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66章 借你肩膀用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0366章 借你肩膀用一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審訊室里,安秀賢沉著淡定,沒有一絲慌亂的表現。,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綁架?我這樣的人有必要去綁架什麼人嗎?」安秀賢侃侃而言,「警官,你所說的指控都與我無關。另外,我想打一個電話,我得告訴我父親,並讓他指派一個律師團隊給我。這是我的合法權益,請允許。」

彬彬有禮,但安秀賢的言辭里卻透露著強硬的氣息,他在傳遞一個信號:我父親是韓國非常重要的人物,不要輕易動我!

負責審問安秀賢的特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犯的罪非常嚴重,就算你父親親自來了,他也幫不了你。」

安秀賢聳了一下肩,「我只是在申明我的合法權利,你沒必要恐嚇我吧?」

「誰恐嚇你了?」負責審問的特工很頭疼。

審問還在繼續,可夏雷已經沒興趣再看下去了,他回頭看著釋伯仁,試探地道:「釋老總,難道要放了他嗎?」

釋伯仁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我也不清楚最後的處理是什麼,這個人,得由上面來決定是懲,還是放。」

夏雷的心中頓時生出了一團怒氣。安秀賢指使安秀俊去禍害他的妹妹,更用魯勝做誘餌,引誘他和龍冰去救人。如果不是他的身體出現特異的情況,他也被麻醉氣體麻醉了的話,那麼他和龍冰都不會站在這裡。結局會是龍冰會被那幾個韓國保鏢侮辱,然後殺死,魯勝也不會活下來。而他,他會被閹割,然後再送到美國cia的手中,變成一隻實驗小白鼠,生不如死。面對這樣的罪惡,居然還要等待上面的指示!

「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嗎?」夏雷忍著怒氣說道。

釋伯仁苦笑了一下,「夏雷,我知道你心裡很不舒服。不過我要告訴你,就算是在號稱法律最健全的美國和德國,這句話也不過是一件障人眼目的華麗外衣而已。你的朋友阿妮娜不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嗎?她沒犯罪,但她卻是德國特工和美國cia要抓捕的人。如果不是我們救了她,她現在恐怕已經在關塔那摩監獄里了。」

唐語嫣插嘴說道:「夏雷你消消氣,這事你就別管了,管也管不了。」

唐博川也說道:「安秀賢在我們這裡犯了法,就算要放,那肯定也是有條件的。上面或許會拿這件事做文章,賺取我們需要的利益。如果能以一個小小的安秀賢換取韓國一個政黨的支持,讓韓國政府的立場向我們這邊傾斜,那是值得的。」

不愧是101局的戰術策劃師,同樣一件事情,唐博川看待問題的角度有些不同,他的解讀自然也不同。

夏雷苦笑了一下,沒有說什麼。唐博川的說法讓他多了一些理解,可他的心裡始終不舒服。

「你們回去吧。」釋伯仁說道:「這件事你們就別管了。」

龍冰冷哼了一聲,「夏雷,我們走,去喝酒。」

夏雷跟著龍冰離開,走兩步,他回頭看了玻璃牆一眼,心裡暗暗地道:「這事不算完。」

「夏雷。」唐語嫣說道:「我爸說你讓他幫忙的那件事有結果了。」

夏雷心中一動,回頭看著她,「什麼結果?」

唐語嫣說道:「我不知道,你去問他唄,他明天在家裡休假。」

夏雷說道:「那我明天去你家裡拜訪唐叔叔。」

唐語嫣笑了一下,「好啊,多買點禮物。」

夏雷正要說個「好」,龍冰卻一把抓住他的手,拉著他就往外走。

唐博川嘆了一口氣,「哎,龍科長有意見埃」

釋伯仁說道:「她就是這脾氣,讓她去吧,過兩天就沒事了。」

走出101局總部,夜色正濃,街道上沒有車輛和行人,安靜得很。夏雷要去取車,龍冰卻叫住了他,「不開車,陪我走走吧。」

夏雷說道:「不是要去喝酒嗎?」

「算了,酒吧鬧哄哄的,陪我走走就好了。」龍冰說。

夏雷點了點頭,陪著她沿著人行道往前走。路燈清冷,不少的飛蛾圍著燈火飛舞撲擊,不死不休。龍冰偶爾會抬起頭來看一眼路燈,還有那些執著的飛蛾,神色有些獃滯。

夏雷從沒見過她這個樣子,心中有些擔心,「在想什麼?」

龍冰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你說,我們像不像這些飛蛾?」

夏雷愣了一下,笑著說道:「我看我還是陪你去醫院吧。」

龍冰揚起粉拳打在了夏雷的胸膛上,皺著柳眉,「嚴肅點,我難得感懷一下人生,你卻來搗亂。」

101局的冰山女神也會感悟人生?這還真是稀奇的事情。夏雷忍著笑,表情果然是嚴肅了,「那你說吧,我們怎麼像這些飛蛾了?」

「執著,愚蠢。」

夏雷微微呆了一下,他忽然明白她為什麼會說出這麼奇怪的比喻了。

龍冰幽幽地道:「我以加入101局為榮,我捍衛這個國家的安全,我捍衛法律的尊嚴。這也是我的使命,為了這個使命我就算犧牲也無所謂。可是,明明抓到了壞人,為什麼卻不懲罰?我們的行動要是失敗了,我們恐怕會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最後卻是這種結果。你說,我們的存在,和這些飛蛾有什麼區別?撞得頭破血流,最後被燈火燒死,沒人會記得我們。」

夏雷安慰道:「想開點吧,這就是政治。我是最應該對安秀賢實施懲罰的人,我都能想開,你也應該放下心中的包袱。如果讓我站在上面那些人的角度來處理這件事,我也會用安秀賢來換取對國家有利的東西。」

「你已經想通了嗎?」龍冰停下了腳步,面對面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我心裡當然很不舒服,可我能理解上面的做法。」

「好吧,我也不想再去想這件事了。」

「你能想通就好,其實也沒什麼,就算那小子出來,對付他的機會也多的是。」夏雷說道:「下一次,我不會再抓住他了,我會用我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嗯……」龍冰猶豫了一下,又說道:「能把肩膀借我一下嗎?」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幹什麼?」

「借不借?」

「你想哭嗎?」夏雷點了一下頭,「那就靠在我肩膀上哭一下吧,哭出來就好了。」

龍冰靠在了夏雷的懷裡,將螓首埋在了他的肩膀上,很安靜。

夏雷拍了拍她的腰,「想哭就哭吧,不用忍著。這裡沒別人,我不會笑話你的。」

「嗯……」龍冰張嘴,忽然一口咬在了夏雷的肩膀上。

「藹—」夏雷哪裡想到她會來這一招,頓時疼得叫出了聲來。

龍冰鬆開了夏雷,嘴角也露出了笑容,「好了,我好多了。」

夏雷揉了揉被咬的肩頭,一臉鬱悶的表情,「為什麼咬我?」

龍冰笑道:「誰讓你騙我說尿能分解麻醉氣體,這還不算,你還看了我……那個。」

原來是這個原因。

夏雷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她的白白的部位,又大又圓,還有那噓噓的聲音……肩頭上的疼痛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他的嘴角也多了一絲壞笑,「我看了你哪個啊?」

「肩膀再借我靠一下吧。」龍冰向夏雷湊了上去。

夏雷趕緊跳開,「你是小狗變的嗎?別過來1

龍冰追了上去。安靜無人的街道頓時成了兩人打鬧的地方。以夏雷的身手,龍冰已經不是對手,不過這種性質的打鬧,他始終是吃虧的一方。龍冰可以用手打他的胸膛,他敢用手去打人家的胸膛嗎?

一個電話讓兩人結束了打鬧。

電話是打給龍冰的,夏雷站在旁邊看著她與人通話。

「我們就在外面,不遠,什麼事?」龍冰的聲音。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難道是釋伯仁打來的?安秀賢的事件有了新的發展?不可能這麼快吧?」

「好,我馬上去。」龍冰掛斷了電話。

夏雷說道:「是釋老總打來的嗎?」

龍冰點了一下頭,「是釋老總打來的,有緊急情況。」

「關於安秀賢的?」

「不,是那個專家組的。」

夏雷的心怦然一動,「出現什麼情況了?」

龍冰說道:「釋老總在電話里說有個專家瘋了,情況很危險。」

「瘋了?」夏雷驚訝得很。

龍冰說道:「釋老總是這麼說的,也沒這麼詳細說明情況。我對那邊也不是很了解,具體情況我得去看看才知道。你回去吧,我得去做事了。」

「等等。」夏雷說道:「能帶我一起去嗎?」

龍冰說道:「釋老總沒說帶你去。」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心裡很不舒服,「看來釋老總是沒把我當你們自己人了,你去吧,我回家睡覺去了。以後,隨便你們有什麼任務,都別來找我了。」

「你別這樣埃」龍冰跟著說道:「我跟釋老總打電話,跟他說一下,讓你也去看看。畢竟,那些專家和那些東西都是你拼了命才帶回國的。」

夏雷沒吭聲,等著她打電話。

也倒是的,那些專家,那些東西都是他拼了命才從阿富汗帶回來的,現在東西都在國內了,卻連看都不然他看一眼了,這不是過河拆橋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以後還要替101局做事的話,那他就是月亮那麼大一個傻逼了。

龍冰走到旁邊給釋伯仁打電話,嘀嘀咕咕說了好幾分鐘,似乎是在儘力爭取一個帶夏雷去的許可。

夏雷也等得焦急,心裡暗暗地道:「如果釋老總不允許,我恐怕只有想辦法聯繫上寧靜了,也只有從她那裡才能了解到那塊古合金的秘密……」

龍冰收起了手機,「走吧,你這傢伙,就像是一個孩子,不帶你去就撒脾氣。」

夏雷笑了,「我去拿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