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34章 最毒婦人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4章 最毒婦人心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黎明的曙光碟機散黑暗,晨曦中三人三騎往著伊卡部落的方向奔去。 一夜騎行,中間休息的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也主要是讓馬匹休息,三人都沒有睡覺。

很快,三人跑出荒地,進入了一條土路。沿途也出現了栽種著罌粟花的田地,這個時節,罌粟花正生長得茂盛,一片綠色。

「再往前走十公里就是伊卡部落了。」大月提雅指著前面的方向,「我們在伊卡部落休息一下再趕路,三天後我們就能回到部落。」

「真是快埃」夏雷感嘆地道:「大月酋長,回到部落之後還請你立刻放了我的朋友。」

「沒問題,回去就釋放她們。」大月提雅的嘴角浮出了一絲隱隱的笑意。

茜拉米卻顯得很焦慮,憂心忡忡的樣子。

夏雷策馬靠近了大月提雅,向她伸出了手。大月提雅愣了一下,但還是伸手與夏雷握了一下手。就在兩手相握的時候,夏雷的手上使了一點巧勁將大月提雅往他的身前拉拽了一下,然後握手又變成了擁抱,也就在那一瞬間,他的另一隻手在大月提雅的衣領里抹了一下

兩人分開,夏雷面帶笑容,「我們的友誼長存。」

「駕」大月提雅甩響了馬鞭,催馬前行。

夏雷催馬追趕。

茜拉米咬了一下櫻唇,「我應不應該告訴他真相呢他是個傻瓜,傻瓜」

這時夏雷忽然回頭,笑著向茜拉米招手。

茜拉米微微呆了一下,然後夾了一下馬腹,催馬追趕了上去。

十公里的路程很快就過去了,一個集鎮出現在了視野之中。集鎮,散布在集鎮周圍的村莊,還有漫山遍野的罌粟田,這個地方夏雷來過,它就是伊卡部落。

三人還沒有進入集鎮就被部落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攔下了,大月提雅表明了身份,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隨即放了行,並帶著三人進入集鎮。

三人被帶到了一個院子前,院子的圍牆很高,牽著防盜網,圍牆後面是一個很寬敞的壩子,壩子後面是一幢兩層的樓房。伊卡部落的酋長阿布圖錄就住在那幢樓房裡。上次來的時候,夏雷和茜拉米只是在外面等待,並沒有進去。

「你們留在外面等我一會兒,我進去與阿布圖錄酋長談一談就出來。」大月提雅說。

「好吧,我們在外面等你。」夏雷說。

茜拉米與芭提雅對視了一眼,兩個女人的視線碰撞在了一起,空氣中似乎多了一點火藥味。

大月提雅並沒有與茜拉米說話,看了茜拉米一眼之後便進了院子。她似乎已經做出了某種決定,以至於整個人都顯得很冰冷。

院子的大門關上了,看不見裡面的情況。

不過這根本就難不住夏雷,他的左眼微微一跳,厚實的院門就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之中。他看到那個武裝人員領著往一個房間走去。

「夏,我要是死了,你會為我傷心嗎」茜拉米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

夏雷說道:「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你還年輕,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我是說真的,我想知道答案,告訴我吧。」這一刻,茜拉米顯得很成熟,與往常不一樣了。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會,肯定會。如果你死了,我會很傷心,我也會祭奠你,每年七月十五我會給你燒錢燒衣服的。」

茜拉米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每年七月十五燒錢燒衣服是什麼意思」

「我們那邊的風俗,祭奠亡靈的儀式。」夏雷說。

茜拉米笑了,「哇,還有儀式,那你可不許騙我,一定要燒給我。」

看似沒心沒肺的笑,可夏雷卻感覺到了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種悲傷和決絕的氣息。她似乎已經感覺到了什麼,有了心理準備。

大月提雅進了樓房一層的一個房間,帶路的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關上了房門並留在了門口守候。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那個房間的房門上,暗暗增加透視的強度,那道房門也悄無聲息地消失在了他的左眼視線之中。大月提雅正在向一個老者行禮,老者面帶笑容請她入座。老者的頭上纏著頭巾,鬍子起碼有一尺長,臉龐瘦長,目光深邃,給人一種很有智慧的感覺。

這個老者就是伊卡部落的酋長阿布圖錄。

夏雷的視線鎖定了兩人,同時,他取出兩隻微型接收器,一隻塞進了他自己的耳朵里,一隻塞進了茜拉米的耳朵里。

「幹什麼」茜拉米不解地看著夏雷。

「別問,你聽就是了。」夏雷告訴她。

大月提雅入座,與阿布圖錄交談了起來。兩人交談的聲音也通過接收器傳到了夏雷和茜拉米的耳朵里。

「尊敬的阿布圖錄酋長,我回來了,感謝你之前給我的幫助。我不會忘記你的幫助,秋天來的時候,我會送來一百頭羊,兩個年輕的女奴。」大月提雅說道。

「真是不錯,我們兩個部落相距不遠,彼此照顧是應該的。這一次你要停留多久,需要什麼儘管開口,我會讓人給你準備。」阿布圖錄的臉上帶著笑容。一百隻羊對於一個貧窮的部落來說,這已經是很大的一筆財產了。更何況還有兩個年輕的女奴,他知道那是屬於他的。

奴隸制度雖然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制度,可在人類進入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這種制度仍然沒有被徹底根除,在貧窮落後的地方,它依然存在。

「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我身邊有一個華國人,一個不聽話的手下,我想讓你幫我拿下他們兩個。另外,給我一個聯繫美國人的電話,一部手機。」大月提雅說道。

阿布圖錄直直地看著大月提雅,「那個華國人是什麼人你為什麼要把他交給美國人」

大月提雅說道:「這個你不用知道,你幫我這個忙,事後我再付你十萬美金。」

「十萬美金」阿布圖錄頓時驚得合不攏嘴了。

「十萬美金,你只需要吩咐你的人拿下那個華國人還有我的手下就行了,這是你的地盤,這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一個華國人而已,你也不必擔心惹來什麼麻煩。」

「聽起來不錯,可我想知道,你為什麼不自己動手畢竟,他只是一個人。」

「他很厲害,不然我也不會給你十萬美金。做決定吧,如果你不願意,我會將他帶回我的部落,在那裡拿下他。」大月提雅說。

「呵呵。」阿布圖錄笑了,「我看出來了,那個華國人不僅很厲害,你沒有機會也沒有把握下手。還有,他是一個大麻煩,你不想將他帶到你的部落再動手,是嗎」

「你不願意」

「二十萬美金。」

「成交。」大月提雅又說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殺了我的那個不聽話的手下。」

「沒問題,但你的那個手下怎麼死,我來做決定。」阿布圖錄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茜拉米這樣的童顏h,這個世界上大概沒有幾個男人捨得一槍幹掉吧

大門口,夏雷收回了視線。

「大月提雅那賤人要殺我」茜拉米憤怒到了極點。

夏雷忽然湊唇吻住了她的嘴,但只一下,堵住她的聲音之後便分開了。他拉著茜拉米向圍牆一側的戰馬走去。

三匹戰馬旁邊站著兩個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其中一個呵斥道:「你們想幹什麼」

「騎馬出去逛逛。」夏雷鬆開了茜拉米的手,腳步飛快。

現在每一秒鐘都很珍貴。

一個武裝人員說道:「誰允許」

沒等他把話說完,夏雷突然發難,一個疾沖,一記釘子拳轟在了那個武裝人員的頸動脈上。

另一個武裝人員這才反應過來,慌忙卸肩頭上的ak47。可是他的動作還是太慢了一些,夏雷身形一晃便欺到了他的身邊,同樣一記釘子拳重重地轟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兩個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幾乎同時倒在了地上。

茜拉米張大了嘴巴,她其實也打算動手的,她已經摸出了她藏在腰帶上的匕首,可是她剛剛把匕首摸出來,兩個目標就都被夏雷搞定了,耗時不到兩秒鐘

「上馬」夏雷飛身上馬。

茜拉米這下沒有猶豫,也飛身跨上馬背,然後雙腿一夾馬腹,策馬跟著夏雷往集鎮外奔去。

小樓里房間里,大月提雅起身說道:「阿布圖錄酋長,可以行動了。」

「這很簡單。」阿布圖錄拍了一下手掌。

守在門口的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跟著打開了房門,靜靜地站在門口,等著酋長的指示。

「叫幾個人把門口的那兩個人拿下。」阿布圖錄說道。

「是。」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轉身往門口走去。

大月提雅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茜拉米,別怪我,我這麼做都是為了部落。你要怪就怪你自己任性吧,你不該愛上那個夏,你更不該挑戰我的權威」

執行命令的武裝人員很快就走到了門口,他伸手打開了房門,但門外卻沒有人影。他跟著看向了圍牆一側,然後就看到了被擊暈的兩個部落武裝人員。

「他們跑了」執行命令的武裝人員大叫道。

「什麼」大月提雅從房間里沖了出來,她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阿布圖錄也跑了出來,怒吼道:「立刻召集所有人,把那兩個人給我抓回來」

幾分鐘后,伊卡部落武裝傾巢而出。

ps:感謝allen利書友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