旁邊,她如果殺了茜拉米,這與她的信仰是相違背的。

「起來,閉緊你的嘴,夏回來之後你什麼都不要說」大月提雅收起了狙擊步槍,說話的時候她又看了一眼夏雷洗澡的地方。可是,除了一片模糊的水澤和梭梭林,她什麼都沒看見。這種環境下,就算她想一槍幹掉夏雷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酋長,能不殺夏嗎」茜拉米用祈求的眼神看著大月提雅。

「誰說我要殺他了」

「那你剛才」

「我想擊傷他,然後將他算了,更你說了你也不懂,這事你閉上嘴就行了,什麼都不要管。」大月提雅將狙擊步槍放回了夏雷的行李包。

「不殺他,那你想幹什麼」

「閉嘴你個笨蛋,他隨時會回來」大月提雅兇巴巴地斥責茜拉米。

茜拉米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怒意,伴隨著的還有一絲凶光,可是一閃而逝,大月提雅根本就沒有發現。她是白匈奴部落的神槍手,每次戰鬥都是最勇猛的一個,殺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她本身就是一頭人形凶獸,無論是誰威脅她,那其實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大月提雅與茜拉米的爭執自然沒有逃過夏雷的眼睛,雖然用唇語解讀普什圖語有些難度,但他的大腦有著匪夷所思的分析能力,所以兩女的對話他還是能解讀過來,不說每個詞都百分之百準確,但意思卻是八.九不離十的。

大月提雅放回了狙擊步槍,這也意味著他暫時沒有危險了。他從水裡爬上了岸,穿上了衣服,然後往營地走去。在靠近營地的時候,他彎腰從地上撿了一塊石頭。近距離,他用石頭砸中大月提雅的腦袋的幾率絕對比大月提雅用手槍擊中他的幾率要高得多,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可以更快。

大月提雅並沒有掏槍,看見夏雷回來,臉上帶著笑容,「夏,感覺怎麼樣」

夏雷笑道:「還不錯,水很清涼。在沙漠里能有這樣的地方洗個澡,這是上天的恩賜。」

「休息吧,四個小時后我們繼續趕路,爭取在明天中午到達伊卡部落。」大月提雅說道。

「嗯,你們先睡吧,我剛洗了澡,不困,我先站崗。」夏雷回到了他的毯子上,抽出狙擊步槍擦拭。

槍在手,他並不擔心大月提雅會對他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

大月提雅沒有異常的舉動,她裹著毯子和衣而眠。

茜拉米看了看大月提雅,又看了看夏雷,似乎有話想說,可猶豫了半天都沒能說出一句話來。

茜拉米的反應半點不落地落在了夏雷的眼角餘光里,她此刻雖然還沉默著,可他的心裡一點都不怪她。她不僅為他說話,甚至還冒著極大的危險阻止大月提雅向他開槍。她能為他做到這種程度,其實已經很不錯了。她畢竟也是白匈奴部落的人,他不能指望她背叛她的酋長,還有白匈奴部落。

時間靜悄悄地流走,夏雷的心裡也思潮起伏。

「種種跡象都表明大月提雅絕對不會繼續與我合作,她不會放了唐語嫣和寧靜,也不會允許我進入古城遺挖掘寶物。她甚至會將我出賣給美國人,換取部落的安寧和更大的利益。我現在幹掉她輕而易舉,也能消除被她出賣的隱患,可是,如果我幹掉她的話,唐語嫣和寧靜怎麼辦茜拉米會不會與我搏殺我還能不能進入古城遺挖掘寶物」一個個念頭在夏雷的腦海里起起伏伏,讓他無法安定下來。

殺又不能殺,繼續跟大月提雅走下去,他又會陷入非常危險的境地之中。那個時候,別說是救出人質再挖寶了,就連他自己的安全都無法保證。他從來沒有遇到眼前這種情況,這讓他頭疼不已。

大月提雅的雙眼悄悄地睜開了一條縫隙,觀察著夏雷的動靜。

她的動作雖然微不可見,但夏雷還是看見了。夏雷不動聲色地站了起來,四下眺望,假裝觀察四周的環境。

大月提雅似乎放下了心,嘴角也露出了一絲不太明顯的冷笑。

又過了一會兒,茜拉米從她的毯子上爬了起來,往夏雷走去,「夏,你去休息吧,我來站崗。」

「這才沒多久,你再睡一會吧。」夏雷說。

「我睡不著,你去睡吧。」茜拉米抱著她的ak47,一臉的鬱悶。

夏雷假裝不知,試探地道:「茜拉米,誰惹你不高興了」

茜拉米瞄了一眼大月提雅,冷哼了一聲,「是」

大月提雅忽然醒來,打斷了茜拉米的話,「你們在聊什麼」

「沒什麼」茜拉米沒好氣地道。

夏雷笑著說道:「茜拉米也是剛剛醒來,要換我的崗。」

大月提雅說道:「算了,看來我們都不困,乾脆繼續趕路吧。這樣的話,我們能更早回到部落去。」

「酋長」茜拉米欲言又止,似乎在擔心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大月提雅冷冷地瞪了茜拉米一眼,「別廢話,去牽馬,我們離開這裡」

茜拉米氣沖沖地去牽馬,一邊走,一邊用腳踢著沙子。

大月提雅的眼神越來越陰冷了,毫無疑問,她覺得茜拉米是在挑釁她的威嚴。作為白匈奴部落的酋長,她最不能容忍的便是有人挑釁她的威嚴。

夏雷笑著說道:「茜拉米還是一個孩子,有點孩子脾氣也是正常的。」

大月提雅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我也覺得她很可愛,不過有時候確實讓人頭痛。好了,我們不說了,收拾一下,繼續趕路吧。」

這時茜拉米牽了兩匹馬來,她的和夏雷的,唯獨沒有牽大月提雅的。茜拉米將夏雷的馬的韁繩遞到了夏雷的手中,語氣很沖地道:「酋長,我牽不了三匹馬,你的馬你自己去牽吧。」

「沒問題。」大月提雅往系著她的馬的胡楊樹走去。

就在她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夏雷從她的眼眸中捕捉到了一絲怒意。茜拉米顯然是觸怒她了。

夏雷有些擔憂地道:「茜拉米,你幹嘛觸怒你的酋長,她是你的酋長,你要是惹怒了她,以後你會有麻煩的。」

「哼」茜拉米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我尊重她,什麼事都聽她的,可她從來沒為我考慮過。每次有人入侵部落,我都沖在最前面,可她還把我當小孩子。我告訴你,如果不是我,她早就被她的競爭者殺了。我幹掉了她的競爭者,她才當上了酋長,可現在她把我當傻瓜」

居然還有這樣的隱情

夏雷的心中一片好奇,正想問,大月提雅已經牽馬回來,他也機警地閉上了嘴巴。

「我們走吧。」大月提雅翻身上馬,她看了茜拉米一眼,眼神之中帶著威脅的意味。顯然,她聽到了茜拉米剛才抱怨的話。

夏雷和茜拉米也翻身上了馬,然後跟著大月提雅繞過綠洲,往伊卡部落奔去。

上一次三人經過了伊卡部落,那是一個人口上萬的普什圖人的部落,有一支好幾百人的部落武裝。大月提雅與那個部落的酋長阿布圖錄關係不錯,很輕鬆地通過了伊卡部落的領地,還獲得了一些物資補充。

這次返回白匈奴部落,仍然要經過伊卡部落,但夏雷的心中卻已經是焦慮重重了。如果大月提雅在伊卡部落獲得支持,有了幫手,她要想在伊卡部落對他下手,那他的處境就非常危險了。

「媽的,殺不能殺,跟下去又危險被動,我怎麼會遇上這麼麻煩的事情」夏雷的心裡很窩火。

他甚至想調轉馬頭回過,去他的任務,可轉眼想到還被困在白匈奴部落的唐語嫣、寧靜,想到那些因為執行任務而犧牲的101局特工,他的心腸又始終硬不起來。

「我得想想辦法,在進入伊卡部落之前一定要解決問題,可是我有什麼辦法呢」夏雷焦頭爛額地想著對策。

茜拉米放慢了速度,與夏雷並肩而行,她壓低了聲音,「夏,你回去吧,別想著你的朋友了。」

月光下,茜拉米的娃娃臉上滿是焦慮,還有憤怒。

夏雷知道她在焦慮什麼,又在因為什麼而憤怒,但他卻假裝不知道,他露齒一笑,「我可不是那种放棄朋友的人。」

「你是個笨蛋,你不知道你會面對什麼。」茜拉米著急地瞪了夏雷一眼。

她著急生氣的樣子別有一番誘人的味道。

看著她的稚氣未脫的迷人臉龐,還有尺寸驚人的胸部,夏雷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道靈光,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也油然而生。

「我想和你在一起。」夏雷面帶笑容,眼神溫柔,「我們現在不正在交往嗎你讓我走,難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嗎」

茜拉米的娃娃臉上頓時浮出了一抹紅暈,「我當然願意,你是我的英雄,除了你,別的男人我一個都不想要,可是,可是」她看著前面的大月提雅的背影,眼神里夾帶著恨意。

夏雷伸手握住了茜拉米的手,這是一個溫柔的示好的動作,它比什麼情話都管用。

茜拉米也顯得很溫柔,但只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夏雷鬆開她的手的時候,她的手嘩啦一下就伸到了夏雷的屁股上。

夏雷頓時僵了一下,但這就是茜拉米的風格,他可不指望她會改變。

這也就是夏雷的不是辦法的辦法,如果有別的辦法,他絕對不會用美男計這麼老土的計策。可是,他沒有別的選擇不是

大月提雅回頭看了一眼,呵斥道:「茜拉米,快點跟上來」

茜拉米從夏雷的屁股上縮回了手,恨恨地道:「來了」她抽了一馬鞭,追了上去。

夏雷的嘴角悄悄地浮出了一絲笑意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