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54章 自取其辱
小說:| 作者:| 類別:

0354章 自取其辱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前腳回雷馬軍工廠,韓國使館的人便趕來了。一行好幾個人,文官武官都有,還有一大群負責這個案子的警察。隨行的還有一輛黑色的現代轎車,但這輛車子只是停在大門邊的路上,連車門都沒有打開。

安秀賢就坐在這輛黑色的現代車裡,神色陰冷到了極點。

除了司機,車裡還坐著兩個韓國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男人三十齣頭,身體非常強劍女人二十多歲的樣子,身材惹火,容貌娟秀,屬於那種很吸睛的漂亮型女人。兩人面無表情,眼神陰戾,身上的氣息與普通人完全不一樣,給人一種很「陰」的感覺。

這兩個韓國人,男的叫車古里,女的叫金智妍,都是安家的專做臟事的人。就像是古家的董武、秦七和丹尼一樣。

這一次安秀賢是動了真怒了,才會將車古里和金智妍一起帶來。

轎車裡,安秀賢隔著車窗看著韓國使館的人在和大門口的戰士交涉,可遲遲得不到進去搜查的允許,他的火氣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媽的,還要多久?我大韓國領事館的人來了,那兩個戰士居然不放行1

有時候民族自豪感膨脹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那就不是自豪而是自大了。

又過了幾分鐘,軍工廠門口的情況依舊,韓國領事館的人不僅得不到進去的許可,戰士的人數反而增加了。

「看來進不去。」車古里陰測測地說了一句話。

「那個華國小子還真是狡猾。」金智妍的聲音,她的聲音很溫柔,嗲嗲的,僅僅是聲音就很誘人。

安秀賢推開了車門,「我們下去看看,我就不信,大韓國的領事帶著警察來抓一個罪犯居然連門都進不了1

車古里和金智妍對視了一眼,然後下了車,跟著安秀賢往雷馬軍工廠的大門走去。

安秀賢的臉已經消腫了,但還是有些痕。

車古里和金智妍跟在他的身後,一左一右。兩人的背影一個高大魁偉,一個嬌小玲瓏,是一個陽剛與陰柔的畫面。尤其是金智妍的翹臀,它包裹在黑色的超短裙里,肥肥鼓鼓,別有一番性感誘人的味道。

這樣的女人很多男人都喜歡,因為可以輕易地將她抱在懷裡為所欲為。

「怎麼回事?」一到門口,安秀賢便發火了,「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

一個戰士嚴肅地道:「你們當著著你是什麼地方?這裡是軍工廠,有軍事機密。如果不是看在你們是韓國領事館的人,你們這樣胡鬧,我們早就將你們拘禁起來了。」

一個警官說道:「是啊,我早就跟你們說過,這裡不是普通地方,我們沒有許可權進去的。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回去?我們的人被打了,就這樣算了嗎?」韓國領事氣憤地道。安秀賢沒來的時候他不是這種態度,安秀賢一來,他的氣勢就起來了,這也是變相地討好安秀賢。

帶隊的警官卻是一個好脾氣,一點都不起氣,笑著說道:「那好,你們繼續交涉,我們先走一步了。」

「你們——」韓國領事氣結當常

這些警察接到報案來抓夏雷,其實也就是走走過程而已,誰要是當真,誰就是傻逼。

「我告訴你們,你們今天不把夏雷交出來,我們通過大使館向你們的外交部提出抗議1安秀賢怒了。

帶隊的警官和幾個警察假裝沒聽見,其中一個胖子還跟老婆通電話,讓包韭菜餡的餃子。

這時一個穿得花花綠綠的男人踩著一台自平衡車往門口駛來。來的是雷馬軍工廠的「母老虎」秦香,第一次見他的人無一例外會將他當作女人,而且是那種想與之一夜情的女人。

「發生什麼事了?」秦香將自平衡車停了下來,尖聲尖氣地道:「這些人想幹什麼?」

一個戰士簡單地說明了情況。

秦香一手叉著腰肌,一手指著安秀賢說道:「我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原來是被人揍了來要醫藥費的。你們開個價吧,要多少?」

「你放肆1安秀賢頓時被引燃了,「我安秀賢是要醫藥費的人嗎?混蛋1

「混蛋你罵誰呢?」秦香的語速很快,「我告訴你們,哪來回哪去。你們當這裡是什麼地方了?這裡可容不得你們幾個韓國人來撒野。」

韓國領事也被刺激到了,憤怒地道:「讓夏雷出來協助調查,不然我會向你們的外交部抗議。」

秦香揮了揮手,「去吧去吧,別說是去外交部抗議,去聯合國抗議都可以。」

「你……」韓國領事也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一向自我感覺良好且高人一等的他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無視過!

「你出來1車古里指著秦香說道,眼神陰冷。

秦香抿嘴笑了一下,「說什麼鳥語,聽不懂。」

「你出來,我們談談。」這次說話的是金智妍,她的臉上帶著笑容,很溫和親切的樣子,但仔細去看她的眼眸的話,卻又能捕捉到一絲森冷的殺機。

車古里說的是韓語,金智妍說的漢語,秦香聽得清清楚楚,這兩個韓國人在挑釁他,而且是在他的地盤上。他的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火氣,他跳下自平衡車,往門口走去。

「回來。」夏雷終於現身了,一身工裝,手裡戴著一雙勞保手套,一個藍領技師的形象。

看見夏雷現身,安秀賢的眼睛里都快噴出火來了。

車古里和金智妍的視線聚集到了夏雷的身上,那眼神似乎在記著夏雷的一切特徵。

夏雷慢吞吞地走到了門口,視線掃過門外的人,最後看著安秀賢,「安秀賢,你帶著人來幹什麼?」

「我說過這件事不會完,你得給我一個交代。」

「你要什麼交代?」

「我的要求不高。」安秀賢冷笑道:「給我跪下,道歉就行了。」

「不然呢?」

「不然我會將這件事鬧大,大到你承受不了的程度。」

「你是指抗議嗎?」夏雷笑了,「你現在就可以去,你想去什麼地方去抗議都可以,你想找什麼人也都可以。如果你找不到路,我還可以派個人給你帶路。」

安秀賢轉向那幾個來打醬油的警察,怒氣沖沖地道:「你們是怎麼回事?疑犯就在你們的面前,你們不去抓他還在等什麼?」

帶隊的警官說道:「那也得他出來才行啊,他在裡面,我們是沒有許可權進去的。」

「混蛋!你們是幹什麼吃的?你們還是警察嗎?」安秀賢忍不住罵人了。

帶隊的警官一下子就火了,「你罵誰混蛋?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們一定要聽你的嗎?什麼玩意1

「你……」安秀賢指著警官的鼻子,氣得臉話都說不出來了。

「一件治安案件,我們能來調查已經是給你面子了,你居然還罵人,好,你們自己解決吧,收隊1帶隊的警官還真是不給半點面子,說走就走了。幾個警察早就不想在這裡耗下去了,跟著帶隊的警官快速閃人。

轉眼,大門口就只剩下幾個韓國人了。

幾個韓國人的臉都掛不住了,心情也糟糕到了極點。在他們看來,要想將夏雷帶走調查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不會有什麼麻煩。畢竟,網路上時不時報道出某某外國人在某個地方丟了自行車,警察幾小時內找到,某某外國人丟了護罩,警察翻了幾噸垃圾找到護罩之類的新聞。可到了這裡,警察怎麼就成了打醬油的了呢?非但不出力,居然還損人!

夏雷笑道:「安秀賢,我要是你,我就會當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而且我會學得很乖,不會再去做沒有能力做到的事情。」

「你猖狂不了多久1安秀賢恨恨地道。

安秀賢旁邊的韓國領事掏出了手機,他看了夏雷一眼,似乎是在用眼神告訴夏雷,他要給某個人物打電話。

夏雷淡淡地道:「想打電話就打吧,該抗議就抗議。我聽說韓國人很愛面子,不知道這件事被媒體大肆報道之後,你們的面子會不會掃地呢?我確實打了人,但這只是治安案件,就算你們將事情鬧到最大的程度,我也不過是給點醫藥費,或者拘留二十小時。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我懶得理你們,無聊。」說完,他轉身離開。

秦香踏上了他的自平衡車,卻在離開的時候向安秀賢比了一根中指。

「媽的1安秀賢向門裡衝去。

「站住1一個戰士嘩地抬起了手中的步槍,指著安秀賢。

安秀賢頓時止住了腳步,不敢再往前沖一步。

這一刻,安秀賢的肺都快被氣爆了。他本來是找夏雷的麻煩的,卻沒想到這次興師動眾的行動反而是自取其辱。

安秀賢看著夏雷的背影,牙齒咬得咕咕響,眼神也冷得可怕。

「少董,我們走吧。」車古里用韓語說道:「這是軍事管制的地方,我們沒法把他怎麼樣,只有等他出來才能動手。」

安秀賢也用韓語說道:「我要他死1

金智妍湊到了安秀賢的耳邊,用甜得膩人的聲音說道:「他活不了,我們有的是機會。」

安秀賢似乎很相信車古里和金智妍的實力,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我們走1

一場鬧劇,暫時落下了帷幕。/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