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57章 怒火中燒
小說:| 作者:| 類別:

0357章 怒火中燒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阿妮娜聽到爭吵的聲音,也而來到了隔壁雅間,看到夏雪,還有躺在地上的安秀俊,她也愣住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哥哥!你這是在幹什麼?」夏雪哭了,「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朋友?」

夏雷瞪著夏雪,「你交什麼朋友不好?偏偏交一個韓國人。」

「韓國人有什麼不好?你對韓國人有偏見1夏雪與夏雷爭吵。

阿妮娜很聰明,她沒插嘴,卻將雅間的門給關上了。

夏雪跟著又指著阿妮娜說道:「你能交一個英國女朋友,我就不能交一個韓國男朋友嗎?你蠻不講理1

阿妮娜當然不是英國人,只是當初夏雷介紹阿妮娜與夏雪認識的時候說過她是來自英國。直到現在夏雪其實也不知道阿妮娜的真實身份。

夏雪越來越激動,「我已經是成年人了,不是小孩了,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你憑什麼來管我交什麼樣的男朋友?」

這時夏雷已經冷靜了下來,他指著安秀俊說道:「你知道他剛才幹了什麼嗎?」

「我只知道他對我好1夏雪很固執。戀愛中的女人最容易失去理智,她現在顯然是這種狀態。

「他對你下藥1夏雷指著被安秀俊下了葯的酒杯,「這是一個男朋友該乾的事情嗎?這樣的人值得你喜歡嗎?」

夏雪半信半疑地看了看那杯酒,忽然說道:「我不信1

「你——」夏雷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阿妮娜這才用蹩腳的漢語說道:「小雪,你哥哥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你應該相信他,他是不會傷害你的,也不會騙你。」

「我不聽!我不聽1夏雪捂住了耳朵。

夏雷猛地舉起了手,想抽她一耳光,可是他的手最終還是懸停在了空中。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打過夏雪。

「你打!你打1夏雪好像受了極大的委屈,眼淚流得更急了。

阿妮娜趕緊將夏雷的手按了下來,她也是女人,她理解夏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戀愛中的女孩子,為了心中嚮往的愛情甚至會離家出走,連父母都管不了,更何況是哥哥呢?

「你走,你們都走1夏雪指著雅間的門,「我不想見到你們1

「你居然……」夏雷的心也受傷了,聲音也顫顫的了,「你居然為了一個剛剛才認識的韓國人讓我走?」

夏雪吼道:「你走!我不想見到你1

夏雷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當年他為了她讀書,撕掉了京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這些年來為了能讓她安心學習,他在工地上起早貪黑,賺錢養家。可他得到了什麼?就因為一個韓國小子,她居然這樣對他!

眼見夏雷和夏雪的矛盾越來越大,阿妮娜也著急了,她跟著說道:「你們都冷靜一點,不要再吵了。」她看著夏雪,「夏雪,我相信你哥哥,你要是覺得這個韓國小子沒有在酒里下藥的話,我可以喝掉這杯酒,向你證實這杯酒是下了葯的。」

說完,她真的伸手去拿那杯被下了葯的酒。

夏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要喝也不是你喝,應該這小子來喝。」

夏雷拿走了那杯酒,然後掐了一下安秀俊的人中穴。

安秀賢一聲呻吟,清醒了過來。卻不等他有話說,夏雷就捏開他的下顎,將那杯被下了葯的紅酒灌進了他的嘴裡。

「嗚……咳咳……」安秀賢被嗆到了。

夏雪本想制止夏雷的,可在最後一刻還是改變了主意。其實,就在阿妮娜提議喝下那杯酒的時候已經觸動了她的心,一個外人都願意這樣毫無保留地相信她哥哥,而她卻一直在懷疑他。她想知道答案,如果安秀俊沒有在那杯酒里下藥,她會很難原諒她哥哥,如果安秀俊真的在那杯酒里下了葯,她就欠她哥哥一個道歉。

給安秀俊灌了那杯下了葯的酒,安秀俊頓時緊張了起來。他爬了起來,想逃出去。

夏雷一把抓住了他,將他摁在了一隻椅子上,並問道:「安秀賢是你什麼人?」

「什麼安秀賢?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安秀俊越發緊張了起來,眼神閃爍,「你放開我,我是韓國人1

夏雷冷笑了一下,「你是韓國人就可以為所欲為?這口氣,還真是和安秀俊一樣。」說話的時候,他對安秀俊進行了深度透視,用他的左眼來給安秀俊測謊。

「我不認識什麼安秀賢,你放開我1安秀俊掙扎了一下,無果,他求助地看著夏雪,「小雪,這個人真的是你哥哥嗎?他不配做你的哥哥,他簡直就是一個流氓!不過,我不會怪你的,我依然愛你。」

啪!夏雷一耳光抽在了安秀俊的臉頰上,都到這個時候了,這小子居然還想禍禍他的妹妹!

「哥!酒里沒下藥1夏雪似乎已經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她氣呼呼地道:「你真的要變成一個流氓嗎?你放開他1

夏雷說道:「有沒有下藥你馬上就知道了。」

「放開我,放開我!來人——」安秀俊大叫。

夏雷捂住了安秀俊的嘴,堵住了他的聲音。就在這時,安秀俊的臉蛋快速變紅,就像是喝了很多高度白酒一樣。然後是他的眼神渙散,給人一種迷離的感覺。

藥物的成分已經在安秀俊的身體之中發揮作用了。

夏雷鬆開了摁住安秀俊的手,靜靜地看著安秀浚

夏雪也呆住了,因為她也已經看了出來,此刻的安秀俊和之前的安秀俊判若兩人。如果那杯酒里沒下藥,他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安秀俊晃了晃頭,他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可這種努力是徒勞的,他看上去越來越不正常了。不過,他始終沒有昏睡過去。

「咯咯……好多美女,我喜歡……」安秀俊嘟嘟囔囔地說著話,然後開始抓扯身上的衣服,一邊脫衣,一邊淫笑,「我們一起玩玩吧,我會讓你們舒服的……」

安秀俊說的是韓語,除了夏雷,夏雪和阿妮娜都是聽不懂的,可她們都是很聰明的女人,從安秀俊此刻的反應來看,她們就能猜到那杯酒里下的是什麼類型的葯了。那不是普通的催眠葯,而是能讓人產生幻覺,已經有那種需求的葯!

安秀賢光著上身,搖搖晃晃的向阿妮娜走去,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嘿,美女,我們玩玩吧,我的舌頭很厲害的。」

阿妮娜聽不懂,但也知道他說的絕對不是什麼好話,她一腳就踢在了安秀俊的雙腿之間。

安秀俊倒在了地上,卻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他又爬了起來,走向了夏雪,「傻瓜,我堂哥讓我來玩你,我玩死你。」

「你這個騙子1夏雪已經明白了一切,她羞憤難當,一耳光就抽在了安秀俊的臉上,這還不解氣,她的雙手就像是貓爪一樣在安秀俊的臉上挖著,反應遲鈍的安秀俊根本就躲不掉,一張俊臉眨眼就被挖成了渣臉,滿是被指甲劃破的痕。

夏雷沒有制止她,他的表情很平靜,可心裡卻是怒火中燒。他一直懷疑這個安秀俊與安秀賢有什麼關係,安秀俊的一句話已經證明了這一點。這個傢伙真的是安家的人,而且還是受了安秀俊的指使,特意來禍害夏雪的。

「安秀俊,你他媽的是在找死1夏雷的心裡響起了一個冰冷的聲音,他的眼神也冷得嚇人。

他曾經問過秦香,他的身上有沒有那種殺人者的氣息,他沒得到答案,可他現在就散發出了這種氣息。

安秀俊倒在了地上,可夏雪還在追打他,用腳踢他,就像是踢著一隻不會滾動的足球一樣。

阿妮娜抱住了夏雪,「別打了,你會把他打死的。」

「嗚嗚嗚……」夏雪哭了起來,「哥哥,我……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嗚嗚……」

夏雷嘆了一口氣,「沒什麼,我是你哥,我不原諒你,難道我還能跟你慪一輩子氣嗎?」

「哥1夏雪撲到夏雷的懷裡,放聲哭了起來。

雅間的門忽然被推開,一個服務員出現在了門口,一眼看見雅間裡面的情況,驚訝地道:「發生了什麼?」

安秀俊爬了起來,搖搖晃晃地往往雅間的門口走去,一邊用漢語說道:「帥哥,我們玩玩吧。」

服務員頓時閃到了一邊,驚悚地看著安秀浚

安秀俊一邊走,一邊解腰帶脫褲子,最後,他連身上最後的一點遮羞布也脫掉了,光著屁股走進了全德烤鴨的大堂里。

大堂里頓時一片女人的尖叫聲,還有男人的呵斥怒罵聲,亂成了一團。安秀俊卻對這些聲音沒有半點反應,他笑著,看見女人就撲上去,然後,迎接他的自然是一頓暴打……

這一幕落在了夏雪的眼裡,她的臉色一片蒼白。她無法想象要是夏雷沒有出現,她又喝掉了安秀俊給她的那杯下了葯的酒之後會是什麼結果。如果此刻發生在安秀俊身上的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她恐怕只有去跳樓了。

夏雷的心中也在暗暗地想著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他沒有帶阿妮娜來全德烤鴨吃飯,他面對的將是什麼?

這個問題的答案,他連想都不敢去想。

「阿妮娜,你帶夏雪回軍工廠。」夏雷說道。

「你要去什麼地方?」阿妮娜有些擔憂地看著夏雷。

「有點事需要我去處理一下。」夏雷說道。

「那好吧,我帶夏雪回去。」阿妮娜也沒有多問。

「哥,我……」夏雪欲言又止,她的心中充滿了悔恨與愧疚。

夏雷拍了一下她的後腦勺,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傻丫頭,哥沒事,跟夏美回去吧。」

「嗯。」夏雪乖巧地點了一下頭。

阿妮娜帶著夏雪往外走。

夏雷忽然叫住道:「等等。小雪,我不是讓魯勝保護你嗎?他怎麼不在你身邊?」

夏雪想了一下才說道:「早晨還在的,可不知道他去什麼地方了,也沒給我打個電話。」

夏雷的心中微微一沉,然後說道:「沒事了,你們先回去吧。」

魯勝去哪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