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37章 殘忍的傳統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7章 殘忍的傳統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大月提雅死了,所有的問題的都迎刃而解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茜拉米成了白匈奴的酋長,夏雷一點也都不擔心唐語嫣和寧靜還有那幾個華國專家的安全問題,還有探索古城遺的許可,難道茜拉米不會滿足他的要求嗎

現在就只有一個麻煩了,那就是伊卡部落。

山坡下,阿布圖錄酋長已經帶著十幾個人往山上爬了。那些部落武裝人員都帶著槍,一個個都很警惕的樣子。也有一個部落武裝人員用一根樹枝舉著一塊白布,它似乎在向夏雷和茜拉米表示停戰。也難怪他們如此緊張,剛才的戰鬥里夏雷和茜拉米已經把他們打怕了。

「阿布圖錄帶著那麼多人,萬一他們對我們動手怎麼辦」茜拉米有些擔憂地道。

夏雷卻顯得很輕鬆,「我雖然沒和阿布圖錄打過交道,但我卻看得出來,他是一個貪財的人。還有,你們兩個部落相距不遠,伊卡部落也有仰仗你們的地方吧開戰對誰都沒有好處。更何況,我還會給他們四十萬美金,這筆錢足以買到和平了。」

茜拉米露齒一笑,「我相信你,但如果他們敢對你動手,我殺光他們」

她這一笑扯動了胸口上的傷口,一些鮮血又從傷口之中冒了出來。高聳的球形山峰,鮮紅的傷口,它有著妖艷的美麗,也讓人心疼。而從破開的布料里曝露出來的雪白肌膚卻又讓人充滿遐想,忍不住去猜測它的全景。

「夏,待會兒談判結束幫我包紮傷口,好嗎」傷口還在流血,茜拉米卻沒心沒肺地笑著,她的腦袋瓜子里似乎在幻想著那個場景。

「沒問題。」夏雷笑著說。他現在得討好她。同樣是白匈奴部落的酋長,比起討好心機深重的大月提雅,討好茜拉米這貨對他來說就太容易了。

這時阿布圖錄已經帶著他的人來到了很近的地方,直線距離大約二十多米的樣子。阿布圖錄和他的人停了下來,他和他的手下對夏雷和茜拉米都心懷忌憚,不願意再往前走了。

「我們已經來了你們下來談」阿布圖錄對夏雷和茜拉米喊話。

茜拉米要下去,夏雷卻一把拉住了她,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你留在這裡,保持警惕,我去和他們談。」

茜拉米滿臉擔憂,「可是」

夏雷打斷了她的話,「我知道你擔心我的安全,不過我們兩個一起去才是危險。還有,你知道怎麼支付那筆錢嗎」

茜拉米的臉色頓時一窘,也不堅持一起去了。

夏雷撿起大月提雅的ak47,背著他的狙擊步槍,一步步向阿布圖錄走去。之所以要撿起大月提雅的ak47,因為一旦發生近距離戰鬥的話,狙擊步槍的射速根本就不夠看。

夏雷往下走,茜拉米則端著帶著榴彈發射器的步槍警惕地盯著下方的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隨時都可以開槍射殺有異常舉動的人。所以,看上去雖然是兩個人,人數處在絕對的劣勢中,但兩人可都是神槍手,無懼阿布圖錄和他的手下。

夏雷在阿布圖錄的面前停了下來,很平靜。

阿布圖錄看著夏雷,眼神灼灼,「你是我見過的膽子最大的人,你就不怕我反悔,殺了你嗎」

夏雷淡淡地道:「殺了我你能得到什麼一具屍體而已。另外你別忘了,茜拉米酋長可是白匈奴部落的神槍手,你要是對我動手,她第一個會殺了你。阿布圖錄酋長,你要試一下嗎」

阿布圖錄看了遠處的茜拉米一眼,說道:「你幹掉了我們不少好手,我殺了你們也沒法讓他們活過來,他們的孩子、老婆和父母卻還需要生活,我也就不多說了,付錢吧。」

一個伊卡部落的武裝人員捧著一隻筆記本電腦,還有衛星信號接收裝置來到了夏雷的面前。與別的武裝人員不同,他帶著眼鏡,看上去像是一個有文化的人。

夏雷說道:「我付了錢,你不放我們走,怎麼辦」

阿布圖錄的眼眸中頓時閃過了一抹怒意,「你不相信我」

夏雷不溫不火地道:「阿布圖錄酋長,剛才你還帶著幾百人追殺我們,你說我能一下子就相信你嗎畢竟,我支付的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四十萬美金,你們這個部落一年種罌粟也賺不了這麼多錢吧」

「混蛋你敢這樣對我們酋長說話」一個武裝人員怒斥夏雷。

阿布圖錄趕緊壓住了那個武裝人員的手,沒讓他把槍口抬起來。這種情況下,誰要是抬一下槍口,別說那四十萬美金沒了,人恐怕都會沒了

「說吧,你想怎麼樣」阿布圖錄忍著心中的怒意。

夏雷說道:「我就一個條件,阿布圖錄酋長,你以真主的名義發個誓就行。」

阿布圖錄似乎沒想到夏雷的條件居然是這樣的條件,他微微愣了一下,然後爽快地以真主阿拉的名義發了一個誓。

夏雷這邊也很快完成了轉款,四十萬美金打到了阿布圖錄的賬戶上。

看到賬戶上新添的數字,阿布圖錄的臉上露出了笑容,「華國人,告訴我,你究竟是誰」

夏雷說道:「大月提雅已經告訴了你關於我的一些情況,但我要告訴你的是,我是一個商人,我準備投資白匈奴部落。以後,我或許還會與你們部落合作,讓你們賺更多的錢。你也看見了,我是一個爽快的人,我喜歡用錢來解決問題。我要告訴你的是,與我做朋友,你們不止賺到這四十萬美金。」

「哈哈哈,我們已經是朋友了。」阿布圖錄擁抱了一下夏雷,「我現在邀請你們去部落作客,怎麼樣」

「下次吧,我們還趕著回白匈奴部落。」夏雷婉言拒絕。

「好吧,那就下次。」阿布圖錄揮了一下手,帶著人往山下走去。

對於伊卡部落來說,這次戰鬥確實死了不少人,可在這片土地上人命是最不值錢的東西。死了那麼多人,得到四十萬美金,伊卡部落的人心中肯定還有餘怒,自然也有不少人不甘心,可他們面對的卻是夏雷那樣的恐怖的神槍手,想起之前的戰鬥,他們便沒了繼續追殺夏雷和茜拉米的決心和勇氣。

錢和實力,這就是夏雷解決麻煩的依仗。

片刻后,阿布圖錄帶著他的人離開了山腳。他們帶走了戰死的武裝人員。

夏雷眺望著漸漸遠去的馬群,他整個人徹底放鬆了下來。卻就在這時,一件衣服突然飛來蓋在了他的頭上。那件衣服上帶著血腥味,汗味和香味,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算不上好聞,也算不上不好聞。嗅著這種味道的夏雷卻知道,新酋長的上身肯定沒衣服了。

「吸」身後傳來茜拉米的吸涼氣的聲音。

夏雷揭下她的衣服,轉過了身去。果然,茜拉米的上身就連一厘米的布料都欠奉,光光白白,就像是剛出爐的包子。胸部的巨大尺寸曝露在陽光下,宛如陽光下的兩堆白雪,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那條傷口在右胸正中位置,不是很深,但長度卻有五厘米左右。

「會留下疤痕嗎」茜拉米很擔心這一點,蹙著眉頭,很滑稽的樣子。

夏雷安慰道:「應該不會吧,你坐下,我幫你處理一下。」

茜拉米坐在了一塊岩石上,夏雷從行禮中取出一隻急救包,先用紗布擦拭了傷口周圍的血漬,然後又用針線縫合傷口。這個過程里少不了要碰到什麼不該碰到的東西,有時候甚至要穩住它,而茜拉米又是一個活潑好動的人

「不要亂動啦,你一動,我就沒法給你縫了。」

「你抓住不就好了嗎」

「那麼大,怎麼抓氨

「笨,用兩隻手不就好了嗎」

「那我該用那隻手給你縫傷口」

「」

如果可以選擇,夏雷寧願去跟伊卡部落的人戰鬥,也不願意給茜拉米這貨縫那個部位的傷口。

本來幾分鐘就可以搞定的事情,夏雷用了足足一刻鐘才搞定。縫好了傷口,夏雷用止血包壓住了她的胸,然後纏上了繃帶。最後他將她的外套砸在了她的臉上,「穿上它,我們得把馬找回來。」

「我是傷員,你幫我穿。」

夏雷,「」

夏雷拿著衣服去給茜拉米穿,茜拉米卻調皮地鑽進了他的懷裡,一口吻住了他的嘴唇。

夏雷微微僵了一下,但很快就投入了進去。在這片土地上,隨時都有可能死去,放縱一下又有什麼呢他也清楚,茜拉米的這個吻等於是開啟了他和她之間的親密關係,而他也需要這種關係,所以無論茜拉米對他索要什麼,他都會滿足她。

好半響兩人才分開,茜拉米笑著說道:「你是我的了,現在我是酋長,沒人能阻止我們在一起。」

夏雷的嘴角卻浮出了一絲苦笑,他的目的達到了,可他的心裡卻是滿滿的傷感與愧疚。任務完成之後他終究要離開這裡,他和她又怎麼可能有結果呢

「你等我一下,我還得干件事,然後我們再去找馬。」茜拉米起身往大月提雅的屍體走了過去,行走間,她抽出了殺死大月提雅的那把匕首。

夏雷好奇地看著她,「你想幹什麼」

「割下她的頭。」

夏雷頓時震驚當場,「什麼」

茜拉米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沒有大月提雅的頭我可當不了酋長,這是我們的傳統,你別管,你要是覺得噁心的話,你就別看了。」

「我去找馬。」夏雷轉身就走。

這樣的事情,他還真是沒法接受。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