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39章 白馬明日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9章 白馬明日城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假裝閉上了眼睛,嘴裡還發出了打鼾的聲音。 ,他裝睡的樣子就連他自己都以為他睡著了,逼真得很。

可是,茜拉米湊了過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將他壓在了身下。嘴巴亂來,一雙手也亂來,全身都亂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夏雷就裝不下去了,他睜開了眼睛,「你喝醉了,睡吧。」

茜拉米咯咯笑道:「你看我的樣子像喝醉了嗎」

「你居然裝醉」夏雷的下巴都快掉在床單上了。

「酒有什麼好喝的,我想喝你。」

夏雷,「」

茜拉米捧著夏雷的臉,眼裡滿是柔情蜜意,「這下沒人能阻止我們在一起了,你是我的,誰都不能把你從我身邊搶走。」

「我的頭好暈,之前好像喝多了,好暈,我先睡會兒。」裝睡失敗,夏雷開始裝醉,他又閉上了眼睛。

茜拉米氣鼓鼓地推了夏雷一下,夏雷假裝沒反應。她愣了一下,忽然撲到夏雷的身上,幾下就將夏雷給剝了,然後騎到了夏雷的身上。夏雷也有掙扎,可茜拉米就像是一匹烈馬,野性十足,而他又擔心太使勁而傷著他,所有就讓著她,可這一讓,他就

天使般的娃娃臉,稚氣未脫,童真在在,卻又有著一身狠辣的魔鬼身材,在女酋長的摧殘下,夏雷先是身體失陷,隨後又是全面失陷,他什麼也不管了,也放開了,在一起就在一起

屋子裡也塞滿了奇怪的聲音,時而高昂,時而低吟,再融入一些亂七八糟的配音,宛如一首讚美生命的天籟。

屋子外面,一大群部落的女人們嘰嘰呱呱,有的將眼睛湊到門縫裡偷看,有的將眼睛湊到牆壁上的蟲眼偷看,有的甚至騎到姐妹的脖子上從窗戶上偷看。這場面,簡直就像是大明星來部落里看演唱會一樣。

「好勇猛的男人,比我家那幾個死貨強多了。」

「姐妹們,你們說茜拉米明天走路會不會瘸氨

「什麼茜拉米現在要叫酋長」

「媽媽,茜拉米姐姐在哭,有人打她嗎」一個小屁孩冒出了一句話。

「小屁孩你懂什麼,茜拉米是在笑,不是哭。」

「她明明在哭,我要看」

「去去去小屁孩一邊待著去,等你長大了,媽給你搶幾個男人,你就知道茜拉米姐姐是哭是笑了。」

「真的嗎那我明天就長大可我還是想看呀。」

「滾」

砰砰砰

有人對著天空開槍。

這一夜註定是不安靜的一夜。這一夜有人從少女變成了女人,也有人從猛男變成了死狗。

黎明的曙光碟機散籠罩著峽谷的黑暗,明媚的陽光溫柔地照亮著這個世外桃源。森林裡瀰漫著一片薄薄的水霧,讓森林看上去不太真實。河流水波粼粼,亞洲鯉魚不安分地蹦出水面,濺了河邊洗衣服的男人一身。這些構成了一副畫卷,它美麗寧靜,猶如隔世的女神。

看著剛剛從被窩裡爬起來去做飯的茜拉米,夏雷的心中一片柔軟,還有點淡淡的愧疚。不過,茜拉米的翹臀和迷人的背影很快就把他的愧疚驅散了,面對這麼一個童顏h的尤物,他沒法假裝斯文。

茜拉米走路的姿勢很奇怪,好像拐了腳。

夏雷也下了床,「還是我去做飯吧,你休息一下。」

茜拉米回眸一笑,「沒事,只是磕了腳而已,你多休息一會兒,我做好了叫你。」她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不過別人問你,你就說是你做的飯。」

夏雷苦笑著點了點頭。在這個部落里從來都是男人伺候女人,茜拉米現在是酋長,要是有人發現她做飯伺候他吃的話,那對她的威嚴是有損傷的。

茜拉米去廚房做飯,夏雷也沒回到床上補個回籠覺,他穿好衣服,來到了那張有著抽屜的簡易書桌前。他打開了抽屜,將那本古書拿了出來,繼續翻看。古書後面的部分也是古匈奴文,還有一些手繪的插圖。可惜,因為不懂古匈奴文,他還是無法破解書上的內容。

「吃飯了。」茜拉米端著一隻黑不溜秋的陶瓷盆走了進來,她的視線移到了夏雷的手上的古書上,然後好奇地道:「你在看什麼」

這一次夏雷並沒有將書藏起來,他拿走古書就走了過去,「我發現了一本書,大概是大月提雅留下的吧,可我不認識裡面的古匈奴文字,你認識嗎」

「我認識一些,給我看看。」茜拉米拿過了古書,又催促道:「你快趁熱吃早飯吧。」

夏雷往陶瓷盆子里看了一眼,才發現裡面只是幾根煮熟的紅薯,幾顆煮熟的土豆,還有一張麵餅。這就是部落的早餐,一族酋長就吃這個,更別說其他的族人了。這些食物看得夏雷的心酸酸的,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見夏雷沒動,茜拉米又說道:「你想吃肉的話我讓人弄點來,午飯的話我給給你殺羊。」

「不不不,這挺好的,粗糧有利健康。」夏雷拿起一根煮紅薯就啃了起來,他也是過過苦日子的人,以前在工地上吃的飯菜連豬食都不如,他還不是過來了。他不會因為部落貧窮而嫌棄茜拉米給他的食物,他根本就不是那種嫌貧愛富的人。

茜拉米翻看了一下古書,隨口說道:「這是我們部落的書,我聽我奶奶說過,上面記載的是我們匈奴的歷史。你知道的,偉大的匈奴王阿提拉創建過一個強盛的王朝,雖然失敗了,但那段時期卻是我們最風光的時期。」

「除了歷史,上面還說什麼」

茜拉米往後翻,很快就翻到了那張手繪的古城圖紙上,她端詳了半響才說道:「這上面還記載著我們祖先佔領和建設的城池,看了嗎,這一座城就是我們相遇的地方,它叫白馬明日城。傳說有寶藏,可我們挖了好多地方都沒找到什麼寶藏。」

原來那座古城廢墟以前叫白馬明日城。這真是一個很奇怪的名字。

「後面呢後面說些什麼」

茜拉米繼續往下翻,「一些大的祭祀活動和慶典,還有一些大人物的描述,王子、公主什麼的。這個,你看看這個。」她指著最後幾頁中的一個女人,笑著說道:「傳說中的永美公主,朱玄月。聽名字你應該猜到她和你一樣,也是一個漢族人了吧咯咯,我奶奶最喜歡她了,經常給我講永美公主的故事。」

姓朱,那不跟明朝的皇帝是一個姓氏嗎而且是公主,夏雷一下子就聯想到了那隻來自明朝的羅盤。他的大腦也悄然活躍了起來,將一個個人物,一個個事件,一個個關鍵的物品串聯起來。他的大腦彷彿繪製了一張人物、事件、物品共存的關係圖,可是這幅圖還很模糊,無法看清楚。

「喂,你發什麼呆呢」茜拉米笑盈盈地看著夏雷,彷彿是在看著一隻煮熟的紅薯,一副想吃他的樣子。

「呃,沒什麼。」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跟著說道:「這本書上還說了什麼關於這個永美公主的,對了,還有你奶奶,她又給你講了些什麼關於這個永美公主的故事都告訴我吧,我想知道。」

「我肚子餓了。」茜拉米翹著櫻桃小嘴,撒嬌地道。她雖然是白匈奴部落最厲害的神槍手,殺人如麻,可在夏雷面前,她始終才是一個干滿十八歲的少女,也就免不了要跟夏雷撒嬌賣乖。

夏雷給她剝了一隻煮紅薯,喂她吃,極盡溫柔之事。無意間發現了重要的線索,茜拉米所知道的東西對他來說太重要了,別說是喂她吃東西,就算伺候她洗澡都沒問題。

茜拉米笑得很甜美,吃著夏雷餵給她的紅薯,好幸福的樣子。

「快告訴我。」夏雷催促道。

「我奶奶」一句話沒說完,她居然噎著了。

夏雷趕緊拍她的胸,幫助她吞咽。他一拍,被拍之物便誇張地蕩漾了起來,盪起一片美妙的漣漪。結果,腦袋裡面好不如勾畫出來的關係圖變成了兩隻圓形物體的圖,弄得他哭笑不得。

「書上說,白馬明日城是永美公主建的。耗時十年,她在這座城裡終老,但她的墓卻是沒有記載。書上說不祥,沒人知道。」

「永美公主怎麼會到這裡來建城呢」夏雷的心裡奇怪得很。

茜拉米搖了搖頭,「以前我問過我奶奶同樣的問題,我奶奶說是因為愛情,她愛上了我們匈奴族的一個王子,但最終沒能在一起。那是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不過我不相信,公主和王子的故事是最不靠譜的了。」

夏雷卻不這麼認為。很多歷史事件,史書上寫的不一定是真的,因為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而民間的傳說故事卻不一定都是假的,因為很多民間的傳說故事其實就是歷史事件的真相。

「茜拉米,能不能幫我一個忙,你將這本書用普什圖語翻譯過來,我想看看。」夏雷並不滿足茜拉米的粗枝大葉式的翻譯,他想知道更多,他需要找到更多的線索。

「我最討厭看書了,不過我可以找人幫你翻譯,我們部落里其實也有有文化的人。」茜拉米笑著說。

「嗯,謝謝,我再喂你吃一根紅薯。」夏雷討好地拿起了一根紅薯。

茜拉米的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聲音也軟軟的,「不,我不要這根紅薯,我要你那一根。」

夏雷手中的紅薯掉在了他的褲襠上

ps:感謝拔劍兄的打賞,你的力量一下子就把月票的排名提高了五位。謝謝了,你漂亮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