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42章 隧道盡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0342章 隧道盡頭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修建水電站的發電機組設備空投來了,但夏雷卻不可能親自動手給白匈奴部落修建水電站,那樣的話,他不知道要在這裡待多久才能回國。拋開他能不能浪費這麼多的時間不說,僅僅是被美國cia發現的風險他就無法承受。

不過有了設備,還有了夏雷給的兩百萬美金,白匈奴部落要想建起一座小型的水利發電站卻也是很容易的。在阿富汗,有錢連命都能買到,更別說是相關的技術人員了。

更何況,建一座水利發電站只需要挖一條旁渠,在旁渠上建好堤壩,安裝上發電機組,然後再打通旁渠與主渠,引水過來就行了,其實也不是什麼複雜的事情。

夏雷在枕頭邊給茜拉米說了修建水電站的方案,茜拉米連想都懶得去想一下,點頭就同意了。沒有語言表達,那是因為她的小嘴實在沒空說話……

第二天一早,茜拉米領著一大群部落女戰士去試槍,夏雷一個人去了白馬明日城的遺。這一次他牽了一匹馬,把所有需要用上的工具都帶去了。

有了101局空投的工具,夏雷的挖掘速度明顯快了起來。他橫向挖掘,他將一部分土留在了坑裡,斜向鋪墊,搭建起了一個斜坡。多餘的土則從斜坡上運到地面上堆放。

這一天,他橫向挖掘了五米,原來的大土坑裡也多了一個隧道一般的存在,能容下貓著腰走進去。他挖的隧道也很講究,下寬上窄,是一個三角形的形狀。這樣挖掘,隧道兩側的壁能起到一個支撐頂部的作用,能避免垮塌。

隧道里,夏雷放下了鐵鍬,接著安全帽上的電筒燈光又用洛陽鏟往土壁里捅。洛陽鏟挖土方肯定比不了普通的鐵鍬,可探索土層卻是一種很好的工具。不然洛陽鏟也不會成為盜墓賊的不可或缺的工具。

抽出近乎圓通狀的洛陽鏟,夏雷的視線落在了洛陽鏟帶出來的泥土上,他的心頓時激動了起來。

洛陽鏟帶出來的泥土尾部是黑色的,頭部卻有一段是灰白色的,密度也比尾部的黑色泥土小一些。灰白色的泥土是人工填土,不是天然土層,這說明他已經挖到接近目標的地方了!

夏雷強忍著心中的激動,放下洛陽鏟,直視著面前的土壁,左眼微微一跳,喚醒了透視的能力。

這三天的挖掘,夏雷其實一直都有使用他的透視能力尋找地下的目標,可是透視地下目標,他的視線需要穿透層層泥土,還有土壤中的岩石,耗費能量巨大,而且透視的深度只能達到兩米,這遠遠不夠。所以,他採用的辦法就是每挖到一定的深度就透視一下,沒有結果之後再繼續挖。

這次透視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就在前面,大約兩米的地方,一塊石板橫在了泥土之中。夏雷將透視的視線橫移,隨即他又看到了另外幾塊石板。它們豎直擺放,一塊挨著一塊,看上去像是一條通道的人工石壁。

「通道里有什麼?它通向哪裡?」夏雷的心中一片好奇,隨後他嘗試透視石板,可是這一次他沒能成功。石板剛好在兩米的位置上,他的視線洞穿了兩米厚度的泥土看到了石板,卻再也無法洞穿石板看到後面的景象。

夏雷跟著結束了透視,然後又拿起鐵鍬準備往裡面挖。

「夏!你在哪裡?」土坑外面傳來了茜拉米的聲音。

「我在裡面。」夏雷應了一聲,然後爬了出去。出來才發現,天色已經很昏暗了。

「挖到什麼沒有?」

夏雷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挖到。」

「明天再來挖吧,天快黑了,回家吃晚飯了。」茜拉米笑著說道:「我宰了一隻羊,在鍋里燉著呢,回去就可以吃了。」

「幹嘛宰羊?這麼奢侈。」

「你這幾天這麼辛勞,給你補補身子嘛。你懂的呀,我可不想你累壞了。」茜拉米一臉的壞笑。

夏雷知道她在暗示什麼,這樣的暗示也讓他的雙腿有些發,腰眼也有些泛酸的感覺了。有句話老話說的是女人是田,男人是牛,從來只有累死的牛,沒有犁壞的田。這句老話用來比喻他現在的情況是再合適不過的了,面對茜拉米這塊肥沃的寶田,他這頭牛已經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了。

夏雷將鐵鍬扔進了隧道,也懶得收揀其它的工具,順著他壘砌起來的土坡就爬了上去。

「東西放這裡沒問題吧?」夏雷說。

「沒問題,這地方不會有人來。」茜拉米挽著夏雷的胳膊,「這地方可是我們的聖地,除了你,別人要是敢進來,那就死定了。」

「那好,那我就工具都留這裡了,懶得明天再拿一次,麻煩。」夏雷和茜拉米邊走邊聊,漸漸遠去。

就在夏雷和茜拉米離開遺之後,一個人影悄悄地從一片樹林之中走了出來。她的頭上戴著黑色的頭套,身上也穿著黑色的緊身衣。她的身體曲線前凸后翹,身高腿長,很是性感。看不見她的臉龐,但從她的身高和身材來判斷,她並不是阿富汗女人,而是西方或者東歐女人。

女人小心翼翼地靠近土坑,回頭張望了一眼夏雷和茜拉米離開的方向,然後又溜進了夏雷挖的土坑之中翻找東西。翻找了一會兒,她失望地嘆了一口氣,對著一隻微型通訊器說道:「沒有,那隻羅盤不在這裡,他拿走了。」

通訊器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拿走就算了,回來吧,不要久留。注意清除你的痕,他已經成熟了,他會發現的。」

女人苦笑了一下,「我早跟你說過,他是不會將羅盤放在那裡的,他又不是一個丟三落四的小孩子。」

「對了,他挖到了什麼程度?」男人的聲音。

女人說道:「豎挖的大坑三米深,橫挖的隧道有……」女人湊到隧道口用手電筒照了一下,又說道:「隧道有五米深,但什麼都沒有,不知道還要挖多深。我想,他自己也焦頭爛額吧。」

「好了,我知道了,回來吧。」男人切斷了通訊。

女人並沒有立刻離開,她掏出一隻袖珍攝像機對著夏雷所挖的隧道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她退回到地面上又對土坑和周圍的環境拍了幾張照片。拍了照片,她又細心地清理了她所留下的所有的痕,然後才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部落里,夏雷也拿著一台101局提供的相機對著古書拍照。

「拍它幹什麼?一本破書。」茜拉米大大咧咧地道:「你喜歡送給你就行了。」

「真的嗎?」夏雷很激動。他雖然已經知道了這本古書裡面的內容,但他想將古書里的內容帶回去給寧靜看看,寧靜是這方面的專家,沒準能梳理出什麼他不知道的重要線索,所以他才對古書拍照。茜拉米要將古書送給他,他當然高興了,研究實物肯定比研究照片強得多。

「這有什麼真的假的?這屋子裡連我都是你的,難道我還捨不得一本沒人看的書嗎?」茜拉米這口氣,十足的敗家子。

夏雷笑了笑,「那我就收下了,回頭我研究完了給你送回來。」

「隨便你,你給我拍照。」

「給你拍照?」

「對呀,我長這麼大還沒拍過照呢。」茜拉米向夏雷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給我拍那種壞壞的照片,你也要拍,我留著看。」

夏雷,「……」

茜拉米身上的純手工睡衣無聲地滑落在了木板鑲嵌的地面上,童顏h,一身雪白,天然尤物。

,充滿異國情調的木屋裡,相機的燈光閃爍不停,茜拉米的姿勢也變換不停……

第二天一早,夏雷又騎著馬去了白馬明日城的遺。來到土坑前,他從馬背上跳了下來,然後下意識地揉了揉酸痛的腰眼,臉上也滿是苦笑,「但願今天就搞定,要是再在這裡待下去,我大概會累死吧,她簡直就是一台榨汁機埃」

夏雷將馬系在了一塊石頭上,然後下了土坑。就在他準備鑽進隧道里的時候,他的視線忽然停留在了隧道旁邊的一塊地面上。

那塊地面上有一點淡淡的痕,看上去像是什麼動物留下的腳櫻

夏雷的心中充滿了警惕,他的左眼微微一跳,殘留在地面的痕頓時被他放大,變得無比清晰。

在微觀的模式下,他的左眼不僅將那枚痕盡收眼底,甚至連沙粒與沙粒之間的縫隙都清晰地進入了他的視野。

他很快就結束了結束了左眼的微觀模式,他的心情也變得沉重了起來,「這多半是一個人的腳印,而且是被故意抹除的,只是沒抹徹底。茜拉米昨天並沒有下到坑裡來,那是誰來過呢?難道是部落里的其他人?如果是部落里的人的話,那麼斜坡上肯定也會留下腳印,為什麼沒有呢?」

想來想去都沒法做出最終的判斷,夏雷暫時將它拋在了一邊。他鑽進了隧道,揮動鐵鍬挖土。

他雖然不再去想腳印的事情,但那枚殘缺且模糊的腳印卻也引起了他的警惕。每次將土搬運到土坑上的時候,他都會動用遠視的能力全方位地探測周邊的區域。不過,他什麼都沒發現。

兩個小時后,隧道的最後兩米也被挖通了,一塊石板出現在了隧道的盡頭。

石板的後面是什麼?

夏雷湊到了石板前,左眼的視線悄無聲息地穿透了過去……

ps:感謝書友16072675的打賞,謝謝啦!/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