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69章 恐懼無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0369章 恐懼無聲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發瘋的是一個物理專家,名叫羅素,很年輕,才三十多歲。,夏雷趕到實驗室的時候,實驗室里的人正往為外跑,羅素則在裡面揮舞著一隻實驗用的榔頭在砸著實驗室里的設備。地上滿是被他紙張、設備的碎片,一片狼藉。

夏雷看到了寧靜,她的頭破了,流著血。她很驚慌,竟沒有看見他,一頭撞在了他的懷裡。

「你的頭怎麼了?」夏雷抓著她的手,關切地道。

「羅素……」寧靜忽然哭了起來,「他瘋了,他要砸青銅書,我去推開他,可沒他的力氣大,他一榔頭就砸我頭上了……嗚嗚……」

她生性膽小懦弱,哪裡禁得住這種恐嚇。

「別哭,有我在,沒人能傷害你。」夏雷安慰著她。

不安慰興許還好點,夏雷著一安慰,寧靜乾脆將頭埋在了他的懷裡,哭得更大聲了。

一大群逃出實驗室的專家齊刷刷地看著摟在一起的兩人,眼神怪怪的。

夏雷有些尷尬,卻又不好將大哭鼻子的寧靜推開,那樣做的話就太沒風度了。

兩個戰士跑了過來,衝進了實驗室,將正在破壞的羅素控制了起來。

「你們這些蠢材!我是東廠錦衣衛千戶大人……跪下1羅素嚷著,想要掙脫兩個戰士的控制。

兩個戰士都是靠身體吃飯的人,哪裡是羅素這種科學家所能對抗的。兩個戰士將羅素架了起來,像捉小雞一般帶出了實驗室。

「媽媽,天怎麼黑了?」羅素的口中忽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話,充滿童音的感覺。

夏雷心中一動,暗暗地道:「他與陳克學的情況一樣,發瘋的人不會固定扮演一個人物,他的意識切換很快,忽男忽女,忽老忽右,難道有一種力量在左右他的大腦?」

夏雷的視線忽然移到了實驗室里的兩塊古合金上。這裡的專家組雖然給它們命名為「x秘金」,但他仍然喜歡稱它們為「古合金」。

那兩塊古合金還躺在一隻銀色的金屬台上,只是掃描它們的儀器已經被羅素用鎚子砸爛了。

這時王磊和龍冰趕了過來。龍冰的頭髮還濕漉漉的,顯然剛剛從浴室里出來,連頭髮都來不及擦一下便趕過來了。不過,雖然匆忙,她還是依照規定穿上了防菌服,只是沒戴口罩而已。

龍冰一來便看到了依偎在夏雷懷裡哭得傷傷心心的寧靜,她的眉頭頓時皺了一下,小聲地嘟囔道:「這傢伙,走哪都少不了女人……」

「寧博士,你去醫療室包紮一下。」王磊不滿地道:「你也是二十幾歲的人了,這點小事值得哭鼻子嗎?快去快去,別在這裡妨礙工作。」

寧靜很委屈,有些幽怨地看了王磊一眼,然後才離開夏雷的懷裡,往醫療室走去。

王磊不僅是一個嚴肅的老科學家,而且有些不近人情。就算寧靜在性格上存在一些問題,他也不該這樣說她,而且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夏雷本來對王磊還算有點敬意,畢竟是華國的老科學家,科學院的院士,可是現在他有些反感他了。

敬老愛老是美德,可是倚老賣老就不對了。

叫走寧靜,王磊直接走到了夏雷的面前,「夏先生,你不是說你有一些想法嗎?告訴我,現在就告訴我。」

夏雷說道:「我不是說了嗎,我需要一點時間整理思路。」

「你告訴我你都知道些什麼,我來幫你整理思路。」王磊很著急。

夏雷皺了一下眉頭,「王院士,你覺得我是需要你幫忙整理思路的人嗎?」

王磊頓時愣了一下,臉色也有些難看了。從來沒人這樣跟他說過話,這麼多年了,夏雷是第一個。

龍冰也湊了過來,輕輕碰了一下夏雷,暗示他注意說話。

夏雷卻假裝不知道,「王院士,我是帶回這種金屬的人,為了它,我差點連命都丟在阿富汗了。你們不知道我都經歷了一些什麼,我甚至自己掏腰包賄賂那些部落武裝,讓他們行一個方便,讓路放行。可現在你們是怎麼做的?將我排除在外,處處提防。好像我會偷走那種金屬,偷走你們的研究成果一樣。我告訴你們,如果我有私心的話,我根本不會將它交給你們。」

「夏先生,我知道你的貢獻很大。」王磊沉著一張臉說道:「不過現在不是講貢獻,爭功勞的時候。你只需要將你知道的一切告訴我就行了。」

夏雷的心中頓時冒出了一股火氣,「你說我是來爭功勞的?」

「那你是什麼意思?」王磊的臉色已經陰沉下來了,很不高興的樣子。

夏雷怒極反笑,「我什麼意思?我的意思很簡單,我是欠你們的還是怎麼的?我一來你就安排我做這樣做那樣,我什麼都不知道,誰知道你找誰去1

「你——」王磊頓時氣結當常

龍冰知道夏雷絕對不是爭功勞來的,而王磊誤會了夏雷。被人誤會的感覺她是清楚的,夏雷心裡不舒服也是正常的,可這麼強烈的反應,卻又有點過頭了。這樣一來就把她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調解了。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反正我已經決定跟101局說再見,得罪王磊沒準還是一個很好的離開101局的借口。他越憤怒越好,我就沒必要給他面子了。」

「好,好。」王磊終於是緩過了氣來,他指著夏雷說道:「你走!我就不信沒你我們還搞不了科研了1

「走就走,你以為我想留在這裡嗎?你就是用轎子抬我來我都不來。」夏雷當真不給王磊半點面子。

王磊氣得直哆嗦,他指著夏雷,卻看著龍冰,「龍科長,你都看見了嗎?你看你帶的什麼人來!這件事,我會向上面反應1

龍冰苦笑了一下,硬著頭皮勸夏雷,「夏雷,你就少說一句吧,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你……」

夏雷大膽了她的話,「你不用說了,我去看看寧博士,然後就走。」

去醫療室抓緊時間問點又價值的東西,然後閃人,由著王磊去折騰吧!

卻就在夏雷往醫療室走去的時候,一個穿白大褂的女人從醫療室的方向跑來,驚慌失措地道:「不好了,不好了……」

王磊斥道「「慌什麼慌1

女醫生喘了一口氣,「陳、陳克學博士、死、死了1

「啊?」王磊和一大群專家頓時驚愣當常

夏雷和龍冰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彼此的眼神里都寫滿了驚訝與困惑。

然後,幾乎在同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剛剛發病的羅素的身上。所有人都在想著同樣一個問題,陳克學死了,羅素會不會死?

一直嘀嘀咕咕的羅素卻沒心沒肺地笑了,「我要你們都給我陪葬1

一大群人頓時毛骨悚然,幾個挨著羅素近的人也紛紛避開,離得遠遠的了。

王磊跟著說道:「你們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把羅博士送到醫療室去1

兩個戰士趕緊架著羅素往醫療室走去。從兩人的神色和風快的腳步開看,他們早就想將羅素扔在醫療室,然後離他遠遠的了。

陳克學莫名其妙地死了,出現同樣癥狀的羅素自然就變成了瘟疫一般的存在,沒人願意跟他接觸。

「走,我們去看看。」王磊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帶著頭往醫療室走去。

龍冰要跟上,夏雷卻悄悄地拉住了她的胳膊。

龍冰回頭看著夏雷,「幹什麼?」

夏雷湊到她的耳邊,小聲地道:「如果是一種病毒的話,他們可能大多數人都感染上了,不要和他們靠得太近。」

「啊?」龍冰的臉色都變了。

「帶上口罩。」夏雷將來時穿上的防菌服拉得嚴嚴實實的,嘴上也戴上了口罩。

龍冰跟著也照做了,感激地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

來到醫務室,一些人留在了門口,一些人跟著王磊進入了醫務室,查看陳克學的情況。這個時候,每個人都用防菌服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口鼻也藏在了口罩里。

所有的視線都聚集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陳克學的身上。

陳克學的臉上沒有半點血色,雙眼緊閉,嘴巴半張,保持著斷氣時的樣子。除了這些特徵,他的身上沒有中毒或者別的什麼死亡特徵,他看上去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女醫生說道:「我們搶救過了,但沒用。陳博士說死就死了,連一點徵兆都沒有。」

王磊說道:「將羅素隔離檢查,你現在將所有的醫生都召集回來,成立特別小組。一定要查出陳克學博士的死因,也務必保護好羅素博士。」

「好,我馬上去打電話。」女醫生往裡間走去。

卻就在這時,被兩個戰士困在病床上的羅素忽然驚恐地道:「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別殺我……礙…」

一聲慘叫,羅素的喉嚨里突然「咯」地響了一聲,然後便慢慢地張大嘴巴,再也沒有合上了。他的眼睛也閉上了,再也沒有睜開了。

「糟糕!陳克學博士剛才也說了同樣的話,然後就死了1女醫生慌忙衝到羅素的身邊,用手按羅素的胸膛,沒有反應,然後她又用心臟除顫器電擊羅素的胸膛。

幾分鐘后,女醫生放棄了。

整個醫療室里一片靜默,恐懼無聲地在每個人的心裡蔓延。/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