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59章 再踢就要爛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359章 再踢就要爛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來了一群人,李局長和警員沒能攔下來。來的畢竟是韓國使館的人,身份特殊,很敏感,警察也有警察的難祝所以,假裝攔阻一下,給龍冰和夏雷一個交代,然後就把人放進來了,這也是一種躲避麻煩的處理方式。

只是,夏雷沒想到安秀賢也在這群人之中。還有秦香所提到的那兩個人物,身上有殺人者氣息的車古里和金智妍。

安秀賢帶著一群人走過來,從容不迫,氣勢不凡。他看夏雷,眼神之中也帶著濃濃的輕蔑與挑釁的意味。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車古里和金智妍的身上,果然,他嗅到了有異常人的氣息。他不清楚那是不是殺人者的氣息,但他卻感到這兩個人都很陰狠。

「你們幹什麼?」韓國使館的領事憤怒地道:「我們的人怎麼會跪在地上?啊!誰給我一個解釋1

龍冰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她移步到了夏雷的身邊,小聲地說了一句話,「記住釋老總的提醒,不要讓他難做。」

夏雷輕輕點了一下頭。他也清楚,當著韓國使館的人繼續對安秀俊用刑的話,很有可能會引起大的糾紛,釋伯仁也會遇到一些麻煩。

「他們打我1安秀俊忽然嚷道:「我要驗傷,我要控告他們1

韓國使館的領事跟著說道:「是他們逼你下跪的嗎?」

安秀俊說道:「是他們逼我下跪的,他們還踢我的……下面1

「好啊1韓國使館的領事怒氣沖沖地道:「你們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的話,我們法庭見1

安秀賢冷笑了一聲,「這次總是人證物證都有吧?如果這都不抓,不處理,那這裡還是一個法治國家嗎?」

一頂大帽子扣下來,場面一下子變得壓抑了起來。

安秀俊也很機靈,他開始呻吟,很痛苦的樣子。這倒不是裝的,他的那裡真的很痛,只是剛才一直忍著,不敢表露出來而已。

夏雷拍了一下安秀俊的肩膀,聲音很溫和,「你別裝了,這裡沒人打你,也沒人讓你下跪,是你自己做錯了事要懺悔。」

「你放屁1有人撐腰,安秀俊的膽氣也起來了。

夏雷卻沒有再搭理他,起身走到了門邊,打開了門,與安秀賢面對面地站著。

「你想幹什麼?」安秀賢輕蔑地道:「你要是敢在這裡碰我一下,你會吃不了摹!

安秀賢的話音剛落,夏雷的一隻手掌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這樣碰你算不算?」

「你……」安秀賢頓時語塞,夏雷好像把后插進了他的喉嚨里了。

夏雷拍了一下安秀賢的肩,「安秀賢,本來我們只是有一點小小的不愉快,但是現在,你把事情弄大了。裡面那個人是你堂弟吧?」

「是又怎麼樣?」安秀賢推開了夏雷的手,他用的力氣很大,「你說我把事情弄大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根本沒將你放在眼裡。我聽說我堂弟在和你妹妹談戀愛,我這個堂弟生性風流,床上的功夫更是一流,不知道……」

夏雷打斷了安秀賢的話,「想激怒我?這還不夠。我告訴你,你堂弟犯的是刑事案件,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你想帶人走?搞笑,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

「什麼刑事案件?」韓國使館的領事插嘴說道:「我警告你別胡說八道,我這次來就是要帶他離開這裡的。」

夏雷冷笑了一聲,「他在公共場合赤身露體而且還公然襲擊女性,這已經觸犯了有傷風化罪,侮辱婦女罪,意圖強.奸罪。最嚴重的是,警方從他的身上收到了一定數量的新型毒品。你們是知道的,我們國家對這一塊管得很嚴,觸犯了這條法律天王老子都救不了。哦對了,前不久才槍斃了一個日本人。不過,我不知道我們的法官會不會對你們韓國人格外開恩,畢竟,你們是大韓嘛,總是要給一點面子的。」

安秀俊的臉色頓時一片蒼白,不為別的,因為他很清楚他放在酒里的葯是什麼成分。更糟糕的是,他的身上恰好帶了十幾顆。

「你撒謊1韓國使館的領事的心裡已經有些吃不準了,但嘴上卻還在虛張聲勢,「我警告你,沒有證據的事情你不要亂說,不然告你誹謗1

「一條狗而已,我都懶得跟你解釋。」夏雷淡淡地道:「你可以繼續在這裡像個女人一樣撒潑耍賴,但你要想清楚後果,一旦警方懷疑你也與這種新型毒品有關係,你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

「我……」沒有第二個字了,韓國使館的領事謹慎地閉上了嘴巴。

這些人都是來撈人出去的,也都是看在安秀賢的神域集團少董的身份上,想撈點好處,也為未來的關係打下基矗這種情況下,沒有風險的忙當然都願意幫,可要是有風險的忙,那就沒人願意幫了。

安秀賢猶豫了一下,厲聲說道:「我們走1

「哥!救我出去1安秀俊從地上爬了起來,往門口衝去。

龍冰一腳就踹在了安秀俊的背上,頓時將他踢倒在地。

當著韓國使館的領事和安秀賢的面都招打不誤,更別說是這些人離開之後了。直到這時安秀俊才害怕了,後悔了。

安秀賢的眼眸里閃過一抹恨意,面上卻不動聲色,「秀俊,你放心吧,我們會將你弄出去的,你先暫時在這裡待幾天,管好你的嘴巴,不要亂說話。」

「我……」安秀俊咬著下唇點了點頭。

安秀賢狠狠地看了夏雷一眼,然後轉身離開。

「等等。」夏雷叫住了安秀賢,他走到安秀賢的身邊,湊到安秀賢的耳邊低聲說道:「我妹妹的保鏢在什麼地方?」

安秀賢冷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可以假裝不知道,但我要告訴你的是,如果他死了,你會和他一個下常」

「你在威脅我?」

「還有,我給你一個警告,不要再打我妹妹的主意,不然你家那幾百億將來沒人花。」夏雷說道。

安秀賢本想回敬夏雷一句的,可看到夏雷的眼神之後,他竟然說不出類似的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裡也冒出了一絲寒意。

最終,安秀賢冷哼了一聲,帶著人離開了。

臨走的時候,車古里和金智妍幾乎同時深深地看了夏雷一眼。

這似乎是一個信號,夏雷也有了一種預感,那就是魯勝的失蹤多半與這兩人有關。

夏雷回到拘留室里。

「你的處理是對的。」龍冰說道:「剛才,安秀賢激怒你的時候,我以為你會出手,可你居然忍下來了。」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當時真的很想狠狠揍他一頓,可事關魯勝的性命,就算很難受,我也能忍下來。」

「你剛才和安秀賢說話……」龍冰並沒有說穿。

夏雷卻知道她想說什麼,他點了一下頭。

龍冰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那我馬上去準備一下,你還有幾分鐘時間。」

夏雷點了一下頭,目送龍冰離開。就在剛才,他靠近安秀賢說話的時候,他已經偷偷地在安秀賢的衣兜里放了一隻微型定位器。米粒大小的東西很難被發現。他已經是第二次使用這種手段了,而以他從秦香那裡學來的神偷技術,偷東西都易如反掌,更何況是放東西。

龍冰離開之後夏雷看著安秀俊,聲音轉冷,「你這麼年輕,要是被判個十年二十年的,你的人生也就完了。我給你一個機會,告訴我,我妹妹的保鏢現在在什麼地方?」

安秀俊避開了夏雷的眼神,也不開腔說話。

夏雷說道:「或許會被判死刑。」

「你別他媽下嚇唬我,我不吃這一套1安秀俊氣焰囂張,「我會從這裡離開的,我叔叔一句話就能讓你們放人1

夏雷冷笑了一聲,「那好吧,我待會兒找個人再給你添點毒品,添夠槍斃的份量。我倒你叔叔有多厲害,能不能把你從這裡救出去。」

「你敢1

夏雷猛一腳踹在了安秀俊的下面。

「藹—」安秀俊再次倒在了地上,像一隻蜷縮起來的青蝦。

「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告訴我,我妹妹的保鏢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不知道礙…別踢我那裡了,求求你了……再踢就沒法用了……」安秀俊哀嚎著,鼻涕眼淚一股腦地往外流。

「洗乾淨你的菊花吧,你這樣的小鮮肉進了監獄,你的獄友們會很疼愛你的。」夏雷扔下這句話,轉身離開了拘留室。

安秀俊卻還在地上呻吟,哀嚎。夏雷的最後一句話在他的耳邊迴響,猶如魔咒,讓他的菊花一緊一緊的。

走出警局,龍冰的車已經等在路邊了。儀錶盤上放著一隻煙盒大小的電子終端,屏幕上顯示的京都地區的街道,一個紅點正沿著一條道路移動。

夏雷的微型定位器是101局的裝備,上次阿富汗用剩下的。龍冰要想獲取定位信號是很容易的事情。

龍冰發上去,一邊開車,一邊說道:「沒問道結果嗎?」

夏雷搖了搖頭,「他不知道。」

「不用擔心,魯勝不會有事的。」龍冰安慰道:「這裡是華國,我估計安秀賢也沒有那份膽量。」

夏雷輕輕嘆了一口氣,「但願吧。」

「對了,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

「聽說專家組那邊出了一點問題。」

夏雷心中一動,「你說的是寧靜所在的那個專家組嗎?」

「對,就是那個專家組。」

「出了什麼問題?」

「我還不清楚,只是聽到一點風聲。」

不知道為什麼,夏雷的腦海之中忽然又浮現出了那具美絕人寰的女屍,永美公主,朱玄月。

車子在馬路上飛奔,但始終與代表安秀賢的紅點保持著兩公里的距離。/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