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36章 茜拉米酋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6章 茜拉米酋長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停止進攻,戰場也暫時安靜了下來,沒有槍聲。 大月提雅硬著頭皮往上爬,前面是槍法如神的夏雷,後面是如狼似虎的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她夾在中間已經沒有退路了。

不過她的心中並不後悔,直到現在她還相信夏雷不會開槍殺她,不為別的,只因為那些人質還在白匈奴部落里。

「夏雷不敢殺我,我只需要穩住茜拉米就行了。只要我能說服茜拉米投降,夏雷一個人也撐不下去,早晚也會投降。那個時候,我再殺了茜拉米,再將夏雷交給美國人。我並沒有失敗,只是遇到了一點麻煩」大月提雅的心中這樣想著,夏雷一直沒有向她開槍,她的心中也越發堅定了這種想法。到後來,她的速度也快了起來,最後甚至不找掩體了,抬著頭,正大光明地往上爬。

大月提雅一直在夏雷的視線之中活動,確實,他要殺她的話,一早就射殺了。射殺大月提雅對他來說只是扣動一下扳機的事情,但他沒有這樣做,他答應過茜拉米,要將大月提雅留給她。

「她還真是大膽,她覺得我們不敢開槍殺她嗎」茜拉米滿腔怒火,她對著已經靠近的大月提雅開了幾槍。

嗖嗖嗖,幾顆子彈飛來,擊中了大月提雅身邊岩石,火星四濺。

大月提雅貓了一下腰,但很快就站了起來,她大聲喊話,「茜拉米你這是在幹什麼為什麼要逃走」

茜拉米也站了起來,她往地上啐了一口,「你要殺我和夏,我還能站在那裡等你殺嗎」

「誰說我要殺你是夏吧」大月提雅大聲說道:「那是他在騙你,我怎麼會殺你你是我們部落的神槍手,我非常看重你,也當你是我的妹妹。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我永遠不會殺你。」

茜拉米正要說出她是怎麼知道大月提雅想要殺她的,但夏雷卻給她遞來了一個眼神,她跟著就閉上了嘴巴。逃到這裡,她對夏雷佩服得已經是五體投地了,夏雷說什麼,她就會做什麼。

大月提雅卻認為她的離間遊說起了作用,她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茜拉米,你現在放下武器,我不會追究你的任何責任,我們還和以前一樣,做好姐妹。」頓了一下,她又大聲說道:「夏,你誤會我了,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逃走。我告訴你,現在你投降的話,我也不會追究你的任何責任,我們之前達成的交易一樣有效。你不想救你的朋友了嗎放下武器吧,我會跟伊卡部落的人說清楚的,他們不會傷害你。」

山坡上,夏雷冷笑了一聲,「我還真是看走眼了,你們的酋長居然是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女人。都到了這種時候了,她居然還不思悔改,想誘殺我們。」

「讓我殺了她」茜拉米早就忍不住了,大月提雅說得越多,她就越感到噁心。可憐大月提雅卻還不知道夏雷早就在她的身上放了竊聽器,她和阿布圖錄的密談都被茜拉米知道了。

「夏雷」大月提雅停在了距離兩人大約二十米遠的地方,她將手中的ak47慢慢地放在了腳邊,然後大聲喊話,「我們談談吧」

夏雷站了起來,冷冷地道:「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

大月提雅直截了當地道:「你不想救你的朋友和那幾個華國人了嗎你把東西還給我,我馬上聯繫部落里的人放了你的朋友和那幾個華國人。」

夏雷笑了,「白匈奴部落里連一部手機都沒有,你怎麼聯絡部落里的人都到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在撒謊,我都替你感到臉紅。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做」

「你就不怕我回去殺了所有的人質嗎」大月提雅沒有解釋,卻給出了更強硬的要挾。

「你沒救了,你根本不配做白匈奴部落的酋長。」夏雷說。

茜拉米也丟掉了手中的槍,手中多了一把鋒利的匕首,她向大月提雅走去,「酋長,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酋長,跟我決鬥吧。」

大月提雅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她冷笑道:「決媚閿凶矢窀我決鬥嗎你想奪走我的位置我們回部落再說吧。現在,我命令你,拿下夏雷」

「啐」這就是茜拉米的回應。

大月提雅忽然附身去抓槍。

砰一顆子彈突然飛來,大月提雅放在岩石上的ak47頓時被擊中,撞飛。

「再想拿槍,下一顆子彈就是你的頭。」夏雷的聲音很冷。

大月提雅不敢妄動,她並不懷疑夏雷真的會向她開槍,這一路走來,死在夏雷手中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好幾十了。她看過夏雷殺人,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這時夏雷忽然對著山坡下喊話,「伊卡部落的人聽著,大月提雅答應給你們的二十萬美金,我翻倍給你們,當作你們的補償。這筆錢,將由白匈奴部落的新任酋長茜拉米支付給你們」

茜拉米頓時愣了一下,慌忙說道:「我沒錢啊四十萬美金,你把我賣了都賣不了那麼多」

夏雷聳了一下肩,無話可說。他覺得茜拉米的腦袋有時候會很靈光,但有時候卻又是胸部比腦袋靈光。不過還好,她的聲音不大,山下的人根本就聽不見。

山下很快就傳來了回應,那是阿布圖錄的聲音,「你拿什麼來支付」

夏雷小聲說道茜拉米說道:「告訴他們,你用銀行轉賬來支付這筆錢,如果他們有設備,你隨時可以支付這筆錢。」

「可是我沒有埃」

「我給你個」夏雷終究沒將「笨蛋」兩個字說出來。

一聽是夏雷給錢,茜拉米頓時有了底氣,大聲吼道:「我用銀行轉賬支付給你們,只要你們有設備,隨時可以支付」

「你是茜拉米酋長我們是朋友你等著,我讓人去取設備」阿布圖錄的聲音,這等於是已經承認茜拉米的身份了。

大月提雅的臉上已經沒有半點血色了,她的眼神也冷得可怕。

茜拉米向大月提雅走了過去,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童顏h的少女就像是一隻矯健的母狼,正在為狼王爭奪戰蓄勢。雖然沒有齜牙咧嘴這類的動作,可她身上的氣勢一點都不輸大月提雅。

夏雷的手中偷偷扣著一把飛刀,隨時準備出手。他雖然答應了茜拉米將大月提雅交給她來處理,但只要大月提雅威脅到茜拉米的生命,他會毫不猶豫地出手。茜拉米需要一場公平的決鬥,因為那是白匈奴部落的傳統,可他不需要,他只需要茜拉米坐上白匈奴部落的酋長的位置。

茜拉米走到了大月提雅的身前,停了下來,冷冷地看著大月提雅,「拔出你的刀,與我決鬥」

大月提雅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腰帶上的一把匕首拔了出來。她拔匕首的動作慢慢吞吞,好像很猶豫的樣子,可匕首到了她手中的時候她突然就刺向了茜拉米,速度之快,讓人防不勝防

茜拉米慌忙側身躲閃,可匕首還是擦破了她的胸部,讓她流了一點血。胸太大,有時候也會變成一種累贅。

夏雷也被驚了一跳,手中的匕首差點就脫手飛出去了。

大月提雅趁勢進攻,不給茜拉米反擊的機會。她的攻勢很兇猛,手中的匕首照著茜拉米的心臟扎了過去。茜拉米避開之後,她順手就割向了茜拉米的脖子。她的每一下進攻,都想要茜拉米的命

茜拉米一蹲身,避開了大月提雅手中的匕首,幾乎就在大月提雅的進攻落空的時候,她的匕首劃過了大月提雅的左腿的膝蓋外側。布料和韌帶一起被劃破,鮮血頓時從大月提雅的左腿上涌冒了出來。

大月提雅慌忙後退,茜拉米在地上一滾,擦著她的右側滾了過去。擦身而過的時候,茜拉米手中的匕首迅猛地切開了大月提雅右腿的韌帶。

戰鬥還沒結束,但夏雷卻已經放鬆了不少。他已經看了出來,茜拉米的戰鬥力遠在大月提雅之上,之前的狼狽只是因為大月提雅的偷襲。

兩個女人在山坡上廝殺,大月提雅的雙腿帶傷,敏捷性大大降低,眨眼間她的身上又多了幾道傷口,鮮血打濕了她的衣服,她的表情也越來越猙獰。

「殺了我,你會被處決的」披頭散髮的大月提雅狀似瘋狂,「我是酋長你不是」

「殺了你我就是酋長了」茜拉米欺身向前,手中的匕首猶如一條毒蛇,忽左忽右,飄忽不定。每一下停頓都必然在大月提雅的身上,帶起一股鮮血,造一個傷口。

幾下纏鬥,大月提雅跪倒在了地上,持著匕首的右手撐著地面。

茜拉米繞到了大月提雅的身後,手中的匕首繞到了大月提雅的脖子上。

「茜拉米,不要我錯了,我認輸。」說話的時候,大月提雅的右手悄悄抬起,匕首的刀尖也朝向了茜拉米。

夏雷正要出聲示警,茜拉米的手猛地一拉,一股鮮血頓時像噴泉一樣從大月提雅的脖子上噴射了出來。

茜拉米一腳踢倒了大月提雅的屍體,然後往她的屍體上啐了一口,「這樣的你只能用一次,我一直跟你說我很聰明,可你總是忽略這一點你個混蛋」

夏雷,「」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