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35章 孤膽英雄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5章 孤膽英雄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鄉間泥路上,皮卡車、越野車、馬匹,幾百個人,幾百支槍,所追的不過是兩個人。這麼多追兵,沖在最前面的卻是一個女人,大月提雅。她無疑也是這幾百個人最著急的一個,因為茜拉米騎走的是她的馬。馬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匹馬的行李有阿提拉之劍

偷雞不成蝕把米,這就是大月提雅此刻的心情,她恨不得將茜拉米的腦袋砍下來

因為提前跑了幾分鐘,夏雷和茜拉米與追兵保持著差不多一千米的距離。

「幹得不錯,剛才我還想提醒你騎走大月提雅的馬,可你不用我提醒就騎走了她的馬。」策馬狂奔,夏雷說話的聲音很大。

茜拉米咯咯笑了一下,「我一直都很聰明」

夏雷心想,這還真是不好說的事情。

「上山」茜拉米趕馬離開鄉間泥路,踩著罌粟田間的小路往一片山峰跑去。

夏雷跟著離開了鄉間泥路。在平地上馬肯定跑不過那些越野車和皮開車,如果一直在平地上跑,早晚都會被追上。從這點來看,茜拉米似乎還真不是胸大無腦型的女人,至少這個時候不是。

噠噠噠

一輛皮開車上的機槍手對著兩人的方向開了槍。

重型機槍的射程狙擊步槍還遠,威力也更大。雖然是盲射,但子彈的數量卻很恐怖。這邊一一開槍,茜拉米和夏雷身邊的地面頓時被打開了花,頭上也嗖嗖飛過不少子彈,場面驚險得很。

夏雷在馬背上側身,舉槍,瞄準,扣動本機,砰一聲槍響,千米之外的機槍手頓時被掀掉了半邊腦袋。

這樣的槍法頓時給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帶來了不小的壓力,不過也刺激了這些人的血性。他們發出怪叫,吆喝。一個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從馬背上轉移到了皮卡車上,推開那個被幹掉的趴在機槍上的狙擊槍,準備繼續射擊。

嗖一顆子彈飛來,去替代機槍手的武裝人員飛出了皮卡車的車廂,然後被一輛越野車碾扎而過。可他感覺不到疼痛了,因為在飛出去的那一剎那,一顆狙擊步槍的子彈便已經擊碎了他的心臟,在那一瞬間他就已經死了。

沒人再敢跳上那輛皮卡車上去充當狙擊手了。

可以供車輛行駛的道路還在向前延伸,可目標卻已經從旁邊的小路上溜走了。皮卡車和越野車無法繼續行駛,幾百個追兵至少有一半停了下來。能追上去的只是那些騎馬的騎兵,領著這些騎兵繼續追的仍然是大月提雅。

大月提雅不敢冒頭,上身緊緊地貼在馬背上,因為她深知道夏雷的槍法有多麼厲害。可她卻不知道夏雷早已經鎖定了她,要殺她只需要最多兩顆子彈而已。

「大月提雅追上來了,要我幹掉她嗎」夏雷說。

「不,把她留給我」茜拉米的臉上滿是怒容,「她不僅想殺我,還默許阿布圖錄那個老色鬼侮辱我,我要和她決鬥她不是總是說為了部落嗎她處處以酋長自居,我要奪走她的一切,我才是酋長」

「那好,我將她留給你來對付。」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大月提雅的失信與背叛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讓他處處被動。原因很簡單,人質還在白匈奴部落,需要挖掘出來的東西也還在白匈奴部落,如果他殺了大月提雅,那麼人質會死,他也沒有機會去挖掘什麼東西。面對這麼一種糟糕的情況,他的應對計劃卻也不走尋常路,那就是示好茜拉米,讓她知道大月提雅的真面目,然後再將茜拉米扶持起來,取大月提雅而代之

白匈奴部落是一個近乎原始的部落,它的權利傳承絕對不是通過選舉出來的,而是最有聲望者之間的決鬥。

他幫助白匈奴部落找回了阿提拉之劍,而這把象徵著匈奴王最高權利的寶劍就在茜拉米的手,她所擁有的聲望和影響力就不言而喻了。只憑阿提拉之劍,她便有挑戰大月提雅的地位的資本

一旦茜拉米當上了白匈奴部落的酋長,他還有什麼人質救不了,還有什麼東西挖不了別說是挖一天了,就算是開著鏟車挖一年,茜拉米恐怕都沒意見,甚至還會幫他擦車呢。

這就是夏雷的應對計劃,到目前為止都進行得很順利。

山坡就在眼前,光禿禿的,到處都是岩石,很少有樹木。這樣的地形夏雷卻是最滿意的,因為開闊的視野下,他一人一槍便是一個難以逾越的陣線,只要佔據一個高點,他就可以狙殺任何膽敢衝上來的目標。

到了山坡下,夏雷和茜拉米將行李卸了下來,趕走馬匹,看著行李包便往山坡上爬去。兩人爬到大約三百五十米高度的時候,大月提雅便帶著追兵趕到了山坡下。而這時,夏雷已經選好了狙擊點。茜拉米的手也多了一支加裝了榴彈發射器的步槍。這支槍也是101局給夏雷準備的武器,不止是這支槍,兩人的行禮還有很多威力巨大的先進的武器。

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很快就發起了衝鋒,在他們看來,夏雷和茜拉米就算再厲害也不過是兩個人。他們這邊佔據著絕對的人數優勢,抓到或者幹掉兩人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砰山坡上一聲槍響,沖在最前面的也是最活躍的一個青年武裝人員被一槍爆頭,腦漿和鮮血撒了一地。

噠噠噠

砰砰砰

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開槍還擊,可是隔著三百多米的距離,他們手的槍根本就沒法對夏雷和茜拉米形成威脅。

「用火箭彈炸他們」一個部落武裝頭目指揮他的手下。

一個年火箭彈手扛著一支蘇制的105火箭筒登場,卻不等他發射火箭彈,一顆子彈便從山坡上方飛來,在他的額頭上掀開了一個拳頭大的窟窿。

「媽的那傢伙究竟是誰」部落武裝頭目驚怒交加。

一個部落武裝人員去揀火箭筒,他剛剛撿起火箭筒,天空上就掉下了一顆榴彈。轟隆一聲炸響,岩石的碎片與彈片一起向四面八方飛射,當即掀翻好幾個人。可這才只是一個糟糕的開頭,不到一秒鐘的時間,火箭彈也徇爆了,山腳下頓時暴起了一團火光,方圓二十多名範圍內的人都受到波及,不少人都被彈片擊殺、擊傷。

發射榴彈的自然是茜拉米,她本來就是白匈奴部落的神槍手,最厲害的戰士,這樣的場合里她當然不會只讓夏雷一個人戰鬥。她手的榴彈發射器本來沒有三百多米的射程,可她的位置是在山坡上,居高臨下,她只要將榴彈發射器傾斜,往那些人的頭頂上方發射榴彈就行了。

戰鬥一開始,時間不過幾分鐘,伊卡部落這邊就損失慘重。不過這些人並沒有退去,而是利用分佈在山坡上的岩石往上爬,縮短距離。同時,部落的狙擊手也參與了進來,用狙擊步槍與夏雷對決。

夏雷和茜拉米邊打邊退,一邊往更高處撤退的同時一邊狙殺能對他和茜拉米形成威脅的目標。伊卡部落的狙擊手自然成了夏雷重點清除的對象,只要一鎖定方位,伊卡部落的狙擊手們就成了他的目標,一個個倒下。

戰鬥沒完沒了地進行著,上百人卻干不掉兩個人,這樣的情景只能在好萊塢的電影裡面出現,現實世界幾乎是沒有可能出現的。可它卻出現在了這裡,夏雷就像是第一滴血裡面的蘭博,007裡面的詹姆斯邦德,抑或則是非常人販之的傑森斯坦森,他完全就是好萊塢電影裡面塑造的孤膽英雄,不可戰勝

阿布圖錄終於還是帶著援兵趕來了,看到躺在山坡上的橫七豎八的屍體,他的眼睛都在噴火,但他發泄的對象不是夏雷和茜拉米,而是大月提雅。他對大月提雅吼道:「你到底隱瞞了什麼那個華國人究竟是誰」

「華國特工事先我就告訴你了。」大月提雅硬著頭皮說,她現在也是焦頭爛額的了。

「混蛋你沒告訴我他這麼厲害」阿布圖錄沖大月提雅吼道:「為了你,我們付出了多少代價你怎麼解決那二十萬美金我現在就要,現在」

「我」大月提雅說不出話來了。她答應給阿布圖錄二十萬,那是她確定能從美國人的手拿到更多的賞金,可現在夏雷還在山坡上活蹦亂跳的,美國人的賞金也就懸在了天上,她哪裡有二十萬美金支付給阿布圖錄

阿布圖錄怒道:「沒有錢那你上去把那兩個人給我抓下來」

幾十個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跟著就將槍口對準了大月提雅。

「阿布圖錄酋長,你不能這樣對我。」大月提雅慌了,「他們被困在這座山上,他們的彈藥始終會消耗乾淨。那個時候我們就能抓住他們,我保證,我不會少你一分錢,不,我給你三十萬美金」

「去你的三十萬美金,它們在哪」阿布圖錄的情緒已經失控了,「上去不然殺了你」

砰砰有人對著大月提雅的腳邊開了兩槍,催促她山上抓人。

「你會後悔的」大月提雅恨恨地往地上啐了一口,「我會帶著我的人讓你們付出代價」

「哼」阿布圖錄冷哼了一聲,他並不相信大月提雅還能活著返回白匈奴部落。

大月提雅提著一支ak47往山坡上爬去,她的度並不快,小心翼翼。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