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47章 靈異事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0347章 靈異事件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一天後,一架專機從伊斯蘭堡國際機常

飛機上,釋伯仁翻看著夏雷從白匈奴部落裡帶出來的古書。可是,不僅是古書他看不懂,就連夏雷提供的普什圖語的譯文他也看不懂。

「上面寫著什麼?」釋伯仁看著夏雷,好奇地道。

夏雷說道:「這是白匈奴部落的古書,上面記載著匈奴人的歷史、人物、祭祀和慶典之類的東西,還有關於明朝永美公主的一些事情,不過不是很詳細。這書是我借來的,要還回去。」

「你借它幹什麼?」龍冰忍不住插嘴問道。她擔心的其實是夏雷的最後一句話,還回去,阿富汗那種地方她是不想夏雷再回去的,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

夏雷說道:「這裡面牽扯到明朝的人物,還有那塊金屬的來歷,我想把書拿回去給寧靜看看。她是這方面的專家,沒準能找到什麼線索。」

釋伯仁說道:「書我會交給寧靜,這個任務就到此為止。關於古合金的任何事情你都別打聽,更不要攙和,明白嗎?」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我以為我會和你們一起找下一個藏寶點,不需要我了嗎?」

「暫時不需要,需要你出手,我會告訴你的。」釋伯仁並沒有解釋什麼。

夏雷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心中也有些不高興。他非常想弄清楚古合金的秘密,阿富汗之行他付出了這麼多,甚至可以說是將腦袋提在手裡完成了任務。現在他找到了新的指針,卻沒想到被排斥在外了。

釋伯仁看了一眼夏雷的臉色,嘆了一口氣,「雷子,別不高興。這件事太重要了,我是做不了主的。上面其實有一個專門的小組在負責,你別看我這邊場面大,要是沒那個小組出面,我能調動嗎?我其實也是一個跑腿的,執行命令而已。」

釋伯仁這麼一說,夏雷心中的怨氣才消了一點。確實,就白沙瓦軍事基地那十架戰鬥機,還有衛星支持,還有逃出韓國時的那一艘潛艇,這都是需要極大的許可權才能調動。釋伯仁的許可權還不夠。

「沒事,反正我已經說過,這是我最後一次執行這樣的任務了。下一次,就算那個什麼小組來求我,我也不會去。」夏雷說。

「你小子……」釋伯仁一臉的苦笑。

換做是龍冰和唐語嫣說這樣的話,他一準劈頭蓋臉地罵過去,可在夏雷這裡,他卻沒法發火。人家不過是一個名義上的顧問,還沒工資拿,隨時可以跟他說拜拜。

「乾爹,喝茶。」唐語嫣湊來打圓場,給釋伯仁遞了一杯茶,然後又給夏雷遞了一杯茶,「雷子,你也喝杯茶。」

「謝謝。」夏雷接過了唐語嫣給他泡的茶。

釋伯仁放下茶杯一口都沒喝,起身就走,一邊說道:「語嫣,你勸勸這小子,我去別的地方坐。你們好好聊聊,你們年輕人話題多。」

「沒問題,保證完成聊天任務。」唐語嫣笑著說道。

釋伯仁瞪了唐語嫣一眼,去駕駛艙了。

「什麼時候去我家?」唐語嫣笑盈盈地看著夏雷。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回京都安排一下就可以去了,也就幾天時間吧。」

「那好,就這麼說定了。」唐語嫣很高興的樣子。

這時龍冰走了過來,毫不客氣地坐在了兩人的對面,「剛接到消息,安謹諫來華國了。」

唐語嫣說道:「我知道你們在韓國的行動,安謹諫這次來,難道還想把阿提拉之劍要回去?」

夏雷笑了一下,「他要阿提拉之劍,恐怕只有親自到白匈奴部落去取了,不過我猜他也沒有那個膽量。」

龍冰皺了一下眉頭,「你別輕視他,凡事小心一點。安家的實力很強,不可小覷。」

夏雷說道:「你放心吧,我不會小瞧他,但也不會高看他。這裡是華國,不是韓國。在韓國我還,可在華國,我還需要嗎?」

「嗯,也對。」龍冰話鋒忽然一轉,「你們不是在聊天嗎?繼續聊。」

唐語嫣看著龍冰,心中有好多想跟夏雷聊的話題,現在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夏雷也沒說話,他的腦海里忽然浮出了一個人。

梁思瑤,韓國一別,她現在又在什麼地方呢?

卻就在這時飛機突然劇烈地震動了一下,唐語嫣的身體失去平衡,一下子撲在了夏雷的大腿上,一隻柔荑也按在了很敏感的位置上。那一瞬間,夏雷的整個身體都繃緊了。

還好只是一下,唐語嫣跟著就爬了起來,臉紅紅的,尷尬得很,「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夏雷也很尷尬。他想起了唐語嫣給他縫屁股上的傷口的情景,比起那一次,眼前這個意外又算得了什麼呢?可是當著龍冰的面,他還是忍不住尷尬。

「可能是遇到強氣流了。」龍冰假裝沒看見,岔開了話題。

就在這時,飛機又劇烈地震動了一下。這一次更加劇烈,夏雷被拋出了座位,撲到了對面的龍冰的身上,而且雙手全都撐在了她的胸部上。

觸手一片柔軟,富有彈性,手感絕對是好到了沒話說,夏雷的嘴巴也大大地張開,但這絕對不是爽成這樣的,而是痛成這樣的。就在他撲到龍冰的身上,按住人家的柔軟的時候,龍冰的膝蓋也本能反應地撞在了他的雙腿之間。

「你……沒事吧?」龍冰關切地道,也有些後悔反應太過激烈了,畢竟夏雷不是故意的。

「沒、沒事。」夏雷夾著腿回到了座位上,臉漲得通紅。

三人之間的氣氛悄然變得尷尬了起來。剛剛發生的事情也確實挺莫名其妙的,唐語嫣按了夏雷敏感的地方,夏雷又按了龍冰哺育孩子的地方。氣流君真的頑皮,這種惡作劇也幹得出來。

轟!飛機第三次顫了一下,這一次的震動比第二次還要強烈。

還好這一次三人都抓住了座椅的扶手,沒有再鬧出什麼尷尬的事情來。

「繫上安全帶1揚聲器里傳來了機長的聲音。

機長的話音剛落,飛機上的人還沒來得及繫上安全帶,飛機突然變得極其安靜,然後猛地往地面墜落下去。

「怎麼回事?」唐語嫣被嚇得臉色鐵青。

「不知道1龍冰死死地抓著扶手,並試圖將安全帶拿出來繫上。

夏雷也被嚇壞了,在這種情況下,任何能力和槍法都是沒用的。他忽然想到了死亡,然後背脊發涼,他能在槍林彈雨之中活下來,難道要死在這裡?

人在臨死的時候會想到最重要的人物或者事件,這樣的現象也出現在了夏雷的身上,可他想到的不是父親夏長河,也不是妹妹夏雪,也不是曾經愛得刻骨銘心的梁思瑤,而是那個躺在玉棺之中的朱玄月,明朝的永美公主!

飛機向一顆流星一般從天空墜落,而在夏雷的腦海里永美公主卻光潔如玉,美妙橫呈,活靈活現。有那麼一剎那間,夏雷甚至覺得她睜了一下眼,那眼光懾人……

嗡!一聲轟鳴,飛機的引擎突然啟動,急速下墜的飛機恢復了動力,下墜的勢頭終於是止住了。

飛機上的所有人都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好半響都沒有緩過神來。

釋伯仁從駕駛艙走了出來,「剛才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飛機突然就失去了動力,連電都沒有了,好在它自己又恢復了,現在沒問題了。」

釋伯仁的額頭上也有汗漬,不難看出他剛才也被嚇壞了。

「怎麼會突然失去動力?」龍冰這才回過神來,「這架飛機在機場剛剛保養過,所有的設備和電路都檢查過,完全沒有問題。」

釋伯仁說道:「不清楚,回去查一查。」

唐語嫣碰了一下胳膊,「雷子,你剛才想到了什麼?」

夏雷苦笑了一下,說道:「我剛才想到我妹妹了,我在想我要是墜機死亡,她一個人該怎麼辦。對了,你呢?」

「不告訴你。」唐語嫣俏皮地道。

夏雷看著龍冰,「你想到了什麼?」

「你妹。」龍冰說。

「我妹?」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場,「你怎麼會想到她?」

唐語嫣也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龍冰。龍冰的話讓她充滿了聯想。

龍冰淡淡地道:「我在想我應該怎麼把你墜機死亡的消息告訴她。」

夏雷被她逗笑了,「剛才要是飛機沒有自動恢復,我估計這飛機上的人沒人能活下來,我死了,你也會死,你怎麼去告訴夏雪我死了的消息?」

龍冰不屑回答這樣的問題。

唐語嫣忽然伸出爪子,搭配一張吐舌頭的鬼臉,「她會變成女鬼去告訴你妹妹……夏雪,你哥死得好慘礙…」

「別鬧了。」明知道是假的,可夏雷的反應卻非常強烈,他覺得他的背皮涼颼颼的,心裡也一陣惡寒。剛剛消失的永美公主的屍體又莫名其妙地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沒勁。」唐語嫣收起了她的鬼臉。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琢磨著,「就算用槍指著我的頭讓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魂,我都不會相信。可是,我為什麼會老是想起她的屍體呢?還有,剛才的事故……會不會與那塊古合金有關?」

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鬼魂,要是有,全球幾十億人,如此發達的科技,怎麼會發現不了?將剛才的事故牽扯到永美公主的身上,那絕對是荒謬至極的。可是,一架剛剛完成保養的飛機為什麼會失去動力,甚至連電力都消失了,最後還莫名其妙地恢復了?夏雷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那塊古合金了。

「釋老總,能不能再給我看一下那塊金屬?」夏雷站了起來,試探地道。

釋伯仁看了夏雷一眼,斷然說道:「不能,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關於它的一切你都不要管了。」

夏雷聳了一下肩,坐回到了座位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