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74章 知恩圖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0374章 知恩圖報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江如意的家還是老樣子,夏雷熟悉她家的一切,甚至是衛生巾都不例外。,

剛進門,楊芸便將一杯開水遞到了夏雷的手中,夏雷連聲謝謝。

「學校都放暑假了,這麼不見小雪回來?」楊芸問。

夏雷說道:「她在京都,暫時不會回來。她要是回來,肯定會來擺放阿姨的。」

「你搬家了?」

「沒有。」夏雷說道:「只是工作太忙了,很少時間回家。」

楊芸直盯盯地看著夏雷,「我聽如意說了很多關於你的事情,你現在事業有成,不過事業要干,但也不要太拚命了,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嗯,我會注意休息的。」

「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想想成家的問題了。有女朋友沒?也不帶回來給阿姨看看。」說話的時候楊芸看了旁邊的江如意一眼,後者白了她一眼。

夏雷有些尷尬,「找過一個……吹了。」

「吹了好啊1

「啊?」夏雷的思維已經亂了。

「呃,阿姨說錯話了,真是可惜。」楊芸捂著嘴,臉上滿是笑容,「我看啊,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女孩子才是最好的……」

「媽1江如意打斷了楊芸的話,「你不是要去醫院看我爸嗎?該去了,再不去就晚了。」

楊芸不滿地瞪了江如意一眼,正要說什麼,她的手機忽然響了。

電話是醫院打來的。

「又沒錢了?前天不是才存了五千嗎?這也……好吧好吧,我明天再往賬戶上存點,要不能停啊,你們通融一下。」剛剛還有說有笑,很開心,接了一個電話,楊芸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愁容滿面。

江如意也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夏雷試探地道:「阿姨,江叔叔患的是什麼病?」

楊芸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是尿毒症,我們搬到鄉下老家去住也是因為那裡的透析費用比較低。可是現在如意她爸爸的身體已經越來越糟糕了,醫生說要換腎。我們找不到捐贈者,就算有人捐贈,那也輪不到我們這種小老百姓的頭上。還有,這兩年如意她爸爸的病已經耗盡了我們家的積蓄,就算有志願捐贈者,動輒上百萬的手術費,我們哪有錢做手術啊,哎……」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江如意的身上,「這樣的事情,這麼不跟我說?」

「我……」江如意欲言又止。

夏雷有些生氣,「這樣的事情都瞞著我,拿我當外人了是吧?」

江如意的眼眸里泛起了淚花,「以前沒這麼嚴重,每次打電話媽媽都說爸爸的情況在好轉,我沒事提這樣的事情幹什麼?可是,爸爸回來之後我才知道問題已經很嚴重了,我有打過電話給你,可是打不通。」

那段時間,夏雷或許還在阿富汗。

楊芸說道:「雷子,這事你可不能怪如意,要怪就我吧,我是不想家醜外援,被鄰居說道。」

夏雷想了一下,「帶我去醫院看看江叔叔吧,我和醫生談談,這件事讓我來處理吧。」

「這……」江如意眼裡的水霧更濃了。

楊芸拉著夏雷的手,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雷子,沒用的,沒有健康匹配的腎臟,就是你借給我們手術費,如意她爸爸也好不了,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夏雷打斷了楊芸的話,「阿姨,你也拿我當外人了是吧?」

「不不不,我從來就沒把你當外人,一直當我兒子看的。」楊芸說。

夏雷也沒興趣去琢磨這句話里所含帶的別的意思了,他說道:「那好,我們去醫院吧。我和醫生談談,這樣的事情,醫生是有辦法的。沒有自願捐贈者,還有黑市。只要肯給錢,能解決的。」

「黑市?」楊芸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激動而又擔憂,「那、那得要多少錢啊?」

「錢不是問題,多少我都出。」夏雷又補了一句,「不用你們還。」

「這怎麼行啊?」楊芸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江如意想說句什麼,可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黑市去買腎,費用肯定高得嚇人。正規渠道把手術做下來到要超過百萬,走黑市渠道把手術坐下來,那還不幾百萬啊?這麼多錢,她就是想還都還不了。

「走吧,你還是這麼遲鈍。」夏雷說江如意。

如果是以前,江如意肯定會和夏雷爭論幾句,可今天沒有,她點了一下頭,很溫順的樣子,「好吧,我們去醫院。」

楊芸抹了一把眼淚,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笑容,心裡偷偷地說,「還不了,大不了我把女兒給你……」

到了醫院,夏雷見到江如意的父親江樹青。

江樹青住在一間大病房裡,環境很差,他的狀況也很差,臉上沒有半點血色,精神也萎靡不振,整個人給人一種奄奄一息的感覺。

對於夏雷來說,江樹青其實是相當於半個父親一般的存在。五年前他的父親夏長河失蹤,那個時候他才剛剛高中畢業,去工地幹活都沒人要他,他和夏雪的日子苦到了極點。也就在那個艱難的時期,江樹青沒有少幫助他,托關係幫他找工作,偷偷給他錢,安慰他,鼓勵他。那些往事都歷歷在目,不曾忘記。

就是這樣一個親人般的叔叔,現在卻變成了這個樣子,夏雷這樣一個鐵錚錚的男人都忍不住鼻子一酸,差點落下眼淚,他的聲音也有些哽咽,「江叔叔,我來看你了。」

閉眼小憩的江樹青聽到聲音,睜開了眼睛,見是夏雷,先是愣了一下,跟著就露出了笑容,「是雷子啊,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就是想見見你,沒想到一睜眼你就出現了。」

夏雷走到床邊,拉著江樹青的手,「江叔叔,你安心養病,你一定會好的。」

「好不了了,我自己的情況我清楚。」江樹青嘆了一口氣,「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們家如意,她傻乎乎的,太單純了,我要是走了,家裡沒個男人,她們母子倆怎麼過呢……」

「爸。」江如意想要告訴江樹青實情。

楊芸拉著江如意的手就往病房外走,留兩個男人在那裡聊天敘舊。

「媽,你幹什麼啊?」江如意不滿地道:「我想告訴爸爸夏雷會幫助我們,他有希望治好病,你為什麼把我拉出來?」

楊芸笑道:「晚一會兒說也沒有關係,媽想和你聊聊。」

「聊什麼?」江如意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的老媽。

「你和雷子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啊?」

「媽是看著你們一起長大的,你喜歡他,媽心裡比誰都清楚,可你們為什麼沒在一起呢?」

「太熟悉了吧,沒有感覺。」

「是他對你沒感覺嗎?」

「媽,我不想談這個。」這是她心中的一處傷痕,會隱隱作痛。

「不談?他幫了我們家這麼大的忙,你打算怎麼辦啊?」

「這是兩件事吧?」

「什麼兩件事,你不著急媽都替你著急,那麼多錢我們家肯定是還不上了,到時候我把你典當給他,給他生孩子,洗衣服,做飯。」

江如意,「……」

片刻后夏雷從病房裡出來,然後跟著江如意找到了江樹青的主治醫師。

一見面,夏雷便開門見山地道:「醫生,給我江叔叔換一間vip病房,另外儘快給他安排手術。」

主治醫師詫異地看著夏雷,「你誰啊?」

夏雷說道:「夏雷,胡厚市長是我的好朋友。」

一聽是市長鬍厚的朋友,主治醫師的態度頓時變了,「原來是夏先生,你好你好。情況是這樣的,目前沒有合適的腎臟,還有,手術需要大約一百多萬的費用。」

夏雷說道:「錢不是問題,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醫院的賬戶打兩百萬。你要是能找到合適的腎臟,我私人再給你五十萬。」

主治醫師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試探地道:「夏先生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夏雷壓低了聲音,「我沒有跟你開玩笑,走黑市渠道吧,我保證你不會吃虧。」

主治醫師跟著說道:「夏先生,請跟我到我的休息室談談吧。」

江如意也跟著去了。

半個小時后,夏雷和江如意離開了主治醫師的休息室。江如意的臉上也多了一抹笑容,整個人都輕鬆了。不為別的,只為夏雷已經和主治醫師談好一切,她的父親有救了。

從休息室出來主治醫師便親自給江樹青安排了vip病房,並更換了最好的護士,態度可謂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夏雷在vip病房裡待了一個小時,然後才告辭離開。

江如意送夏雷出門,默默地跟著他走。

在樓梯間,夏雷將要了江如意的銀行賬號,然後給管靈珊打了一個電話,直接往江如意的銀行賬號里打了五百萬。

「五百萬,這麼多……」看到簡訊上的收款數額,江如意頓時慌了,「用不了這麼多的。」

夏雷笑著說道:「這麼還跟我見外?我現在也不缺錢,你就拿著用吧,剩下的,當作我給叔叔買的營養品吧。」

「你……」江如意的浩眸里又泛起了水霧,「我怎麼還你?」

「再說還我可就要生氣了。」夏雷從兜里掏出了一隻紙包,放到了江如意的手裡。

江如意看著他,「是什麼?」

夏雷說道:「是在阿富汗搞到的小玩意,之前當著你媽.的面不好意思送,你看看合不合適。」

江如意打開紙包,那是一條璀璨奪目的寶石項鏈。她頓時呆住了。

夏雷說道:「我這次回來的安排很緊,明天就要回京都了,然後就要去俄羅斯了,參加那邊舉辦的一個輕武器展。」

江如意卻彷彿沒有聽到夏雷說的話,還看著手中的寶石項鏈發獃。

「我要走了,你回去吧,多陪陪江叔叔。順便跟江叔叔說一下,我下次回來再來看望他。那個時候,他應該已經做完手術了,真希望他好起來。」夏雷笑著說。

江如意忽然一把將夏雷抱住,在他的耳邊說道:「我等你回來,多久我都等你。你在外面累了,就回來歇歇。」

說完,她轉身就跑了。

夏雷看著她的背影,發了好久的呆。

ps:感謝拔劍老哥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